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一部 第145章 羞辱忽必烈(下)

    “大将军,就让我进去杀了那臭小子!”外面的金轮法王很想冲进去,可没有忽必烈的命令,他根本不敢犯界。

    “没有我的命令,你绝对不能进来!”忽必烈爆喝一声就紧盯着李庭,他不想去看自己夫人塔娜的,可男人的本能让他禁不住瞄着塔娜的。

    感觉到忽必烈有点灼热的目光老是落在自己身上,塔娜就羞得想要咬舌自尽,可现在的她连求死的能力都失去了。

    “快说!”瞄到李庭在插着塔娜,忽必烈的**竟然不争气地硬起来了。

    “我的目的?呵呵,”李庭轻笑了下,继续说道,“我先玩够了再告诉你,现在你把裤子脱掉!”“不可能!”强烈地自尊让忽必烈马上就做出了回答。

    “欣儿,杀了丢丢,”李庭立马说道。

    李嘉欣媚笑着,化作弯刀的手已经搁在丢丢脖子上。

    “住手,我做!”忽必烈叫道。

    “嗯,这才乖,”李庭狂笑了声。

    忽必烈生硬地解开腰带,盔甲静然落地,只剩下一件灰色的长裤,停顿片刻,忽必烈就弯腰将长裤退掉,露出那条奇丑无比的,半软半硬的,褐色的表皮还包着,不过长度还算可以,也有五寸吧,就是长得丑了一点而已,比起李庭那根御女无数的龙枪,忽必烈的就逊色万分了。

    “嗯,现在开始吧,再走近一点,我要让你看清楚自己的女人被我草的过程,”李庭继续说道。

    忽必烈踩着厚重的脚步,站在离只有一米之处,接着他就握住已经的,开始轻轻着,随着速度的加剧,他的呼吸就变得急促,已经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他们的处,看着那不断喷出的处,忽必烈早就心潮澎湃。

    李庭的手落在塔娜紫宫处,解开了她的道。

    恢复自有的塔娜张口叫道:“夫君,别做这种事情,你是蒙古族的骄傲,怎么能……啊……别……我要咬舌自尽了……”李庭吮吸着塔娜的耳垂,暧昧地说道:“你如果咬舌自尽,估计你就会看到丢丢的脑袋被砍下来了。”被这么一威胁,塔娜就不敢有寻死的决心了,只能忍受着羞辱,羞愤地闭上眼睛。

    “再弄快一点,将都你夫人身上!”李庭叫道。

    忽必烈的速度快了近乎一倍,瞳孔眨都不眨地看着老是朝外翻开的,喉咙则不停地吞着口水。

    “夫君……请别做这种事情……”塔娜透过细缝看到忽必烈那副有点痴的神情时,她的心都快碎了。

    站在帅营外的金轮法王来回踱着步子,就想冲进去,可忽必烈的命令那么生硬,他哪里敢闯进去。

    “噢~~”忽必烈身子抖了下,一条浓白色的弧线就溅落在塔娜双峰间。

    滚烫的就像梦魇一样刺激着塔娜的身子,她的眼泪早就决堤,顺着光洁的脸庞而下,正好与混在一起,顺着峰谷徐徐下落。

    “你嘴巴还这么硬,被插不爽吗?我插过十几个女人,你真的很普通,如果不是要牵制忽必烈,我早就杀了你了,”李庭冷哼了声,动得更快速。

    速度一加快,塔娜就有点受不了了,“唔……唔……唔……”紧咬着牙关,却还是发出兴奋的叫声。

    忽必烈射完就跪倒在地,脸上全都是汗水,射完之后,他的脑袋就清醒多了,一想到自己竟然做出这种可悲的事,他就想拿刀杀了自己,可……忽必烈抬起头,心疼地看着李嘉欣怀中的丢丢,丢丢是他忽必烈唯一的孩子,如果她出什么事,那他活着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丢丢,”忽必烈呼唤了声,忽然觉得此刻的自己实在太无能了,竟然被这么一个小白脸模样的男子牵着鼻子走。

    “你很爱你女儿吧,”李庭冷笑了声,继续道,“那你知道不知道有多少像你一样有孩子的爹娘在你们蒙古燃气的战火中失去了心爱的孩子,你只会为自己考虑,一点都没有为他们考虑,在你那墨一般黑的心里,你永远只关心你自己的利益,根本不把汉人当作人来看待,如此暴戾的民族也想统治别的民族,这实在太可笑了!”李庭的义正严词让忽必烈的心纠结在一起,好像……确实是这样子……“你现在放了我的夫人和女儿,我就撤兵,怎么样?”忽必烈叫道。

    “勉强同意吧,不过要玩腻了之后,瞧你那样,才一次就硬不起来,这样子怎么能满足这深似海的姐妹花呢,”李庭边草着塔娜,边从口袋里拿出贴着“春”字的药瓶,倒出一颗就扔到忽必烈跟前,继续道,“吃下这个,保证你生龙活虎,不吃的话,后果就不容我多说了,估计欣儿都知道怎么做。”忽必烈看着那颗散发着清香的药丸,虽有太多的不情愿,可为了自己女儿的安全,他还是捡起药丸吃进了肚子里。

    “你会很兴奋的,”李庭低声一下,加大了草的力度。

    “不能……不能再……我会受不了的……”塔娜哭嚷着。

    躲在李嘉欣怀里的丢丢无声地哭着,冰凉的眼泪都洒在李嘉欣高挺的上,让那两颗更加的鲜红夺目。

    “我……”忽必烈浑身都燥热起来,一种人类最原始的正冲击着他理智的防线,那根还在吐着的又高昂着,怒拔而起。忽必烈的手颤抖地抓住硬起来的又开始,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用手一点效果也没有,忽必烈反而更加的饥渴了。

    “来吧,那样是解不了你的渴望的,这里给你,”李庭拔出了湿漉漉的,转而进攻从未被人开发过的。李庭利用李嘉欣教会的伸缩功,硬是让小了大半圈,接着他就轻易插进了塔娜的内。

    “啊……”塔娜惨叫了声,差点就晕厥过去,尺寸岁小了好多,可塔娜还是适应不了。

    忽必烈站起身,已经击溃了理智的防线,他走到塔娜面前,眼中正燃烧着无尽的欲火,双手落在塔娜高挺的上就用力搓着。

    “夫君……别做这种事情……我是塔娜啊……唔……求你了……我不要你这样子……啊……别……别……”忽必烈硬起来的已经在不断流出的前摩擦着。

    就在忽必烈准备的时候,李嘉欣却将弯刀顶在忽必烈额前,说道:“主人有令,你不能。”受到屈辱的忽必烈也无可奈何,他只好退后几步,忍着羞耻心继续打着手枪。

    “啊……要死掉了……”塔娜一边看着正打得飞快的忽必烈,空虚的内就不断喷出,塔娜终于在万般羞辱之下达到了,她的身子一下就软了下来,任由李庭草。

    “塔娜……对不起……我真的受不了了……”忽必烈一边流着泪一边打着飞机,一滴滴液滴从枪口流出。

    “夫君……”塔娜眼里噙满了泪水,一看到忽必烈那含着和悲痛的眼神,塔娜就知道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没有意义了,她干脆低下头不去看忽必烈,就想用这种方法解除内心的羞耻。

    “塔娜……你好紧……插起来好舒服……我以前都没有坚持过这么久……唔……好舒服……”忽必烈一边看着塔娜一边意着她,手则得更加的飞快。

    “夫君……你别再说了……我会死掉的……”塔娜一边哭着一边说道。

    正在着塔娜的李庭觉得有点厌倦了,他就拔出,说道:“你叫塔娜是吧,你就自慰给忽必烈看,如果不从的话我就直接杀掉你女儿。”李庭一松开塔娜,塔娜整个人就扑倒在地,塔娜看了眼躲在李嘉欣怀里动都不敢动的女儿丢丢,缓缓站起身就将手放在还在不断流出的上轻轻揉捏着,并说道:“夫君……你不能满足我们姐妹的时候……我们就这样子弄……”忽必烈看着塔娜自慰的情景,内心的愧疚颓然上升。

    “就是这样子……”塔娜突然冲过去紧紧抱住忽必烈,呢喃道:“贱妾的身子已经不干净了……已经不能再陪着夫君了……”忽必烈抱着塔娜的娇躯,就想,他已经有好久没有和这对姐妹花有过鱼水之欢了,可如果他的话,估计自己的女儿就有危险了,所以他只能强忍着,咬着牙看着塔娜那张俏丽的脸庞。

    李庭看着泪水满面的塔莉,自己坐在桌子上,抱起塔莉就揽在怀里,接着就分开她的大腿,将对准自己的,手一松,“呲”的一声就整根没入内。

    塔莉睁大了眼睛,如此粗大的一次性到达最深处,这让她痛得差点晕厥过去。

    “好紧呀,和塔娜的一样,真不愧是姐妹花,真的好想将你们收进女儿国内,”李庭大笑了声就开始用力耕耘着。……在接下来的一刻钟内,李庭让塔莉丢了三次身子。

    站在一边的李嘉欣虽很想加入李庭的队伍,可没有主人的命令,她根本不敢乱来,所以就算她的内不断流出潺潺泉水,她也只能站在那里挟持着丢丢。

    李庭拔出了,一松,就将浓热的全部塔莉双峰间,看着不断张合着的流出晶白色的液滴,李庭就更加的得意。他扭过头看着抱着塔娜的忽必烈,冷笑了声,嘀咕道:“历史书上的英雄不过如此,还不是变成了性的奴隶,接下来就是……”李庭看着李嘉欣怀中的丢丢,轻然走过去。

    “丢丢,你要接受洗礼了,”李嘉欣吻了下丢丢的小脸蛋。

    抱着忽必烈痛苦着的塔娜一直注视着丢丢,见李庭已经抱起丢丢,她的脸色就变得非常的难看,忙叫道:“你绝对不能……不能……啊……不能碰我女儿!”药性渐渐失去的忽必烈理智已经恢复了不少,见自己刚刚一直想插进塔娜的内,他就觉得自己实在是丢脸,忙叫道:“夫人,对不起,我……”“快救我们的女儿……”塔娜身子颤抖着,眼泪更加的汹涌。

    忽必烈忙站起身,叫道:“绝对不能碰我女儿的身子!”李庭抚摸着丢丢的小脸蛋,注视了一会儿便说道:“虽然只有十三岁,不过勉强可以破处吧,不过就是怕被我插裂,毕竟我的比平常人雄伟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