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一部 第122章 一龙驱双凤

    隔着门缝的小幽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邪恶至极的李庭就已经从叶羡霓内退出来,将叶羡霓揽在怀里,一只手则握住了,对着小幽就使劲打着飞机。

    小幽傻傻地看着李庭那物,看着顶部的小口,问道:“哥哥……你下面那是什么呀,,好大啊,好像还在流出白色的水哦,啊,喷过来了!”李庭一声虎啸,猛地松开,浓白色的就喷在小幽脸上,小幽脸忽地红了,怔怔地看着李庭那还在不断流出的,似乎十分的不解。

    叶羡霓握着李庭的,嘟喃道:“杨公子……你欺骗我啊……还说要射到我里面的……”“还有点啦,”李庭嬉笑道。

    叶羡霓跪在了地上,握着李庭的就含在嘴巴里使劲吃着,咕噜,咕噜,吃得非常的香,吃完冒出来的,叶羡霓就沿着那物舔吻而下,将两颗吞进了口腔里,“唔……唔……杨公子这里的味道也很好……还有羡霓的气味哦……香香的……爱死你了……”门外的小幽似乎受到了叶羡霓的启迪,伸出舌头舔了下嘴角的,有点咸,有点,吃起来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是她从来没有吃过的。“啧啧,”小幽品尝着,用手抹下,含在嘴巴里,津津有味吃着,并说道:“哥哥……这是什么东西啊……好好吃哦……”李庭奸笑着,说道:“以后你相公会给你好多好多的。”“老公……兰儿想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何沅君已经站在了李庭后面,正用那对饱满的摩擦着李庭的身体,则蹭着李庭的。

    李庭这才想起自己忽略了何沅君,他忙松开抱着叶羡霓的手,说道:“你处理一下小幽的事,别让她婆婆知道,我去兰儿。”“嗯,”叶羡霓应了声就去拿衣服穿上。她本来想穿上亵裤的,可还湿湿的,穿上贴身的亵裤的话,估计过一会儿就得脱下来洗了。

    叶羡霓披上外衣,连肚兜都不穿就走出去,她拉起小幽,边亲吻着她的脸边把李庭的残留物吃进肚子里,确定小幽脸上都没有之后,叶羡霓才放心地松开手,刮了下小幽的翘鼻,说道:“小幽乖乖的,别把刚刚的事说出去哦。”“哥哥那是什么东西?”小幽好奇地问道。

    叶羡霓敲了下小幽的小脑袋,说道:“以后你就知道了,别问那么多哦。”小幽嘟着嘴巴,喃喃道:“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微风袭进叶羡霓裙内,叶羡霓打了个寒颤,就觉得有一双冰凉的手在上勾画着一样,刚刚才被李庭蹂躏过,还很敏感啊。

    “姐姐,婆婆叫我来拿剪刀,”小幽说道。

    “好的,”叶羡霓回身走进屋内。

    李庭正拉起何沅君的左大腿,压在自己身上,让她呈金鸡独立之势,何沅君则一手环抱着李庭的脖子,一手搁在李庭大腿处。李庭早就插进了何沅君身体内,每次都到最深处。

    安顿好小幽,叶羡霓就转身往回走。正在杀鸡的妇人扭头看了眼叶羡霓,长满皱纹的脸上尽是惊愕,她看到叶羡霓竟然没有穿亵裤,肥沃的正相互摩擦着,流出,滴在了地上。

    “唔……老公为什么要插那里……那里脏死了啊……”何沅君嘴巴大张着,拼命享受着被塞满的爽快。

    “兰儿后面好紧啊……太爽了……”李庭抓着何沅君的细腰就使劲捅着。

    比起开发郭芙、程遥迦、师妃暄等人的,何沅君的开发起来似乎简单得不得了,只是涂上口水,滋润一下就插到了底。

    “老公……受不了了……要出来了……兰儿要了……刚刚和羡霓妹妹做的时候就想了……求你别插了……让兰儿先去……”何沅君摇摆着腰肢叫道。

    “没事……一边被……一边……这是很高的境界啊,”李庭大笑道。

    何沅君憋红了脸,不断收缩着,接着一股淡黄色的液就喷出来,全部都洒在墙角,被泥土吸收了。

    李庭使劲捅着,每深入一次,出来的液就会急速喷出,而当他的时候,液的速度又会变慢。

    叶羡霓合上房门,从她的角度看去,恰好是看到李庭和何沅君的侧面,看着李庭一边何沅君的,何沅君一边喷出液的荡模样,叶羡霓都看傻眼了。喃喃道:“别吓我了,那里怎么会,太不可思议了吧?”之后,李庭让何沅君丢了三次身子,又开发了叶羡霓的才满意地将她们的脸上。看着她们下面的糜烂,李庭就蹲用手抚摸着红肿的,细语道:“不好意思,太久没见面了,所以就粗鲁了一点,疼吗?两位小娇娘。”两女依在一起,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

    李庭抖了抖软下来的,拿起床上的衣服就穿起来。闻了下何沅君放在床边的亵裤,李庭就说道:“让我来帮你们穿吧,”似乎,李庭非常喜欢帮娇娘们穿亵裤和肚兜。

    没等何沅君回答,李庭就整了下亵裤,抬起何沅君的双脚就帮她套上亵裤。看着粉红色从自己眼前慢慢消失,看着那从湿答答的被无情地压住,李庭的手指就忍不住在间上划了几下。

    “老公……别摸……兰儿怕湿了就没有小裤裤穿了……”何沅君忙说道。

    李庭将猎杀目标转移向叶羡霓,叶羡霓忙挣扎到床边,用一块碎步擦干净后就自顾着穿亵裤,她也知道李庭那双手十分的恐怖,搞不好会再丢的。当亵裤紧贴在她身上,她就“哎哟”地叫了声。

    “怎么了?”李庭关切地问道。

    叶羡霓嘟起嘴巴,羞答答地说道:“还不是你捅了人家的后面……现在还很疼呢……烫烫的……”李庭不好意思地笑着,说道:“那我以后会痕温柔痕温柔地插的。”叶羡霓耸了耸肩膀,嘟嚷道:“你做之前都是这样子说的,可真的就像一只野兽一样,怕死人了,”叶羡霓顿了顿,问道,“杨公子,我们现在要去哪里,直接去找郭靖黄蓉他们吗?”李庭思考片刻,说道:“我带你们去见几位姐妹。”“姐妹?”何沅君愣了下,虽然早就预料到李庭会有别的女人,可一下子还是有点接受不了的啊。

    “几个?”叶羡霓问道,似乎这个才是她该关心的事。

    李庭掰着手指数着,“郭芙、程英、程遥迦、小沁、李莫愁、毛惜惜、师妃暄,还有绾绾,不多,包括你们两位也就十个而已,”李庭傻笑着,正观察着两女的脸色。叶羡霓脸上虽有不满,却一下子就消失了,可何沅君细长的柳眉已经倒立着,看来是很担心李庭会因为X伴侣多而冷淡了她。

    李庭抱着何沅君的娇躯,刮了下她的鼻梁,嬉笑道:“我的小宝贝,吃醋啦,啧啧,眼泪都要流出来了,这是何必呢,老公以前很早就和你说过了的,你还适应不了吗?如果让另外八位姐妹看到你是个泪美人,她们会怎么说呢,还以为我欺负你呢。”“可……”何沅君哽咽着,继续道,“可我真的不想和别人分享老公的阳*啊,那么粗,那么大,被别的女人含着,那多不舒服啊。”“那你的爱我这人还是爱我这根?”李庭问道。

    “我爱……”说到这里,何沅君似乎也有点迷茫了。

    “如果爱我的人,就不能有那种被别人分享的想法,记住,我的爱对于每个人都一样的,绝对不会冷落了你或者怎么样的,”李庭吻了下何沅君的额头,继续道,“如果你只是爱我的,那你以后都不要跟在我身边了,只有的关系并不是我杨过追求的,懂吗?亲爱的武藤兰。”何沅君鼻子一酸,眼泪就滚出来,紧紧抱住李庭,哭道:“兰儿知道错了,我以后都不敢有这种想法,求你别抛弃我,别抛弃我。”看何沅君哭得似个泪人似的,李庭就擦去她眼角的泪水,呢喃道:“要去见其他姐妹了,快擦去眼泪,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老公我考虑嘛,可不能让人家看笑话的哦,他们会以为我有虐待倾向的。”“嗯,嗯,”何沅君忙点头。

    叶羡霓松了口气,说道:“杨公子都不会射,我们两个哪里能服侍得了你啊,所以多几个姐妹也有好处,至少后面不会被插得走路都疼啊,嘿嘿,以后就有十个给杨公子插了,羡霓就可以休养生息了。”“你们整理一下就出去吧,估计有人又会将藤兰认做是何沅君了,哎~~”李庭叹口气就走向外面。

    当小幽看到走出来的李庭时,她的脸蛋就红扑扑的,而那个妇人一看到有男人从屋里走出,再结合刚刚叶羡霓没有穿亵裤的事实,她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庭伸了个懒腰就走过去,弯下腰看着被清肠的鸡便问道:“婆婆,是不是庆祝今早的胜战呢?”婆婆见这个男子这么好说话就将刚刚的事抛到一边,应道:“是呵,守了这么久的城,难得的一次胜利啊,像我们这种都快入土的人没有别的奢望,就希望子孙能过得平平安安的,别出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场面,看公子这身打扮……”妇人顿了顿,“似乎不是襄阳的贵公子,就是从外地来的吧。”李庭一下来了兴致,忙问道:“婆婆何以见得?”“贵公子可以不去打战,外地来的也可以不去打战,别的就得去打战了,”婆婆解释道。

    “嗯,我是从嘉兴那边过来的。”“现在这边局势乱,你小小年纪还过来干什么啊,”婆婆担心地问道。

    李庭摊开双手,显得很无所谓,笑道:“乱世出英雄,我杨过是一只潜龙,定要乘这乱世而有所作为。”“蒙古军很强的,”婆婆不像是在打击李庭的信心,而是在为他提高警觉。

    李庭大笑了声,反问道:“如果南宋子民的想法都和婆婆一样,那还有谁愿意为国捐躯,我杨过的想法很简单,就是灭了蒙古鞑子。”婆婆忙点头,应道:“小兄弟的想法非常对,”她看着走路有点怪异的叶羡霓和何沅君,忙问道,“请问那两位俊俏的姑娘是杨公子的?”“都是我娘子,”李庭直接答道。

    “风流少年啊,”婆婆笑了声就端起水盆,让小幽拎着杀好的鸡走出了后院。

    “走吧,”见两女已经走到面前,李庭就说道。

    当李庭领着叶羡霓和何沅君出现在二楼的时候,好几个人都惊呆了,尤其是郭芙、程英、程遥迦和李莫愁。

    “老公,这是怎么回事?”郭芙叫道,“沅君阿姨明明死了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李莫愁一看到何沅君,眼中就露出杀意,如果不是李庭站在何沅君面前,估计她已经下手了。

    而与何沅君为金兰姐妹的程遥迦更是惊讶,看着像只兔子一样躲在李庭身后的何沅君,她的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有种说不出的惊愕。

    “她不是何沅君,是武藤兰,你们别认错人了,”叶羡霓马上站出来维护何沅君。

    “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如此相像的人?”程英也加入了辩论的行列。

    “你真的不是何沅君?”李莫愁眼中燃烧着仇恨的火焰。

    李庭捂着脸,嘀咕道:“了太多女人也不好,哎,现在又要解释好久了,”李庭脑中灵光一闪,抓着裤头就脱掉,将雄伟的弹出来,指着凶悍的家伙,说道,“以实力说话,你们谁可以战胜我,谁就有权提问,否则一切都以我说的为准,”李庭默念了句:和谐无罪。空间传送门就耀眼地立在房间里,李庭拿着轩辕剑就走向空间门,继续道,“你们全都跟进来,外面太吵了。”惊讶归惊讶,十女还是跟着李庭后面走进了空间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