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一部 第163章 拖雷和他娘(下)

    面对李庭这个羞辱至极的提问,本还想劝李庭投降的拖雷已经怒火中烧了,刚要拔刀冲过去,孛尔帖却拉住了他的手,说道:“他不是你对付得了的。”“哈哈,你娘说得很对,我是上天选派下来对付你们蒙古族的,我一个人就可以敌得过千军万马,你这个卷毛怎么可能对付我?”李庭如入无人之境一样徐步走下,站在离拖雷一丈多的地方,他就停了下来,扫眼软瘫在那里的铁木真,冷冷一笑。

    拖雷慢慢拔出了弯刀,指着李庭的胸口,叫道:“就算打不过也要打,蒙古族的荣誉不允许我退缩!”李庭意味深长地笑着,问道:“我们来做一项交易怎么样?”“我从不和汉人做交易!”拖雷叫道。

    李庭狂笑了一声,握着轩辕剑的手已经是青筋爆出,锋利的剑锋直指拖雷,喝道:“那十八年前为什么你还和郭靖称兄道弟?”拖雷虽然很想得到皇位,可他非常的敬重自己的父皇,他怎么可能会杀了自己的父皇呢?面对李庭这明显的挑衅,拖雷就狂叫一声,一个箭步就冲过去,弯刀举至胸前,快到李庭跟前的时候,他突然跳起来,妄想声势夺人。

    李庭眼睛闪过一丝精芒,举剑就挡住拖雷的第一波攻击。

    “当!”两把武器撞击在一起。

    拖雷胸口一紧,差点就喷出鲜血,他忙退后数步,冷冷地看着李庭。

    李庭倒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就像大象碰到蚂蚁一样,他微微调息了下有点乱的气息后就说道:“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你别游说拖雷了,他是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孛尔帖捂着玉女峰叫道。

    拖雷慢慢挪动着脚步,转身喝道:“你们这些吃干饭的,还不上!”迫于拖雷皇子的威慑力,袖手空拳的文臣武臣都只好映着头皮冲上来,就在快与拖雷擦肩而过的时候,拖雷突然扭转刀柄,爆喝一声就将一名大臣拦腰砍断,一条条的肠子散落一地。随即他又将屠刀伸向另一名大臣,直接将他的头颅砍下来,一脚就踢到角落。

    “皇子背叛蒙古族!”大臣叫着。

    “死你们几个可以保全蒙古族,这是值得的!”拖雷叫着就劈裂一名大臣的胸口。

    看着拖雷的迅捷攻杀,李庭也不得不佩服拖雷,他每次进攻的方位和力道都非常的犀利,都是专挑人体最脆弱的地方下手,而且手段毒辣,每次都是致命一击。

    “皇子……你……你……”铁木真指着全身染满鲜血的拖雷就差点气晕过去。

    坐在地上的孛尔帖则一次次地被鲜血染红全身,看着在自己身边游走着砍死大臣的拖雷,孛尔帖的脑子已经一片空白,就像死掉一般。这一天,她也许一辈子都不想回忆,特别是当她的膣道被拖雷的时候,孛尔帖更是有了寻死的念头。

    仅靠一把弯刀就将二十多名大臣全部杀光,一段段的尸块散落一地,这情景让李庭想到了《毁灭战士》而站在尸块之间的拖雷就像移植了第24条染色体而发生异变的实验体一样。

    “现在应该轮到你了,”拖雷邪恶地笑着,活像一个恶魔。

    李庭看着闪着寒光的轩辕剑,慢慢走向铁木真,走到一半的时候却停了下来,笑道:“拖雷,你先了你娘,我再杀了你父皇。”拖雷看了眼孛尔帖,扔掉了手中的弯刀,慢慢走过去。

    “拖雷,我是你娘,绝对不能做这种事情!”孛尔帖惊叫道,可惜刚刚被李庭震伤,现在的她一点力气都没有。

    拖雷站在孛尔帖跟前,看着自己亲娘的身体,他就吞了一口口水,就在他想脱裤子的时候,李庭突然闪到他面前,轩辕剑就顶在拖雷脖子上,问道,“你真的想吗?”拖雷干咽了一口口水,说道:“嗯,非常的想!”孛尔帖却摇头,叫道:“儿子,你不能做这种事情,我求你了,我还是你娘啊~~”看着李庭锐利的目光,拖雷就恳求道:“都到了这个份上,你就让我吧!”李庭嘴角微微翘起,说道:“这种机会以后很多的,等你杀了你爹之后,你娘就是你的玩物了,你想怎么插进怎么插。”拖雷马上领悟李庭的意思,他抓起弯刀就站起身,眼神恐怖地看着铁木真,说道:“爹,你不要怪,我如果你不死,我们蒙古族都会灭亡,你就放心,娘我会好好照顾的,剩下的几个妹妹我也会爱护有佳,我会让她们体会到做女人的快乐。”听到拖雷大逆不道的话,铁木真就颤颤栗栗地叫道:“我当初就……就不应该生下你……你这个背叛蒙古族的皇子!”“随便你怎么说,反正你现在就得死!”拖雷狂笑道。

    孛尔帖抓住拖雷的脚,叫道:“他是你爹,你绝对不能杀他!”拖雷冷冷一笑,说道:“我已经表明了态度,也摸了娘的身子,如果爹还活着,他绝对会杀了我的,我很想一辈子和娘在一起,所以爹就必须得死!”“算了,就让我做一回好人吧,弑父的罪名就不用你背负了,”李庭无趣地看了拖雷一眼,慢慢走向了铁木真。

    铁木真像个呆子一样坐在那里,不安的眼睛直盯着李庭手里的轩辕剑,双腿颤抖着,已经了。

    李庭慢慢举起了轩辕剑,快速砍下,一道血流染红了金黄色的宝座,铁木真的头颅就滚到了大殿之上。

    李庭扯下一条悬布就走下去,说道:“现在你就是蒙古族的皇帝了,铁木真的脑袋我要带回去,算是一种交代,过几天赵显会下达招安圣旨,你同意就是了,这样子至少你还是保住蒙古。”“嗯!”拖雷兴奋地点头,看来他的骨子里就是有做奴隶的潜质。

    “走了,”李庭说了句就朝大门口走去,却没有去东宫接黄蓉,难道他把黄蓉忘记了?

    “娘,我会好好爱你的,”拖雷抱着孛尔帖的娇躯,手则在黑色的花瓣上一遍一遍fu摸着,呢喃道,“娘,我马上就可以和你做了。”就在李庭快走出大殿的时候,李庭忽然回过头,举起手中的轩辕剑,猛地一用力,轩辕剑就像流星一样飞过去,直接砍下了拖雷的脑袋,将它钉在了柱子上。

    “啊!”孛尔帖捂着嘴巴嘶声喊着,眼珠子翻白,一下子就晕倒在地。

    李庭取回轩辕剑,自语道:“像你这种野心勃勃的人留在世上就是一种威胁,搞不好以后还会和我作对,还是死了最安心,”李庭看着孛尔帖,慢慢走过去,看着她那黑色的花瓣流出来的**,李庭的心就一阵的恶心,似乎他还没有如此讨厌过一个女的。

    李庭缓缓举起了轩辕剑,随意一挥动,轩辕剑就斩下了孛尔帖的头颅。

    看着铁木真、拖雷和孛尔帖的头颅,李庭的嘴角就微微翘起,先给人希望,后让其绝望,这在这场屠杀中显得淋漓尽致。

    处理完大殿的事情之后,李庭就去与黄蓉汇合,两人将皇宫内的侍卫全部杀光之后就走出皇宫与谢冀亮安排在乌兰巴托的精兵汇合。

    李庭只让那二十多名精兵把守乌兰巴托,并没有让他们去与城中的蒙古人做交涉,如果李庭的推断没错,城中的蒙古人绝对是安于现状,只要不受到压迫,他们就不会冲进皇宫内,谁叫铁木真不合人心呢?

    “一定要把铁木真父子和孛尔帖的首级安全带到临安给陛下过目,如有差错,拿你试问!”“是!”一名精兵换上平明的衣服后就骑着彪悍骏马朝临安的方向跑去。

    处理完乌兰巴托的事情,李庭总算松了一口气,他揽住黄蓉的肩膀,静静看着蔚蓝色的天空,宛如一切就像梦一场。

    “过儿,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强,”黄蓉依在李庭胸前说道。

    李庭坏笑了一声,说道:“不知蓉儿指的是不是这个,”说完,李庭就拉着黄蓉的手放在自己已经硬起来的**上,咬着他的耳垂,“看见拖雷他娘的时候,我也很想要了。”“过儿……晚上再做……好吗……”黄蓉建议道。

    李庭笑了声,说道:“没事,这里是蒙古和金国的交界处,又是茂密的森林,很少人出现的,”说着,李庭的手就已经伸进黄蓉衣领内,包得紧紧的肚兜内就寻到了那两颗,并赞美道,“孛尔帖是粗粮,而我的蓉儿就是世间极品啊。”“不许取笑人家!”黄蓉嗔道。

    “嗯,那我不说话了,我们开始吧,”李庭将黄蓉放倒在草地上,静静看着黄蓉那张令无数男人魂牵梦绕的脸颊。

    “别看了……别看越丑……”黄蓉捶打着李庭的胸口。

    “那你是意思是不是让我做啊?”李庭不解地问道。

    “去你的,”黄蓉骂了句就不再说话了。

    “我会让你好好舒服舒服的,”李庭挪动身子,掀开了黄蓉的裙子,看着那条已经湿答答的亵裤,他的手指就在肉色的细缝上摸着。

    “啊……别摸……很痒……求你了……过儿……被人看到就死定了……唔……手别啊……”黄蓉已经有感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