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一部 第066章 为夫帮你们清洗(二)

    "躺到这里来,"李庭指着郭芙的右边说道。

    程遥迦咬着红唇,想了好一会儿才躺了下去。

    李庭看着眼前这两个大开着的美人儿,内心是乐不思蜀,想当年在上学的时候他只能YY班级上那些算不上美女的美女,没想到今天他可以同时让神雕里两个美女做出这么羞耻的事情。他继续舔吮着郭芙的,右手则刮着程遥迦的,摸着此等软滑的,李庭更加的得意,躺下大开大腿这种事情她们都肯做,那以后要支配她们去参加战争就更容易了。现在的李庭脑子里有很多的疯狂想法,什么郭靖,什么赵显,什么成吉思汗都不在他的眼里,只要能掌握一只牛逼的美女军团,再配上自己无上的双修,整个神雕世界都会是李庭一个人掌控!

    "老公……别……别一直摸那里……好痒……"程遥迦咬着指头说道。

    郭芙扭头看着程遥迦,轻挪动着身子就吻住程遥迦的嘴巴,将香舌送进她嘴巴里,不厌其烦地吮吸着,好一会儿才松开双唇,舔着嘴唇上的津液,说道:"遥迦姐姐,下面被舔很舒服,芙儿终于领悟到了,和被插有着很大的区别,老公那舌头软软的,还很机灵。"李庭抬起头,看着面颊粉红的两女,问道:"那你们是喜欢舌头做还是啊?"郭芙舔着程遥迦的,嚷道:"各有千秋啦,哪里能比的。"程遥迦也点头同意郭芙的观点。

    李庭耸了耸肩,觉得自己这个问题是白问了,他也只好装作很无所谓地趴在郭芙双腿间继续舔吮着,嘴巴吸着软滑的,鼻子就碰到了稀疏的耻毛,耻毛一直刮着他的鼻子,他被弄得十分的痒,一不小心,一个喷嚏就打出,满嘴的都喷在了郭芙腹部之上,好几滴还落在郭芙下巴处。

    "喂,老公,你到底是想帮我们洗身子,还是打算把我们弄得脏脏的啊?"郭芙有点郁闷地问道。

    李庭擦去嘴角的清泉,爬到了郭芙身上,压着她的身子,握着对准就插了进去,一杆见底!

    "哎呀,老公,你好坏,又做羞羞的事情,"郭芙爽得媚眼紧闭,大腿夹着李庭的虎腰就往上挺,好让李庭的整根。

    "又想要了啊?"李庭贼贼一笑就开始,一波波从处流出,绕着脸盆流淌着。

    躺在旁边的程遥迦少了李庭的抠弄,更加的麻痒难耐,她的手落在了口,轻轻揉捏着那颗已经缩进去的,看着郭芙胸前那对前后不断摇摆着的舒乳,程遥迦就可以想象得到李庭那根蛮横之物有多么的勇猛。程遥迦摸起一滩清泉就含在了嘴巴里吮吸着。

    "老公……下面又很热了……又要被你弄坏了……"郭芙挺着身子说道。

    就在郭芙快达到巅峰的时候,李庭突然拔出了,一转身就跨坐在程遥迦身上,拿开她的手就将黏满郭芙精华的捅进了程遥迦内,光滑的膣道马上就接纳了这个不敲门就闯进来的机灵鬼。

    "唔……老公……你好坏……又进来了……是不是很喜欢人家的呀……"程遥迦搂着李庭的脖子媚笑道。

    "真的好坏,挑逗人家,人家都快出水了,你还跑到别人的地盘去,"郭芙扁着嘴巴,的空虚感让她十分的难受。

    李庭捅着程遥迦深处,让那滑嫩温暖的包着整个,嘴巴则马不停蹄地含住坚挺的,使劲吮吸着,被李庭吸得更加的坚挺,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一样。

    "老公……谢谢你……迦儿很舒服,"程遥迦呢喃着就挺起身子紧紧抱住李庭,将自己的超级豪乳紧贴在李庭胸膛上,说道,"老公,被你干真的很舒服,迦儿以前很纯洁的,今天一下子被你带坏了,现在都不想练武了,只希望天天被老公干,掉算咯。"李庭继续着程遥迦,半带正经地说道:"我很喜欢和遥迦阿姨做,但是现在国难当头,我们不能一直沉湎男女之事中,拯救南宋才是重中之重,但是呢,现在赵显太昏庸了,让他做皇帝根本不可能改变南宋的命运,就算我们再努力也是无济于事,所以,"李庭沉吟着,奋力一捅,就顶着,程遥迦爽得差点叫出声。

    "所以在拯救襄阳危机的基础上,我们一定要开始为蒙古的下次进军做出彻底的防御措施,最彻底的办法就是换了国家的统治头子,也就是将赵显踢掉,换上一个新的皇帝,"李庭邪邪一笑就摇动着,让在羊肠小道地活动着。

    "就让我们的老公做皇帝,那我们就是妃子了,"郭芙附和道。

    程遥迦渗出香汗的脸上显出几分恐惧,谋朝篡位,这种事情她压根就没有想过,或者说根本不敢想,在如此封建的朝代里,谋朝篡位就是大逆不道之事,像程遥迦这种深受儒家思想影响的人根本不可能会去思考这种事情。她承受着李庭带给他的快感,看了李庭几眼,又看了郭芙几眼,看到的都是有点疯狂的表情,沉默许久,她忽然开怀一笑,说道:"老公和芙儿说得非常的对,不从问题的源头出发,问题是不可能解决的,既然赵氏昏庸无能,我们就让他们下台,将国号换成杨氏!""迦儿说得很对,做为奖励,为夫让你,"李庭嬉笑着就调整好位置,以最快的速度着程遥迦。

    "唔……哎唷……老公……你轻点……下面好麻……"程遥迦着。

    郭芙本来是快达到巅峰了的,可李庭拔出后她一下子就跌进了低谷,她想找回这种快乐,可李庭的正在着程遥迦,她想要也得等一会儿了,看来现在她只能等到程遥迦了才可以得到那种充实的感觉了。

    程遥迦媚眼丝丝,香汗淋淋,一对豪乳不断摩擦着李庭的胸膛,长发像喝醉酒一样胡乱飘散着,她忽然昂起了头,惊叫道:"老公……迦儿……唔……啊……哎……下面流出很浓很热的水了……啊……要死人了……"程遥迦无声地呐喊着,全身筋挛着,指甲都差点陷进了李庭皮肉内。

    "舒服吗?"李庭深情地问道。

    程遥迦软在李庭身上,休息了好一会儿才略微恢复了点精力,说道:"老公……那如果国家重要的话,我们以后多久做一次啊。"李庭略微思考了下,说道:"想做就做啊。"程遥迦"噗哧"一笑,娇体颤抖着,豪乳一直刺激着李庭的胸膛,说道,"那老公刚刚说的不是废话吗?你自己又说国难当头,男女之事不能老是记挂在心,可你自己又说想做就做,真是的,害我白担心了好一会儿。""孔子云,食色性也,所以我是把性和国家放在同一位置的,从某角度来看,这两者是没有冲突的,"李庭轻轻推开程遥迦,拔出黏满液滴的,说道,"我该服务芙儿了,你看,她好像生气了。"郭芙当然有听到李庭的话,一想到他要来自己了,郭芙十分的兴奋,可表情还是装得很恐怖,直瞪着李庭,表明自己确实很生气。

    程遥迦捂着嘴巴笑了下就坐在了地上,让内的残留物慢慢流出来,还特意放松身子,让口敞开,她低头看着红肿的,脸上全是甜蜜的表情,看来被李庭是一种至高享受啊。

    李庭跪在郭芙大腿间,问道:"姑娘,你是喜欢我是舌头,还是喜欢我用这个,"李庭故意摇了摇高昂着的,上面的液滴飘起就落在了郭芙嘴角边。

    "我……我……我两个都要!"郭芙叫道。

    李庭苦着个脸,说道:"姑娘,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二选一吧。"郭芙嘟起嘴巴,将大腿打得更开,扒开了,露出粉红色的,说道:"那就勉强一下,要你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