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一部 第169章 四胞胎齐上阵(中)

    四剑之首的竹剑看着全身随着李庭摇摆着的梅剑脸上浅浅显露的欢愉,柳眉已经皱起。

    “姐姐,”兰剑又叫道。

    “再等等,”竹剑回道。

    站在旁边一直不说话的菊剑静静看着李庭那将两瓣硬生生分开的,呼吸已经变得急促。

    李庭松开抓着轩辕剑的手,轩辕剑就漂浮在他头顶,阵阵光芒照亮李庭与梅剑,乍看去,李庭和梅剑就像沐浴在圣光中的神人一般,只不过是在做着被神视为禁忌的。李庭抓着梅剑的双手,不停着梅剑,并大声问道:“被我得爽不爽?”“唔……唔……唔……”梅剑紧咬着牙关,就算再爽也不敢在三位姐姐的面前表现出来啊,李庭每次插到花蕊时,她就觉得自己快要死了,而当退出去时,她又很渴望那根不断摩擦着的能早点。

    随着抽.插速度的加快,梅剑内已经是湿滑一片,随便一捅,再,就有一股混合着血丝的水流洒在地上。

    “看来你不舒服噢,那我就不插了,”李庭立即拔出了点滴血丝的,勾住梅剑的脖子,手指滑过硬挺起来的,游到紫宫处,解开了她的道,附到她耳边,呢喃道,“我现在可以放了你,你回到灵鹫宫后就不可能享受到被的感觉,你现在里面还是很湿,只要你一句话,我就会,让你丢的。”梅剑紧闭着眼睛,根本不敢去看另外三位姐姐,两丝眼泪流下来,像蚊子一般的声音只有李庭才能听到,“你就吧。”“大声一点,让她们三个知道你现在是多么的想被我!”李庭喝道。

    “梅剑妹妹,你绝对不能服从她的威!”向来最清高的兰剑娇声喝道。

    梅剑哽咽着,说道:“可是真的很舒服,求……求你用力我……我……”说完,梅剑就羞得有找死的冲动了,她一下就迷茫了,根本不知道这场肉宴结束之后,她的未来在哪里,和这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双宿双栖?估计不可能的吧,他是李秋水的人,自己是天山童姥的徒弟,再怎么磨合也不可能在一起的……李庭邪恶地笑着,马上就寻找到入口,猛地一用力,“呲”的一声,粗大无比的就一捅到底,褶皱着的膣肉马上包住,并开始吸着。

    “唔……就是这种感觉……三位姐姐……我很舒服……你们不要管我了…………再用力一点……我要死了……好麻啊……摩擦得很热……我要融化了……求你再快一点……唔……唔……要死了……”李庭那物一的时候,梅剑就明白了一个道理,既然很舒服,那就放开身心去享受,何必被那些纲纲条条束缚住,快乐似神仙才是人类的终极追求嘛,反正身体都被他破了,就放开一点吧。

    “梅剑意志怎么这么不坚定!”兰剑咬牙切齿道,“如果这事被童姥知道了,她绝对要被逐出师门的!竹剑姐姐,你倒是发表一下意见,难道就忍心看着师妹被这个臭男人搞吗?”竹剑依旧保持着戒备姿势,说道:“我可以看出梅剑很喜欢那种感觉,如果她想要追求那种感觉,我不会阻止的。”“你说什么傻话?被那么粗的……算了……菊剑,你是什么意思?”兰剑问道。

    菊剑舔了下湿红的嘴角,说道:“我一直都是听竹剑姐姐的。”“好,你们不去帮梅剑,我自己去!”说完,被怒火冲昏头脑的兰剑就拔剑飞驰过去,剑锋直逼李庭的额头,为防止伤到梅剑,兰剑只能选择从侧面进行攻击。

    李庭老鹰般的目光锁定了正从左翼进攻的兰剑,看准她举剑刺过来的瞬间,李庭就一边着梅剑,一边抱着梅剑的身体,让她成了挡箭牌。既然兰剑刺杀自己的目的就是救梅剑,那么她绝对不会伤害梅剑的!

    兰剑看着玉女峰不断摇动着的梅剑,猛地收回佩剑,双脚一落地,胸口就是一阵急气攻心,刚刚强行收住出手的剑,不受内伤才怪,幸好只是气息有点乱罢了。兰剑恶狠狠地盯着得意洋洋的聊天,叫道:“此等鼠辈,竟然用我妹妹做掩护,有种就和我打!”“不好意思,我这人太牛逼了,不到关键时刻是不会出动的,”李庭邪恶地笑着,双手抓住梅剑的大.腿内侧,猛地一用力就将她抱起来,将女性最私密的地方暴露在兰剑眼帘下,并说道,“看见了没有,梅剑这里一直在流水,知道吗,她很喜欢被我的感觉,你实相点就脱光衣服等我你!”看着梅剑呼吸着的处流出的晶莹,兰剑羞得扭过头去,叫道:“我非杀死你不可!”“姐姐,”菊剑亲昵地叫了声就拉住了竹剑的手,整个人已经移到竹剑身后,贴着她的身子,手已经游进她的裙子内。

    四剑之首的竹剑长呼一口气,淡淡道:“此劫难逃了吗?”菊剑已经将剑收回剑鞘里,小声道:“姐姐也湿了吗?”竹剑报以微笑,并没有回答,也不去管菊剑那只开始在亵裤处游动的手。

    “哥哥……快给我那根热热的棒棒……我要呀……”梅剑的手爬过自己的,胡乱摸着,当她摸到李庭那根滑腻腻的时,她脸上就充满了兴奋的神色,抓着它就塞进内,并呻吟着,“哥哥快……快用力……我要……我要呀……”“好孩子,”李庭夸赞了句就开始特卖力地着梅剑。

    漂浮在混沌空间内的李嘉欣一边看着李庭与梅剑的镜头,一边掰开自己的,手指快速进进出出着,喃喃道:“唔……主人……主人……欣儿好想要……好想要你……欣儿已经好湿了……好痒了……”梅剑嘴角流出口水,妩媚地笑着,嗔道:“……好满啊……舒服死人了……哥哥你的棒棒太大了……插得妹妹好舒服……”李庭突然拔出了,将梅剑转了个身,然后又,低头就含住她的,用力吸着。

    “哎呀……好舒服……”梅剑叫了声就握着自己的小,直往李庭嘴巴里塞,好像希望他将整个小都吃下去般。

    还半跪在地上的兰剑看着梅剑陷入的那幕,她的心就在滴血,她愤然转身,刚要质问竹剑为什么无动于衷,却看到让她终身难忘的一幕:菊剑和竹剑的亵裤都退到膝关节处,菊剑一手拉起竹剑的裙子,将那被稀疏耻毛点缀着的细缝大方地展现出来,另一只手则在细缝上不停摸着。

    看着这一幕,兰剑手中的剑已经落地。她知道菊剑和竹剑每天晚上都要睡在一张床上,有时也会发出让她面红耳赤的声音,可……也不要在此刻表露出来吧?

    兰剑长叹一口气,悲愤地笑着,拿起剑就甩到一边,叫道:“你们三个都疯了!”菊剑的舌头在竹剑耳垂下不断舔着,幽幽地看着兰剑,说道:“二姐,很舒服的噢。”四剑之首的竹剑依旧保持着那副漠不关心的模样,说道:“灵鹫宫一直没有男人,所以我们两个只能这样子玩,二妹不用介意,你看看四妹,我们两个这样子摸都很舒服,她给男人插那绝对更舒服了。”“可……”兰剑胸口不断起伏着,“腾”地站起来,低下头,目光不断闪烁着,说道:“我们四姐妹一直有话不谈的,可为什么到了现在我觉得自己被你们欺骗了,”她仰起头看着明亮的月亮,咬紧牙关,看着李庭那根在梅剑内进出的,心一横,一边解开斗篷,一边走过去。

    当走到梅剑身后时,她连最后的防御亵裤都脱掉了,看着梅剑那时而盛开时而缩紧的,兰剑就说道:“既然三位姐妹选择的路和我不同,那我只能跟随你们了!”李庭看了眼一丝不挂的兰剑,看着她那闪着萤光的,就知道她已经湿了,李庭浅浅一笑,暗暗道:自己有需要却还找这种冠冕堂皇的理由,笑死我了,不过收了四胞胎绝对会乐趣无边!

    兰剑跪在了地上,伸出舌头就舔着梅剑的下缘。

    “啊……二姐……别……别……别舔啊……求你别舔了……那里……唔……你的舌头……”一感觉到兰剑的舌头在自己和李庭处游荡着,梅剑就羞得缩紧了。

    一缩紧,李庭就得更爽了,带出的则被兰剑纳入口中。

    兰剑一边吃着,一边说道:“圣泉孕育的女人味道就是不一样。”“什么圣泉?”李庭忙问道。

    “就……就是……啊……就是圣泉啊……只有二代弟子和三代弟子有权利在那里沐浴……啊……又了……沐浴完……流出来的味道……就好好……吃了……”梅剑说完就捧着李庭清秀的脸颊,深深地凝望了几眼就吻上去,主动将舌头伸进李庭嘴巴内,与他的舌头搅拌在一起。

    李庭还是听得云里雾里的,不过既然她们这么说,李庭就有一个非常邪恶的想法,他就想让女儿国内的女人都在圣泉里沐浴,那样他就可以吃到美味了,不过燕楚儿就算了,毕竟她是酒娘嘛,她的是独一无二的。

    李庭抚.摸着梅剑的粉脸,笑着说道:“以后我还会让你多舒服几次的,保证让你开开心心地活着。”“哥哥,”梅剑呢喃了句就靠在李庭肩膀上。

    跪在地上的竹剑依旧一边吸着李庭的,一边抠弄着自己的。

    “姐姐……好痒……啊……”每次竹剑舌头划过菊剑的时,菊剑都会不由自主地弓直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