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一部 第132章 黄蓉心碎

    黄蓉依着墙壁坐在地上,身上只穿着一件睡觉时的贴身衣服,上面有数处被刀割裂的痕迹,尤其是双峰前那横着的刀痕直接将衣服划裂,粉红色的肚兜清晰可见。再看她的,竟然只穿着一件染红的亵裤,肥沃的隆起,正刺激着李庭的视觉。再看她旁边,像泡在血泊中的郭靖不停地咳嗽着,看样子是受了重伤。

    “伯母,”李庭握紧拳头叫出声。

    黄蓉睁开眼睛,见确实是李庭,她就松口气,小声道:“过儿……你怎么会跑到这里来……我还以为你和芙儿再也不会出现在我身边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庭跪倒在黄蓉大腿边,悲伤地看着黄蓉那张苍白的薄唇,想当初这张嘴唇是勾起李庭多大的遐想啊,没想到现在却让李庭辛酸万分。

    “我倒没事,就是背着靖哥哥到这里太累了,”黄蓉咳嗽了声,哀伤地看着郭靖,继续道,“我和他的估算都出了很大的失误,我们本以为金轮法王不可能那么早与忽必烈汇合,没想到本不可能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郭伯伯怎么样了?”李庭问道。

    郭靖咳嗽了一声就勉强睁开眼睛,说道:“身上筋脉都被震断……活不了多久……你杀了武修文……为什么你还会到襄阳城……难道不怕我杀了你吗?”“我怕,但我还是来了,我杨过虽然是一个风流浪子,可我知道南宋危在旦夕,如果我偷一己之欢,迟早会变成没有家的孩子,”李庭咬着牙齿,继续道,“我来襄阳城就是恳请郭伯伯原谅我的一时冲动,可我和芙儿是真心相爱的,我不希望我喜欢的芙儿被别人玷污,”李庭低下头,“所以我一时冲动之下就杀了修文,还望郭伯伯能原谅过儿的一时之错,我会用我的鲜血守卫南宋的每一寸土地!”郭靖捂着流血不止的胸口,说道:“我现在时间不多了……这些事情以后让蓉儿解决吧……”郭靖咳出一口鲜血,“现在你就带着蓉儿离开这里……回到襄阳城……一定要守住襄阳……让襄阳的黎民百姓都能平平安安地活下来……这样子……此身足矣……”郭靖大笑一声,脸色更加的苍白,就像白纸一样。

    “靖哥哥,你别说话了,我不会让你死的!”黄蓉握着郭靖的手大声叫道。

    “生生死死,离离合合,又有多少人能看透,”郭靖深情地望着黄蓉,淡淡道,“还是那句话……寻个好人家嫁了吧……我不希望你守完活寡后又要守死寡……”“郭伯伯你别说话了,我现在就带你们回襄阳!”李庭叫道。

    郭靖摇了摇头,拒绝李庭的好意,说道:“体内的血液已经逆流,我的意识已经开始混乱,时间真的不多了,我不希望在去襄阳的路上死掉,过儿,你身后的剑是……”郭靖紧紧盯着散发出湛蓝光芒的轩辕剑,眼睛突然睁大,像看到了奇迹一样愣在那里,那一刻,他全然忘记了自己还身负重伤,已是一个危在旦夕之人。“过儿……这……这难道……难道是……轩辕剑?”“嗯!”李庭应了声,平伸出手,轩辕剑就乖巧地飘过来,落在李庭手上。

    “这……这……上古神剑……竟然真的存在……”郭靖张大嘴巴,发出歇斯底里的叫声。看到这把一面刻日月星辰,一面刻山川草木。剑柄一面书农耕畜养之术,一面书四海一统之策的圣者之剑,郭靖怎么可能不激动呢。

    郭靖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说道:“看来过儿是有奇遇……既然得到了轩辕剑……你就一定要为南宋的江山社稷尽一份力……当初我和你爹杨康是结拜好兄弟……我知道他很有才能……可惜走上邪道……过儿不仅长得和你爹一样的风姿飒爽……估计才能也能敌你爹……”郭靖伸出满是鲜血的手想抚摸李庭的脸庞,却收回了手,继续道,“协助蓉儿,保住襄阳,完成我的毕生之愿,一定……一定……要……保……住……襄……”郭靖全身僵直,头一歪就不再动弹了。

    “郭伯伯!”“靖哥哥!”“靖哥哥!”黄蓉搂住郭靖已经有点冰冷的尸体,眼泪迸出,整个人就趴在了郭靖身上。

    “郭伯母,人死不能复生,你不能再伤心了,如果你再出什么事,那芙儿,襄阳的老百姓怎么办?”李庭嘴角露出一丝难以捕捉到的笑意。对他而言,郭靖的死应该是一件大好之事才对,这样子他才有可能得到黄蓉,不过他的心里确实是有点酸酸的,以前在看电视的时候这种场面见多了,可真真实实经历过一次,那感觉完全不一样的,一代大侠之死……“我知道的,”李庭应道,眼中闪过一丝锋芒,黄蓉说不能做就不能做,那他岂不是成为憋种了?

    “我们先把靖哥哥安葬了吧,要带回襄阳城太苦难了,只能让他在这里安家了,等击退蒙古军,我再回来接他,”黄蓉望着郭靖冰冷的尸体,脸上落寞之色更重。

    “伯母,那我们走吧,将士战死于沙场是一件光荣的事情,我觉得郭伯伯会很开心的,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回到襄阳城,宋军群龙无首,很容易出事的,”李庭站起身就做状往回走。

    黄蓉想了一会儿,觉得李庭说的话确实很有道理,她就站起身子,脚一软,就差点倒在地上。

    “伯母!”李庭大叫一声就拦腰抱住黄蓉,眼珠子转都不转地望着黄蓉。

    黄蓉忙推开李庭,低下头,脸上浮出红晕,“谢谢,”说了句,她就绕过李庭朝外边走去。

    当两人来到山洞外面,天黑已经完全黑下来。

    “你有看到华筝吗?”黄蓉突然问道。

    李庭装做很是不解,直摇头,道:“我来的时候就看到你们两个,没有看到其他人了。”黄蓉望着漆黑的夜空,说道:“她是蒙古人,估计不会出什么事,现在天色不早了,我们乘黑潜回去,天亮之时目标就容易暴露。”“可是……伯母……”李庭欲言又止。

    黄蓉回过身,问道:“怎么了,过儿?”李庭指了指黄蓉的。

    黄蓉低头一看,见自己只穿着一件亵裤,她的脸一下就红了,忙转过去,再也不敢看李庭,模样显得十分的扭捏。

    李庭看着黄蓉那高翘的,不经吞了口口水,然后就问道:“伯母,要我去取回你的盔甲吗?”“都是敌人的血,我不穿的,”黄蓉答道。

    “嗯,那就过儿这件衣服给伯母穿吧,”说着,李庭就脱掉了长袍,走近黄蓉,递到了她面前。

    黄蓉看着李庭那强壮的胸肌,倒三角形的,白色的长裤,她就低下头接过李庭的长袍,小声道:“我怕这样子穿上去会弄脏你的衣服。”“没事,我知道前面有一个地方可以洗澡,伯母就先洗一子,那样子就不会弄脏了,”李庭马上说道。

    一想到自己要在露天里洗澡,黄蓉的心跳就加快,而且最重要的是可能会被李庭看到。

    “那个湖挺大的,伯母就放心洗,我替你看地方,有什么风吹草动的,我就第一时间告诉伯母,”为了打消黄蓉的顾虑,李庭就夸下海口。

    如果这样子灰头垢面地回去,或多或少都会造成负面影响,而且如果有人传言她与杨过发生了什么风流之事,那怎么对得起死去的靖哥哥?而且这样子回去还会影响军心,军心涣散,那之前一切的努力都付诸东流,怎么对得起靖哥哥呢?而且杨过这人看起来并不像是那种会轻薄自己的男人,在外面洗澡应该没事吧?反正天这么黑,就算他想看也看不到什么东西啊?想到此,黄蓉就答道:“好……吧……”“嗯,我带路,”李庭兴奋得差点跳起来,像只可爱的兔子一样朝前方跳去。

    “还是个孩子啊,”黄蓉嘀咕了句就跟上李庭。

    来到湖边,李庭就说道:“伯母,我去守地方,你自己小心点,发现敌人就叫我。”“嗯,”黄蓉将李庭的长袍安放在地上,就等着李庭离开。

    李庭多看了几眼黄蓉,转身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确定李庭已经走远,黄蓉就想脱掉衣服,准备将身上的血污都洗掉,可一个问题又冒出来,这个湖的四周都是沙地,要找个放衣服的地方都不容易,最最关键的是将衣服放在草丛上,那洗完之后,黄蓉就必须光着身子上岸拿衣服了,如果那时候恰好被人看到自己的身子,那自己一生的清誉岂不是就完蛋了。

    想了好久,黄蓉还是决定先不管这些了,洗澡才是当务之急。

    黄蓉环视四周一眼,解开贴身白衣的扣子就将它退下来,看着这件染满蒙古人鲜血的衣服,黄蓉就甩到一边,接着,她就反手解开肚兜的细绳,手一松,一对高挺耸拔的玉女峰就弹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