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一部 第119章 骑雕也做

    “从上空看下去,祖国的山河真的是秀丽万分,联系起那些充满硝烟的战争,对比真的太强烈了,大自然一副生机岸然,人类却自相残杀,其实大同世界才是人类该去追求的,”李庭望着一条蜿蜒的河流说道,手则放在最前面的绾绾上抚摸着,另一只手解开了裤头,让弹出来,就插到了师妃暄底下。

    师妃暄本以为自己是坐在神雕的肋骨上,所以并没有太在意,李庭的话烙在她心头,她的眼中就出现失落的神情,细语道:“当初辅佐李世民称帝后,确实是出现了贞观之治这等胜景,可惜好景不长,唐朝还是沦落了,辗转到宋朝,战争烽火燎云,又有哪个是长盛之世,”师妃暄微微叹气,继续说道,“希望你能肩负起拯救大宋子民的重任,将战争的阴霾扫干净。”“那当然了,”李庭随口应道,身体则一前一后地耸动着。

    师妃暄愣了下,就觉得双臀间有点怪异,如果说自己坐着的地方是耸动的肋骨,那应该不会前后运动才对啊,而且还是随着李庭的节奏而运动着的,除非是……师妃暄脸一下红了起来,忙说道:“哥哥……在这里别做这种事情……搞不好会丢下去的……”李庭装傻着,问道:“你说什么啊?”师妃暄手伸到下面,顺着亵裤边缘就碰到李庭硬邦邦的,在上面抚摸着,像找到宝贝一样,脸红扑扑的,说道:“就……就这个坏东西……哥哥别乱来啊……”“不要我乱来也可以啊,你把小裤裤脱掉,夹得哥哥舒服一点,哥哥就不乱来,不然哥哥就直接戳穿你的小白裤噢,”李庭嬉笑道。

    被李庭摸得喘粗气的微微懒散地看着前方的白云,呢喃道:“在空中做保证很舒服的,妃暄姐姐就让哥哥戳吧,也算是一生中最值得回味的一次啊。”师妃暄靠在微微身上,闻着她的发香,喃喃道:“才不要呢,会被天上的神仙看到的。”“这是你说的噢,那我就要戳破你的小裤裤了,”李庭用中指勾着,将枪口朝上,不断顶着那条。

    师妃暄有点慌张了,忙说道:“我脱……我脱……哥哥别顶了……”坐在最前面的绾绾似乎知道李庭的用意,她眯眼笑着,继续享受着李庭的抚摸,李庭的魔手已经伸进半弧形的领口内,穿过肚兜一角抓住双峰使劲揉着,还夹着两颗不断搓着,惹得绾绾有点坐立不安,就想舒服地躺在地上任由李庭摆布。

    毕竟……被李庭的感觉很好啊。

    师妃暄双脚踩在神雕两翼上方点,抬起了,热心的李庭忙脱掉师妃暄的亵裤,可要将亵裤脱下来还得费一番功夫。李庭一狠心,“呲”的一声就将亵裤扯裂开,风一吹,白色的布稠就飘向下方。

    “啊……哥哥……你怎么能做这种事情……”师妃暄大惊失色,风正吻着她的,让她羞得绷紧了身子。

    “没事,下次哥哥做一件非常非常好看的给你,”李庭一手抓着师妃暄的细腰将她按下来,一手握着自己的对准微微张开的,“噗”的一声就一挺到底。

    师妃暄痉挛着身子,软靠在李庭身上,喃喃道:“哥哥是个骗子……明明说不进来的……现在为什么又了……唔……哥哥……你坏死了……”李庭享受着师妃暄的狭窄,说道:“谁叫你如此吸引人呢,使我不得不耍些手段,舒服吧,我的好妹妹。”师妃暄点了点头,应道:“是很舒服,哥哥也一样吧。”“是啊,”李庭满口应着,其实坐在雕身上做的感觉并不是很好,主要是因为双脚不好做力,导致了不能充分利用大腿来运作。

    既然自己不好做,那就借助外力。想到此,李庭就说道:“雕兄,你飞得太稳了,不刺激,你能不能一上一下地飞着,让我们体会上升下落的刺激啊。”单纯至极的神雕当然不知道李庭要搞什么鬼,听李庭这么一说,神雕就想炫耀它的飞行技巧有多牛逼。神雕嗥叫了声,示意三人抓紧它,接着就双翅猛地一拍,呈四十五度朝斜上方飞去。

    “啊……怕死人了……”疾风打在绾绾脸上,绾绾抓着李庭的手大叫道。

    由于上升,师妃暄的身体就因重力的作用而下滑,将李庭的整根吞下去。“唔……哥哥……好深……”师妃暄憋红了脸,被塞满的感觉真的太舒服了,让她全身的细胞都被调动起来。

    李庭抽动着身体,让蛮横地开垦着,附到师妃暄耳边说道:“在天空做是不是很有感觉啊?是不是更容易丢呢?”师妃暄吻着绾绾的脖子,呢喃道:“太舒服了……不好意思……绾绾妹妹……真的太舒服了……”师妃暄空出了一只手按在绾绾的上,慢慢下移,“我也要让你湿掉。”珍珠一被师妃暄抓住,绾绾就颤抖着身子,忙说道:“妃暄姐姐别乱来……你再这样子摸……我会很无力……会掉下去……这里掉下去会死人的……唔……求你别……啊……别摸那里……”师妃暄的手在上上上下下摩擦着,渐渐地,她的手指都被分泌出的蜜汁弄湿了。她收回手,将手放在绾绾嘴边,绾绾十分乖巧地张开嘴巴含住师妃暄的手指用力吮吸着,品尝着自己的味道。

    在神雕的配合下以最快的速度进进出出着,喷出来的水流有些像雨滴一样洒在半空中,徐徐下落。

    正下方是一亩亩的农田,许多的农民正弯着腰在插秧,一道黑影在天空掠过,好几个农民就抬起头望着飞向远处的黑影,叫道:“哇~~好大的鸟啊~咦?这是什么?”一滴液滴滴在农民的鼻子上,他忙擦掉,细细看着这有点浑浊的液滴,放在鼻下闻了下,脸色顿红,吃惊道,“怎么和我娘子下面的味道一样?”他的声音十分的大,附近农田的都扭头看着他,他忙弯下腰继承插秧,心跳顿时加快。

    “哥哥……受不了了……”师妃暄张大嘴巴,呵出热气,上身忽地紧紧贴在李庭身上,一阵痉挛后,神雕背上都是师妃暄分泌出的。师妃暄喘息着,感觉着在自己体内活动着,就说道,“哥哥……再这样子下去……妃暄的身体会坏掉的……你快点啊……”李庭却摇头,说道:“我站不起来,想也不可以。”师妃暄踩着神雕翅膀上方的骨架,说道:“那我站起来,你啊。”“好啊,”李庭满口答应,嘴角却露出一丝不经意的奸笑。

    漂浮在轩辕剑内的剑灵林嘉欣抱胸看着李庭,细语道:“主人……你真的是精力不竭啊……看来认你做主人可以得到好多好多的……”林嘉欣舔着红唇,不安分的手又游向自己的凹地,“唔……唔……好多好多好多热热的……欣儿还要好多……哥哥就满足欣儿吧……”李庭忽然愣了下,背后的轩辕剑传来阵阵脉动,林嘉欣的细语全部被他听到了。李庭恍然大悟,暗暗道:欣儿,你想出来就出来吧。

    林嘉欣眼前突然出现一道光门,她兴奋得握紧了拳头,就知道主人在召唤她了,她忙穿过那道门,出现在了李庭的上方。林嘉欣将速度维持得和神雕的一模一样,而且做为灵体的她还可以提前感应到神雕飞行的方向和速度,所以她和神雕是保持相对静止的。

    “主人……你想我了吗?”林嘉欣漂浮在师妃暄头顶,眼含万种风情地看着李庭。

    师妃暄见剑灵也跑出来了,就觉得自己可以稍稍安心了,她支起了身子,就说道:“哥哥……快点……被你塞得好疼……”“嗯,”李庭点了点头就抓住师妃暄的细腰,猛地下拉。

    “……”师妃暄惊叫着,一就坐下去,花蕊被顶得生疼,师妃暄翻着白眼,硬是泄了出来。

    师妃暄莺莺道:“哥哥不许再欺负我了。”坐在最前面的绾绾嘀咕道:“下次我要做中间,那多好,两个人服务自己。”“主人……欣儿也想要……”林嘉欣含着手指,脉脉地望着李庭。

    要在空中林嘉欣,估计没那么容易,可剑灵既然有需要了,自己总不能不满足她吧,想了想,李庭就说道:“那我就用嘴巴服务你吧,来,飞过来。”林嘉欣两眼放光,忙打开大腿,将展现在李庭面前,抱着李庭的后脑勺就贴上去,当李庭的舌头在里面活动时,林嘉欣就昂起头低唔着,长发缭绕,飘然自若,“很舒服……主人……”林嘉欣呢喃道,满脸的惬意。

    师妃暄想逼出李庭的估计也不可能了,她只着头皮承受被塞满的感觉,她不是觉得难受,只是觉得让它一直呆在里面会弄坏自己的身子。

    李庭吮吸着从林嘉欣深处流淌出的,“啾啾”的声音在凌风的打击下消散一空,闻到的只有一丝丝喘息声。

    “主人……真舒坦……”当林嘉欣享受到梦寐以求的巅峰时刻后,林嘉欣就曲起双腿踩在李庭肩膀上。幸好林嘉欣是灵体,所以灵体感觉不到一点的重量,不过闻到的,品尝到的都是真真实实存在的。

    真是奇妙的感觉啊~~李庭兴奋地汲取着,一只手就在上拨弄着。

    林嘉欣张开眼睛,说道:“等条件允许,欣儿就把那里也给主人,让主人舒坦舒坦,而且噢~~”林嘉欣低下头,小声道,“欣儿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人,不吃东西,当然也不拉东西,所以欣儿那里好干净,比前面还干净的噢~~”听林嘉欣这么一说,李庭就恨不得掰开好好一下,可惜条件真的不允许啊。……当他们来到襄阳城上方,李庭就让神雕飞向悦来客栈附近,他虽然没有来过襄阳城,不过师妃暄和绾绾对这里的地形了如指掌,曾经的曾经,她们还在这里PK过呢。看着火柴盒大小的屋子越来越大。李庭就捏了下林嘉欣白嫩的脸蛋,道:“你回去吧,给人看见就不好了。”“主人有轩辕剑,还会怕别人吗?”林嘉欣好像有点不解。

    李庭笑了笑,说道:“我不是这意思,我的意思是如果你的身体被别人看到了,我就要打开杀戒了,做为一个男人,我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心爱的女人的身体被别的男人看到的,如果被看到了,他就得死!”李庭周身散发出死亡的气息。

    林嘉欣怔怔地看着李庭,看着那张绝对认真的脸,林嘉欣就轻轻点头,说道:“主人……我明白了……想我的时候就叫我出来噢……”说着,林嘉欣就化作强光融入轩辕剑内。

    “现在……现在可以了吗?”师妃暄有气无力地问道。

    李庭哈哈大笑着,说道:“当然可以了。”李庭朝后面挪动着,就一点一点地,还带出了许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