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一部 第178章 童姥动情

    “唔……哥哥……好舒服啊……”坐在李庭脸上的少女不停地摇摆着身子,双手则捏着自己翘挺挺的,如痴如醉。

    另一个少女则吐出了李庭湿漉漉的,舌尖在上点着,就像蜻蜓点水一样,手则以极快的速度捋着。看着李庭越来越硬红的,她就知道李庭快要,她就更加卖力地舔着,着。

    李庭察觉到一股难言的快.感已经快决堤,他想关住,又觉得这样子就是虐待自己,他干脆大方地松开了,一挺,一股浓热的就喷起来,溅落在那个少女的脸上。少女愣了片刻后就张开嘴巴将还在喷射的含进嘴巴里,孜孜不倦地吸着。

    旁边的几个少女一闻到的气味,口水都流出来了,忙挤过去就想分一杯羹。

    李庭觉得这样子下去也不是办法,只好用手将脸上的少女一把推开,跳起来,说道:“你们如果想给我的话就跳进池里翘起,我看哪个最,我就想哪个。”话落,挤在李庭旁边的少女都像救生演习一样噗通、噗通跳进了水里,以最快的速度趴在了池边,每个人都用一只手掰开鲜红色的,正等待着李庭的光临。

    李庭转过身将假面撕下来丢在了一边,然后就转过身。

    少女们见李庭是这么一个大帅哥,口水都滴出来了,但她们最看中的还是李庭那根好像可以撑起一片蓝天的,虽然刚刚一次,可还是那么的硬,就像会戳死人一样。

    看了眼这几个样貌都算一流的少女,李庭就在打算先哪个,看来看去,李庭就选中了靠自己最近的那个少女。踩进水池里,他就抓住了那个少女的细腰。

    少女暧.昧地看着李庭,呢喃道:“公子,里面已经很湿了,你直接就可以了,”看了眼李庭的,少女就更加的期待了。

    李庭在少女洞前摩擦了一会儿就使劲捅进去。

    “唔……哥哥……轻一点……你的太大了……会裂开的……”少女呻.吟着,娇小的身子就颤巍巍着。

    “妹妹好舒服……里面好热……噢……哥哥……妹妹啊……噢……噢……来……来了……唔……再快一点……让……让……啊!”少女兴奋地叫着,全身上下的神经都集中到了内,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李庭那根勇猛无敌的了。

    一阵喷出来,李庭就拔出了,看着混着血丝的晶白涌出来滴进池子里,李庭就非常的得意,少女技巧方面是不如熟妇,可能破她们的那也是一种光荣啊。

    少女身子一软,整个人就跌坐在水池里,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闭上眼睛开始回忆李庭的凶悍了。

    搞定一个,李庭就迅速抓住第二个,如法制跑,一次性,直接贯穿了后就开始用力着。

    话分两头。

    享受完冰水的洗礼之后,童姥就从冰池走出来,转过身,早就站在那里待命的竹剑则端起手中的温水就沿着童姥的肩膀浇下去。童姥虽然很讨厌高温,可出去之前是必须调节一体温度的,否则温差会让她的修为减低。

    倒完后,竹剑就拿着毛巾替童姥擦身子,看着那对超级大,竹剑更是羡慕不已,如果她的也有那么大,估计会迷死全天下的男人吧,可惜童姥只愿意呆在灵鹫宫,从来不去世间走动。

    “那个不知来路的被奇妖天蟒吃了没有?”童姥闭上眼睛问道。

    竹剑皱起柳眉,她还没有和童姥说奇妖天蟒死掉这件事,若让童姥知道奇妖天蟒污染了童姥用来接见贵宾的独尊厅,天才知道童姥会怎么处罚她们。童姥虽多年未动用生死符,可若再次使用,那……竹剑脸上渗出的汗水变成了冰粒,随着她嘴巴的张开而掉到冰面上。

    “禀告童姥,奇妖天蟒已经和她同归于尽了,我们已经处理了人和蛇的尸体,”竹剑一边说着就一边观察童姥的表情变化,生怕自己的一个字眼就会要了自己的性命。

    一股寒气自童姥周身发出,却又渐渐消失,童姥闭着的眼睛满满睁开,星眸的寒气减弱,说道:“命人再去抓一只,我不希望那么好的水牢少了蛇的点缀,”童姥展开双臂,竹剑就将雪白色的肚兜套到童姥身上,系好绳子后,竹剑就经不住多看了几眼双峰间的深沟,挤在一块形成一个小口,看上去就像特意为设计的一样。

    穿好肚兜,童姥的身子就慢慢飘起,悬浮在空中。

    竹剑忙拿起一边的白色亵裤套到童姥身上,看着那一根毛都没有的,竹剑就羞红了脸,就像看到一件圣品一样。

    “你今天怎么了?”童姥问道,“以前都不会有那种眼神。”竹剑脸色煞白,忙帮童姥穿好亵裤,解释道:“对不起,童姥,小徒冒犯您了!”童姥落到冰面,说道:“下次注意点,”她看了眼竹剑敞开衣领内的,心中突然一惊,看到同性的身体她竟然有种扒掉她衣服的冲动!这种感觉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怎么可能会这样子!

    童姥当然还不知道刚刚竹剑帮她洗身子的水中也含有合欢水!

    “童姥,该穿衣服了,”竹剑也受到了合欢水的感染,脸红得像草莓一样,看着童姥那肚兜都难以包住的大,竹剑就觉得有点湿湿的,她强行压住想啃它的冲动,已经将雪白色的丝裳摊开,就等童姥将手伸进去。

    让竹剑意外的是,童姥竟然一把将它搂在怀里,口中的寒气直打在竹剑脸上,竹剑一下还没有反应过来,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感觉到童姥的手正伸进她裙子内,在亵裤上一直揉着。

    “童姥……这……”竹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想当年我,无崖子,李秋水,李沧海在一起的时候,日子真是的快乐似神仙,并在这种感情的基础上创建了逍遥派,后来又各自分开了,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李秋水废了无崖子的身子,如果不是这样子,也许现在被我搂在怀里的会是她,”童姥低下头就吻住竹剑的红唇。

    竹剑被吓得不知所措,只能用彷徨无助的眼神看着童姥。

    童姥的手已经插进亵裤内,正沿着那条早已湿透的来来回回摸着,摸了一会儿,她就收回了手,轻轻推开竹剑。

    竹剑以为童姥不会再有什么亲昵的动作了,可让震惊的是童姥竟然用她的强大内力控制住竹剑的身体,让她满满飘起来。

    “师父,你这是要干什么?竹剑并没有做错事啊!”竹剑吓得半死,她记得以前童姥处罚罪人时就有用过这种办法,将人升起,然后用内力打碎他的身体,满地的尸块……童姥脸上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双手一张,竹剑整个人就被寒气包裹住,布料破碎的声音响起。待寒气消失之后,竹剑已经是一丝不挂地站在那里。

    玄冰室的寒气竹剑倒不怕,她怕的是童姥下一步的举动,今天的童姥实在太奇怪了,和平时很不一样,就像中邪了一样。竹剑又不敢发问,搞不好脑袋怎么掉的都不知道。

    童姥看着自己被耻毛点缀着的,手指在上面摸了下,有种温暖正顺着手指传进她体内,她的身体一直都是冰冷状态,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人的温度了。

    童姥手中升起一团寒气,渐渐地,一根冰做的出现在她手掌里,只不过两头都是瘤状的。

    竹剑看了眼童姥手中用于自慰的工具,就倒吸了一口凉气,那比李庭的还大了几分,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竹剑的身体满满下沉,贴在了冰冷的冰面上,童姥将她的双腿分开,手在上摸了好几个来回,确定它已经很湿之后,她就将冰做的自慰器挤进竹剑内。

    本身是非常温暖的,一遇上这冰柱,竹剑就觉得浑身都被冻僵了。

    待适应了自慰器的粗大后,童姥就一前一后地抽.动着,自慰器黏上竹剑内的分泌物后,它的活动就变得非常的简单,也带出了好多好多的水,只不过水一流出来遇上低温后就结成了冰条。

    “很湿了,”童姥脸上浮现出少许的红晕,她松开了手。

    虽然童姥松开了手,可自慰器还是在不停地摇动着,它不是振动的,而是因为竹剑实在太兴奋了,膣肉正不停舔着自慰器,这就导致了它在摇动着。

    “该我了,”童姥淡淡一句,然后就坐到冰面上,两腿雪.白的大.腿夹着竹剑的腰,意丝杂毛都没有的渐渐靠近了自慰器。

    “师父,”竹剑呼吸变得非常的急促。

    童姥的鲜红接触到自慰器后,她就轻轻顶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