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一部 第113章 连破两处

    师妃暄涨红了脸,看着绾绾那不停呼吸着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惊愕,刚刚自己竟然去吃魔女绾绾那里?多脏啊,多丢人啊,慈航静斋的脸面不是被自己丢光了吗?想到此,师妃暄的心里憎恨绾绾的请速更甚。

    绾绾哪里知道师妃暄想得那么的深,见师妃暄停止了舔吸,绾绾就觉得下面奇痒难耐,她看着李庭那勃然高挺的,就想让它进入自己的身体,可她刚刚已经答应李庭的啊,一定要想办法让师妃暄丢身子才行的。

    绾绾闻着从师妃暄传来的芬芳,双手将分开,静静看着躲在深处的,只有它能证明师妃暄的身子还是干净的。如果自己用手破了那膜,那师妃暄就算被徐子陵得到了,也不是了。绾绾心里胶结着不定的情绪,想了片刻,她就吻住师妃暄的,吸进嘴巴里品尝着,而没有打的主意。既然李庭要师妃暄,那么那层膜也只能让他来破了,这样子才是爱他的表现啊。

    只要徐子陵(李庭)能开心,绾绾愿意不惜一切代价!

    绾绾吸着师妃暄的,呢喃道:“圣女啊,我都服务你了,你为什么就不能舔一舔呢,味道很好的,我小时候都是泡在甘泉里,身子别提多干净了,连都是甜的噢,”绾绾心弦触动了下,嘻嘻一笑,继续道,“圣女,如果你不舔,我就让你尝一尝的滋味。”坐在一旁看好戏的李庭忽然皱起眉头,如果绾绾真的喂给师妃暄喝,那简直就是在侮辱自己,虽说他不是徐子陵,可师妃暄是她渴望已久的女子,她只能成为自己的女人,成为自己的女人绝对不能被侮辱的!

    李庭干咳了两声,说道:“绾绾,以后你和妃暄要一起服侍我,你就别玩得太过火了,差不多就可以了,不然以后她报复你就不好了噢。”绾绾吐了吐舌头,说道:“绾绾知道啦,子陵不用告诫我的,虽然以前一直是敌人,可一想到要一起服侍子陵,绾绾就会很乖很乖的,你说是不是,妃暄姐姐。”“别叫得那么好听!”师妃暄叫道。

    绾绾拉长了脸,嘟喃道:“师妃暄很不给绾绾面子噢~~”“那你先让她,后面的事我来解决,”李庭看着自己已经分泌出液滴的,暗暗道:非得你这圣女哀叫连连不可!

    “嗯,”绾绾应了句就伏在师妃暄上不停地舔着,时而含住充血吮吸着,时而在上不停刮着,带出一股又一股的。吃着师妃暄的,绾绾的敏感地带也不停分泌出,全部都滴在师妃暄嘴角边,被师妃暄很不情愿地吃进了肚子里。

    说实话,如果绾绾不是阴后之徒,不是慈航静斋仇视的魔女,那师妃暄真的可能会用心去吃绾绾的,毕竟那东西的味道挺好吃的。师妃暄嘴角淡淡一笑,却立即消失。“不能有这种想法!”师妃暄小声嘀咕道。

    绾绾的手在上抚摸着,说道:“妃暄姐姐,你这里好肥,好湿啊,还不停喷出好吃的水噢,绾绾吃得好开心,你看噢~~里面的还在不停收缩着呢,咦~我还看到了,哇~~透明的,中间还有一个小小的洞,妃暄姐姐的时候都是从那里喷出来的吧,每月经血应该也是咯。”师妃暄涨红着脸,经绾绾这么一介绍,师妃暄似乎看到了那层属于自己却绝对看不到的。

    “又在冒水了,全部都要给绾绾吃噢~~”绾绾邪邪一笑就吻住肆意舔吮着,“啾啾的”声音在山洞里显得格外的荡。

    “唔……唔……”随着绾绾的舌头在膣道内拨动,师妃暄就觉得下面奇痒无比,想抬起来迎合绾绾的舌交,可位被点,她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似乎也只有舌头可以活动了。

    绾绾一边舔着师妃暄的,一边将坐在她脸上,使劲摇着,让糜烂的在师妃暄双唇上摩擦着,道:“妃暄姐姐……你就怜悯一下绾绾嘛……舔一舔绾绾那里……让绾绾也舒服舒服……”师妃暄的心底防线已经开始奔溃,膣道流出的不断沿着唇缝流进她口腔内,汇合在一起流进了她喉咙内,“咕噜”一声就吞到肚子里。品尝着绾绾的清香,师妃暄就伸出了舌头。当她的舌头挤进软肉的时候,绾绾就高昂着头,像婴儿一样啼哭着,说道:“妃暄姐姐,你的舌头真厉害……舒服死人了……啊……又了……像子陵的棒棒一样……呼~~妃暄姐姐以前是不是有帮子陵舔过啊……为什么舌头这么灵活呢……啊……舒服啊……我也要给姐姐更多的快感……”绾绾含着师妃暄那颗晶莹剔透的就轻咬轻含着。

    “唔……唔……”师妃暄已经进入了状态,只要扯掉那一层伪善的面具,每一个女人其实都是一样的。师妃暄卷起舌头,做柱状在绾绾膣道内活动着,绾绾的膣道非常的紧,而且非常的滑,就像活的一样。

    “妃暄姐姐……噢……舒服啊……绾绾这里也开始痒了……”绾绾握着两颗就压在师妃暄肚脐处,在那里不断摩擦着,两颗十分的坚挺,就像要爆裂了一般。

    师妃暄处被绾绾弄得非常的痒,她想扭动身躯,怎奈被封住了道,她吃着从绾绾膣道内分泌出的,不停吮吸着,许久才将两瓣软湿的吐出来,她想叫绾绾解开她的道,好让她调整气息,毕竟刚刚想飞升时受了绾绾的重创,现在丹田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如果不早点调整,估计会有倒流之险。之前师妃暄不开口是因为对方是魔女,是自己的敌人,可这会儿绾绾都称自己为姐姐了,向她开口就不算是低声下气了吧?带着这种想法,师妃暄就说道:“绾绾,你能不能解开我的道,刚刚被你击中,现在血脉还有点紊乱。”被师妃暄这么一提醒,绾绾才想起自己刚刚偷袭了师妃暄,也是乘师妃暄中招才得以点的。绾绾吸着从师妃暄膣道内飘出的香气,恋恋不舍地站起身,看着自己那还在不断滴出的,绾绾就眯眼笑着,说道:“妃暄姐姐,我解开你的道之后你不能逃走,也不能攻击我噢~~”“当然,”师妃暄立即答道。

    坐在一边的李庭却有点担心,他看着师妃暄那张完美无暇的脸,抓起地上的裤子就从里面掏出舍利,这是误入陆家庄秘时从何沅君嘴巴里取出来的,李庭只知道它有留颜驻美之功效,并不知道它能不能帮师妃暄疏通血脉。不过只要师妃暄肯认同这一点,估计要死她也不是问题吧。

    绾绾还没有解开师妃暄的道,李庭就已经站在师妃暄面前,他蹲在地上,顺手在绾绾的上捏了下,然后就对师妃暄,说道:“妃暄,你看一下这个。”一看到李庭手中的舍利子,师妃暄就睁大了眼睛,如果她可以自由活动,她可能已经抢过李庭手中的舍利子细细观摩了。师妃暄盯着李庭手中的舍利子,叫道:“佛主舍弃肉身的舍利子怎么会在你手里?”李庭干笑了下,似乎早就预料到了师妃暄会有这种反应,他低下头,吻了下师妃暄的红唇,在上面停留了一会儿就说道:“这舍利子功能很多,估计也可以替你治疗身子吧。”“嗯,”师妃暄应了声继续说道,“舍利子含着浩荡的正气,当然是治疗内伤的绝世宝贝了,只要含在嘴巴里,不管你受了多大的伤,只要尚存一丝气息,你都能重活;没想到会在你手上。”师妃暄看了眼面色温和的李庭,似乎很难看透这个酷似徐子陵的男子。

    李庭凝视着这颗透露着暖暖温意的舍利子,说道:“机缘巧合之下得到的,也许是我与佛有缘吧,”李庭淡淡笑着,装得十分的谦卑,他哪敢告诉师妃暄,自己是想何沅君时,无意得到的舍利子。

    李庭回身刚想对绾绾说什么,眼中却是一片的粉红色,看着绾绾不停张合着的,李庭就伸出舌头在上面舔了下。

    “啊……”绾绾了声,大腿就不停地颤抖着,似乎一下子就被李庭勾起来。

    “可以吗?”绾绾含着半根葱指,就像看烤香肠一样看着李庭的。

    李庭大笑了声,说道:“当然可以吃了,以后你想怎么吃都可以的啦。”一听这话,绾绾就像沉浸在幸福的海洋里一样,噗通一声就跪在地上,握着李庭火烫的就含在嘴巴里。李庭的尺寸非常的大,绾绾吃得有点吃力,还没吃下一半,她就吐出湿润的,扁了扁嘴巴,说道:“子陵……你的好大啊……我都吃不下去……”绾绾揉搓着李庭的,让外面那层皮不断与顶部做着交替工作。

    师妃暄看到绾绾吃李庭那一幕,她的春心就更加的荡漾。

    李庭一手落在师妃暄的上。

    师妃暄睁大了眼睛,忙叫道:“那里……那里……不能摸……”李庭收回手,看着手上的晶莹液滴,顺手就含在了嘴巴里,“啧啧,味道不错噢~~”比起绾绾的味道,师妃暄的也不分秋色,虽没有绾绾的纯正,却含着一股类似于薄荷的香味。

    师妃暄赤红了脸,如果她可以自由活动,她绝对会羞得遮住眼睛。

    李庭看着师妃暄那随着呼吸而浮动着的,他就将舍利子放在双乳间的紫宫处,用力一按。

    “咳咳,”师妃暄捂着胸口咳嗽了两声。一被解开道,师妃暄就忙曲起双腿想遮住暴露出的春光,可李庭的手再次落在上,而且将舍利子挤进了内。

    “你做什么?”师妃暄大惊失色。

    绾绾没有去理会李庭和师妃暄,而是高翘着,弯腰吃着李庭的,觉得不够湿,绾绾就吐了一口津液在顶部,然后用手揉匀继续含着。

    “啾啾”的声音不断从下面传来,李庭一边享受着绾绾的服务,一边将舍利子按进师妃暄膣道内,当两瓣合在一起的时候,李庭才说道:“这里连接着,从医学角度来说,让它含着岂不是更容易治疗你的身体?”李庭的话确实有道理,但是师妃暄从来没有想过这种事情啊。她低下头,看都不敢看李庭,就觉得一阵阵温意正由舍利子释放出,流进内,渗透进血管,然后就传向全身各大经脉。师妃暄双腮绯红,喃喃道:“效果……确实很好……”李庭自得地笑着,说道:“那当然咯,我用的办法绝对有效的。”看着师妃暄的娇躯,李庭就低下头含住一颗,细细品尝着。

    “唔……唔……求你……求你别舔了……”师妃暄语言上拒绝,肢体却没有多大的反应,似乎十分惬意于李庭的嘴巴。每当李庭用舌头搅拌她的的时候,师妃暄就腰就会朝上挺着,就希望李庭再用力一点。

    李庭的手在师妃暄上流连着,划着圈圈。师妃暄膣道不停缩放着,那颗生命之源般的舍利子就在里面旋转着,将更多的生命能源传到师妃暄的各大经脉。

    身体在被治疗着,又可以如此的享受,师妃暄媚眼含笑,静静看着这个陌生的男子。

    “子陵……吃饱了……可以坐吗?”绾绾认真地看着李庭。

    “嗯,”李庭点了点头。李庭为了吃师妃暄更方便,整个人已经转了过去。

    看着背对着自己的李庭,绾绾似乎在想着怎么坐,她灵机一动,双脚穿过李庭的大腿间,将处地移到李庭下,摸着李庭的就将它按下去。

    顶住,半个头部就挤进去。

    “啊……子陵……”绾绾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