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一部 第064章 双女齐唱后庭花(四)

    郭芙舔着脸上的,将之纳入腹中。

    郭芙本来还想等额头上的流下来再去舔吮程遥迦的,但李庭已经捧着她的脸庞,关心地伸出舌头舔着她的脸蛋,下面则停止了攻击,只是停留在里不再动弹,可丝丝血滴已经从处渗出,滑过两股间,染红了被单。

    程遥迦整具娇躯都在颤抖着,传来的疼痛让她差点晕过去,她的眼角不觉流出滚烫的泪水,像是在抗议李庭的"凶残"般。

    李庭附到郭芙耳边,呢喃道:"遥迦阿姨现在很疼,你先下去,等下我再来爱抚你。""嗯,"郭芙很是乖巧地溜到了床下,继续趴在床边看着他们两个,并说道:"遥迦姐姐,你再忍一忍,等下就很舒服了,我不会骗你的。"程遥迦紧咬着牙关,香汗已经布满全身,她的颤抖着,不争气的眼泪再次流出。

    看到程遥迦痛苦的神情,做为姐妹的郭芙脸上显出担忧的神色,但看到李庭那坚定的目光时,郭芙心中的忧虑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毕竟李庭曾经开过自己的处,现在开处的对象换做遥迦姐姐,应该没事的。郭芙怕程遥迦会因为太过紧张而导致紧缩,她就坐在了床边,将手枕在程遥迦脖子下,喃喃道:"遥迦姐姐,你别怕,我以前有经历过,就是刚刚开始的时候有点疼,第二次,第三次就很容易了,你刚刚不是看到了吗?刚刚老公的时候一下子就进去了,忍着点,我一直都在陪你。""芙儿说得对,你再忍一下,"李庭附和道。

    郭芙低头望着程遥迦,小声说道:"其实我们的老公也很疼的,他都没有叫出声,你就更应该坚强,做杨过的女人就是这样子的。现在是我教导你,以后你就抗议教导别的姐妹了。"程遥迦喉咙颤抖,想要说出口的话全部都被传出的疼痛压制住了,她扭过脖子咬住郭芙的手腕,絮絮眼泪冰凉地打在郭芙的手腕上。

    郭芙忍着疼痛,另一只手轻轻爱抚着程遥迦白嫩的脸蛋。

    李庭也不再多说什么,说实话,他的疼痛并不低于程遥迦,但是这是一定要开的,不然就是对不起造物主了。李庭拔出一寸又两寸,如此反复着,大半根已经留在内,可越到后面,李庭就越觉得吃力,最重要的原因还是涂在上的圣水全部都被吸收了,导致了十分的干涩。李庭觉得表面的皮都快被刮裂,他只好停止了前进,休息片刻就整根,看着上的点滴血丝,李庭就下定决心要一次性破了程遥迦的处。

    李庭抹下一滩圣水涂在上又插了进去。

    李庭那物刚刚,程遥迦悬在半空的心就落到了地面,可还没有落稳就再次被李庭拔向高空。

    "这次我会全部,遥迦阿姨,你要忍着点,"李庭提醒道。

    听到李庭的话,程遥迦的心理底线都快奔溃了,她只希望这梦魇般的破处能早点结束。

    李庭深吸一口气,挤进去一小截就猛地捅进去,瞬间之后,李庭的就完全深入到内。

    程遥迦疼得差点晕过去,抓着被单的手掌上全都是香汗,郭芙的手被咬得都快流出鲜血了。

    看到这场面,李庭就开始怀疑自己这样子做是对是错,可已经了,再后悔也没用,还不如干得彻底一点!给自己注一剂镇定剂,李庭就试着,动了一下,程遥迦就惨叫了声,双腿夹得更紧,就像在抗议李庭的不惜红颜般。

    李庭不顾程遥迦身体的抗议继续着,看着一丝丝鲜红色的鲜血,李庭就很是得意,一天就破了程遥迦两处,功勋一件呀~~"遥迦姐姐,马上就不疼了,"郭芙皱着柳眉,手腕的疼痛传递到她的心脏,她也感觉到了此刻程遥迦有多么的疼痛,郭芙擦去程遥迦脸上的汗水,眼中尽是爱恋的表情。

    李庭摇动着身子,想要扩充疆土,可疆土太狭窄了,狭窄得让他冒出冷汗。直到现在他才认定和是同一性质的,难插就导致了难插,想当初插郭芙的时候是那么的简单,可插程遥迦名器猿猴的时候就变得困难重重;插郭芙的时候都不用花费太多的世间和精力,可插程遥迦的时候就让两个人都如此的痛苦。

    以插程遥迦这件事为出发点,李庭就得出了一条关于和的经典之言:和性质相同,若难插,就千万别碰!

    "还疼吗?遥迦姐姐,"郭芙关切道。

    程遥迦轻微点头。

    "快了,"李庭深吸一口气就拔出一大截,然后就插到深处。如此反复了上百次,他才觉得程遥迦的渐渐接纳了自己的尺寸。

    而在这期间,程遥迦痛苦的表情也有所好转,渐渐开始回复李庭的抽动,杏眼里荡着一丝春意,咬着郭芙的嘴巴也早松开,正咬着红唇享受被干的快感。李庭每一次,程遥迦就会喷出一股喷在李庭耻毛上,久而久之,李庭的耻毛就全部黏在上,看上去就像一副泼墨画一样。

    蹲在一旁的郭芙见程遥迦已经进入了状态就十分的开心,毕竟程遥迦爱上这种感觉后,服侍李庭的人就增加了,自己也就不用那么辛苦了。看着程遥迦和李庭享受的表情,郭芙就嬉笑道:"遥迦姐姐,老公,你们现在是不是都很爽呀?"李庭似乎听出郭芙话语里含着一股虐意,他还在想着应该怎么回答,程遥迦就答道:"还……还好……现在不疼……疼了,有点麻……麻……"郭芙站直了身子伸了个懒腰就取下床边挂着的一条毛巾,放在脸盘里揉了揉就拧干,然后就开始擦拭自己的身子,先是在挺拔的上擦了数下,接着就沿着平坦的游下,在口一直擦拭着,还时不时将手指内,"里面有点脏,也要清洗,"郭芙气喘嘘嘘地说道。

    李庭可不管她是看着这香艳的场面而生春心,还是真的想清理被自己得十分糜烂的,反正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干得程遥迦连连。李庭伏在程遥迦身上,灵活的舌头在又挺又硬的上着,而且最刁钻的是他只舔最中间的部分,像打钻机一样勾划着。

    "唔~唔~很舒服……不疼了……就是很胀……像是要裂开一样……哎唷……肚子都要被你插穿了……"程遥迦轻声呻吟着,双手揽住李庭的肩膀就用力将他按下,让他吃自己的。李庭张开了嘴巴使劲吸着柔软弹动的,尽量吸着不放,舌头就卷住了,以最快的速度在上面画着圆圈。

    程遥迦十分的麻痒,只能咬着指头享受李庭的服务,荡漾着的春意正慢慢感染着清洗身子的郭芙,"啊……过儿……你得好舒服啊……我本还以为不能插呢……没想到被插也这么的舒服……啊……前面也受到感染了……一直在出水……啊……过儿……要被你死了……你真的太强大了……"。

    郭芙长呼一口气就觉得自己的慢慢突出来了,她忙收起手,不敢再去抚摸,然后就拿起另一个脸盘走到了床的侧面,接着又出来将装着热水的脸盘拿过去。

    李庭松开嘴巴,用双手揉捏着程遥迦的,让它在自己手里变换着各种形状。看到郭芙有点怪异的举动时,李庭就边着着程遥迦的,边问道:"芙儿,你这是干什么?"郭芙探出脑袋瞪了李庭一眼,叫道:"你难道要我掰开,让你看我清洗啊?"李庭傻笑了下,说道:"你的美意我心领了。""美你个大猪头!"郭芙骂了句就躲进去。看着一直"咯吱咯吱"作响的床铺,郭芙就轻轻叹气,她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反正就是无端地叹气了,也许是因为看到李庭和程遥迦做得那么惬意吧?郭芙使劲摇头迫使自己不再乱想,喃喃道:"老公也很爱我的。"自我安慰罢,郭芙就蹲在了地上,将一块湿毛巾平叠着放在下方,然后就坐在上面,大开着大腿,将红嫩的毫无保留地暴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