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一部 第103章 爆菊行动

    张婶目光极为闪烁,赤身裸体的她连护住三点的概念都没有,只是站在那里看着面露微笑的穆念慈,好像对她的行为十分的不理解。照理来说,杨过是她的儿子,她应该不会这么大方地与别人共享才对啊。

    穆念慈看着张婶那还慢慢析出奶水,略带黄斑的,看着那一圈颜色沉淀的,说道:“张婶,我来扬州城的时候无依无靠,是你收留了我,让我有了个安身的地方,我理应报答你,可凭我一介女流根本做不了什么,现在只能让我儿子来报答你了。”“这……这……可以吗?”张婶有点兴奋地问道。

    “当然啦,许大哥战死沙场,留你一个人独守空房,我以前一直觉得女人的贞洁非常重要,可当我看到你和过儿做时发出的呻吟声时,我就明白那应该摆在第二位,摆在第一位应该是满足自己的感觉,”穆念慈顿了顿,继续说道,“只要张婶需要,我过儿随时都可以,”穆念慈看眼张婶那朝外翻卷的,轻笑了下,“张婶,你看,你下面都是水啊,我是怕过儿不给你解渴,你会去找外面的男人。”张婶羞红了脸,说道:“那张婶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这时候,李庭正拿着浴巾围住腹部走了出来,浴巾拉得十分的紧,可硬挺的还是如此的具有生机,顶着浴巾,在那里搭起了帐篷。

    张婶看着李庭那带着朦胧感的两股处,她的就滴出晶莹的,划过,顺着大腿内侧就流向地面。

    “张婶好,刚刚对你很粗鲁,真不好意思,其实我这人是很有礼貌的,”李庭爽朗地笑了下。

    李庭的笑脸就像九月阳光一样,将张婶的世界一下照亮,张婶望着李庭,就像是在看一代风流大帝一样,她的脚都有点发软了,如果李庭再笑一下,她估计就可能跪倒在地,膜拜李庭了。

    看着张婶那一脸的花痴样,李庭就走过去,一把揽住张婶的细腰,说道:“张婶,你这里又湿答答的了,刚刚在外面看我和娘做的时候是不是用手指了啊?”李庭的手已经探进靡的内,像陀螺一样在里面打着转儿。

    “唔……唔……小哥……你说得对……张婶刚刚一直在自慰……下面已经很湿了……”张婶抓着浴巾的一角,使劲一拉,李庭红硬的就上下乱摇着,像是在同意张婶的看法般。

    站在一边的穆念慈也是一丝不挂,玲珑别致的身材再配上那张羞怯可人的俏脸,看上去就像一个刚刚沐浴完毕的天仙一样。穆念慈见李庭和张婶已经快开始步入正题了,她就走到床边,将被子铺开,平摊在床上,一坐下去,说道:“过儿,张婶,你们还是来床上做吧,站着很累。”李庭笑了下,说道:“我娘说得极是,”李庭弯腰就抱起张婶朝床走去。

    张婶搂着李庭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下,说道:“小哥……等下要轻一点……张婶身体很脆弱的。”“喔?是吗?”李庭伸出舌头舔了下张婶那充满奶香的豪乳。

    张婶像个怀春的少女一样羞红了脸,说道:“但下面很牢固……小哥想怎么就怎么……张婶都不会反抗的。”李庭将张婶放在了床上,在撒刚要转过身,李庭却按住了她的后腰,说道:“我喜欢从后面干,张婶你就不要动了,”说着,李庭将穆念慈拉到了身边,附到她耳边,呢喃道,“娘,我让你看另一个奇迹,不是了,而是插。”穆念慈瞪大了眼睛,刚要说什么,李庭却捂住了她的嘴巴,示意她别出声。

    张婶站在地上,身子趴在床上,扭过脖子,说道:“小哥……你别一直盯着人家那里看……羞死人了……”其实李庭还没有去看张婶的,既然她这样子说了,那李庭就顺水推舟,用双手掰开了张婶的肉臀,看着那被湿透的,看着那十分松懈的膣道,说道:“张婶,你的洞洞很宽啊,我娘的却很紧,是不是生过孩子的都会这样子啊?”张婶被李庭问得整个身子都酥软下来,说道:“其实……其实……我男人死于战场之后……我有用萝卜插那……可能是萝卜的尺寸太大了……所以就这样子了……”“噢~~”李庭意味深长地应了声,就用三根手指插了进去。

    “啊……小哥……你进……进来了啊……”三根手指都十分的顺畅,看来一只手都可能,不过李庭还是不希望用这种有点恶心的手法撑大张婶的洞,他的三根手指在膣道内进进出出,不停地吸着手指,就像不希望它出去一样。李庭记得以前在学校浏览黄色网页的“欧美精选”的时候,他就看过有一个非常宽的女人大张着双腿,而一个猥琐男就将整只手都,注意……不是手指!而是整只手,看到那一幕的时候,李庭就一直摇头,暗暗道:这有什么好自豪的,做为那个女人,你都被撑得这么的大,下次被插有快感才奇怪;做为那个男人,你都将手了,你再用,你还可能得到快感吗?

    李庭用手指服务着张婶,另一只手已经在抚摸,问道:“张婶,你这里有没有被人插过啊?”张婶身子抖了下,说道:“那里怎么可能可以啊,那么的小。”李庭掏出一滩涂在上,问道:“张婶,你刚刚应该洗澡了吧?”张婶不停地收缩着,说道:“嗯,是啊,怎么啦?”“没什么,”李庭应道,李庭很早之前就知道若要与女人进行,那这个女人最好是刚刚洗过澡,或者是对她进行,是不可能的了,那李庭只希望她是刚刚洗过澡的。

    李庭的手指一直在周围活动,每次指甲滑过菊花时,张婶的身体都会不自觉地颤抖着。

    “过儿,那里真的很小,还是算了吧,”站在一边的穆念慈看了看李庭的巨物,又看了看张婶那缩紧的,就觉得要用那么粗的插进那么小的菊花内根本不可能。

    李庭摇了摇头,说道:“娘,如果我会插得进去,娘的也要贡献出来噢。”穆念慈羞红了脸,说道:“那里更脏,还是不要了。”李庭和穆念慈说的话都被张婶听到,一听李庭要插自己的,张婶就吓得七魂少了两魂,忙说道:“小哥……你要我干什么都行……但是那里真的不能插啊……会裂开的……”李庭没有理会张婶,握着就顶开了,“呲”的一声就插到最深处。

    “谁啊?”警觉的穆念慈忙问道。

    “请问我家夫人在吗?孩子需要喂奶了。”“是张婶的贴身丫鬟楚莲,”穆念慈小声说道。

    “唔……小哥……”张婶捂着自己的嘴巴,小声道,“小哥……你别我了……孩子饿了……要吃奶了……”李庭继续着张婶,歪过头,小声道:“娘,你去把婴儿接进来,记住别被楚莲发现,如果发现了就把她也带进来,不然传出去就完蛋了。”“嗯,”穆念慈点了点头就走向大门,边走边说道:“张婶借我浴室用一下,”她拉开了房门,继续说道,“她叫你把孩子交给我,我带她进去喂奶。”楚莲对穆念慈是十万分的信任,既然穆念慈这样子说了,楚莲就将女婴交给了穆念慈,穆念慈笑了下就合上房门。

    “孩子……娘在这里……唔……好紧……好热……”张婶咬着牙齿说道。

    穆念慈将女婴放在了床上,李庭一见是女婴,心里就喜欢得不得了,他一边用力着张婶,一边弯下腰抚摸着女婴那张红扑扑的脸,看着她的一条小细缝,李庭就说道:“我最喜欢女婴了,张婶,她很漂亮啊。”张婶承受着李庭一波又一波的冲击,斜着身子抱住了孩子,将她放在边,女婴一闻到奶香就将小嘴凑过去使劲吸着,两排整齐的乳牙直摩擦着张婶的。

    被李庭着,又被女婴含着,张婶舒服得不得了,但最重要的一点是张婶的羞耻心让她觉得这样子一边被一边喂奶是非常非常禁忌的。在这种羞耻感的驱动下,张婶很快就要达到了。

    “唔……小哥……张婶要丢身子了……你再用力一点啊……哎唷……舒服私人了……啊……小哥……你的又插到最里面了……爽死人了……”听张婶这么一说,李庭更是加大了的力度,两颗不停地拍打着张婶的丰臀,啪嗒啪嗒作响。

    “啊……丢……丢了……啊……小哥……张婶丢身子了……”膣道忽然收紧,紧紧夹住李庭的,接着,一股从膣道深处喷出,接住的进出而出现的空隙流了出来,全部都顺着张婶的大腿内侧滴在了地上。

    张婶无力地抱着女婴,呢喃道:“琴儿,以后你一定要嫁个好人家,别像娘这样子独守空房,那真的很痛苦。”李庭拔出了,坐在了床边,说道:“这女婴真的很可爱,她全名叫什么?”张婶眯着眼睛,眼角流下一滴泪水,说道:“她叫许琴儿。”李庭紧紧盯着她的,想看清楚她到底具备名器资格没有,可这种女婴根本就没有发育,下面也十分的平坦,只有那条细缝可以证明她是个女婴。李庭松开了眼神,问道:“张婶,虽然你男人死了,可我见你还能收留我娘,看来你家底不薄啊。”张婶释然地笑了笑,说道:“小哥见笑了,张婶在扬州城有一点生意,只不过因为需照顾女儿,生意都交给小妹去打理了,现在她也打理得井井有条,我就像个废人一样等着花她赚的钱。”“是什么生意?”李庭继续问道。为了能筹集一只所向披靡的美女军团,只要已有机会,他都不会放过的。

    “扬州左端有一条古运河,那里盛产贝类,我们姐妹就靠贩卖牡蛎为生,如果我的估计没错,我妹妹现在应该是在从洛阳回来的路上,洛阳那边大户多,都喜欢吃牡蛎,很多客人都是长久的订,我们只要打捞好就可以送过去。”听张婶这么一说,李庭似乎知道了个大概,说道:“张婶,你女儿这么可爱,我认她做妹妹,可以吗?也好让她多一个人记挂。”张婶忙点头,说道:“可以啊,那你不许欺负她。”李庭大笑了声,说道:“疼爱还来不及呢,哪会欺负她啊,张婶你这是在说笑咯。”女婴乳牙摩擦着张婶的,张婶觉得特别的舒服,她大开着大腿,让里面的尽数流出来。“其实呢,小哥长得一表人才,应该不是那种只贪图女色之辈,让你做小女的哥哥,那当然没问题啦。”其实,李庭看重的可不是这个女婴,说实话,要女婴长到可以的年龄,估计要十几年吧,那他还不如直接去别的女人。李庭看中的是张婶的家业,既然她们是以贩卖牡蛎为生,那行船能力保证数一数二了,以后如果要和蒙古展开水战,那也是后备军之一啊。

    李庭笑了声,伸手刮了下张婶的,问道:“张婶这里是否还饥渴啊?”张婶笑而不语,大腿却打得更开了,摆明就是希望李庭能进去。

    可李庭没有立即握着,而是将女婴抱起来交给了穆念慈,说道:“娘,我要履行刚刚的诺言了,”他转过身就将张婶的大腿推起来,并拉得非常的大,让她的落在床边,便说道:“张婶,我现在要插另外一个洞了。”张婶直摇头,说道:“真的不行,插不进去的。”李庭没有理她,握着就在湿答答的上摩擦着,好汲取更多的,为破做准备。

    “小哥……你就插这个洞……别插那里了……”张婶带着恳求的语气说道。

    “插那里很紧,很舒服的,张婶你等下保证会很舒服的,保证会爽得乱叫的,”李庭贼笑道。

    既然前面很早就被她那死掉的男人开发了,那李庭就要找个没有开发过的洞开发开发,最理想的地方当然是她的了,破了她的那也会爽一点嘛。

    李庭的汲取了许多的,可只是顶部湿润了,下面还是干燥得很,他就先顺从只是的意,“噗”的一声就插进了她的,这次他只是单纯为了汲取,并不是要只是,所以进出都非常的慢。

    “小哥……你就用力一点啊……只是里面又很痒啊……你我啊……用力的话……张婶以后都听你的……”张婶握着自己的豪乳使劲搓着,奶水到处乱喷,几滴落在李庭嘴边,李庭伸出舌头就舔进了肚子里。

    李庭笑了声,问道:“是不是什么事情张婶都答应我呢?”“当然,只要你用力张婶,”张婶马上答道,为了体验那种的快感,张婶愿意付出一切,给李庭一次可以抵得上用一百次萝卜啊。

    “嗯,我的要求很低,就是想为张婶的捕鱼注入一部分的资金,做为股东之一,”李庭说道。

    “嗯……嗯……当然可以了……我妹妹好说话呢……那你现在就用力我吧……”张婶扭着身子说道。

    “可我现在没钱,估计要过段时间才会有钱,张婶不介意吧?”李庭试探性地问道。

    张婶夹住李庭的虎腰,胸部不停起伏着,说道:“没……没问题……只要你肯我……不给资金都可以……”看来张婶是饥渴得不成样子了。

    “好的,”李庭深吸一口气就用力着张婶。

    就像打字机一样着张婶。

    啪、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在一旁看的穆念慈羞红了脸,她觉得李庭的简直比无影手还快啊,看到的只是一个虚像。

    “……啊……小哥……你太强了……只是要被你死了…………哎唷……要要……喷了……小哥……怎么这么快……只是一下子就了……啊……”随着一声哀鸣,只是又泄了身子。

    李庭拔出了,借着表面的,对准张婶的就慢慢挤进去。

    感觉到传来的疼痛,张婶嘶喊道:“小哥……啊……疼……疼死人了……求你别插那里啊……那里很脏……别插……小哥……要裂开了……啊……疼啊……”就算张婶叫得如此痛苦,李庭还是不改初衷,拔出一点点又使劲,如此反复着,已经进去了一小半,感受到的狭窄,李庭就开始小心翼翼地插着。

    看着张婶痛苦的模样,穆念慈已经有点不忍心了,说道:“过儿,你就别插那里了,进不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