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一部 第175章 混上灵鹫宫

    李秋水丢了身子之后就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整个人就差不多趴在草地上了,幸好李庭还抓着她的腰在她的。

    “徒弟……师父已经不行了……为什么你还那么硬……要死了……唔……”李秋水不停蠕动着,就觉得之长非常的热,就像要燃烧了一般。

    李庭速度又加快了几分,李秋水胸前那对大就像拨浪鼓一样摇着。

    李庭本想利用双修吸收点李秋水的内功,她的武功高深莫测,那随便吸一点也是好的,可双修一开始的时候,李庭就忙停止了,原因很简单,从李秋水体内吸收到的至阴内功根本不能和他体内的烈性内功相融合,就像修炼小无相功一样。单单从李秋水这点,李庭就领悟到了一个非常实在的问题,那就是他绝对不能修炼逍遥派的武功!

    “不行……不行了……”李秋水呜咽着。

    李庭也有了射的冲动,他就抓着李秋水的蛇腰,用力朝自己身上压,而他的屁.股又会以极快的速度朝前捅,这样子,他那活动的速度又加快了许多。

    “……徒弟……哥哥……好夫君……秋水又来了……噢……丢了……”李秋水爽得差点晕过去,神情都有点呆滞了。

    李庭低吼一声,整根都,一松,浓热的精华就射进李秋水内。

    李庭一下就疲惫下来,休息了一会儿,他就拔出了,躺在一旁喘着粗气。李秋水则保持着被的姿势,正闭上眼睛回味李庭的勇猛无敌。

    望着星光点点的夜空,李庭睡意渐起,眼睛就慢慢闭上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李庭就听到的泼水声,他忙睁开眼站起身。见李秋水正站在水里清洗了身子,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工具,也觉得有清洗的必要了,就伸了个懒腰走过去,人还没有跳进水里,一股厉气扑面而来,李庭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跌倒在地。

    李秋水回过头,手里正拿着一张血淋淋的人皮,看得李庭是心惊胆战。

    李秋水忙将手中的人皮藏到身后,微笑着说道:“徒弟,你好早啊。”一想到这个美妇被自己时的风.样,李庭心里就想,可此刻的她竟然拿着一张血淋淋的人皮?李庭似乎还会想像得到她将对方脸皮剥下来时,对方那突出的眼珠子。

    李庭脸上渗出汗水,刚刚硬.挺起来的又萎缩掉,看着李秋水那张美得可以迷死所有男人的脸,李庭就说道:“师父也好早啊,一大早的,不知道师父在干什么呢?手里的是?”李秋水媚笑了下,说道:“没什么,只是洗一下而已,”顿了顿,她就将手移到前面,将那张还粘有黑发的人皮展开呈现在李庭眼前。

    从人皮的肤质分析,死者应该是一名挺年轻,皮肤也保养得挺好的女性,一想到她被李秋水剥皮,李庭的心就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在想,如果自己李秋水的时候一下子就,是不是自己的人皮也会被剥掉?

    李庭傻笑了下,就问道:“你那……人皮是哪里来的?”“去下面的村子拿的,”李秋水说得非常的平静,让李庭心更是一凉,看来李秋水这人不能乱碰,被时和平时简直完全不一样。

    李秋水从发髻上拔下一根闪着寒光的针,含在嘴巴里,从丝裳上扯下一根柔韧的蚕丝穿上针眼后就沿着人皮边缘开始细心地做着针线活。

    想起昨天李秋水说的那番话,李庭就知道那张人皮是专门替自己做的,一想到自己即将换上死人的脸去灵鹫宫,李庭的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似的,不过只要能接近巫行云,并破了她的身子,那一切都还是值得的,李庭并不是为了李秋水,他只是自己想那个幼颜波.霸而已。李庭坐在了溪边,双脚落入水中拨弄着,问道:“你为什么那么恨巫行云,单单是因为她夺走了你曾经爱的人,还是因为她在你脸上刻字了?”李秋水冷冷一笑,说道:“有些事情过去了就可以忘记,可有些事情你是一辈子都忘记不了的,她夺走无崖子就算了,我忍,我自己去西夏做王妃,她还大老远跑来乘我不备划花了我的脸,这仇我绝对不能忘记!”这时的李秋水简直和被时换了一个人似的。

    李庭也有看过《天龙八部》也知道李秋水、无崖子、巫行云之间的情感纠葛,更知道李秋水曾经勾搭了星宿老怪迫害无崖子,不过这一切都与他无关,反正他只要破了灵鹫宫的所有女人的处之后就会去找小龙女的,想起那个冰美.人,李庭就想用自己的精华将她融化,让她沐浴在自己爱的海洋里。

    “你过来,我试一下符合不,”李秋水笑着说道。

    李庭跳进了水里,慢慢走过去。

    李秋水看着李庭有点惊恐的脸,还有点鲜血的手在上面摸了下,意识到自己手上有血,她就忙收回手,说道:“尽量放松,不要有任何表情,这样子我才能确定面皮的长宽。”李庭深吸一口气就闭住呼吸,因为他已经闻到让他吃不下早饭的血腥味。

    李秋水摊开人皮,正对着李庭的脸,然后就从眼窟、鼻孔、嘴巴等处看过去,确定比例非常适合之后,李秋水就笑道:“看来我记性还不错,寻找了好久撕下来的皮确实很贴合,好了,我再弄一下就可以给你用了,额,那个,徒弟现在去找点吃的吧,等会儿巫行云收的宫女就会上山了,你必须混进去。”“嗯!”李庭应了声就像火箭一样窜到岸上,连回头看的勇气都没有,看到那张苍白的人皮,李庭就捂着肚子去找食物了。

    山上野味就是多,李庭仗着自己有深厚的内功,一看到停在树枝上的可爱鸟儿,他就将内力集中在掌心,运气轻功飞起来,接着手掌就推出去。鸟儿正准备拍打翅膀,就被李庭的内力震得直接晕过去,就掉落在李庭掌心。

    抓到几只小山雀,李庭就放了它们,没有像公鸡那么大,他都不会拿回去的。

    花了半时辰,他终于抓到两只像样的野鸡,然后就非常兴奋地赶回去。

    一回去的时候,李庭就看到一个陌生的女人光着身子躺在草地上,一看到那对大,李庭的鼻血就差点喷出来,马上就想冲过去她了。可当他的目光沿着平坦的下移,看到茂密丛林边的一颗痣时,他就皱起眉毛,走过去,说道:“师父,我抓到野味了。”李秋水取下贴在脸上的人皮,说道:“我已经用内功将人皮炼干了,等吃完早饭,我就可以替你黏上。”“谢谢师父,”李庭心里直冒大汗,如果刚刚兴奋得冲过去就,那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李秋水一掌拍死!

    之后,李庭就将野鸡交给李秋水破肚,他则去拣柴火,嫌一根一根拣很麻烦,他就直接扛了一株腐烂的古树回去。

    点起熊熊烈火后,李庭就和李秋水各人串着一只野鸡开始烧烤了。……吃完美味的野鸡,李秋水就要替李庭换脸了。

    这次李庭倒是没有闻到血腥味,所以换脸的过程非常的顺畅。

    “嗯,挺合适的,”李秋水将贴合处抹平之后,继续说道,“现在换上我的衣服就可以了。”接过散发着女性幽香的丝裳,李庭就显得有点扭捏,帮女人脱衣服穿衣服,李庭是做多了,现在要自己穿女性衣服,李庭还真的有点不习惯。看着李秋水期待的目光,李庭只着头皮披上了肚兜,压了压扁扁的前胸,李庭就无比郁闷地说道:“你看看,一点真才实学都没有,这怎么能骗人呢?”“没胸的女人多得是,你快穿,迟了就来不及了,”李秋水催促道。

    李庭故意大声叹气,然后就乖乖地穿好丝裳。看了眼李秋水手中的亵裤和裙子,李庭就拿过亵裤,李秋水低笑了声,说道:“你要穿呀?你闻一闻?”李庭放在鼻下闻了闻,一股臊味就扑进他鼻腔内,他忙将亵裤还给李秋水,说道:“里面不用那么讲究的,”穿上裙子后,李庭就变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家闺女了。

    李秋水爱怜地抚.摸着李庭的美丽脸庞,说道:“这张脸不知道可以迷死多少男人,幸好灵鹫宫没有男人,否则我还怕你被男的上了。”想到自己被插屁.眼的情景,李庭就打了个哆嗦。

    随后,李秋水穿上了李庭那套白色的长袍,两人就往小溪下游走去。

    来带天山脚下,他们就看到一群人正疾步赶来,前面两个披着黑色的斗篷,一看就知道是灵鹫宫的弟子,后面则是十名新来的宫女,各个都是美艳动人。

    “借口你自己找,我要先走了,”话落,李秋水就消失在一片落叶间。

    李庭大松一口气就和她们踏上通往灵鹫宫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