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一部 第121章 后院乱风流

    李庭的手在门缝间摸索着,运气一股内力就将门栓击裂开,化作灰沫的木屑飘然落地,而正享受着事后温存的何沅君和叶羡霓还沉迷这两人的世界里,一点也不知道有一只恶狼破门而入。

    李庭接下轩辕剑将它放在桌子上,脱掉上衣和裤子,只穿着一件短裤走过去,硬得等待李庭解放的早就呈九十度顶在短裤上。

    “兰姐姐,如果杨公子不出现怎么办呢?”叶羡霓有点担忧地问道。

    “你呢?”何沅君伸出舌头在上刮着。

    “唔……唔……”叶羡霓喘息着,说道,“我还能怎么办啊,当然是回到那死鬼身边了,哎,可我真的很怀念杨公子的粗棒棒啊。”像幽灵一样走到叶羡霓跟前的李庭听到她们的谈话就非常的满意,看来这两只羔羊是想死自己的棒棒了啊。叶羡霓忽觉眼前有人挡住视线,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用手遮住何沅君的,刚要叫出声,却看到眼前男子的脸时,叶羡霓都痴了。叶羡霓眼角一湿,絮絮的眼泪就滚出来。

    她伸出手就扯掉李庭的短裤,握着火烫的就含进嘴巴里,使劲吃着。“唔……唔……好吃……杨公子……终于盼到你回来了……”“杨公子?”何沅君似乎很久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她抬起头,见李庭活生生地站在那里,她的反应比叶羡霓还要夸张,像只兔子一样蹦起来,一边抹去眼角的泪水一边狂奔向李庭,揽住他的脖子就献上炙热的双唇。

    李庭张开嘴巴享受着何沅君的香舌,没想到一个多月不见,这个失忆美妇就如此的大胆啊,看来是自己以前让她太爽了,离不开自己了啊。

    何沅君从李庭口中汲取着津液,吃进肚子里,抓着李庭的手就放在充血的上,李庭顺手捏住那颗,轻轻捏着,温和地看着何沅君那双闪烁不定的眼睛,问道:“宝贝,是不是很想老公了?”何沅君眼中噙着泪水,重复地吻着李庭的胸膛,哭道:“没有你的日子,兰儿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渡过,老公,以后我都不和你分开,哪怕是一天,兰儿也受不了的,”何沅君全身颤抖着,直摩擦着李庭的胸口。

    李庭被弄得有点痒,他轻轻推荐何沅君,说道:“你稍等,我完羡霓就来你,”字眼虽有点粗俗,何沅君却很受用,她咬了下李庭的耳垂,呢喃道,“那老公就以最快的速度让羡霓妹妹丢噢,兰儿下面痒死了,盼望你的棒棒好久了。”“一定啦,”李庭推开了何沅君。

    何沅君半靠在床上,静静看着正吃得很香的叶羡霓。

    叶羡霓吞吐着,将弄得更粗更硬,她吐出红彤彤的,手指在铃口拨弄着,亲了几下,说道:“杨公子……可以了吗?”“可以什么?”李庭开始装傻了。

    叶羡霓抓着两颗龙核捏着,脸贴在上,感受着的热度,呢喃道:“羡霓下面很痒了……希望杨公子用这塞满它……”叶羡霓的手在内,勾出粘滑的液体涂在枪口,继续道,“杨公子都这么硬了……也有需要了吧……”李庭大笑了声,说道:“还是你聪明,起来吧,我让你好好爽一次。”叶羡霓忙站起了身子,问道:“我们是躺在床上做,还是怎么样?”李庭摇了摇头,说道:“搞点刺激嘛。”李庭搂着叶羡霓的娇躯就走向门口。

    叶羡霓忙止住脚步,直摇头,说道:“不能出去,我还没有穿衣服!”李庭运力就抱起叶羡霓,说道:“谁说要出去的,你是我的女人,你的身体只有我一个人可以看,我绝对不会让第二个男人看到你的身体的。”叶羡霓心里隐隐不安,忙问道:“那我家……怎么办?”李庭思考片刻,说道:“我自有办法,只不过以后你可能要搞失踪了。”李庭的办法其实很简单,就是让叶羡霓进入女儿国,那样子就没有第二个男人可以看到了。

    李庭走至门边合上门,透过门缝还可以看到外面的情景。李庭拉着叶羡霓的手就将她压在门上,握着他的,挤开合在一起的臀肉用力一挺就进入了紧密潮湿的沼泽地。

    叶羡霓压在门上,被粗燥的木屑压得有点疼,她忙扭过头,说道:“不能在这里做……”李庭闭着左眼望向外面,见一个端着热水的妇人正掀开帘子走进来,她后面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手里正抓着一只待宰的鸡。

    “杨公子……有人……求你别做了……唔……别……别啊……别动……我会叫出来的……”叶羡霓想要挣脱开李庭的蛮力,可李庭的力气太大了,而且最重要的是李庭那物让她全身都失去了力气,力气就像全部被那物吸收了一样。

    李庭摇动着,叶羡霓就感觉到火辣辣的麻痒。

    “羡霓,他们在杀鸡,估计是庆祝今天战胜蒙古吧,我们也应该庆祝的,就以这种方式庆祝吧,舒服吗?”李庭使劲捅着,叶羡霓娇柔的身体就靠双手支撑着,两颗超大号的就撞击在大门,本来是淡红色的都被撞成了红色。

    “闺女,抓紧鸡的双脚,别让它乱动,不然它的血会弄你一身,很难洗的,”妇人嘱咐道。

    绑着小辫子的小女孩使劲点头,眼里有不安和兴奋,她手中的鸡则死命挣扎着,似乎预感到死亡已经接近。

    可以这么说,李庭和叶羡霓是在努力地创造生命,而妇人和小女孩则是在终结生命。

    躺在床上的何沅君注视着李庭的运动轨迹,心里是欢喜交集,等待了近两个月,何沅君终于再次和李庭相遇了。现在的何沅君知道自己不仅仅是喜欢李庭的,更是爱上了这个有点不正经却将自己女人放在第一位的男人,纵然他有千妻万妾,何沅君也是认定他这个男人了。

    “老公……要一辈子在一起哦……”何沅君呢喃着,手已经在下面活动着,刚刚与叶羡霓69式完,那里还十分的湿润,所以她的手指轻易就陷进去,拨弄着泛滥水域。

    何沅君想了那么多,李庭可没有多想,他现在最大的目标就是让叶羡霓丢身子。李庭弯下腰抓着那对饱满的,享受着它的嫩滑,并用手指夹住顶端的两颗,使劲刺激着叶羡霓。

    “舒服吗?”李庭在她脖子上舔着。

    叶羡霓多处同时受到攻击,不舒服才奇怪呢,她现在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却拼命咬着双唇,就怕自己一张开嘴巴就会发出快乐的声音。

    “不舒服吗?”李庭皱着眉头就。

    强烈的空虚让叶羡霓张大了嘴巴,也不管外面的妇人和小女孩,忙叫道:“快……快点进来……羡霓很空啊……里面空空的……需要杨公子进来……速度……杨公子……”叶羡霓朝后送,就希望将李庭那还停留在门口的纳进去。

    妇人笑了声,说道:“蚂蚁在死的时候还会一直挣扎,鸡也会的,挣扎的时候力气比平时大了几十倍都有可能,所以小幽你还是抓紧点。”小幽显得更加的兴奋,就觉得自己面对的不是一只鸡,而是一只恶狼,她尽量装得很自信,腼腆地笑着,说道:“婆婆你就割吧,小幽很强的哦。”“他们在杀鸡哦~~”李庭嬉笑着,一只手就沿着叶羡霓平坦的滑下去,捏到充血就使劲捏着。

    “别……羞……唔……”叶羡霓含糊地呻吟着。

    “好的,那我割了,”妇人举着明晃晃的菜刀,在鸡脖子上割了下,一道血流就喷出来,妇人忙将割裂的血口对准旁边的一个小碗,鸡血就顺着鸡脖子滴在小碗内。

    鸡挣扎着,乱叫着,小幽使劲抓着鸡爪,小脸憋得通红。

    “啊……出来了……杨公子……羡霓丢出来了……唔……”借着鸡鸣声,叶羡霓更加的大胆,使劲摇摆着身体,向着最后的巅峰时刻冲击。

    膣道变得更紧,夹得李庭十分的爽,而且更重要的是李庭从叶羡霓身体吸收到的内力更加的多,一股股强烈的内力流一点不剩地流进李庭体内,完全被李庭同化了。

    事实就如李庭设定的那样,在众多过的女人中,武功平平的叶羡霓才是最佳的双修对象,比起巧儿的名器蛤蚌、郭芙的名器春水、程遥迦的名器猿猴、李莫愁的名器龙珠、穆念慈的名器飞龙,叶羡霓的名器羊肠竟然是最佳的双修选择,这让李庭捉摸不透,不过搞不懂也不管,反正对自己有利就可以了。

    在一番天崩地裂般的高亢之后,叶羡霓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可李庭还是生龙活虎啊。

    “杨公子……羡霓好舒服……我已经满足了……你去服务兰儿姐姐吧……”叶羡霓跪在了地上,大腿敞开着,静静注视着流淌出的液滴。

    “我想将第一炮你里面,你再坚持一会儿吧,”李庭抓着叶羡霓的,强行将它拉起来,湿漉漉的就捅进去使劲着。

    “哇~~杀鸡真的好麻烦呀~~”小幽擦去额头的汗水吐声道。

    妇人将鸡扔在了热水中,烫了一会儿就开始拔毛,“你去向房间的叶小姐拿下剪刀,前几天她炖鸭的时候找我借过。”“嗯!”小幽迈着轻巧的步伐就走向叶羡霓呆着的屋子。

    见小幽迎面走来,叶羡霓脸色变得煞白,忙摇头道:“小幽来了,杨公子快退出来,会被看到的!”李庭看着那个脸色红扑扑的小女孩,嘀咕道:“估计她都不知道我们是在做什么,无所谓的。”“可……唔……”叶羡霓还想说什么,李庭却卖力地耕耘着。

    刚刚丢过,现在又卷土重来,叶羡霓杏眼荡漾着害怕与爽快,已经被李庭得说不出话了。

    小幽吹着口哨走过去,见门还关着,握起小拳头就想敲门,却听见啪唧的声音,就像有东西在水里乱捣鼓一样。小幽皱着眉毛,整个人趴在了门缝上,一眼就看到两颗**在自己面前幌动着,不断挤压在大门。

    “羡霓阿姨,你在玩什么啊?”小幽不解地问道,似乎对叶羡霓光着身子的举动感到很吃惊,她见叶羡霓下面有一丛倒三角形的耻毛,她就跪在了地上,这一跪是不会疼,可让小幽吃惊万分啊。她看到一根巨大的棒棒正在叶羡霓被撑大的内活动着,被带出来的水粘乎乎的,全部都顺着耻毛滴在地上,耻毛被梳理得十分的柔滑,看上去特别的舒服。

    一边被不懂事的小女孩小幽看着,一边被李庭着,叶羡霓心中的羞怯可想而知。

    “羡霓阿姨,你下面那根是什么东西呀?好奇怪哦,怎么会进去呢?”小幽诧异道。

    等着小幽拿剪刀剪开鸡腹的妇人见小幽动作怪异地跪在地上,就提高音调道:“小幽,快点啊,水冷了就不好洗,就会很腥的。”“婆婆,羡霓阿姨她……”“小幽,别说话,就算羡霓阿姨求你了,”叶羡霓求道。

    小幽更加的不解,问道:“那姐姐的在干什么啊?”“我……我……”叶羡霓虽经历过很多大场面,这回却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被的一幕了。

    这时候,小幽忽然注意到叶羡霓大腿后还有两条腿,长着黑乎乎的毛,一看就知道是男人的大腿了。小幽歪着头,几乎贴到了地上,这时她才注意到那根棒棒是长在男人的下面,红红的,看上去好恐怖呀。小幽只看见过自己玩伴的小棒棒,看上去软软的,就像面条一样,可这个男人的好大,,好长,,好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啊。“羡霓阿姨,那到底是什么啊?”好奇得什么都想知道的小幽指着李庭的问道。

    李庭歪下脖子,看着小幽那双明瞳,笑道:“那是好东西哦,小幽以后也会拥有的。”看着李庭那张满是笑意的脸,小幽就觉得他非常的面善,她着小脑袋,脸上满是疑云,嘀咕道:“搞不懂哦。”李庭奋力冲刺着,带出更多的液滴,并说道:“可爱的小幽,哥哥给你好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