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一部 第120章 群欢聚首

    今天的襄阳城十分的热闹,原因十分的简单,早上蒙古那波攻击被郭靖率领的大军挡了下来,并被诛敌一千,这算是有史以来最好的成绩了,也难怪襄阳的百姓这么的兴奋。平时冷冷清清的街道也充满了人气,好几个孩童正相互追逐着在街上到处乱跑,他们的父母则在一旁聊天说乐。

    走在街上的郭靖正受到百姓的热烈拥护,可他的脸上没有笑意,一旁的黄蓉则在应付热情澎湃的老百姓。两人走进驻扎的“襄阳府”内,郭靖大松口气。

    心知肚明的黄蓉笑了笑,说道:“靖哥哥,没到最后关口都不能放弃。”现在的黄蓉都没有穿女儿装,而是穿着一套刻着青龙的女式盔甲,肩膀两边的护甲高高翘起,两尾凤角夹在耳朵后方,看起来特别的高贵。高高耸起的玉女峰在户型胸甲的承托下显得更加的高耸挺拔,更加的诱惑万千;为了战斗方便,在制造战甲的时候,黄蓉就命人将容易受到束缚的大腿等处的盔甲全部除掉,只在膝盖处绑着钢铁打造的护垫,一双刀枪难破的长统靴非常合身地贴在她的小腿上。

    所以近看黄蓉,那真是一种惬意的享受啊,她的战群裙非常的短,只遮住臀肉大半,另一半则在自己的运动下耸动着。

    郭靖对于眼前的美色一点都不去在意,在他心里最关心的还是襄阳城的安危,这可冷落了黄蓉。做为一个如狼似虎的女人,没有男人的滋润怎么行呢?可惜郭靖就是硬不起来,想做也做不了。

    郭靖笑了笑,说道:“早上我们是有内应,知道他们攻城的时间,现在内应死了,金轮法王几人又从北方赶下来,如果让他们和敌军领导人忽必烈汇合,那襄阳城就守不住了。”郭靖脸上全都是犹豫的神色,在战火的折磨下,这个神勇的男人也处于奔溃的边缘。

    黄蓉挽住郭靖的手,说道:“靖哥哥,相信我,我们一定可以挡下蒙古军的攻击的。”郭靖看了眼黄蓉高耸的玉女峰一角,心里似乎有点愧疚,自从生了郭芙之后,他就没有硬起来过一次,这就等于让黄蓉守活寡啊。郭靖都觉得如果自己战死,让黄蓉再去找和你功能正常的男人,那对自己,对黄蓉而言,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呢?

    好几次,郭靖都和黄蓉提起这件事,可认定郭靖是自己男人的黄蓉是死也不肯。

    与此同时,李庭携带着两位美眷落在了悦来客栈后方的平原上。

    神雕鸣叫了声,似乎对李庭有点不满,它拍打着翅膀,将背上的液滴全部抖下来,接着就竖起翅膀,在地上写到:主人,你就不能检点些吗?至少在我背上不要做色色的事啊。

    三人看到神雕写的字都红了脸,他们本以为神雕是鸟,应该不懂男女之事的,没想到也知道啊。师妃暄想到刚刚自己疯狂的模样,她的脸就热得发烫,就像套蒸发了一样。

    李庭嬉笑了下,搂着师妃暄和绾绾,说道:“两位老婆,赶紧和雕兄赔不是,不然下次就不能骑着它做了。”两女鄙视地瞪着李庭,没想到这个不正经的家伙还想有下次啊。

    神雕直摇脖子,看来是非常的不满。

    “雕兄,我要去人多的地方了,你就不适合跟在我身边,你是要进入女儿国,还是自己寻个地方躲起来?”李庭问道。

    神雕在地上写到:我自己去找虫吃,有事就吹口哨,我听到后就会第一时间出现。

    “这也好,那就此拜别了,”李庭很有礼貌地做了个辑就搂着圣女师妃暄和魔女绾绾朝悦来客栈走去。

    如果李庭的估算没错,现在应该有郭芙、程英、程遥迦、小沁、何沅君、叶羡霓、李莫愁及毛惜惜这八女在悦来客栈等自己吧。李庭不知道郭芙等人有没有遇上何沅君,如果让她们知道那个被自己改名为武藤兰的熟妇就是何沅君,那估计自己又要费一番口舌了。

    悦来客栈八女再加上怀里的圣女师妃暄和魔女绾绾,那就十个老婆了。如果将陆家庄的陆无双和扬州城的穆念慈接过来,呼呼,那就更爽了,至于巧儿、小环母女、卖粽子美妇和张婶之类被自己过的,李庭也是有打算收到的,反正自己有空间后宫,多几个女人也算不了什么。

    三人飞过一道泥墙就落在了悦来客栈左侧。

    师妃暄忙推开李庭的魔手,说道:“外面人好多,正经一点啊,不然怎么做真龙呢?”李庭嬉笑着,指着自己的下面那物,说道:“它才是真龙噢~~”师妃暄瞪了李庭一眼,说道:“坏东西!”说完就朝外面走去。

    像只猫咪一样躲在李庭怀里的绾绾似乎一点顾虑也没有,她抚摸着李庭的下巴,呢喃道:“越是光明正大,绾绾越是想做,哥哥,绾绾是不是太YD了啊。”李庭笑了笑,说道:“只为我一个人YD,这就可以了,懂不,可爱的小魔女,”李庭吻了下绾绾的红唇就搂着她朝外面走去。

    看着不远处熙熙攘攘的人流,绾绾还是挣脱了李庭的怀抱,梳理着有点散乱的长发,整理了下被李庭拉下去的红衣,嘟喃道:“这样子出去太引人注目了,会对以后哥哥登基造成负面影响的。”李庭对于这方面倒是没有过多注意,既然她们两个都在为自己考虑,李庭就只好耸了耸肩膀表示同意。

    师妃暄已经走到街角,正回头看着绾绾和李庭,两人走到师妃暄面前后就朝悦来客栈走去。

    “三位,是要住店,还是……”迎面走来的店小二话还没有说完,二楼的郭芙就像只兔子一样溜下来,推开店小二就扑向李庭。

    “老公~~”郭芙兴奋地叫着扑在了李庭怀里。

    “哎唷,你又变重了,”李庭差点被郭芙扑倒在地,他感受着郭芙身体的娇嫩,闻着她的发香,附到她耳边,问道,“包,又用了什么胭脂啊?”郭芙眯着眼睛,手下意识地碰了下李庭半软的,扭头就走,走开没几步就说道:“这是遥迦姐姐给我用的,你不要嫉妒噢~~”李莫愁已经换掉了道袍,穿着一套白兰色的裙子,婀娜多姿的娇躯被完全承托出来,而且经过毛惜惜的教导,她也学会了化妆,白里透红的脸蛋,修长的柳叶眉,红润的双唇,涂了少许粉色指甲油的纤纤细手,整体看去是那么的清楚动人,只不过她的眼中还是含着一丝的阴狠,看来这是很难改变的了,毕竟她是赤炼仙子嘛。她看着正和郭芙聊得乐开了花的李庭,就说道:“老公会到达之仙境的,就不知道那两女的是不是名器了。”“没事,老公还年轻,找齐十大名器只是时间问题罢了,”程遥迦笑道。关于之仙境的事,李莫愁也有和几位姐妹说过,毕竟以后要一起服侍李庭,所以这种事情藏在心里也没有什么好处。

    “这道理知道的啦,只不过要到之仙境就必须修炼玉女心经,玉女心经现在由我师妹小龙女保管,她是一个十分冷漠的女人,估计要得到玉女心经就只能用计谋了,”李莫愁说道。

    程遥迦摇了摇头,说道:“莫愁妹妹想多了,其实分析这个问题千万别站在自己的位置上,而是要以老公为中心,如果让我们家的老公选择,他绝对是收了小龙女的,我听说她的容貌倾国倾城,是一个公认的冷美人。如果老公可以收了她,又得到玉女心经,那就是两全其美了,”程遥迦眼中闪过一丝光彩,忙问道,“莫愁妹妹从小就和小龙女相处,对于她的应该有所了解,是不是名器?”李莫愁摇了摇头,说道:“小龙女小我十几岁,我只帮她洗过身子,那时候她还很小,还没有开始发育,从的形状来看,最有可能是名器鸭嘴吧,如果不是,那就不属于名器了,不过那形状也很好看,老公会喜欢的。”“嗯,那我们五姐妹就达成共识了,如果会去古墓,就叫老公收了小龙女,”程遥迦笑道。

    程英、小沁和毛惜惜当然没问题了,至于李莫愁,她从李庭的角度出发也点头了,谁叫她现在已经死心塌地跟在李庭身边了呢。一想起李庭的粗,李莫愁就有点醉了,只希望李庭早点上来死她们几个。

    和郭芙调侃了几句,李庭就想去找何沅君和叶羡霓,也不知这两女怎么样了,如果出事了,那就是超级大损失啊。

    “你带着这两位姐姐先去客房休息,我整理一下就上去,”李庭说道。

    郭芙左看看右看看也不觉得李庭有什么东西要整理的,看着这两位下凡仙女般的美人,郭芙就走过去拉着两人的手朝二楼走去。

    李庭松了口气,对着楼上的五女笑了笑,就走到展柜面前,问道:“请问一下,前一段时间是不是有两位三十岁左右的女子来这里住,一个可能黑纱蒙面,另一个可能戴着刀,一身镖头打扮。”正在拨打算盘的展柜停了下来,打量了下李庭,见他仪表不凡,就问道:“请问公子贵姓?”“我姓杨,”李庭答道。

    “噢~~那你就是杨过杨公子了?”展柜脸上铺满笑容。

    “正是在下,”李庭答道。

    李庭绕过柜子,指了指前方的一道帘子遮住的门,小声道:“十天前她们就到这里了,她们怕有仇家会找上门就要了一间偏远的住房,就在后院,你直走就会看到了,像我们这种做生意的,可经不起折腾,所以杨公子你就……”公子意味深长地笑着。

    李庭皱了下眉头,像这种话中有话的人他是最不喜欢的了,太假了!李庭干笑了下,说道:“展柜的意思我明白,估计在这里逗留一两天就会走的,”李庭看了眼二楼的几位老婆,继续道,“她们几个多住几天总没问题吧?”“当然,当然,郭大小姐想住多久都可以的,老朽怎么敢赶她走呢,”展柜陪笑道。

    “那就好,”说着,李庭就朝后院走去。

    “老公要去哪里呀?”小沁依在窗户上问道。

    后面的郭芙耸了耸肩膀,说道:“我昨天看到后院有两个挺好看的女的,不知道老公是不是去和她们乱搞了。”“哎~~我怎么觉得杨公子是二十四小时发春呢?”小沁睁着那双明亮的双瞳望着门口。

    走到后院,李庭就看到展柜口中所说的那间屋子,看起来有点像柴房,只不过没有柴房那种脏兮兮的感觉就是了。李庭见门紧闭着就想敲门,手刚举起来就听说若有若无的呻吟声,而且不只一个女人发出,至少有两个吧。李庭宇眉皱起,嘀咕道:“该不会和别的男人乱搞吧?”带着这种疑问,李庭就绕到右边的窗户旁,踮起脚尖就往里看。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大跳,只见两具白嫩嫩的女体正缠绕在一起,互相舔着各自的,啾啾的声音正渲染出气氛的靡。

    从李庭的角度看去,他刚好可以看到何沅君舔叶羡霓的,何沅君一脸的甜蜜,似乎很喜欢这种感觉。

    “唔……唔……再一点……”何沅君呜咽着。

    “我会好好疼爱你的,在杨公子没来之前,我就充当他的角色咯,”叶羡霓掰开何沅君的,灵活的舌头就在上面活动着,惹得何沅君娇躯直颤抖,不停地摇摆着,伴随着一声低鸣,何沅君就无力地贴在叶羡霓身上,吸着叶羡霓下面的气味。

    “好想念老公噢,”何沅君眼角流下了一滴泪水。

    李庭邪笑着,暗暗道:我来疼爱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