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一部 第128章 小公主其其格(上)

    李庭初到襄阳城的时候,街上还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模样,可自从郭靖失手一事传来,每家每户都是紧紧关着门窗,连二十四小时经营的青楼也关门了。李庭动了动鼻子,似乎还能问道幽幽的体香在青楼外面蔓延着,就像是在刺激着他的一样。

    来到城门口,城已经关闭了,守城的几个也是灰头土脸的,看样子是吃了不少的苦。

    看着满目疮痍的中华大地,李庭的心就有点痛,他虽不是狂热的爱国分子,可一想到自己的民族(汉族)受到蒙古族的入侵,李庭的心情是久久不能平复。在中国的历史上,郭靖是死守襄阳城到最后一刻。人死城亡的事李庭看书是看多了,而现在自己置身到这个世界,他就不能让历史再重演,如果自己的出现不能改变这一切,那他的重生还有意义吗?

    “把门打开,我要出去,”李庭冷冷道。

    守城的士兵看了下有点瘦弱的李庭就直摇头,语重心长说道:“小兄弟,你能走多远就走多远,估计襄阳城坚持不到明天了,蒙古攻下城后就会进行奸掳掠,你还这么年轻,赶紧走吧。”“你们应该知道郭靖黄蓉被困在幽谷的,为什么你们还不去救他们?”李庭质问道。

    “已经派出好几个队伍出去营救了,可幽谷外层有几个高手在,去几个就死几个,哎,我们已经是无能为力了,”士兵叹气道。

    “幽谷那边带队的敌军头子是谁?”李庭继续问道。

    “好像是铁木真六女中年纪最小的其其格,”士兵答道,看着李庭那认真的模样,他们似乎觉得这个人与众不同,可哪里不一样,他们又说不出来。

    “女的?”李庭冷冷一笑,继续道,“你们把城门打开,我要去找寻郭靖黄蓉。”“楚歌,这……”另一个似乎有点为难。

    被成为楚歌的士兵抬起头,叫道:“六子,外面有没有敌人的踪影?”“方圆一里内都没有发现敌人,”六子答道。

    士兵楚歌低下头,看了数眼李庭,就叫道:“把城门打开,让他通行!”厚重的城门发出哭嚎般的声音,李庭伟岸的身躯带着一股霸气走出了襄阳城。

    看着渐渐走远的李庭,几个士兵似乎都觉得自己是在看一位救世主。

    走出襄阳城半里多路,李庭就吹着口哨,翱翔在高空的神雕低鸣了声就飞下来,落在李庭前面,蹲在地上就等着李庭坐上去。李庭却没有上去,而是开口道:“神雕,你飞得高,帮我查看一下幽谷附近敌人的兵力分布,如果会找到郭靖和黄蓉的话那最好。”李庭本来想召唤出空间门,让几位娇娘加入找寻郭靖黄蓉的行列的,可当他知道敌人中有铁木真的小女儿,他就将之前的想法否定,打击一代枭雄最好的办法之一就是虐待她的亲人,虐待其女儿、妻子、亲娘等是最有效果的了,所以李庭还是打算自己提枪赴会,应该不算提枪吧,他还有剑灵林嘉欣帮忙。

    神雕拍了拍翅膀就消失在高空。

    李庭继续往前走着,越走远,尸臭味就越明显,走出两里多的时候,李庭就看到堆积如山的尸体,有些只剩下尸块了,几只秃鹫正用爪子撕开他们腐烂的皮肉,啄起内脏吃着。

    李庭一走近,秃鹫就诡异地看着李庭,拍打着翅膀就飞到不远处的另一具尸体。

    “锦绣山河,尽被蹂躏,一代男儿,怎能作罢?”李庭仰天长啸着,眼中的凶意更甚,咆哮道,“如果黄蓉发生什么意外,我李庭绝对光你们蒙古的女人,并把她们全部卖去做鸡,让你们的子子孙孙都做妓女做龟公!更要让你铁木真的后代与配!”天空的乌云弥散开,就像是在响应李庭的话语一样。

    过了一会儿,极速飞行的神雕就落到李庭面前,看着周围散发出臭味的尸体,神雕就收起翅膀,写道:往西北方走五里左右就是幽谷的入口,那里有十名蒙古军在把守,八个男的,两个女的,一个女的已经走到了幽谷里面,看样子是知道了郭靖黄蓉的下落。

    “嗯,我知道,你带我进幽谷,飞得高点,千万不能让他们知道我的存在,”李庭嘱咐了句就骑到神雕背上。

    神雕扇动翅膀,张嘴叫了声就朝西北方飞去。

    “娘,好像过了好久了,为什么杨大哥还不叫我们出去啊?”有点着急的程英依在程遥迦身前问道。

    程遥迦望着蔚蓝色的天空,说道:“他自有分寸的,我们不用多想,你要去洗澡吗?看绾绾玩得多开心。”程遥迦望向正从水里跳起来的绾绾,绾绾一脸的无邪,赤着的娇躯上是颗颗水滴,正点缀着鲜红色的,在阳光的照耀下,绾绾的鲜红无比,让程遥迦觉得自己逊色万分。

    “喂,快给我下来,不许耍赖!”小沁吐出一口湖水,被李庭抚摸得发育不错的颤抖着,她抹去脸上的水滴,指着停在半空中的绾绾,大叫道,“你的舌头舔不过我,你就耍赖啊!”绾绾掰开嫩红的,昂起头,弓直身子,手就在里面插着。“唔……小沁妹妹……你别着急……姐姐会给你吃的……要……噢……你快点张开嘴巴迎接姐姐对你的爱……唔……啊……出……出来了啊……小沁妹妹……绾绾喷出来了……”一道彩虹般的从内喷出,恰好落在小沁高挺的双峰上。小沁抹了点含在嘴巴里,嬉笑着说道:“魔女的味道就是不一样啊,好吃极了,乖,快点下来,让妹妹好好尝一尝。”“身子好软……维持不住了……”绾绾娇吟一声,娇躯就慢慢下落,落在小沁面前就软软地靠在小沁身上,小沁一把将绾绾推到,抓起她的大腿就掰开,伸出舌头就迎上去,啧啧地吃着从绾绾内分泌出的。

    “娘,好像和杨大哥做过之后的女人都会变得很那个,”程英嘀咕道。

    “YD吗?”旁边正在修炼真气的李莫愁插话道。

    “嗯,我就是这意思,”程英回答道。

    “其实这种事情真的很难解释清楚,四书五经告诫我们的是不能沉浸于男女之事,可事实和书上的完全不一样,杨过太厉害了,只要一被他过的女人绝对会依从于他,”程遥迦顿了顿,继续说道,“我问你们一个问题,如果现在有别的男人来到这里,要你们,你们会怎么做?”“不可能!”李莫愁忙答道,“自从和杨过做了之后,对别的男人根本提不起兴趣,这就像上瘾了一样。”“嗯,确实就是这样子的,”程遥迦同意了李莫愁的看法,“杨过有种常人没有的魔力吧。”看着互舔着的小沁和绾绾,程遥迦就夹紧了大腿,就觉得有什么流出来了。

    “杨大哥没在的时候,我们就自己玩,娘,我可以和你玩吗?英儿好像很久没有那种感觉了,”程英深情地望着自己的亲娘。

    在以前的时候,程遥迦的绝对不会同意这种事情的,可和李庭呆久之后,程遥迦也认同了这种女女相爱。程遥迦躺在了草坪上,望着蔚蓝的天空,说道:“女儿想怎么做就开始做吧,娘会尽力配合你的。”程英忙点头,拉起裙子,退掉亵裤,有点湿漉漉的亵裤似乎预示着程英已经心动了。她反过来跨坐在亲娘程遥迦身上,与她玩着69式。

    就常理而说,黄蓉这种聪明绝顶的熟妇是不可能会选择这种九死一生的幽谷做为躲藏的地方,看来她是万不得已才走进去的。

    “神雕,飞低一点,在幽谷里面着陆,”李庭说道。

    神雕点了点头就呈九十度朝下方飞去,快到幽谷时,它就放慢了速度,缓缓下落。

    落到谷底,李庭就问道:“神雕,知道不知道黄蓉的下落?”神雕在地上写到:那个蒙古女的沿着北方一直走,也许就在那边。

    “好的,你去找虫子吃吧,我去忙事情了,”李庭嬉笑了下就朝北面走去。

    神雕拍打着翅膀叫了几声,似乎有所不满,见李庭已经走远了,神雕就低鸣了声,拍打着翅膀就飞到高空,天空才是鸟儿该呆的地方啊。

    走着走着,李庭就听到前方传来戏水声。

    李庭屏住呼吸走过来,透过茂密的草丛,李庭就看到一个背对着自己,正在擦洗身子的少女,她背对着自己,所以李庭根本看不清她的容颜。看了眼堆在一旁的白色袍子和黑色的靴子以及一把弯刀,李庭就判断出对方绝对不是汉族女子,应该就是神雕指的那个蒙古女了,也许就是铁木真的小女儿其其格。

    李庭拿起一颗小石头往前面扔了下。

    “谁?”娇声一喝,对方抱着双手难以掩住的春光正对着李庭。这名蒙古女长得娇小可爱,那双眼睛特别有神,却含着极重的杀意,让李庭看了特别想蹂躏一番。

    蒙古女见四下没人,她就嘀咕道:“看来是我太机警了,这里怎么可能会有敌人呢,郭靖黄蓉都受重伤了,躲还来不及呢,如果出现,我绝对剁掉他们喂狗!”蒙古女轻笑了下并没有转过去,而是松开双手,捧起白花花的水流往泼去。

    看着那对颤颤巍巍的,李庭下面早就。听她这么一说,她就是来洗澡的,而不是来寻找黄蓉的了,李庭皱着眉头,暗暗道:,蒙古女,竟然想杀掉黄蓉喂狗,真是不知好歹,看我怎么治你,老子的可不是蜡头银枪!

    李庭以最小的动作脱掉衣服就光着身子走出去。

    “何人?”蒙古女娇声喝道,一看到李庭那根青筋暴涨的,蒙古女的俏脸就红得一塌糊涂,她忙转过身,叫道,“我乃蒙古小公主其其格,你这下贱的汉人竟敢裸身而视,是不是不要命了!”李庭走进水里,笑了笑,反问道:“这里是汉族的土地,你一个蒙古女跑到这里来干什么,找是不是?”听到粗俗的字眼,小公主其其格脸变得更红,叫道:“如果你不走,休怪我不客气!”“汉人是不会听蒙古女的话的,你刚刚不是说要剁掉黄蓉吗?那你就得先过我这关,告诉你,黄蓉是我想要得到的女人,你连她的一根汗毛都不能动!”李庭喝道,模样煞是吓人。

    其其格握紧拳头,叫道:“你这个下贱的汉人,本公主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就想上天了,既然你看了我的身体,我就绝对不能放过你,我一定要杀了你!”其其格转过身,一点也不去在意那对暴露在李庭眼前的饱满,反正她只要杀了李庭就可以保住清誉了。

    可她不知道邪恶的李庭会做出多么恐怖的事情。

    李庭知道蒙古族就以蛮力见长,真气修为方面比起汉人,那就差了好多。

    “下贱的汉人,我要杀死你!”小公主其其格握紧拳头就冲过来。

    李庭运气内力,待到她离自己有三米多的时候,一股强大的真气就将湖水扬起,以极快的速度扑向其其格。

    “糟糕!”其其格大叫一声就被激流击中胸部,喉咙一紧,鲜血就喷出来,洒在清澈的水面上。

    李庭散步过去,看着受了内伤正在拼命往后退的其其格,一个疾步上前就抓住她的肩膀,使劲一拽就将她拽到自己怀里,抓着那对染着鲜血的就使劲捏着,捏得上面是道道红痕,只差鲜血没有流出来。

    “汉人,你竟然动蒙古族的小公主,被我父王知道,你绝对要被砍头,”其其格挣扎着,却完全被李庭束缚住。

    “在那之前,我已经把你烂了,”说着,李庭就抱起其其格颤抖着的身体朝岸边走去。他将其其格扔在地上,拿起地上的弯刀就顶在其其格平坦的上,慢慢下滑,在前停住了。

    其其格脸色煞白,忙叫道:“不能做这种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