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一部 第102章 张婶也加入

    被李庭这么一夸赞,穆念慈的眼睛都不敢看李庭了,而是低下了头,慢慢吮吸着,她的动作极为生疏,只靠着嘴唇摩擦着,舌头根本连动都没有动。

    看着穆念慈为自己,李庭别提多么的开心了,至于舒服不舒服,这都是其次了,反正以后调教的时间多得是,叫程遥迦教穆念慈深喉那是很简单的事情。

    穆念慈“啾啾”地吃着,将从顶部分泌出的都吞进了肚子里,对她而言,这是第一次吃男人的棒棒,更重要的是她是在吃自己儿子的棒棒,心中的羞耻可想而知。李庭的十分的温暖,坚硬中又优点软滑的感觉,再加上那一层会随着穆念慈嘴巴运动而上下游动的表皮,穆念慈吃起来倒觉得挺好玩的。

    “娘,你能不能把舌头也用上啊?”李庭问道。

    穆念慈吐出李庭那湿漉漉的,疑惑道:“舌头?怎么用啊?”李庭嘟起嘴巴,假装生气,道:“刚刚我舔你下面的时候,你没有感觉吗?就是伸出舌头舔啊,随便你怎么舔。”“那……那……多……”穆念慈涨红了脸,一遇上李庭那柔和的目光,她的世界就沦落了,都觉得自己的儿子的形象怎么那么的高,就像一个帝王一样站在高出俯望着自己。穆念慈低下头,不敢去看李庭,伸出香舌在上刮了下,抖了抖,又分泌出一滴晶亮的液滴。穆念慈吻住顶部,吮吸着,将那有点腥味的液滴吃进了肚子里,然后就吸进一小截的,有点生涩的香舌就不断刮着。

    穆念慈把玩着李庭的,将它贴在自己脸上感受着它的温暖,闻着从它上面散发出的幽幽腥气,虽然不怎么好闻,不过闻了这种腥气,穆念慈就觉得自己更加喜欢它了,更加喜欢那种被的感觉,的气味就像催情剂一样刺激着穆念慈的膣道,让它又分泌出爱汁。穆念慈深吸一口气,说道:“过儿,这里的味道真好。”“那娘可以每天吃啊,”李庭说道。

    穆念慈忽然抬起头,用极度认真的目光看着李庭,看得心虚不已,穆念慈问道:“过儿,我以前听张婶说,男人的第一次都是很快射的,可为什么你刚刚张婶的时候显得那么老练,一点射的迹象都没有,而且还插了娘那么紧的洞洞,你连射都不射。”李庭皱起眉头,忽然觉得自己有多个女人的事实已经不能再隐瞒了,反正她是自己的娘,她也会理解自己的,如果不理解自己有N妻N妾的情况,那就到她认可为止。

    李庭扶起了穆念慈,搂着她的娇躯,魔手在她上划着圈圈,说道:“娘,其实我为了得到你而欺骗过你,其实我已经有很多女人了,郭芙妹妹、小沁妹妹、程英姐姐、程遥迦阿姨、李莫愁,她们都是我的女人,还有几个是没有跟在我身边的,估计过段时间都会汇合在一起了。”穆念慈脸色一下变得十分的难看,问道:“程英和程遥迦是母女啊,你怎么能……”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李庭就用嘴巴封住了她的红唇,十分温柔地吻着穆念慈,中指则充当棒棒的角色插进了穆念慈,边刮着里面的膣肉,边前进后退地探索着。

    “唔……唔……唔……”穆念慈两处被同时攻击,整具娇躯就不停地扭曲着。

    吻了许久,李庭才松开嘴巴,而魔手则加快了速度插着穆念慈,说道:“娘,其实有一个事实我很早就知道了,你一直不肯说出我的生父是谁,在陆家庄的时候,我偷听了郭靖黄蓉的话,知道了我的生父就是杨康,而杀死他的就是黄蓉。”李庭的语气十分的平和,让穆念慈看得是目瞪口呆,她本以为杨过要是知道了自己的杀父仇人是谁,绝对是会去找她报仇的,没想到他一点报仇的意思都没有,甚至还要去襄阳帮他们。

    穆念慈紧紧贴在李庭身上,一对被压得都有点变形了,她抚摸着李庭那张可以倾倒无数女子的脸庞,不解地问道:“为什么你知道了这个事实,你还这么的镇定,难道你觉得杀父之仇只是儿戏吗?”李庭断然摇头,说道:“我放在第一位的是摇摇欲坠的南宋,我不可能将私仇置于国家危亡之上,如果我去找他们报仇,那绝对是两败俱伤,得利的只可能是蒙古军,既然这样子,我为什么要找他们报仇,”李庭顿了顿,继续说道,“一切问题的关键不是谁杀死谁,而是谁对谁错,我爹杨康认贼作父,可以说是死有余辜,我是他的儿子,我继承他的只有风流罢了。”穆念慈感受着李庭的手指在自己一直出水的膣道内活动,嘴里一直发出唔唔的声音,说道:“过儿这么明事理,娘真的很欣慰,娘还怕过儿会去找国家忽然夫妇报仇呢,听你这样子说,我就可以非常放心地让你去襄阳了,”穆念慈娇躯蠕动着,用那已经硬起来的红豆摩擦着李庭的胸口,希望饥渴能有所缓解,可越是摩擦,穆念慈的的麻痒就更加的明显,她现在就希望李庭的棒棒能,脑子一跑出这种想法,穆念慈就觉得自己变坏了,她忙摇头,希望这种渴望能被理智替代掉。

    “娘,对于我的女人们,你有什么想法啊?”李庭试探道。

    穆念慈低头看着李庭那根顶在自己上的,轻声道:“过儿刚刚的话非常的对,只要以国家的危亡为己任,别的都可以忽视,娘不管你有多少女人,也不管她们是不是母女,是不是亲戚,只要过儿朝着拯救南宋的大道前进,别的娘都无所谓的。”“谢谢娘的理解!”李庭兴奋地叫道,那根就随着李庭的叫声而上下摇晃着,摩擦的触感让穆念慈饥渴更甚,如果她不在乎面子的话,她可能已经要求李庭她了。

    穆念慈饥渴,张婶也是一样,张婶其实一直都没有走出房间,而是拉开帘子一角,按耐着饥渴看着李庭和穆念慈,一边看着,她就一边用手指插着自己的,另一只手则握着充满奶水的豪乳使劲捏着,乳白色的奶水就呈一道道弧线激落在帘子上,顺着帘子而流向地面。看着李庭那根巨物,张婶多么希望它再插自己一次啊,那保证会爽得半死,可她不敢啊,毕竟杨过是穆念慈是儿子,于情于理,自己都不敢进去要求他自己啊。在与理智边缘挣扎着的张婶只能靠用眼睛意李庭而得到性的愉悦。

    李庭忽然动了下耳朵,分明听到门外有细微的声音,那声音他听得多了,就是相处摩擦发出的声音,而且对方保证已经是湿透了。李庭邪笑了下,一下就想到外面那个绝对是张婶在自尉。

    李庭附到穆念慈耳边,喃喃道:“娘,张婶好像在外面,她很饥渴啊,你要不要邀请她进来加入我们啊?”穆念慈斜眼看了下帘子,轻轻点头,道:“可以是可以,但是别在这里了,这里很湿,呆久了对身体不好。”“没问题,”李庭轻笑了下就拿着一条干毛巾擦拭穆念慈的身体,擦着那还在流出爱汁的,穆念慈的娇躯就不停地颤抖着,嘴巴直吞着口水。

    擦净之后,李庭就小声道:“娘先出去和张婶谈一谈,我擦一子。”穆念慈点了点头就走了出去。

    张婶一见穆念慈出来,忙转身就要走,穆念慈忙叫道:“张婶,你别走。”张婶红着脸,转过头,说道:“念慈,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穆念慈拉住张婶的说,说道:“过儿还想你一次,张婶,你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