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一部 第099章 过儿,别太粗鲁了

    “可我很喜欢娘啊,你的身体这么的香,过儿闻多了就心动了,而且……”李庭握着半杯,舌头在上面舔着,“这里很好闻,又很好吃。”穆念慈羞红了脸,说道:“我说过了,我是你娘……过儿……求你别这样子……”李庭没有理会穆念慈,握着自己的就挤开了,半个顶部就陷入了内。

    感觉到处地传来的剧痛,穆念慈睁大了双眼,举起手,一巴掌就打在李庭脸上,愤愤道:“过儿,你再如此的放肆,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了!我是你娘,我的身体并不是你能乱动的,你最好铭记这点!”李庭的马上就软了下来,他摸着火烫烫的脸,眼角似乎流下一滴泪滴,不是因为脸上的疼痛,而是因为他惹穆念慈生气了,如果就因为这样子,而不能让穆念慈从了自己,那真是一大失败啊,若要用武力了穆念慈,那简单得很,李庭只要随便使出一招就可以制服穆念慈,想怎么都可以啊,可那就违背了李庭的初衷了,他是喜欢得到女人的和心,单纯的享受只能是一夜情罢了。

    李庭可怜巴巴地望着穆念慈,两行眼泪就流出来,这与他平时的形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就像一个受伤的孩子般看着穆念慈,也不知道是装出来的,还是真的如此。

    “过儿……娘其实从来没有对你凶过……可你刚刚的举动真的让娘太伤心了……再怎么说我也是你娘啊……你怎么能对我做出那种事情呢,”穆念慈的手落在李庭脸上,拉开他的手,轻轻抚摸着那块由自己手创造出来的紫斑,“看来下手真的太重了,对不起,过儿,娘以后不会再这样子了。”李庭突然抱紧了穆念慈,脸贴在穆念慈的上,用脸颊摩擦着,哽咽道:“为什么娘这么的吸引人,让过儿难以自拔,娘,我是不是变坏了,”说话间,李庭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贼笑,这一下就暴露出了他的野心,什么纯,什么楚楚可怜,什么眼泪,都不过是装出来的罢了,为了能抓住穆念慈这只即将到手的羔羊,李庭是什么代价都愿意付出!

    三十五岁的,身段如此妖娆,声音如此悦耳动听,又是名器飞龙的宿主,而且还是白虎,最最重要的是她还是一个没有被男人开发过的!

    穆念慈长叹一口气,说道:“过儿……如果你的心里还记挂着这些,娘真的会力不从心的,不然改天娘为你物色一个大家闺秀,你中意的话就和她成了吧。”李庭直摇头,说道:“不要,娘对我这么的好,过儿一辈子都不娶妻,都要陪在你身边!”“傻孩子,你长大了之后就不能留在我身边了,你就得去成家立业了,不能再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穆念慈抚摸着李庭的脑嗲说道。

    李庭低着头,一只魔手已经沿着穆念慈平坦的慢慢下滑,触摸到那肥沃的时,穆念慈的身体就颤抖了下,她忙抓住李庭那只极不乖巧的手,说道:“娘不是说过了吗,不能乱动!”“可我只是摸一摸,并没有啊,难道连这都不能吗?”李庭委屈地看着穆念慈。

    穆念慈看着李庭那根慢慢硬起来的,脸上再次泛起潮红,说道:“不能了。”这时候,外面的房间又响起脚步声。

    “念慈妹妹,里面怎么有男人的声音啊?”是张婶的声音,而且越来越清晰,很明显是朝浴室走来。

    “张婶,你别进来,你听错了!”穆念慈叫道。

    “娘,你应该也有练过武的,那你知道不知道封住哪个道,人就不能动了?”李庭忙问道。

    “下巴正下方约四寸的地方有一个紫宫,封住那里,人就不能动了,”穆念慈急忙说道。

    李庭轻轻跃起,像只雨蝶一样落在帘子旁边,静静等候着那个张婶的到来。

    看到刚刚李庭运用轻功飞过去的一幕,穆念慈都有点目瞪口呆了,她还不知道一个月不见,自己儿子的武功进步如此的大,看来都要归公于郭靖黄蓉夫妇啊。像在以前,穆念慈是怎么教导他习武的重要性,可他从来都是吊儿郎当的,从来都没有认真学过。

    帘子被拉开,穆念慈忙抱着就坐进了木桶内。

    李庭第一眼看到的了张婶饱满的玉女峰,可惜是被粗布衣包裹住,不然绝对是一对豪乳,接着,李庭就看到一张略显丰满的脸,也许是由于刚刚生完孩子,她的体型和穆念慈比起来简直就不是一个档次,不过刚刚生完孩子的女人也是别有一番滋味的,最起码可以吃到奶水啊。

    张婶还没有注意到李庭就贴在墙上,她径直走向穆念慈,见她一个人躺在圆木桶里沐浴,就说道:“奇怪了,看来真的是我听错了,”她动了动鼻子,好像是闻到了什么似的,苦口婆心地说道,“念慈妹妹,张婶知道你还没有相公,可你绝对不能找野男人啊,这一次就算了,以后绝对不能带他回来了,瞧你,身上还有他那东西的味道,念慈,女人两样东西最重要,第一是你的贞,第二就是你的声誉,千万不能让邻里发现啊,我先出去了,有事再叫我。”“知道了,张婶,”穆念慈的目光没有落在张婶身上,而是像是幽灵一样走向张婶的李庭身上,她很想开口叫李庭住手,可如果让张婶发现了自己这里无缘无故多了一个男人,那岂不是完蛋了,如果是没有亲戚关系的还好,可他是自己的儿子啊,就算她再怎么狡辩也是要受到道德的谴责的。

    张婶一转过身,李庭的手指就像闪电一样准确无误地点中张婶胸前的紫宫。

    “过儿,你千万别为难张婶,是她收留我的,”穆念慈抓着木桶边缘说道。

    张婶惊愕地看着李庭,她想说话,可道被封,她能动的就只剩下眼睛了,她的目光扫视了下眼前这个男人,长得仪表非凡,气宇轩昂,但最让张婶吃惊的还是他下面那根比自己相公还长了将近一倍,粗了将近一倍半的,看着那根巨大的,张婶的眼睛就再也移不开了。

    李庭邪笑了下,说道:“娘,你不让我动你的身子,我只能动她的身子了。”“你怎么变成这样子了,以前你不是这样子的,以前的你很乖的,”穆念慈干笑了声,似乎对李庭即将展开的行动有了一个非常大胆的假设。

    李庭呼出一口气,说道:“我真的很想将我的爱留给娘你一个人,可你不要我对你的爱,你彻底打碎了它,让我的心就像被针扎一样的疼,娘你知道吗?过儿其实从小就喜欢你了,还偷看过你的洗澡,你一边洗身子,我就躲在屏风后面一直搓着,知道,你的身体一直是我可望而不可及的东西,我真的好想得到它,每当我做梦的时候,我甚至会梦到娘的镜头。”李庭虽然是穿越之后才开始接管杨过的身体,可他演戏的功夫非常的强啊,就算小时候没有发生偷看穆念慈洗澡的事情,他也可以编织得津津有味的,反正穆念慈也不可能去深究自己到底有没有偷看过她洗澡。

    “过儿……你……”穆念慈花容尽失,就像是受了很大的打击一样。

    李庭绕过张婶,向穆念慈伸出了手,说道:“娘,过儿要娶你为妻,你肯不肯答应我。”“我是你娘……”“我不要听这样的借口,什么娘不娘的,你只不过是我的干娘罢了,远古时期还经常发生母子相奸,并生下孩子的事,你就不能撇开那层母子关系,好好待在过儿身边吗?”李庭继续游说着。

    穆念慈缓缓站起了身子,水流顺着边缘滴向了水面,一片紫罗兰还黏在上,遮住半条,看起来特别的诱人。穆念慈吐出一口气,说道:“自从南琴妹妹死了,我就开始抚养你,不管我们有没有血缘关系,我都把你当作我的亲生孩子,所以嫁你这种事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这是你说的,过儿其实是很想讲道理的,可娘不愿意和过儿讲,那过儿只有使用暴力了,”李庭邪笑着。

    “你如果真的敢动娘,娘就死给你看!”穆念慈表面看起来十分的柔弱,可强硬起来丝毫不逊色于一个男子。

    李庭退后一步,站在张婶旁边,手抓住她的衣角,用力一撕,粗布衣就被李庭扯烂,散落一地,她的上身马上暴露在李庭面前。李庭将张婶挪动一百八十度,让她正对着穆念慈,然后就将她的裙子也扯掉,连同亵裤一起撕成了数块,他闻了下张婶的亵裤,说道:“刚刚洗完澡真的很香啊。”“过儿,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穆念慈叫道。

    “嘘~~别叫得太大声,”连同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不然她相公进来就完蛋了,娘刚刚不是听她说了吗?女人最重要的就是贞和声誉,她的贞早就没了,剩下的就是声誉了,如果娘叫得太大声,估计会让她名誉扫地的。”穆念慈眼角流下一滴冰凉的泪水,说道:“过儿,你怎么变得这么的过分。”“都是娘逼的,谁叫你不嫁给我!”李庭理所当然地叫道,他现在最大的目的就是让穆念慈从了自己,就算带着一点威胁的成分也无所谓,反正只要了穆念慈的,她就会一心一意跟着自己了。

    “过儿,娘……”穆念慈已经变得有点无语了,她无奈地摇头,说道,“算了,你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娘不管你了,反正当你踏出这个房间,你就不再是我穆念慈的儿子了。”李庭冷笑了声,说道:“这是你说的,”他抱住了张婶,抓着那对饱满的使劲揉搓着,两道乳白色的奶水就从喷出,尽数被李庭纳进了嘴巴里,李庭含住其中一颗有点泛黑的使劲吸着,将一股又一股的奶水都吸进嘴巴里。与此同时,李庭的一只手已经在抠弄张婶的,张婶刚刚生过孩子,所以她的特别的宽松,李庭的两根手指轻易就插了进去,一,李庭就使劲插着,带出一道又一道的。

    “张婶的奶水好好吃啊,而且下面很松,估计起来也不怎么样,不过我这里很大根,你绝对会有不一样的感觉,”说着,李庭就抓着张婶的手,将它放在自己火烫的上。

    张婶羞红了脸,身体虽然不能动,可膣道的反应还是与正常一样,正不停流出。李庭的动作极其野蛮,与她那个瘦弱的相公形成鲜明的对比,特别是当她的手触摸到李庭的时,她的心就跳得非常的快,就真的希望那根火烫的能进来。

    李庭拉起张婶的一只脚,将它压在自己身上,让她的完全暴露在自己眼底。握着自己粗大的,李庭猛地一用力,“呲”的一声就插进了张婶内。李庭含住张婶的继续吃着她的奶水,则用力着,每次都捅到最深处。

    一边的穆念慈看得是赤红了脸,急忙说道:“你这样子会弄坏张婶的身体,过儿,就算娘求你了,别再弄了,张婶会死掉的。”“娘你确定?”李庭的加大了速度,更加卖力地着张婶,看着张婶闭眼享受被的模样,李庭就知道张婶绝对是在享受,不可能会难受的。

    “当然了,那么长,人是会死的,过儿别再插了,”穆念慈忙说道,没有经过男女之事的她是不可能了解到女性膣道的容纳能力。

    “那我就解开张婶的道,看她自己怎么说,”李庭运气内力再次点中张婶的紫宫。

    以穆念慈的角度看去,李庭那根巨物进出的情形被看得一清二楚,看着张婶那被翻开又合在一起的,穆念慈的脸更加的红,看到如此刺激的场面,穆念慈膣道内已经分泌出阵阵。她忙合拢了大腿,努力克制自己的,不让李庭看出端倪。

    久经战场的李庭看了眼穆念慈,心里就知道个大概了,他轻笑了下继续着张婶。张婶双手十分的发酸,她干脆用胳膊肘子支撑着身体,那对奶水极多的豪乳就在地上一直摩擦着,乳白色的奶水不时喷出,射得满地都是。

    “张婶,你很爽吗?”李庭问道。

    “唔……唔……爽死人了……小哥真的太强了……婶婶愿意每天给你啊……小哥……你可以留下来吗?我可以为你们……母子提供吃住……你只要每天我就可以了……啊……又插到最深处了……婶婶真的太舒服了…………婶婶……强壮的过儿……再用力一点啊……”张婶叫着,直摩擦着地面,梳理好的长发全部散乱开,活像一个只知道求欲的女般。

    “张婶……你……”穆念慈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李庭使劲着,一感觉到张婶的膣道突然收紧,李庭就知道她要丢身子了。

    “啊……小哥……婶婶……爽死人了啊……”张婶浑身痉挛着,一点力气都没有,整个人就倒向了地面,从内滑出,一股后坐力极强的就噗噗地从张婶内喷出,全部落在了李庭处。

    李庭的更加的坚挺,上面已经粘满了张婶的,正随着重力的作用而慢慢滴下。

    李庭转过身静静地看着穆念慈,说道:“娘,以后过儿也可以这样子服侍娘的,只要你同意嫁给过儿。”“可我们是母子啊,”穆念慈已经有点动心了,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张婶被得的模样,穆念慈估计还认为女性被的时候会很痛苦吧。

    张婶媚眼丝丝地看着李庭的,撑起了身子,握着李庭的就含在了嘴巴里,使劲吮吸着,吃着上面的,咕噜咕噜吞进了肚里里,“小哥的好好吃啊……婶婶吃得很开心……哟……还这么大……一点软的迹象都没有啊……念慈你真的得到好宝贝了……赶紧答应过儿吧……反正去了别的地方……也没有人知道你们的母子。”“而且我们只是名义上的母子,这点根本不影响到我们的结合,”李庭顺着张婶的话说道。

    “这……”穆念慈咬着牙齿,想了好久才说道,“那这样子吧,我可以答应过儿嫁给你的事,但是我不要名份,只要能陪在过儿身边就可以了,这样子行吗,过儿?”穆念慈像个娇羞的少女般低着头,目光非常的闪烁。

    “谢谢娘!”李庭使劲叫着,看来还是实战才最有意义啊,李庭猛地抱起穆念慈,用毛巾将她身上的水珠擦干净,吻着她的红唇,说道,“娘,儿子现在就让你体会一下做女人的滋味。”穆念慈羞红了脸,说道:“别太粗鲁了,我下面很窄,受不了你这根坏东西的,”穆念慈的眼睛落在李庭的上,春心已经大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