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一部 第197章 黄蓉陪病人(上)

    坐在床边的黄蓉总觉得事情有点奇怪,刚刚看到的黑衣女子不论声音还是贴身武器方面都与很久之前在幽谷碰到的一样,那时她的身份分明是蒙古人,现在怎么变成了朝廷的人了?思考了一会儿,能用以解释这个现象的只有一个可能了,她的确是蒙古人,蒙古族覆灭之后,她为了替蒙古报仇就决定挑起全真教和朝廷的冲突,以乘机获取某些利益!

    黄蓉当然还不知道,她将所有的问题都变得复杂了,一切的一切不过是因为李庭要阉割尹志平而已,哪有那么复杂呢?

    黄蓉笑了下,觉得这应该算是一个契机,她就站起身,说道:“王道长,朝廷的人已经开始迫害全真教徒,如果您不有所行动,估计后果不堪设想,你也知道的,昏庸的赵显会听信三犬谗言,可能这几天就会来攻打全真教,他们仗着人多,还有火枪队的协助,非常的嚣张,孙道长有着一身绝世武功,还不是遭到他们的暗算。”“这些先不谈,我要替志平止血,麻烦你去外面等候,”王处一说道。

    “好的,”黄蓉也知道这种场面不是她一个女子可以多看的,所以她多看了李庭几眼就头也不回地走出房间。

    房间外面也是挤满了道士,只不过都不敢闯进去,黄蓉也乘机将自己的思想在他们之间传播着,效果好不好那就不言而喻了,反正每个人一听说朝廷想要灭了他们全真教,每个人都是义愤填膺的。

    王处一握着尹志平染满鲜血的双手,咬着牙齿道:“好徒弟,你忍着点,过一会儿就没事了。”“嗯!”尹志平疼得都说不出话了,疼痛是小,最让他伤心欲绝的是他失去了做男人的资本。

    王处一取过毛巾,就在尹志平下半身活动着,将鲜血一点一点地擦干净,然后就拿出金创药,将之倒在伤口四周,最后就用纱布包扎好伤口。

    做完这一切,王处一的心绪就变得非常的复杂,他们全真教明明是替朝廷卖命的,现在朝廷反而要来诛杀他们,这种朝廷还值得他们效力?不可能!王处一呼吸变急促了好几分,他帮尹志平遮住伤口,抱起尹志平就朝门外走去。将尹志平交给赵志敬后,王处一就去帮李庭处理伤口了。

    花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李庭小腿处的铁碎差不多被王处一取出来,取铁碎的过程中,王处一就开始观察李庭的经脉及骨骼,令他惊异的是这个看上去有点文弱的李庭骨骼竟然十分的惊奇,是个难得练武奇才,最重要的是他本身就具有与年龄不相符的身后内功,可能已经快可以与他相提并论了。面对这么一个如此年轻却能力非凡的少年,王处一确实应该好好考虑之前和黄蓉说的那番话了。

    “道长,怎么样了,他,”站在一边端着水盆的黄蓉问道。

    王处一用尖刀割断一条晃在外表皮处的死皮,将它扔到水盆里面,说道:“幸好时间来得及,伤口并没有受到感染,只要多涂些金创药,休息一周左右就没问题了。”“谢谢道长!”黄蓉忙客气道。

    “救人本来就是道家人的本份工作,你又何须介怀,”王处一抬起李庭的小腿,将金创药细心地倒在伤口周围,然后用纱布围上几圈后就将他的脚小心翼翼地放到床上。做完这一切,王处一就说道:“我还要出去处理一些事情,杨过就由你照顾了,如果黑衣人再出现,劳烦第一时间通知我,”说完,王处一就拂袖而去。

    望着李庭那张略带苍白的脸,黄蓉低下头就吻着他的嘴唇,轻轻吮.吸着,刚想分开,却感觉到李庭也吸住了她的嘴唇,而且变本加厉地将舌头伸进她的口腔内到处游动着,寻到自己的舌头后就与之纠缠在一起。

    “唔……唔……唔……”黄蓉被李庭吸得有点透不过气来。

    李庭睁开了明亮的双瞳,双手已经抱住黄蓉的细腰,欲将她抱到床上,可惜小腿的疼痛让他放弃了这个想法,他只好让魔手沿着黄蓉的慢慢上移,在下缘游荡了片刻后就朝山顶奔去,隔着薄衣捏着那颗渐渐硬起来的。

    “过儿……唔……别……这里是道教……不能这样子……”黄蓉双腿都有点发软了,整个人就压在李庭胸膛上。

    以这个体位,李庭就很难自如地把玩黄蓉的了,他只好紧紧抱住黄蓉,用胸口去感觉黄蓉的蠕动。

    亲了好一会儿,李庭才松开了嘴巴。

    黄蓉忙站起身,不停颤抖着,脸上红潮片片,有着十八岁少女的羞涩、三十岁少妇的丰腴与四十岁熟妇的成熟绽放,看得李庭都痴呆了,整颗眼球就定格在黄蓉脸上,一只魔手则伸进了黄蓉裙子内,轻易就陷入了一片泥泞之中,穿着李庭为郭芙设计的露点小,让一切都如鱼得水。

    黄蓉惊叫了一声就忙后退好几步,马上就离开了李庭的攻击范围,她瞪了李庭数眼,嗔道:“都是一个瘸子了,还这么皮玩,我诅咒你永远都不会好!”李庭轻笑了声,说道:“那你以后就要变成我的拐杖了。”黄蓉气哼哼地昂起头,说道:“我才不和伤残人士在一起,”顿了顿,黄蓉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拉着一张椅子坐下来,便问道:“过儿,刚刚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庭装作非常的畏惧,沉思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我也不怎么清楚,我只知道那时候我叫尹道兄出去帮我取一点土,他还没有进来的时候,我就被黑衣人打晕了,后面的事我就不知道了,对了,尹道兄怎么样了?出事了吗?”“性命是保住了,”黄蓉吐出一口气,“不过那东西被割掉了,那个黑衣人真够狠心的!”“太可怜了!那疑惑他怎么办噢,”李庭感叹道,话语是非常的怜悯尹志平,可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的得意,一切都和他设计的完全相符,实在是太让他开心了。现在尹志平变成了太监,李庭就不担心他会对小龙女下手了。

    “过儿,我现在有点担心那个黑衣人了,她实在太强了,而且根本就不是人,可以随意出现消失,像我们这种人根本不能捉到她,”黄蓉沉重地说道。

    李庭知道现在还不是向黄蓉道出实情的时刻,他一直很坚信一句话——男人与女人融洽相处的关键就是谎言!你对一个女人太直白了,那你们的关系可能还会恶化,电视剧里一直宣扬什么双方要以诚相待,狗屁!如果你了别的女人,你敢以诚相待,估计没有哪个男人会说得出口,也没有哪个女人啃接受自己那人与别的女人有染的事实。所以,男女相处,谎言还是有必要的,只不过不要撒得太过份就是了。

    “她为什么来这里?”李庭问道。

    “据我分析,她是要挑起全真教与朝廷的争端,从中牟取利益吧,你也知道的,上次我们虽然将铁木真夫妇、拖累,还有那些重臣全部杀死,可地方性的官员就没有动手了,不排除他们想光复蒙古族的可能。”听黄蓉说完,李庭就想笑出声,可他还是装得非常的正经,眉毛几乎拧在一块,说道:“看来事态很严重了,不过既然她是想让全真教和朝廷起冲突,她就不会猎杀全真教徒了,尹志平只不过是炸弹的引信罢了,我们大可不必关心,只要以后小心为事就行。”“过儿说得非常的有道理,”黄蓉马上就认同了李庭的观点。

    对李庭而言,整盘棋局几乎都受他的控制,自己就像是一个幕后黑手一般,那种充当神秘人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蓉儿,伤口有点疼,你能不能过来看一下?”李庭说道。

    黄蓉关心李庭心切,不由分说就走过去,忙问道:“是怎么了?”鬼胎的李庭立马抓住黄蓉的手,使劲一拉就将她拉到自己怀里,这次他可不会让黄蓉轻易逃走,他的手伸进黄蓉裙内,说道:“躺在这里实在太无聊了,我们来玩点节目吧。”黄蓉软倒在李庭身上,呢喃道:“现在不行的,道士随时会进来的,被看到就完蛋了,过儿的名声就没有了。”李庭淡笑一声,说道:“全真教视我爹杨康如敌人,对待他的儿子怎么可能会好到哪里取,不加害于我就好了,还谈什么名声不名声的,我只要自己开心快乐就足够了,也要让蓉儿快乐的……”李庭深情地说着,就用炙热的吻吻住了黄蓉的嘴巴,中指则插进了她滑腻的内轻轻搅拌着。

    黄蓉被弄得芳心大乱,已经失去了抵抗的能力,将所有的主动权都交给了李庭。

    黄蓉没有用嘴巴回答李庭,而是用实际行动回答,休息一会儿,黄蓉就开始摇摆丰臀,让那根在内不断活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