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一部 第173章 小无相功

    李秋水双脚一软,整个人就扑在李庭身上,看着李庭,李秋水眼光就不断闪烁着,说道:“现在就要了师父吧,”说完,她马上就将大压到李庭脸上,压得他都快喘不过气了。

    [李庭张开嘴巴就含住她的,握着她的就使劲捏着。

    “唔……快……快点……要了师父……我要……要啊……”李秋水着李庭的,迷惘的眼神落在身后的灵鹫宫上。

    “好的,徒弟满足师父,”李庭摸着李秋水弹性十足的屁.股,慢慢压下来,当粗大的顶部慢慢顶开李秋水的湿时,李秋水就兴奋得差点晕过去,身子一软就压在了李庭身上,“呲”的一声,温湿的就接纳了李庭的。

    “啊……满……满了……好舒服……唔……这种感觉……真好……徒弟你的真大……我以后会好好爱你的……噢……”没等李秋水说完,李庭就往上使劲一挺,直接顶到了花蕊。

    李秋水身子僵直,呜咽道:“噢……徒弟……你的太大了……慢……慢一点……会死人的……啊……别……别呀……”]李庭往上使劲挺着,双手则抓着李秋水的大用力捏着,让它们在自己手里变换着各种形状,十指陷进去,白嫩的肉就挤出来,看起来非常的爽快。

    啪唧的声音像夜莺的叫声一样传向空旷的夜空。

    随着李庭运动速度的加快,李秋水的身子就上下摇摆着,超大号的就不停幌动着,“……徒弟……好热……师父洞里面好热……你太棒了……这种感觉……唔……好麻……麻死我了……再用力一点呀……麻……麻……”看着完全沉浸在自己攻击下的李秋水,李庭就更加的得意。

    如此耕耘了一刻钟之后,李秋水已经无力地趴在李庭身上,任由李庭着自己。

    粗大的进进出出着,带出好多好多的水,全部都滴在了李庭的大腿内侧,滴在草地上滋润着小草儿。

    “徒弟……来了……唔……师父……”李秋水喘着粗气,猛地缩紧,一阵拘挛后,一股春潮就喷出,顺着处流出来。

    “我也要!”李庭低声吼着,猛地到花蕊,松开,就将浓热的精华射进去。

    之后,两人就紧紧抱在一起,一句话也没有说。

    享受巅峰时刻后的宁静后,李秋水就将李庭额头的发丝拂开,静静看着目光柔和的李庭,说道:“不如你就别去破童姥的身子了,跟我回西夏吧。”李庭笑出了声,问道:“你是怕我死掉吗?”李秋水忙捂住李庭的嘴巴,说道:“不许这样子说,你是我徒弟,做师傅的本来就有义务保护你的。”“可师父不是很憎恨巫行云吗?从西夏赶过来也需要好些时日,这样子就回去了岂不是很可惜?”李庭忙说道。

    “呵呵,我还以为你听到我的话会很开心,其实师父是不想为难你,你只要下山等师父的消息就可以了,如果两天之内我还没有下山,你就继续走自己的路吧,”李秋水无限柔情地说道。

    李庭闻着李秋水身上的香味,笑道:“师父要相信徒弟才是,这么艰巨的任务就让我去完成吧,师父就在这里等。”李秋水叹了口气就将李庭抱在怀里,那两颗大就压在李庭下巴处,说道:“我真的不想你死,你死了的话我以后可能就找不到那种的感觉了。”“那师父就教我一些防身的招式,让我也可以挡巫行云一招半式,”李庭低头含住李秋水的细细品尝着。

    “唔……现在学的话可能来不及……唔……舌头……噢……”“没事,我们可以去山下找个安静的地方修炼几天,只要能跑路就可以了,”李庭继续游说道,李秋水的武功已经难以捉摸,那天山童姥巫行云也绝对非常的恐怖,为了保条小命,李庭只有多学一点武功了。

    李秋水吻了下李庭的额头,说道:“我们逍遥派武功主要有凌波微步,小无相功,北冥神功,天山折梅手,天山六阳掌,不老长春功,而我只精于凌波微步和小无相功,凌波微步巫行云也精通,估计你不学上五十年是不能与她相较的,所以你只能学小无相功了,当年巫行云一直认为这种武功依赖性太大,她就不愿意学,而我喜欢它的无形制有形,”顿了顿,李秋水就继续说道,“我们现在就下山,教你一些基本的套路后就看你自己的资质了。”“嗯!”李庭高兴得差点跳起来,他使劲吻了下李秋水的红唇就将她紧紧抱住。

    再一次缠绵之后,李庭就和李秋水一起下山。

    这次下山更来的简单,李秋水抱着李庭,两人就像一对神仙眷侣般飘向山底。

    来到一处小溪,李庭就说道:“就在这里吧,还可以洗澡。”李秋水抬头环视一周,见四周丛林茂密,连天也只能看到一边一角,望着挂在正中央的月亮,李秋水就说道:“我先教你小无相功的心法,你细细听着,”李秋水盘腿坐在了地上,也示意李庭坐下来。

    李庭只好当了一回虐诚的使者,装模作样盘坐在地上,眼睛却盯着李秋水微微敞开的领口内的沟壑。

    “认真点!徒弟!”见李庭非常的不正经,李秋水就瞪了他一眼。

    “嗯,嗯,”李庭嬉笑了下就不再去看李秋水了,只是望着正徐徐下落的溪流,清凉的水幕扑面而来,让李庭精神为之一振,大自然的味道吧。

    “小无相功是道家之学,讲究清静无为,神游太虚,较之佛家武功中的“无住不着”之学,名虽略同,实质大异,所以你这几天都不能碰我,要一心一意修炼小无相功,如果打师父主意,师父就把你逐出师门,听到了吗?”李秋水语气虽有点冷,嘴角却是甜甜的笑容。

    李庭郁闷地望着溪水,说道:“好啦,徒弟知道了。”“只要你早点熟悉小无相功,那你就可以碰师父了,”李秋水说道。

    “也对,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李庭兴奋地握紧拳头。

    “你先熟记心法,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无有入无间,吾是以知无为之有益……”文言文李庭是学了不少,所以李秋水说的小无相功的心法他还是差不多会记住的。

    “你念一遍,”李秋水说道。

    李庭干咳了一声,学着古代书生的模样摇头晃脑着,朗声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李秋水点了点头,说道:“记性还不错。”“我的记性本来就很好,我还记得师父下面的旁边有一颗痣,”李庭嬉笑道。

    李秋水脸一红,握起粉拳就捶在李庭脑门上,说道:“尊师重道,这么浅显的道理你不懂吗?”李庭吐了吐舌头,说道:“一锤定音,现在知道了。”“你开始练习吧,师父下去洗个澡,”说完,李秋水就解开了腰带,将丝裳和裙子退掉,穿着肚兜和亵裤就踩入水中,回头看眼正看着自己出神的李庭,白了他一眼,说道,“还不快修炼!看什么看!”李庭看着李秋水那对大,他的心就痒痒的,怎奈李秋水语气那么的冷,他只好合起双手,将气集中在丹田处,然后就闭上眼睛开始依照小无相功的心法开始运行小周天。

    李秋水见李庭这么的乖巧,她就笑了声,抬起左脚就将亵裤脱下,将那肥厚的露出来,低头看了眼被李庭得红肿的,李秋水脸上就是甜蜜的笑容,看来她是又想起李庭的勇猛无敌了。

    将亵裤抛到岸边,又除掉肚兜后,李秋水就走入了深水区,整个人就像一尾海鱼一样潜入水中尽情享受着清凉溪水的沐浴。

    这时候,李庭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眉毛挑起看了眼水波荡漾的水面,他见看不到熟妇沐浴的一幕,就只好闭上眼睛继续运转小周天了。

    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李庭渐渐觉得丹田内有一股如火焰般灼热的真气正慢慢形成,就像要将丹田烧着了一样。李庭脸上已经渗出汗水,整个后背都湿透了,眉毛拧在一块,脸色已经变得苍白。

    如此修炼下去,李庭真觉得自己要崩溃了。

    当第三个小周天快结束时,李庭已经是急血攻心,喉咙一紧,“哇”的一声,一股鲜血就喷出来。

    李秋水正慢慢浮出水面,一听到李庭的惨叫声,她就顾不得廉耻,跳到岸边跪在地上就点中李庭胸口的天突,将他抱在怀里,忙问道:“怎么会这样子?你是不是有修炼刚性的内功心法?”李庭抹去嘴角的血丝,只觉得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忙从口袋拿出舍利子,含在了嘴巴里,这才觉得满身流动着的血液被安抚住,不过还是很不舒服。休息了一会儿,李庭就将头埋在李秋水两个间,说道:“很早的时候,一位前辈确实有传授过一门刚性极强的心法给我,我太大意了。”“是师父不好,”李秋水忙抱紧了李庭,任由他吃着自己的豆腐,说道,“那我们不修炼了,再修炼下去会丧命的。”“可不修炼,那我怎么破童姥的身子?”李庭忙问道。

    李秋水神秘地笑了下,说道:“我还有一个办法,易容术,估计过两天灵鹫宫就会接纳一批新的宫女,到时候你就用假身份混进去,接近童姥,再想办法将这药下到她饭菜里,”不知什么时候,李秋水已经从口袋里掏出一瓶药水,“这是合欢水,听名字就知道效果了吧?”“嗯!”李庭应了声就接过合欢水,拧开瓶子就想闻。

    李秋水却捂住他的鼻子,说道:“不能闻,闻了之后你就会想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