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一部 第182章 两女进囊

    童姥听罢,心里后悔万分,更明白为什么自己那时候对竹剑的身体会有种莫名其妙的依恋,而选择了让她帮自己吸,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是李秋水在作怪!

    “当初要不是你废了无崖子的双脚,我哪里会千里迢迢赶到西夏去毁你的脸!”童姥叫道。

    李秋水冷冷一笑,说道:“我先夺走我的无崖子,你还好意思血口喷人,如果不是你从中作梗,也许我现在就和无崖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才不会跑到西夏做什么皇妃!”“无崖子只喜欢你妹妹李沧海,而不是你这个脸和她长得一模一样,心肠却不及她千分之一的毒妇!”童姥叫道。

    擒住童姥的李庭可不管她们两人之间的情感纠葛,他现在得正酣,粗大的就在狭窄的内进进出出着,虽然有点干涩,不过干起来还是很有感觉的,屁骨一挺一挺的,就一直爆着童姥的,强行被撑开的流出的血液沿着细缝滴在了地上。

    “唔……唔……”童姥虽然很疼,很有感觉,可她不愿意在李秋水面前表现出来。她紧咬着牙关,一点反抗的痕迹都没有,心里却在计划着怎么逃跑,不过估计不可能了,被破处之后,她的八荒六合唯有独尊功已经只剩下一成,而且身体里还残留着合.欢水,如果不多多让李庭的话,估计后果不堪设想,最最重要的是自己的仇敌李秋水就在玄冰室内,想逃走就像痴人做梦一样。

    “我徒弟很厉害吧?”李秋水看着童姥不断喷出液汁的红肿细缝,就可以想象得到李庭破她身体时候是多么的猛烈,想到巫行云维持九十多年的处就这样子被李庭破了,李秋水心里的得意就不言而喻了。

    童姥冷哼了一声,笑道:“厉害?除了会和女的做,他还会干什么?”李庭扬起眉毛,似乎想反驳,不过又觉得没有这个必要,反正他要做的是尽收渔翁之利,才不管只言片语的谩骂。

    “徒弟,再给她一点颜色瞧瞧,直接她都可以!”李秋水叫道。

    李庭拔出了混着血丝的,将童姥压在了冰面上,掰开她的双腿,猛地一用力就插进她内,然后就可以着,整根进出着,干得童姥直翻白眼,与此同时,他并起两根手指插进了她的内使劲刮着壁。

    童姥的嘴巴被李庭封住,想说话都不可以。

    “是不是感觉到我手指在你菊花内写字?”李庭松开嘴巴故意大声说道。

    “徒弟,你喜欢怎么虐.待她都可以,就当作我给你的奖励吧!”李秋水仰头大笑着,胸前的大就在不停地摇摆着。

    心思精明的童姥马上闭上眼睛去感觉李庭手指在自己内的运动轨迹,并开始在头脑里回忆他一笔一划写的字,虽然有点疼,可这种麻疼的感觉还是不错的。

    看着童姥的这幅表情,李庭就知道她已经投入了角色之中,遂开始写字。

    ‘李秋水说的一半话是对的,她确实是我师傅,不过是在万不得已的前提下认的,我是来自襄阳城,要去全真教办大事,如果你和李秋水能助我一臂之力,我相信一切的事情都会变得非常的简单。’童姥已经太久没有涉足江湖,还不知道江湖上有什么全真教,这倒不是重点,重点是李庭想将她们两个都收入麾下!

    李庭的舌头沿着童姥脖子下舔,爬上耸立着的高峰,在上不停舔着,并将之含进嘴巴里用心地品尝着,手继续在童姥内写着字。

    ‘为了一个男人而结怨几十年,这是傻瓜的做法,如果有可能的话,我还是觉得你们抛弃过去,以新的姿态和我在一起,怎么样?’“不可能的,”童姥喃喃了句,“李秋水和我的仇不可能因为你的一句话而结束的,你这人太天真了。”李秋水柳叶眉皱起,对巫行云这句突然冒出的话十分的感兴趣,问道:“我徒弟说什么了,我怎么没有听到?”这时候,李庭加大了的力度。

    “唔……唔……轻一点……要被你了……哦…………好麻……好疼……”童姥其实不想在李秋水面前表现出来,可这种感觉真的很好,比练成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的第十成还爽万倍。童姥突然抱紧了李庭,一股热浪就喷出来,之后就无无力地躺在了冰面上,喘着粗气。

    李庭拔出了,一点软话的迹象都没有,他看了眼李秋水,说道:“师傅,有些话我本来不打算和你说的,不过似乎再隐瞒下去也没有意义了,我叫杨过,是襄阳城的统帅,此行是去终南山全真教联谊,以天下众志士之力一起推翻南宋赵氏家族的统治,一个从别人手里偷过来的政权本就名不正言不顺,更不可能长久存留下去,况且现在南宋被弄得民不聊生,天下哀声载道,赵氏政权再不被推翻,国民焉附?”李秋水和巫行云都愣在了那里,她们根本想象不到这个年纪轻轻的李庭会说出这番励志的话。

    两人沉默了好久,还是李秋水先开口说话:“我一直在西夏生活,对于南宋的统治也有所闻,确实很不合民意,上周西夏王还有打算挥兵进攻南宋,与蒙古共同分割南宋,可后来突然冒出了一个杨过,说得夸张一点就是将整个蒙古族都毁了,正是因为此,西夏王就不敢贸然进攻南宋了,因为他们的国土多了一个大将之才。其实我来南宋有两个目的,第一就是找巫行云报仇,第二就是杀了杨过,之前你有和我说过你的名字,不过看你年纪小小的,我还以为只是同名而已。”李庭心里冒出一阵的冷汗,暗暗道:不是吧,我的人气这么高,连东北方的西王也开始打我的主意,看来我不把他的国土占为己有,不把他的女人都了,我就对不起李秋水的不杀之恩了。

    “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李庭镇定地问道,既然李秋水现在一点杀意都没有,那就说明她不会杀自己了,至少目前是。

    “如果巫行云会帮助你,我就不杀她,我就回我的西夏,”李秋水简略地答道。

    李庭走上前,一把就抱住李秋水,抓着他的手就放在自己粘腻腻的上,说道:“只要是我杨过喜欢的女人,我绝对不会将她让给别的男人,所以我绝对不会允许你回西夏,你和巫行云都留在我身边,和我一起见证一代皇朝的崛起吧。”李秋水心有不舍,可还是说道:“正如巫行云所言,我和她的仇已经延续了几十年,不可能因为你的几个字而改变的,一山不容二虎,道理很简单,你就让她配在你身边吧。”躺在冰面上回味李庭勇猛的巫行云睁开了眼睛,说道:“我的身子已经被破,武功已经回到十八岁的时候,我就算陪在他身边也做不了什么,还是行云你留在他身边吧,就让我以这种姿态在这里老去。”李庭大笑了一声,说道:“你们都太傻了,为了一个男人而结怨九十载,这有何意义,我问你巫行云,无崖子有恨过李秋水吗?”“没有,”巫行云立马答道,“无崖子直到死都没有怪罪过李秋水,只怪他自己没有将心思表达出来,而让我们三姐妹分崩离析。”“真的?”李秋水睁大了眼睛,似乎还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我年纪虽小,不过最基本的道理我还是明白的,无崖子前面是性情中人,他是不可能将仇恨一直记挂在心,所以自始至终都是你们两个不能解开自己的心结,我现在做个解铃人,让你们重归于好,放下那份都没有理由的仇恨,和我一起创造一个全新的世界,怎么样?”又是难得的沉默,李秋水和巫行云都不说话了。

    李庭突然抱起了李秋水,将她放倒在巫行云身边,说道:“现在就是和解的时候了,就让夫君用整根东西作见证,”说完,李庭就跪在了李秋水双腿间,掀起她的裙子,并褪掉她的亵裤,就在前摩擦着。

    李秋水看着列流满面的巫行云,一把就将她抱在怀里,呜咽道:“如果以前我们可以看开,也许我们早就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了,”李秋水睁大了眼睛,下面传来一阵的麻痒,李庭已经插了进去。

    巫行云解开李秋水的扣子,说道:“以后我们就一起服侍杨过,会过得很开心的。”“嗯……哦……顶进来了……”李秋水抱紧了巫行云,让她埋在自己大间,“你是不是很久没有碰过我的身体了?”“嗯,”巫行云应了声就张开嘴巴含住李秋水的。

    见两人和好了,最开心的应该是李庭才对,又收了两个得力助手!嘴角翘起,屁骨就开始挺进,用力着李秋水,感受着李秋水的湿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