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一部 第020章 老师vs学生

    “杨大哥你的好大……芙儿被你弄得好舒服……我要一辈子给你插……每天都给你插……杨大哥你就我吧……我吧…………下面好热……好烫……我又……杨大哥……”李庭真不知道这小浪货起来是这么的牛逼,简直可以和巧儿相媲美。翻云覆雨无数次,李庭终于有点疲累了,就拔出,将塞进郭芙的嘴巴里,射出了浓浓的。

    “咕噜”一声,郭芙就将李庭的精华尽数吞下,然后就舔着自己的嘴唇,细声道:“杨大哥的味道真的很好,我很喜欢,我能喝一辈子吗?”李庭露出一丝不经意的冷笑,说道:“当然可以了,只要你愿意,等下我们就得回去了,好像下午你娘要教我四书五经。”“嗯,那我们回去吧,”边说着,郭芙就边穿上裙子。

    李庭收拾好的残留物后就携着郭芙往回走,边走还边将手伸进郭芙群内,玩着她的两瓣。

    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是午时三刻,郭靖早就带着武氏两兄弟前往习武场习武,而柯镇恶则出海到洛阳办事,家中就只剩下正在整理书房的黄蓉。

    黄蓉见两人同时回来,脸上就有点惊异,两人一踏进门,黄蓉就问道:“芙儿你去哪里了,你爹刚刚找你找好久了,他叫你回来就去练武,都在习武场等你。”郭芙撅起小嘴,嚷道:“人家不依嘛,为什么杨大哥可以读书,我就不行呀,娘你又偏心了。”黄蓉抓着郭芙的手,说道:“不是娘偏心,只是你从小就在我和靖哥哥的言传身教下,懂的事情当然比你杨大哥多,而过儿从小就混迹于市井之中,该懂的四书五经都不知道,所以我先教你杨大哥,等他出师了,娘再教你也不迟。”“我就不嘛,”郭芙直摇头。

    “看,看,我真的把你宠坏了,连娘的话,你都不听了,等会你爹回来绝对要打你的,”黄蓉装作十分的无奈。

    “伯母,既然芙儿读书欲这么的强,你就再宠她一次吧,”李庭走上前说道。

    “既然过儿替你求情了,娘就让你当个小书童吧,”黄蓉抚摸着郭芙的脸蛋说道。

    李庭环视四周,这个书房的布置较为简单,右边四排书架呈一字形排列,书籍还进行了详细的分类,在每排架子上都贴有标签,诸如天文地理、人文、门派分类、西域风光等等。再看左边,一个一尺多的书桌立在那里,上面堆满了一叠书籍和一个油灯。李庭绕到书桌后面,见地上放着两个蒲苇就知道读书的时候是盘腿而坐的。练武功的人通常对入座有十分精湛的研究,入座的前提并不是要求有多么多么的舒服,而是要适合提高内功的修为,所以说这书桌的高度和蒲苇的厚度都是经过细心调试的。

    没等黄蓉点头同意,李庭一就坐在了蒲苇上,盘起双腿就拿起一本《三字经》随意翻着,看着那些幼稚得不行的文字,李庭的睡意就上来,可他还装得十分的津津有味,翻到第一页就念道:“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我还以为你不识字呢,”黄蓉笑道。

    李庭暗叫道:老子都快大学毕业了,还不识字,你当我是弱智才差不多!“小时候有和算命先生学过几天,所以识几个字,献丑了,”李庭笑道。

    “嗯,今天下午我本来是想教你三字经的,看你念得如此的流畅,那今天下午就先不布置任务了,你就教芙儿读三字经吧,记住哦,不能只是理解表面意思,我先去习武场看下他们的进度,”说完,黄蓉就拿起书桌上的佩剑朝外面走去。

    等黄蓉走远了,郭芙就趴在书桌上,直盯着李庭那俊美的脸庞,嬉笑道:“看不出来哦,杨大哥这么的厉害,芙儿佩服得五体投地。”“咳,咳,我现在是你的老师,你要遵循师徒之礼,别这么放肆,赶紧做好,不然老师就打你了!”李庭装得十分的凶狠,一双眼睛直瞪着郭芙。

    郭芙可不吃李庭这套,照样趴在那里,动也不动,敞开的衣领直刺激着李庭的视线,一片嫩白春光乍露。

    “还不听话?”李庭轻拍了下书桌。

    郭芙扬起眉毛,嚷道:“老师应该是很有礼貌的人才对,哪里会打人哦,你别吓我了。”李庭勾住郭芙的下巴,狠狠掐了下郭芙下巴的肉,说道:“再不端正着坐,我就……”李庭.笑了下,直看着郭芙敞开的胸.部。

    “哎呀,不许看,你这色狼!”郭芙抱住胸部,忙端坐在李庭正对面,对着李庭直吐舌头,“再看我就把你眼睛挖了!”“老师是文明人,文明人做文明事,没经你同意我是不会做出什么越轨之事的,好啦,我现在开始教你念三字经,听好了,”李庭说道。

    “我会念的啦,我只是想陪杨大哥而已,才不是为了读书呢,”郭芙嚷道。

    李庭抓起书桌上的戒尺就打在郭芙手背上,说道:“看你这么的自信,你知道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的意思吗?”“人在刚出生时,本性都是善良的,性情也很相近。但随着各自生存环境的不同变化和影响,每个人的习性就会产生差异。这多简单呀,三岁小孩子都懂,你别想忽悠我,”郭芙很是得意。

    李庭边叹气边摇头,说道:“你完全歪解了它的意思。”“那是什么意思?”郭芙马上来了兴趣。

    “咳咳,”李庭又装腔作势地咳嗽了几声,说道,“人之初,性本善是指人刚刚出身的时候根本不知道性是什么东西,就像我小时候拿着自己的小鸡鸡的时候压根就没有想过它会硬起来一样。性相近,习相远是说小的时候你如果跟着对性观点一样的人在一起,你的观点也就会和他(她)一样,开放或者内向。苟不教,性乃迁是说如果没有人教你怎么对待性的话,你可能就会迷失了,懂不?”对于被李庭完全歪曲了的《三字经》郭芙还是听得津津有味,两只灵气逼人的眼睛直盯着摆放在角落的花瓶,反问道:“听老师此言,那像我这种从小就没有人教过的人就迷失了?”李庭拿着戒尺示范性地敲了下郭芙的脑门,笑道:“孺子可教也,也不枉费为师浪费了那么多的脑细胞。”“那老师小时候有人教吗?”郭芙问道。

    “额?我嘛,我想想,我记得很小的时候我什么也不懂,后来是高中的时候看看了些片子,大概知道了性是什么,也学了一些招式,就像我早上教你的一样,我还有很多珍藏哦,有空的时候就可以教你,”李庭嬉笑道。

    郭芙坐在书桌上,搂着李庭的脑袋,暧昧地问道:“那在和我之前,老师有和其它学生做过吗?”“有啊!”李庭叫道。

    “啊?”“我自己做啊,用双手!”李庭补充道。

    郭芙被李庭这话逗乐了,搂着李庭的脖子咯咯直笑,笑了好一会儿,郭芙就脸贴着李庭的脸,喃喃道:“那杨大哥能做一次给我看吗?”寒,这小妮子想看我?李庭特别的郁闷,又不是很好看,若不是没有女的发泄,哪里有男的会呀,真是的!

    “做嘛,芙儿想看,”郭芙娇嗔道。

    “那我们做笔交易,你先做给我看,我再做给你看,”李庭贼笑道。

    “啊?”“啊?你不愿意呀,这很公平哦,而且我是老师,你不同意也得同意的,”李庭拍了下郭芙的小。

    郭芙嘟起小嘴,嘟喃道:“老师的命令,学生哪有不从的,好吧,你不要食言哦。”“我是教导祖国苗子的老师,怎么会骗你呢,开始吧,”李庭端坐好身子就盯着郭芙羞红的脸。

    郭芙平躺在书桌上,一手揉着自己的左峰,一手就伸进自己的裙子内。

    看着郭芙在自慰,李庭就血脉膨胀起来,忙解开裤子,让弹出来,然后就细细看着正处于初潮的郭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