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一部 第178章 对女弟子下药

    “小婷,你知道前一个服侍我的人是怎么死的吗?”童姥语气平平,却透露着死亡的味道,让李庭心里一阵的发凉,感觉……巫行云比李秋水恐怖多了,李秋水是会表现得非常的透彻,不会将感情深藏着,可这个巫行云就像用金属包裹着自己一样,李庭根本不能看透。

    李庭提高了警觉,表妹却还表现得非常的镇定,含笑着说道:“小婷刚来,可能不懂规矩,还望童姥多多包涵。”“你很有礼貌,而且懂得的礼貌太多了,根本不像寡妇村的,知道吗?寡妇村的人最怕我了,而且我也特意交待四剑不要收寡妇村的,你介绍自己的时候就露出马脚了,我现在不想杀你,只想知道是谁派你来的,”童姥一点困住李庭的意思都没有,仿佛知道他是一只绝对逃不了的小麻雀一样。

    李庭暗暗叫苦,早知道就把轩辕剑带来了,李秋水又认为一个女孩子背着一把圣剑能上灵鹫宫才怪,所以轩辕剑就被她收走了。

    李庭记得这种蛇类非常的凶悍,连老虎的主意它都敢打,所以李庭一看到它用那恶毒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时候,李庭就毛骨悚然。令他惊奇的是,这只奇妖天蟒竟然没有乘他晕过去的时候吃了他,思考片刻,李庭就认为是自己呆玄冰室太久了,身体温度低于常人,所以这只奇妖天蟒才一直观察着自己,确定自己是人之后,它绝对会毫不犹豫地进攻的。

    李庭坐在那里没有乱动,一边防备着奇妖天蟒的攻击,一边观察这间水牢。没有一扇门,只有一个天窗,看来李庭是被丢下来的。想到那可恶至极的童姥,李庭就想了她!

    呲呲、呲呲……奇妖天蟒慢慢昂起头,看来是感觉到了李庭身体温度的变化,蛇类都是捕捉热血动作,奇妖天蟒也不例外。它高昂着头,双颚张开,血盆大口就吐出一股又一股的白气。

    李庭见想逃走是不可能的,看来只有先杀死奇妖天蟒了,可是……连轩辕剑都在李秋水那里,他哪里还有武器呀。李庭想跑进女儿国内求救,又怕回来的时候奇妖天蟒就在传送门边等着,那样就是得不偿失了,让娇娘们受惊甚至受伤,那他就太垃圾了!

    这时候,李庭突然灵机一动,从衣兜里掏出了小瓷瓶,里面装的正是合欢水,看着那只半身都浸没在水里的奇妖天蟒,李庭脸色就尽是诡异的笑容,他倒要看一下蛇发春起来是怎个模样。

    拔掉瓶盖,李庭就抖了几滴合欢水到水沟里,然后就准备好奇妖天蟒的反应,针对李秋水的反应,李庭就可以确定只要皮肤黏上合欢水,那都会有反应的。

    奇妖天蟒头歪着,像是感觉到有什么不对似的,呲呲声变得更大,尾巴则不断拍打着水面,像是受到什么刺激似的。

    “天蟒大哥,灵鹫宫外面有很多母蛇在等着你,你不去就浪费了,而且下山后你可以吃更多的人类,多如牛毛啊,我这种人一身都是骨头,只会卡住你那唯美的嘴巴,所以……你还是弄破天窗去找属于你的爱吧,”李庭说道。

    奇妖天蟒灵性极高,一般能听懂人话,只不过视力还是和其他的蛇类一样是个瞎子。听李庭这么一说,奇妖天蟒就觉得自己有交配的冲动,可……它自小就被童姥圈养在水牢,专门负责吃掉扔下来的人,从来没有出去过,更没有见过同类,就像是一只井底之蛙一样,一点自主性都没有。可这次……它粘上了合欢水,很想找母蛇啊,原来的冷血动物似乎已经变成了热血动物。

    奇妖天蟒吐着信子,昂起脑袋看着上方的天窗,视线久久没有移开。

    “和母蛇很爽的,赶紧区试一下,”李庭继续怂恿着,其实蛇和蛇做到底爽不爽,他一个人类是无权发言的。

    奇妖天蟒尾巴一直敲击着水面,张开血盆大口咆哮了数声,然后就像一支离弦的箭一样窜起,用它的蛮力撞开了天窗,然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李庭忙运气轻功飞上天窗。

    落地,李庭就躲进了一个角落内。

    李庭看着眼前那条似乎通往幽冥地狱的幽长小道,正欲朝前面走时,突然听到了脚步声,李庭左右一看,见没有躲藏的地方,他的杀机就起。

    脚步声由远及近,当李庭看清楚对方时,却发现是兰剑。

    “你是新来的吗?”兰剑打量了下李庭问道。

    李庭忙点头,心里一阵的释然,看来她没有认出自己啊。

    兰剑摇了摇手中的两个大木桶,说道:“你帮我提点水吧,那只蛇不知道怎么搞的,跑出来,被剁成了肉块,现在独尊厅里都是蛇血,看了就恶心,”一边说着,她就一边就木桶递个给李庭,然后就用钥匙打开了李庭身后那扇紧闭着的门。

    李庭眼睛一亮,看到的是一股瀑布从十几丈的高处泄落而下,丝丝雨幕正拍打着他的脸颊。

    兰剑走进去,见李庭还傻傻的站在那里,就说道:“快点打水吧,如果这件事被童姥知道就麻烦了。”李庭忙走进去。

    兰剑看了眼李庭撩起袖子的胳膊,笑道:“小丫头,看你清秀可爱,没想到胳膊也这么粗啊,以后你就专门负责打水算了,脚别伸进去,这是灵鹫宫的水源,通往各个打水井的,你如果弄脏了可能脏东西就被自己吃了。”“洗澡、洗菜之类都是用这水吗?”李庭忙问道。

    “是啊,你难道想在这里洗澡呀?”兰剑轻笑了下就提起自己的木桶,“快点吧。”“好的,”李庭一边将木桶放入水中,一边悄悄拿出了合欢水,该死的天山童姥,这次我就让你的灵鹫宫变成最荡的地方,让那些女的都饥渴得想给我,然后我再了你,看你还怎么保持自己的之身!

    拔掉塞子,李庭就将整个瓶子里的合欢水都倒进去,然后就将瓶子收起来。

    已经走进大门的兰剑回过头,说道:“你能不能快点,不勤劳的人灵鹫宫是不会留下来的,去你家的时候应该有人和你说过的。”李庭奸笑了声就提起满满的一桶水跟在了兰剑身后。

    他怕独尊厅有人认出他,在快到独尊厅的时候,李庭就以肚子疼为理由,将木桶放置在一边,然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走了好一会儿,李庭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只是隐约有听到拨弄水的声音,周围的空气也变得有点温暖了,李庭还隐隐听见几个清脆女声的嬉闹声,凭直觉,李庭就可以确定面前这个潮湿的房间就是洗澡的地方。

    “怎么还不进去?”李庭忙回过头,看见的是一个温和的老婆婆。

    “你身上有点臭了,不去洗个澡会臭死人的,”一边说着,老婆婆就一边将李庭推进澡堂内。

    一看到十几个一丝未挂正坐在池边轻洗各自的美女们,李庭的鼻血就差点喷出来了。

    “姐姐,你会不会觉得今天好热,怎么摸都很痒?”“嗯,是啊,越摸就越想摸了。”老婆婆看着这几个妙龄女子,就觉得这里不是自己呆的地方,她报以微笑,转身就合上了房门。

    “姐姐,我这里好痒,”一个长得很俏皮的少女躺在了池边,双腿大开着,将鲜红色的大方地展露出来,手则在上面不断揉着,歪着脖子看着躺在她旁边的姐姐。

    “我也是啊,”她的姐姐干脆将中指插了进去满满插着,脸蛋红扑扑的。

    站在那里的李庭都看傻掉了,他马上就意识到是合欢水起效果了,看来这里的水源都是来自那瀑布了。

    看着已经欲火焚身的少女们,李庭的裙子就被一硬物顶起。

    这时候,有一个少女主意到了这个现象,更重要的是她就躺在李庭脚边,视线就盯着李庭的裙子内那被顶起的短裤,竟然不是亵裤?少女看得都痴了,手就伸进去。

    “呀!”李庭惊叫了声,自己的已经被人握住。

    少女挪动着身子,靠在了李庭腿上,双手都伸进他裙子内,抓住短裤用力一拉,就将短裤剥下来,然后又将他的裙子扯掉,一根让众女魂牵梦绕的就弹出来,正怒拔地高昂着。

    水池一下就安静了下来,只能听到她们的流口水声,都饥渴地看着李庭,就像看到了上帝一样。

    李庭还没有反应过来,她们就扑过来,直接将李庭压得密不透风的。

    一个少女就像看到了沙漠绿洲一样,俯子就含住李庭的,然后就津津有味地吸着,一脸的痴迷像。

    另一个则坐在了李庭脸上,将鲜红色还在滴水的压在了李庭嘴边,摇曳着腰肢,叫道:“哥哥快舔……妹妹……快舔哟……”为了摆平这些少女,李庭只好伸出舌头插进她的内舔着,并将软软的含进嘴巴里轻轻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