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一部 第065章 为夫帮你们清洗(一)

    "遥迦阿姨,舒服吗?"李庭边用力着边问道。

    程遥迦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尾被抛进滚烫开水中的鲤鱼一样,一点到高温热水就奋力朝上跳跃,可最后还是回到了热水的怀抱里。和李庭做的时候就是这种感觉,被塞得满满的,她想让它出来,别在插了,可双腿还是会不自觉地勾着李庭的虎腰将他压向自己,让李庭的更加的深入,"老公……啊……迦儿越来越热了……要融化了……你这小机灵鬼……要把人家搞坏了才心甘啊……""舒服吗?"李庭又问道。

    程遥迦吐出一口热气,白妩媚一笑,嗔道:"你看人家的反应就知道人家很舒服了,还问这么多干嘛。""那我让遥迦阿姨更舒服吧,"说着,李庭就拔出了。

    一种难言的空虚感马上让程遥迦抬起了头,直看着李庭的,说道:"老公,你要吗?""现在玩金鸡翘臀,乖,转过去,趴在床上,"李庭贼笑道。

    "那感觉像狗……"程遥迦还想说下去,但是身体已经走在意识在前面,转过身子就趴在了床上,将和红肿的都毫无一点保留地展露在李庭眼帘下。

    李庭伸手触摸着还深处鲜血的,深情地抚摸着,问道:"遥迦阿姨,还疼吗?"失去的塞满,程遥迦真的觉得阵阵疼痛正逼向自己的心脏,她枕在枕头上,喃喃道:"还是有一点疼。"李庭朝前挪动着,将对准了,慢慢挤了进去,整根浸没后,李庭就舒了一口气,赞美道:"遥迦阿姨,你这里真的好紧,好舒服,以后过儿要好好你喔。"李庭一进去的时候,程遥迦是紧皱着柳眉,当全部后,程遥迦就觉得难言的快感正袭扰在她心头,她喘着粗气,说道:"我也很喜欢被过儿插,过儿真的太厉害了,插那里也不错呀,难怪芙儿妹妹喜欢这种感觉呢,唔~轻点~会被捅破的~"李庭弯腰抓住程遥迦的就用力揉捏着,以的方式一直插了。

    "老公……阿姨……阿姨又……里面又要出水了……啊……都是被过儿出来了……"说刚说完,一股就从内急射而出,喷洒在被单上,一滴滴晶莹的露珠顺着耻毛慢慢流下,爬过肚脐就汇合在程遥迦峰边缘。随着李庭的,程遥迦半颗都被染上,李庭摸起来特别的爽,觉得程遥迦的豪乳又增添了几分柔滑。

    李庭继续捅着,感受着程遥迦的紧缩,头部传来的快感让他加大了的力度。

    "遥迦阿姨,我要,"李庭咬着嘴唇说道。

    "全部……全部射进去……我要过儿的全部……"程遥迦浪声道。

    李庭拔出,看了眼红通通的又挤进内,奋力一拱,就到达了最深处,伴随着一阵的颤抖,李庭终于将浓热的射进程遥迦内。

    程遥迦舔着嘴唇,叫道:"老公……迦儿好喜欢这种感觉……里面热热的……还一直朝里面流去……身体像是要被老公点着了一样……好羞人……"李庭手指夹着程遥迦的,笑道:"说什么傻话呢你,这很正常,一点都不傻,享受是每个女人的权利,"李庭慢慢拔出了,看着被带出的一股浓稠,他就退到了床边,将程遥迦翻过身子,吻了下她的红唇,小声道,"芙儿在洗身子,我去看看,你休息一会儿就过来,我也帮你洗洗。"程遥迦杏眼微启,扭头看着李庭还没有软掉的,说道:"嗯,好的,老公,迦儿很累,要休息一会儿。"程遥迦张合着,一道道浓稠的就被挤出,全部滴在了被单上。

    李庭光着身体站在床尾,然后就像做贼一样伸出一个脑袋去寻找郭芙的身影。

    郭芙的翕动着,用毛巾将流出来的精华擦干净,放在脸盘里洗了洗,又去清洗。

    看着郭芙那副认真的模样,李庭真的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自己弄的残局还要郭芙去收拾,李庭想呀,如果男人做到这个份上,那就太失败了,所以不用经大脑的思考,李庭就悄无声息地走过去,他并没有走到郭芙面前,而是绕了一个大弯,站在郭芙后面,看着郭芙那无暇剔透的肌肤,李庭就忍不住抚摸了几下。

    郭芙被吓了一大跳,抓着毛巾的手猛地朝深厚扫去。

    李庭头一歪,避开郭芙的袭击,抓着她的纤手就嬉笑道:"芙儿,看来你的反应越来越敏感了,是不是我努力的结果阿。"郭芙扭头看着李庭那张满是笑意的脸,嗔道:"老公阿,你过来也要出声阿,如果刚刚换做剑,老公可能已经死了。"李庭蹲到地上,搂住郭芙的娇体,魔手就爬向前面揉捏着她的舒乳,说道:"今天你很累了,就让为夫来帮你清洗吧。"郭芙还要说什么,李庭就低下头吻住她的红唇,撬开贝齿就卷住她的香舌,细细品味着她的津液,还将大把的唾液送进了郭芙口中。郭芙呼吸变得急促,尽情吮吸着李庭的舌头,从他口中偷到了液滴全部都吞入了肚子里,"老公……别别吻了……芙儿要洗身子……你这样弄一下……芙儿又激动起来了……下面又会出水……等下又要被你一直了……"舌吻许久,李庭才松开嘴巴,问道:"芙儿难道不喜欢被我吗?"一条晶莹的桥梁架在两人之间,在重力的压荷下颓然落地,滴在了郭芙上。

    郭芙急忙摇头,说道:"被老公很舒服……真的……可我要洗身子啊……不然一直都没完没了的了……想睡觉都不行啊……""先舒服一下再说,"李庭伸出舌头舔着郭芙的,一直在上着,弄得郭芙喘息涟涟,双腿不安地蠕动着,一滴滴就从内流出。

    郭芙搂着李庭的肩膀,杏眼微闭,道:"老公……芙儿下面又痒了……很想被你啊……羞死人了……芙儿觉得自己变得好坏啊……""女人被本来就很舒服……所以你想也是正常的,"一会儿,李庭的舌头就慢慢下移,在肚脐眼上半刻,游过平坦的,李庭就含住了那颗充血。

    郭芙像是被电击一样后仰着身子,差点就摔倒在地,她翻着眼珠子,无声叫道:"老公……这种事情我期待很久了……谢谢你……能受到和遥迦姐姐一样的待遇……我真的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唔……啊……老公的牙齿好厉害……那里……那里被摩擦得很舒服……老公……再舔下去一点点……舔芙儿张开的……那里更痒了……都在一直出水了……啊……"李庭用牙齿摩擦着充血,含在嘴巴里就用舌尖挑逗着,舔得郭芙是欲罢不能,双手撑着地面就摇动着身子。李庭嘴巴下移,吻住了娇红的,轻轻掰开,细细品尝着从里面流出的,味道和程遥迦的不一样,寒,真的太奇妙了!

    "老公……芙儿受不了了……你别再舔那里了……我又……"郭芙颤巍着声音道。

    李庭咕噜喝下郭芙的,抬起头看着满身是汗的郭芙,说道:"我是在帮你清洗身子阿,你看,又流出来了,郁闷了,这要清洗到什么时候才会干净呀,"李庭嬉笑了下又埋首于郭芙两股间开始"清洗"工作。

    郭芙现在是连支撑地面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干脆仰躺在了地上,放松身子享受着李庭的服务。

    李庭舔着,一次次挤开大,点画着小,手则在周围画着圆圈,有时还感受的缩紧。看来也是值得细细鉴赏的地方啊,插的时候明显可以进出自如,而现在用一根手指都有点紧,太奇妙了,看来这也可以列入十万个为什么的行列啊。

    "唔……老公……两个地方都很痒了……你想就吧……芙儿愿意承受着痛苦……你就死芙儿吧……"两地都受到攻击,郭芙只能咬着手指发出低微的呜咽声,像是在哭泣,又像是在享受。

    李庭使劲一吸,将含在了嘴巴里使劲吮吸着,好一会儿才吐出来,问道:"芙儿,是喜欢被我插,还是喜欢被我舔?"郭芙张开皓齿,呢喃道:"芙儿都喜欢。""乖孩子,"李庭轻笑了声就继续舔着。

    躺在床上休息了好一会儿的程遥迦终于回复了点力气,她滑下床,弯腰看着红肿的,手在上摸了下,一阵疼痛让她悸动了下,她忙收起手,就走向床尾。

    当她看到李庭正趴在郭芙两股间,一直"咀咀"的声音,程遥迦就知道李庭在舔郭芙的。程遥迦刚想回到床上等他们做完,李庭却抬起头,笑道:"遥迦阿姨,刚好,你也过来,我帮你们一起清洗。"程遥迦站在那里好一会儿才扭捏地走过去。

    程遥迦一走过来,郭芙就伸手在她摸了一把,说道:"遥迦阿姨,你这里还很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