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一部 第187章 圣泉群女(上)

    李庭故意装做很害怕,战战兢兢地问道:“不知敬爱的丢丢大人还要使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招式呀?”“我知道你最害怕什么,”丢丢清澈的双瞳中点缀着得意的色彩。

    李庭拍了拍脑袋,笑道:“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你怎么会知道呢?”“那就试一试,”丢丢跳到了草地上,正对着李庭,慢慢朝镜湖的方向退去,站在镜湖边,看着被月光点缀着的李庭,丢丢就转过身,手做喇叭状,喊道:“芙儿姐姐、晓沁姐姐、绾绾姐姐、惜惜姐姐……杨过大哥哥来了!”李庭脸色一变,确实……确实他在女儿国最怕的事情就是被她们知道自己回来了。

    李庭忙退到后面,差点把小公主其其格碰倒,他搔着后脑勺,说道:“我先回去一下,晚点再来找你们!”说完,李庭就召出了空间门,一溜烟就跑进去。

    “确实是你最害怕的嘛,”丢丢得意地笑着,可蒂亚等人就有点不高兴了,好不容易盼来李庭,就这样子被跑掉了,麻痒之处谁来解决?只能用手或者让别的姐妹帮忙解决了。

    出现在议事厅外面,李庭就长松一口气,自语道:“确定了圣泉的事就可以叫她们过来了,清洗一下下面,味道就会变得非常的好。”……鸡鸣之后,李庭还是睡得很香,直到感觉到有一张嘴巴在吸他的时,李庭才清醒过来,揉了揉眼睛,就看到有点冷漠的竹剑正趴在自己双腿间不停做着活塞运动。

    “早安,”李庭笑了声。

    自己吐出李庭湿漉漉的,说道:“我回来洗炼就看到你躺在我床上了,该起床了,早餐已经为您准备好了,”自己擦去嘴角的口水就站直身子,脸上潮红片片。

    这时候,菊剑、兰剑、梅剑都走了进来,菊剑捧着衣物;兰剑拿着毛巾;毛巾则端着脸盆,三人占站成一条直线,就像士兵等待李庭去检阅一样。

    竹剑也退到了队伍里,说道:“童姥叫我们四个伺候您起床。”“想得真周到,”李庭淡淡一笑就拿起毛巾开始擦脸。

    竹剑却一把抢过李庭手中的毛巾,说道:“童姥是叫我伺候您起床,不让您劳,”竹剑将毛巾弄湿,然后就解开了自己的衣服,脱光上衣后,就将湿漉漉的毛巾在自己翘挺的上来来回回擦了好几回,确定很湿之后,她就将李庭推倒在床上,握着两个压在李庭脸上,然后就摇动着身子,用清洗李庭的脸。

    滑腻腻的,李庭就觉得很惬意,他眯着眼睛就开始享受着另类的洗脸。

    兰剑也模仿自己的动作将自己的弄湿,然后就用双峰夹住李庭的开始洗着,有时候还低下头含住,用舌头舔着。

    梅剑和菊剑当然也想加入她们的阵营,只不过条件不允许而已。

    当自己和兰剑将李庭整个身体都擦了个遍之后,她们就退到了床下,就开始穿衣服了。

    菊剑则开始为李庭穿衣服,穿的时候当然也忘不了偷腥几下,只不过不敢太大胆就是了,如果弄脏了,岂不是又要洗了?

    搞定之后,四剑都觉得李庭一下子变帅气了好多,都用渴望的眼神盯着李庭看,典型的花痴模样!

    出了蓼风轩,李庭就和四剑一起往就餐的潇湘馆而去。

    除了巫行云、李秋水和巫行云的弟子之外,潇湘馆向来是不允许女弟子用餐的,就如高级餐厅一样。一走进去,李秋水和巫行云正撑着下巴似乎等得有点不耐烦了,一见到李庭,她们就忙站起来,异口同声道:“夫君,吃早饭了。”李庭走进去之后,四剑就退下了,毕竟这时候是她们和李庭的独处时光,她们哪里敢打扰啊。

    吃着美味的早餐,李庭就问道:“两位夫人,我想带另外几位娇娘到圣泉洗个澡,可以吗?”“几个?”李秋水问道。

    “不多,也就三十多个,”李庭理所当然地答道。……“有问题吗?”李庭一边将春卷塞进嘴巴里一边问道。

    两人同时摇头,说道:“没有,就算有,我们也不敢说。”“那就好,那个……圣泉在哪里,为什么我都没有看到呢,”李庭问道。

    李秋水和巫行云相视一笑,说道:“就在后山,你当然没有去过了。”李庭恍然大悟,这才想起自己只是在灵鹫宫内找寻圣泉,哪里有想过是在后山呢。

    早饭后,李庭就在巫行云和李秋水的带领下朝后山走去。

    来到后山,李庭首先看到的是一眼喷起来丈高的泉水,再就是看到泉水后面刻在石壁上的“飘渺峰”三个大字,笔划十分平滑,深度接近两寸,一看就知道不是用篆刀篆刻的,应该和林朝英刻字有异曲同工之效吧。

    “这就是你朝思暮想的圣泉,我先告诉你一声,男的最好不要下去洗澡,听说会变成女儿身的,当然这只是传说,还没有实践过,如果夫君你想试一下也可以下去;后面那三个字是无崖子刻上去的,他擅长剑气,”李秋水解释道。

    “噢,”李庭应了声就转过身,说道,“我现在要叫她们过来。”“要我派人下山去接吗?”巫行云问道。

    李庭神秘一笑,说道:“不用,我一直待在身边。”李秋水和巫行云都有点困惑,都觉得李庭这句话是在忽悠她们。

    “你们先下去洗澡吧,我马上就叫她们过来,”李庭让到了一边,他可不想黏到泉水,搞不好自己的命根子就缩进去,还可能要给别人,一想到有根那么粗的东西插进自己体内,李庭就打了个哆嗦,退得更远了。

    李秋水笑了笑,然后就开始宽衣解带,解开肚兜,硕大的就跳出来,这是她最傲人的资本了,现在也只属于李庭一个人的。弯腰脱掉裙子和亵裤,她就赤着身子面对着李庭,用手拨开鲜红色的花瓣,问道:“夫君要过来尝一尝味道吗?”李庭想是想,可李秋水就站在圣泉边,他哪有那个勇气呀,李庭摇了摇头,说道:“来日方长,来日方长,有的是机会,不差这一次。”李秋水当然知道李庭是在害怕什么,她吐了吐舌头,转身就跳进了圣泉内,像一尾鲤鱼一般潜进了水底。好一会儿才露出水面,擦去脸上的水滴,她就吐一口泉水,捧起泉水就泼向正准备脱衣服的巫行云。巫行云随手一挥,一道真气就弹开泉水,以免衣服被弄湿。

    “呀!”李庭惊叫了声就像一只受惊的猴子一样跳到更后面去。看着刚刚呆着的地方被泉水弄湿,李庭脸上就渗出汗水,自语道:“男人与女人的界线就在于有没有洗泉水藻。”看到那一幕,李秋水就“咯咯”笑个不停,忙招呼道:“行云妹妹快点下来洗澡,我们不管夫君了。”“嗯,”巫行云脱光衣服后就跳进了水里,溅起的浪花亮白亮白。

    看着洗得异常开心就像是在挖苦李庭的两女,李庭就有点郁闷地打开了空间门。

    看到李庭走进发出金光的空间门那一幕,两女都愣住了,就像是看到上帝出现在她们眼前一样。

    “那是什么?”巫行云问道。

    李秋水直摇头,说道:“不知道,好像是门?”“额?”“额?”来到女儿国内,李庭就让程遥迦召集所有的人,都让她们到空间门这边来集合。

    看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李庭就将圣泉的事大致讲了一遍,每个娇娘都听得兴高采烈的,而程遥迦的想法很简单,她就是想看一看巫行云而已,所以李庭的进入命令一下,程遥迦就第一个冲进去。

    来到圣泉旁边,程遥迦就看到一个熟妇和一个小女孩浮在水里正盯着她看。

    “你就是天山童姥吗?”程遥迦脱掉衣服就跳进圣泉里,游过去就抓住李秋水的手,羡慕的目光一点都没有减弱过,“我叫程遥迦,是全真教的俗家弟子,仰慕你已久,没想到你的美貌让我如此痴醉,我看得都呆住了,这里还这么大呀,”程遥迦一边感叹着一边盯着李秋水的大看,然后又与自己的做对比,确实比自己的大了不小。

    李秋水傻傻地看着热情的程遥迦,就是没有搞懂发生了什么事情。

    被晾在一边的正牌巫行云直郁闷。

    这时候,程遥迦注意到了小女孩模样的巫行云,就问道:“这是童姥的孩子吗?真的就像遗传一样,这里也好大啊,几岁了?十岁?长得很可爱,长得虽然有点幼稚,不过神情却很成熟啊。”巫行云更加的无语,这个突然跑出来的女人崇拜她就算了,认错人也就算了,但至少别把她当作李秋水的女儿吧?

    巫行云捂着脸,嘀咕道:“秋水,若不是你以前在我耳边吼了声,绝对不会发生今天的认错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