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一部 第081章 绝品

    李莫愁看着程英那对上的两点粉红,大笑道:"估计你还没有经历过鱼水之欢吧?呵呵,可惜了,身体保养得很好嘛。"李莫愁走过去,想抚摸程英的,程英侧身避开,叫道:"休动我的身子,如果你敢乱动,我绝对会咬舌自尽!"李莫愁举起拂尘,随意一挥,一道疠风就斩向程英,几声碎响,腰带就断成两截落到地上,而那包裹住肥沃的亵裤也裂开了,正慢悠悠地滑向地面。

    看着程英疏毛下的粉红色隆地间的,李莫愁的胸口就不停地起伏着,叫道:"我也有和你一样的粉红色,但我不要!我宁愿我下面被陆展元成黑色,黑色才是常常被的标志,才是经常受鱼水之欢的表现啊,"李莫愁又舞起拂尘,拂尘击在程英身上,程英双眼睁得十分的大。

    "点了你的道,看你怎么自杀,你还要装什么贞洁烈女吗?"李莫愁走到程英旁边,轻轻抚摸着她的,右手慢慢下滑,在间轻轻拨弄着,还故意一点点又,大笑道,"我就喜欢看你这样子的表情,现在是不是很恨我啊?哈哈……"李莫愁仰天长啸着,脸色却没有什么高兴的神色,反而有一丝的悲哀。

    李莫愁缓缓跪在了地上,静静看着程英的,用双手掰开,她的脸色突然变得十分的难看,叫道:"你怎么没有?难道你有被人过?"李莫愁美貌紧皱,两只手就快速插着,带出的是一股又一股的。

    程英虽然极力不肯承认李莫愁让她产生了快感,但是事实就是这样子的,李莫愁确实让她产生了快感,享受着这种快感,程英蓦然想起那天闯进巧儿房间被李庭的情景,想念着他的,程英的眼泪竟然流出来了。

    李莫愁看到了程英的眼泪,心中的虐意变得更深,她站起了身子,将满手的放在程英眼前,说道:"看见了没有,这就是你的,你现在知道自己是多么的荡了吧,你告诉我,你是不是被男人过了,是不是很喜欢那种感觉?"李莫愁解开了程英的道。

    李莫愁解开道袍的扣子,一条深沟就落在双峰间。

    李庭眼睛都快冒火了,看着那对几乎要蹦出来的豪乳,李庭就开始想象将放在上面摩擦是多么的爽快。而程遥迦就不是想男女之事了,她在想的是李莫愁刚刚那句话,如果说自己的女儿不是了,那她到底将第一次给谁了?算来算去,都应该不可能才对,她都生活在陆家庄,和双儿玩得很好,如果她有男人了,陆家应该会有消息才对,而且她自小就受三从四德的影响,不可能去找男人自己的。程遥迦柳眉都拧在一起,她看了眼李庭,刚想说什么,一看到他那慢慢翘起的,程遥迦就死瞪了李庭一眼,小声骂道:"看见李莫愁都会有反应,那你去她啊。"郭芙和小沁也注意到李庭傲然挺立的,两人都用极度鄙视的眼神看着李庭。

    李庭干笑了下,示意她们别出声,然后就开始意李莫愁。

    李莫愁解开肚兜的细绳,肚兜就像落叶一样飘到草地上,那对36F左右的豪乳正在风的吹动下,慢慢颤抖着,看着自己这对超级豪乳,李莫愁显得很得意,托起双乳,李莫愁就说道:"看到没有,这才是女人的本钱,你的那么小,有意义吗?"程英像是被刺激了一样,看了眼自己的,就说道:"大有用吗?不过是一只产奶的母牛。""你才是母牛!"李莫愁狠盯着程英,脸上突然出现笑意,"我下面的本钱比你还大,"说着,她就解开了腰带,脱掉里面的长裤,就剩下一件亵裤。

    "你不敢脱了吗?是不是下面很黑啊,"程英刺激道。

    "哼,"李莫愁冷笑了下就慢慢退掉亵裤。

    看着那丛经过精心修理而成倒三角形的耻毛,以及那两边十分肥厚,中间却出现深沟,而且颜色嫩红嫩红的,程英都惊住了。再看李莫愁的娇体,程英都有点自愧不如了,李莫愁虽心狠手辣的,身段却长得十分的妖娆,就如一条蛇一样,熟妇的面孔及豪乳,少女的处地及身材,实在是让程英极度得不得了。

    看到程英如此的反应,李莫愁更是得意,她慢慢掰开,露出有点湿的粉红色,说道:"我这里还没有被男人过,颜色还很好看,是男人见了都想插的粉红,而且……"李莫愁运气内力,像雨蝶一样飘到程英身前,双脚落入水中,沉下去一尺多就不再下沉,她将处地掰得更大让程英看得十分的清楚,程英睁大了眼睛,看到了一层略带透明的薄膜,粘附在膣道上,还随着李莫愁的呼吸而收缩张合着。!

    程英心中不免产生莫名的失落,她的早就不在了,被一个叫做杨过的男子强行捅破了。

    李庭虽站得很远,可他视力好得很啊,的,所以一看到李莫愁那处嫩红,他的欲火就上腾,都快将他烧着了,的呼吸变得十分的急促,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将旁边的小沁揽过来,捂住她的嘴巴就握着对准她的,用力一捅就捅到了深处,然后就一边看着李莫愁的熟妇面孔及少女,一边着小沁。

    他也不管什么双修不双修的,一开始就用力着,还没一会儿,李庭就把不住,他忙拔出了,拉着郭芙就将她按下去,郭芙张开嘴巴刚要含李庭的,可一下子全部就喷出来,全部都喷在了郭芙脸上。郭芙半带不满地舔着满是李庭精华的脸颊。

    自己的男人不是真的想自己,而是想另外一个女人,小沁不生气才怪;而喂自己吃精华的男人不是为了自己而射的,郭芙不生气才怪。一边的程遥迦没有去注意这一切,而是继续观察着那边的动静。

    李庭之后终于开始软化了,可他想李莫愁的心很早就有了,现在她就在自己不远处光着身子,还将掰开,李庭不想才奇怪,他一边计划着怎么救出程英,一边计划着怎么了这个终极熟妇。

    想了一会儿,一个非常邪恶的想法出现在李庭脑海里,他摸索着从地上的衣服里掏出了一个写着"春"字的瓶子,然后就邪恶地笑着,一边想象着李莫愁吃下春药要自己她的奇情景,一边想着如何将春药喂她吃。

    李莫愁驱散内力,整个人就落入了水中,看着一言不发的程英,李莫愁就知道她感到自卑了。李莫愁冷笑了声,说道:"还有一件事我没有和你说呢,我的是十大名器中的龙珠,表面看起来是和普通人的一样,但当男人之后,他就会觉得妙不可言,而且一般了几下就会射的,因为深处的花蕊会在男人呢的刺激下突出来,向舌头一样刺激着男人那根东西的铃口,那景象就象双龙戏珠一样,可惜你是看不到这一幕的,因为我还是个处。""那有意义吗?你不给男人享用就没有一点意义,你说你下面是龙珠,是龙潭虎都没有用,它根本就没有发挥它的作用,就象一件放置在房间的废弃物一样,"程英反唇相讥。

    "龙珠?"李庭小声嘀咕了下,他记得在女人十大名器排行中,龙珠是排行老大的,那也就间接说明这种才是男人的至高享受啊。巧儿的是蛤蚌、郭芙的是春水、程遥迦的是猿猴、叶羡霓的是羊肠,如果算上还没有得到手的李莫愁的龙珠,那他就集齐十大名器中的一半的。

    想到即将到手的名器龙珠,李庭脸上的荡笑容变得更加的荡,而他下面又高高昂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