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一部 第183章 肉宴无极限(上)

    当李庭将浓热的分别射进李秋水和巫行云膣道内之后,三人就躺在那里不再动弹了,都太累了。李庭左边抱着巫行云,右边抱着李秋水,心里有说不出的满足。

    休息了好一会儿,李庭突然扭过脖子看着李秋水,问道:“你来的时候到底杀了谁?”“对呀,秋水,你把我的哪个弟子杀了?”巫行云皱着柳眉问道。

    李秋水掩口一笑,说道:“它应该不算是你的弟子吧,就外面那只讨厌的孔雀,看见我这么个漂亮的人,它就张开翅膀想和我比谁漂亮,所以我冲动之下就动杀机了。”巫行云长吐一口气,手放在李庭强壮的胸膛上,说道:“那就好,否则我就不好和下面的弟子交代了,”顿了顿,巫行云就问李庭,“你是怎么让我们整个灵鹫宫的人都服下合.欢水的?”李庭马上就将之前所发生的事情都抖了出来。

    听完李庭的言语,巫行云就支起身子亲了下李庭的脸颊,夸赞道:“刚刚看到你的时候,我还以为你真是那个什么男妓呢,原来不是呀,你真够聪明的,在我眼皮底下还能做那么多事,如果换做别的男人,估计早就被我杀死养花了。”“不聪明怎么能做你们的夫君呢,好了,我现在还要做一项非常重要的事情,”李庭站起了身子,一丝不挂地往大门口走去,手扶在被李秋水弄得乱七八糟的石门边,回头一笑,问道,“行云,算上你,这里一共有多少名女弟子?”“算上我的话,有两百二十名,”巫行云答道。

    李庭差点晕倒在地,自语道:“那我岂不是要做到天黑,天哪,早知道不放药到水里了。”语毕,他就提神走了出去,就将李秋水和巫行云留在那里。

    两人对望了好一会儿,然后就很有默契地抱在一起,记得上次拥抱的时候距今已经七十多年,这怎么不让她们感慨万分。李秋水在巫行云额头亲了下,说道:“我们又重逢了,有空的时候和我一起到崖下拜祭无崖子吧。”“嗯!”巫行云点头应了声就将头搭在李秋水肩膀上,望着那把还漂浮在空中的轩辕剑,问道,“这等世上独一无二的宝剑不知秋水是哪里取得的?”李秋水释然一笑,刮了下巫行云的翘鼻,说道:“我哪有那种本事啊,这是我们夫君杨过的,早上我叫他男扮女装混进灵鹫宫,就不让他带剑上来,那样就露出马脚了。”“秋水还是这么精明,”巫行云半带挖苦地说道,停顿了一会儿,巫行云就附到李秋水耳边,呢喃道,“我听夫君说,说你下面有一颗痣,不知是否可以给行云看一下,”还没有取得李秋水的同意,巫行云娇小的身子就溜下去,伸手就将那一丛杂毛往上一按。

    “行云,别看呀……羞……”李秋水脸立刻红了。

    看着挂在珍珠旁边的那棵痣,巫行云就不由自主地伸出舌头在上面舔了下,然后就慢慢下移,吻住了还有点红肿的。

    “唔……行云……你被夫君带坏了……”李秋水咬着小指头嘟喃道。

    余婆婆冷笑一声,说道:“刚刚我去了躺澡房,从她们口中得知是你这臭小子毁了她们的名节,你如果不下来受死,让老太婆我抓到,我绝对斩断孽根!”李庭一时还搞不明白为什么余婆婆不受合.欢水的影响,不过这已经不是他该考虑的问题了,反正他现在的任务就是破了其他女弟子的处,想罢,李庭就叫道:“我是你师傅巫行云的夫君,你敢动我她就垛了你去做花肥!”“胡扯!我师傅天山童姥乃人间仙子,你说这话简直就是在侮辱她!”余婆婆又舞起佩剑,一道寒光自剑锋飞出,直逼李庭而去。李庭运气内力,在自己前形成一道气墙,将剑气挡了下来。

    “你这顽冥不灵的丑八怪,你现在就进去问你师傅,告诉你,等我再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你就得叫我一声杨师傅,我要去做大事,就不在这里和你胡扯!”说完,李庭就跳到另外一边去,理都不理余婆婆。

    余婆婆见他轻功了得,就决定先去找巫行云,只要确定他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就可以决定应该怎么做了。

    李庭跳到地面,看到前面有一个正解开衣服,隔着肚兜揉着的女弟子后就像狼看到猎物一样冲过去,二话不说就将她推倒在地,骑在她身上,以最快的速度扒光她的衣服,举枪就在湿漉漉的前摩擦着……一边着这个女弟子,李庭就一边在思考为什么余婆婆不受合欢水的影响。

    想了好一会儿,李庭结合现代生理学终于得出了绝对正确的结论:余婆婆已经进入了更年期,一点性激素都没有,所以就算拿一打的春药灌进她嘴巴里也不会有任何作用的。

    “哥哥……你再快一点呀……”身下的女弟子已经开口求索了。

    李庭忙着,用力着她。

    “……哥哥……好哥哥……坏哥哥……妹妹要被你了……哦……哦……我从来没有体会过……啊……被哥哥到死的感觉呀……唔……哥哥好大……要裂开了……求你再插深一点……就让妹妹死掉算了……哦……啊……好哥哥……妹妹要来了丢……丢了……啊……哥哥……”女弟子抱紧了李庭的虎躯,满足的笑靥铺满整张脸。

    搞定了一个,前面还有两百零三名在等着李庭,哦不,还要减掉那个可恶的余婆婆!那就还有两百零二名!

    之后,李庭就像是一只精力充沛的公马一样奔赴在灵鹫宫的各个角落,只要是有女弟子出现的地方,那就绝对少不了李庭这个助人为乐的好小伙子。

    经过大约一个多时辰的奋斗,李庭终于搞定了所有的女弟子,看着倒在自己脚边的五名女弟子,李庭就飞出的佩服自己,连续做了这么久,竟然一点都不累,也只三次而已,只能说双修太牛逼了。

    将吸收到的内力全部转化为己有之后,李庭就觉得肚子很饿了。

    回到玄冰室,李秋水和巫行云都已经穿着得体地站在玄冰室外面,那个余婆婆当然也在场。

    李庭一走过去,余婆婆就低下头叫了声“杨师傅”李庭听得特别的惬意,连连点头道:“余徒弟不用客气,都是自己人,”那模样就像大奸臣一样。

    之后,李庭就命令余婆婆带着四剑去处理还倒在地上回味被的女弟子的事,巫行云则要求她的弟子申时的时候必须到议事厅集合,她有大事要宣布。李庭则左拥右抱着李秋水和巫行云往就餐的大厅而去。

    吃过午饭,他们就一起到巫行云的房间睡了个午觉,快到申时的时候李庭才慵懒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余婆婆那张皱巴巴的脸,李庭当场就别吓得差点心脏病,忙依在床边,叫道:“你干什么?”“童姥叫我来请你去议事厅,有大事相告,”余婆婆眯眼笑着。

    “知道了,我这就去,”李庭看着空荡荡的床,才明白自己睡得像猪一样,连那两个大美钕下床都不知道。

    于婆婆离开后,李庭就跳下床,见床边整整齐齐放着一套淡蓝色的长袍和贴身衣物,他就对着镜子穿戴整齐,然后就走去了房间。

    还没有走到议事厅,李庭就听到里面了得沸沸扬扬的,好像菜市场一样。李庭记得以前看《天龙八部》的时候,灵鹫宫都是死气沉沉的,一点感情色彩都没有,活着说最大的感情色彩莫过于无尽的仇恨,怎么自己一来就变了样了呢?

    左脚刚踏进去,一片热烈的掌声就响起,李庭差点就吓得扑倒在地,幸好他的定力够强,他忙抚正额前的发丝,装得飞出正经地走进去。

    “欢迎新宫主,欢迎大夫君……”新宫主,大夫君?李庭听得有点莫名其妙的,看着那些被自己过都两眼发光的女弟子,李庭就忙朝台阶之上的巫行云和李秋水走去,再走慢一点,李庭都怕被她们围歼掉。

    “夫君,我和秋水商量了下,决定将灵鹫宫的宫主一位传给你,有点唐突,还望你见谅,”娇小可爱的小巫行云站起身子让在一边坐在旁边的虎皮椅上,李秋水则坐在另外一边的虎皮椅上,将正中间披着龙鳞的宝座让给了有点纳闷的李庭。

    李庭这人别的没有什么有点,就是喜欢来者不拒,他一拍长袍,一就坐上去,用锐利的目光看着场下满是期待的女弟子们,朗声道:“以后我就是你们的宫主了,也是你们口中的大夫君。”“宫主万岁,大夫君万岁……”李庭招手示意她们停下来,然后就说道:“俗话说得好,新官上任三把火,我现在就要开始燃烧第一把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