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一部 第096章 娘我帮你洗

    穆念慈全身心为李庭打着飞机,李庭的眼睛则直盯着穆念慈衣领内的玉兔,穆念慈的手一直在做着有规律的运动,她的也在做着有规律的运动,上下直颤抖着,两颗被衣服摩擦得挺起来,让穆念慈觉得上身十分的痒。

    “过儿……有感觉了吗?”穆念慈问道,她就希望用言语和李庭交流,好驱散自己内心的一种渴望。

    李庭还是摇头,说道:“就一点点。”穆念慈盯着越来越红,越来越大的,说道:“应该不可能的啊,我记得以前隔壁是七婶说过,男人这东西非常硬的时候就证明他非常的有感觉,过儿,难道你和别的男人不一样吗?”“可能我还没有长大吧,”李庭笑道。

    穆念慈有点无奈地继续着,说道:“应该不会的啊,都这么大了,不可能还没有长大的,难道过儿的身体有问题?那是不是要去看大夫了。”一想到看大夫,李庭就想起上次那个超级变态的大夫,竟然是个玻璃,还好自己很牛逼,不然就很可能被他了。李庭的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似的,说道:“好像有点感觉了。”穆念慈发出银铃般的笑声,说道:“是不是又想起小时候吃苦药了啊,哈哈,过儿,我就知道你害怕吃药。”“嗯,嗯,嗯,是啊,我本来就不喜欢吃苦的东西嘛,”李庭说道。

    “那要不要娘再弄得开一点?”穆念慈询问道。

    “别把皮弄烂掉就可以了,”李庭说道。

    穆念慈瞪了李庭一眼,说道:“哪有这么脆弱啊。”“本来就很脆弱的嘛,你没看到很多女孩子和男的打架就专门踢下面吗?梯了之后,男的就捂住下面,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李庭嬉笑道。

    “那也是,”说着,穆念慈就加大了的速度。

    粗糙的毛巾包着,李庭的快感更加的明显,这种感觉可和单纯的用手不一样,毛巾的粗糙让被摩擦得更加的明显,有时候还会碰到软软的,让李庭浑身颤抖着,一种要射的冲动马上让李庭提高了警觉。

    “娘……好像要了……”李庭忙说道。

    穆念慈并不知道男人射之前会怎么样,她接触的男人根本没有一个,所以李庭一说要,穆念慈还以为他是真的要,而不知道他是要。

    “你能不能忍一忍,洗完身子再去,”穆念慈问道。

    李庭直摇头,说道:“不要了,会忍得住,娘能不能一只手摸下面的袋袋,一只手搓啊?”穆念慈面似桃花,说道:“嗯,就这一次喔,”说完,穆念慈另一只手就扣住李庭的,像玩玻璃球一样把玩着里的。

    两处同时受到刺激,李庭射的更加的强烈,他看准了方位,就说道:“娘……对不起……出来了……”说完,李庭马上松开了。

    穆念慈还来不及做出反应,一道乳白色的就从的喷出,在半空中划了一条弧线就溅落进穆念慈的领口内,在上打着圈儿就将两颗都包住。

    穆念慈的脸红得像和西红柿似的,忙扭过头,说道:“好像……好像……是……”穆念慈已经说不出话了,停顿了好久才说道,“过儿的身子应该洗干净了,我拿衣服给你。”李庭忙摇头,说道:“还有一个地方没有洗干净,”李庭转过身,背对着穆念慈,指着自己的,“下面很脏的啊。”穆念慈直摇头,说道:“那里你自己可以洗的。”“但是我看不到啊,娘不是说要帮我洗得干干净净的吗?你不能食言的喔,”李庭尽量露出天真的笑容。

    “好吧,”穆念慈长呼一口气,用手掰开李庭的两瓣,就看到那个有点黑的,她重新拿了一条干净的毛巾就去擦洗那里。

    “娘,好痒呀~~”李庭笑得浑身直颤抖。

    “你别动,”穆念慈叫道,“动的话我就弄不干净了。”“嗯,嗯,”李庭应着,可那里被弄得真的很痒啊。

    擦洗了一会儿,穆念慈终于如释重负,说道:“这会儿真的干净了,你可以去穿衣服了。”“嗯,好的,”李庭应了声就跨出了圆木桶。

    看着那根半硬半软的,穆念慈就暗暗告诫自己:过儿是我儿子,我不能乱想,不能乱想。

    李庭看着处于半赤裸状态的穆念慈,就说道:“娘,你身子也脏了,就让过儿为你洗身子吧。”穆念慈睁大了眼睛,忙叫道:“不能,绝对不能这样子!”“娘在担心什么啊?”李庭疑问道。

    穆念慈干笑了下,说道:“可能是我想太多了。”“那就让过儿为娘洗身子,就这一次啊,以后就不能了。”“好的,”说着,穆念慈就背对着李庭。

    李庭从后面抱住了穆念慈的娇躯,闻着她的体香,说道:“娘的气味很好闻,就像紫罗兰一样,可以下酒的喔。”“要帮娘脱衣服吗?”穆念慈的声音就像蚊子一般的细微。

    李庭二话没说,抓住穆念慈的裙子,使劲一拉,就将裙子退到脚下,然后拉起穆念慈的一只脚,让它跨出去,接着是另外一只脚,如此一来,穆念慈身上就剩下那包住圣地的亵裤了。单一的白色似乎是古代女子亵裤的唯一标志,穆念慈的也一样,看着那高翘的丰臀,李庭的手就落在上面轻轻摸着。

    “过儿,别乱摸!”穆念慈似乎有点生气。

    李庭吐了吐舌头,说道:“嗯,知道啦,还不是因为娘的身体很滑,呀,说多了,娘别生气啊。”穆念慈笑了下,眼中荡起细微的春意,说道:“过儿是我的心头肉,不管你做出什么错事,娘对你的爱都不会改变的。”“娘,这水有点脏,要不要去再打一点水啊?”李庭询问道。

    “不用了,外面也没有热水了,”穆念慈说道。

    “嗯,那我要脱娘的亵裤了,娘别生气啊,”李庭说道。

    穆念慈没有说话,只是身体变得有点僵硬,看样子就是在等待李庭来为她解衣。

    李庭蹲子,抓着亵裤的一角就慢慢拉下去,随着亵裤的慢慢下滑,白嫩的臀肉就展现在李庭眼前,这么近地看着穆念慈的丰臀,李庭的又高高立起来。

    穆念慈羞红了脸,就觉得浑身都有点不对劲,那从未有人开发过的处地似乎流出了。

    李庭将穆念慈的亵裤退到大腿处,低着身子看着那肥沃的,看着那处地间的一条,就想着如果将的话,那岂不是爽死人了,而且……李庭的眼中突然闪耀着耀眼的光芒,失声叫道:“名器飞龙!”这类名器位在两股中央,左右横跨在根部,彷鸟儿的双翼,只是它不能飞。虽然有翼不能飞,且形状像飞龙,但并不是每一个都具备了飞龙的性能。拥有飞龙这类的女人,从她的双颊便可判断出来。笑时两边面颊浮现可爱梨涡的女人,十之八九都是具有这种名器者。这种玉门狭小,膣道也很狭窄、紧缩,一开始行动时,膣的四周肌肉会突然蹙起皱褶,而且频频震动,就好像鸟扇动左右两翼,即将振翼而飞似的。当如此震动,摩擦男人的时,刺激特别大,若不是训练有术的男人,通常都禁不起这种刺激,不消片刻便泄了身子。

    第一眼看到穆念慈脸上梨涡般的酒窝的时候,李庭就应该想到穆念慈的有可能是名器飞龙的,可那时候他哪有想这么多啊。确定了穆念慈是拥有名器的女人,李庭想她的心变得更加的强烈。

    “什么飞龙?”穆念慈疑惑道,她可从来没有了解过十大名器。

    “额……没什么……呵呵……刚刚在想别的事情,”李庭自嘲完就抱住穆念慈的娇躯,猛地一用力就将穆念慈放在了木桶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