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一部 第188章 圣泉群女(下)

    就在燕楚儿做得很爽之际,空间门另一端走进来了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机灵鬼郭芙,郭芙见燕楚自己和李庭在这里,她就静悄悄地走过去。这时候的燕楚儿正双手撑着地面,整个人呈四十五度朝前倾着,则死命摇摆着,那根湿漉漉的则不断插着她的。

    郭芙站在了燕楚儿后面,并没有说话,而是弯下腰在李庭根处摸了下,然后就将汲取到的送进了嘴巴里,一尝到酒香,郭芙也有点晕乎乎的,看来燕楚儿越是激动,酒香就越浓,记得之前她和燕楚儿玩的时候还没有这种晕乎乎的感觉。

    当燕楚儿朝上挺,将李庭的整根吐出来又准备纳进去之际,郭芙突然握住李庭的就压下来。

    燕楚儿猛地坐下去,发觉少了那种充实的感觉,都黏在了李庭的耻毛上,她就忙回过头,见是贼灵灵的郭芙,她就羞得不敢说话了,轮年龄,燕楚儿的和郭芙她娘黄蓉差不多,可她皮比郭芙薄多了,才不会像郭芙那样可以什么都不顾。

    “舒服吗?楚儿阿姨,”郭芙吐了吐舌头。

    “还……还好……”燕楚儿的脸更红了。

    看着醉得像一滩烂泥的李庭,郭芙就说道:“外面的姐妹都很想我们家的老公,说只有女人洗澡那真的太无趣了,要我把老公拉出去。”“嗯,那我和你一起把他搬出去,他喝醉了。”“我刚刚也差点醉了,”郭芙眨了眨眼睛,弯下腰就架起李庭的左胳膊。

    燕楚儿则架起李庭的右胳膊,两人就像搬运巨石一般将李庭慢慢拉向了空间门。

    出了空间门,一具具花白的正相互依靠在一起尽情在泉水里玩耍着,更多的人是习惯性摸着自己的,然后放在鼻下闻着,就想确定一下李庭说的是不是真的。刚刚开始浸泡是没有什么感觉,可久了,她们就觉得自己分泌出来的确实和之前的味道不一样,浸泡最久的程遥迦感觉最甚,不过她倒不在意这个,而是很喜欢和小女孩模样的巫行云黏在一起,像个母亲一样将巫行云揽在怀里,手则不安份地在巫行云超级大上活动着,惹得巫行云直皱柳叶眉。

    李秋水也不好受,当那些来自女儿国的女人涌进来的时候,巫行云就说李秋水下面的味道是李庭的最爱,所以此刻的她就像玩具一样被一群女人包围着,其中叫得最凶的当属蒂亚了,脾气火爆的她就将挤在前面的女人一个一个压到水底,自己则打算独享李秋水。

    看着这群玩得不亦乐乎的女人,李秋水和巫行云就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当她们两个看到郭芙和燕楚儿将李庭拉向圣泉时,她们的脸色都变了。

    巫行云刚要叫出声,水底忽然串起晓沁,她抱着巫行云的娇躯就将巫行云拉向水底;李秋水也差不多,只不过她是被蒂亚用嘴巴封住了唇。

    “我们直接将他淹死算了,”郭芙气喘吁吁道,“他真的重得像一只猪一样。”没有练武的燕楚儿现在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只希望早点到达目的地,看着越来越近的圣泉,燕楚儿紧皱的柳眉慢慢舒开。

    “死猪!”郭芙叫了声就跪在了一边,喝醉的李庭则仰躺在了水池边打着呼噜。

    “你们别……”巫行云钻出水面话还没有说完又被晓沁拉进了水底。

    郭芙先跳进了圣泉中,抓着李庭的手就拉向池里。燕楚儿则在一边帮她。

    “噗通”一声,李庭就被她们拉进了水里。

    挣脱开束缚的巫行云和李秋水面色都惨白地浮在水面上,就像冻僵了一般。

    郭芙怕李庭淹死,她就潜下去,没过一会儿,郭芙就浮出了水面,惊叫道:“不见了,不见了!”听到这几个字,巫行云和李秋水就觉得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看来圣泉的传说是真的,只要是男子黏上圣泉,他就会失去男儿之身。一想到那根满足了自己好几次的消失了,巫行云的眼泪就流出来,李秋水也好不到哪里去,只不过她流出来的不是眼泪,而是鼻涕。

    郭芙左看看,右看看,然后又潜进了水里。

    “秋水,以后怎么办,如果他那东西没了,我们难道要用手吗?”巫行云苦闷着脸,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无奈与后悔。

    “我也不知道,真的那……啊!”李秋水突然叫出了声,然后就无力地靠在了水池边,脸色已经转为羞红。

    看到那奇怪的一幕,巫行云就说道:“实在不行,我们就禁欲算了。”李秋水双手抓在池边,不断拍打着水面,腰弓直了,暧昧的眼睛散乱地盯着不远处的巫行云。

    巫行云觉得李秋水的表现有点奇怪,她就游过去想问个究竟,就在这时候,巫行云看到了一个身影正在李秋水身下活动着,看着那副骨骼,巫行云就认出是李庭!巫行云忙憋一口气潜进水里。当她看到李庭用他那根粗得似乎可以撑起一个世界的不断插着李秋水的时,她就浮出了水面。

    “老公呢?”郭芙钻出水面叫道。

    原来……郭芙说的不见是李庭人不见了,而不是他那消失了,害巫行云白担心了一场,更让她郁闷的是李秋水知道真相,都不和她说一声李庭就在她。

    巫行云指了指下面,说道:“在下面做运动。”郭芙忙游过来,她的反应和巫行云差不多,潜下去又浮出来后,郭芙就说道:“这家伙害跟我装酒醉,害我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李庭一边憋气一边干着李秋水,觉得自己实在憋不住之后,他就浮出了水面,抓着李秋水的双腿夹在自己虎腰上就开始着。

    “唔……唔……老公……老公……好哥哥……受不了了……唔……里面好热……越来越热了……烫死人了……老公……秋水快被你了……你的啊……”李秋水尽情地叫着,两颗大则在水面不断划着,碧波荡漾开,更让李庭兴奋不已,这种姿势他很少尝试,感觉也不错,就是脚有点不稳,很容易让滑出来。

    看到李庭李秋水的一幕,别的娇娘就蠢蠢欲动了。

    “老公…………要喷出来了……噢……噢……这次更有感觉了……你的啊……妹妹要死了……”李秋水的脸贴在了池边,眯着眼睛享受着李庭的勇猛无敌。

    花了两刻钟,牛逼的李庭就让所有的人丢了身子,平均是一分钟一个!

    搞定她们之后,李庭就累得躺在了池边,半条身子还沉在水里,而唯一没有被她临幸过的燕楚儿则站在好远处,她一直记着李庭的话,根本不敢靠近圣泉,毕竟她是酒娘,她的身体可以分泌出李庭为之痴醉的美酒。

    李庭看了眼燕楚儿,见她有点失落,他就爬到了岸边,走向燕楚儿,当他准备抱住燕楚儿时,燕楚儿就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一样闪到一边,直摇头。

    “怎么了?”李庭困惑地问道。

    “你身上有圣泉,我不能粘到圣泉的,”燕楚儿直截了当地答道。

    李庭摸着脑袋大笑了几声,说道:“确实是这样子,那等我干了再和你玩一玩。”“嗯,好的,”燕楚儿望了眼上空已经快要沉下去的残阳,说道,“动物喂养的时间到了,塔莉塔娜她们几个该回去了。”塔莉正抱着丢丢,让她弱小的身体浮在水面上,听燕楚儿这么一说,也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她就和另外几个负责喂养绵羊的蒙古女说了几句,然后就游向了岸边。

    郭芙见她们要回去了,就开口道:“我娘说洗澡是好事,但是不能泡太久,经脉会受到影响的。”郭芙这话其实就是在告诉她们要一起回去,毕竟她们现在是算一个群体了。

    看着一个个娇娘走进空间门内,李庭就拉住了程遥迦的手,说道:“等我到了终南山,你就要出来帮我做说客了。”“嗯,不过依我的意见,你根本没有游说全真教的必要,以老公的能力,直接去临安就可以了,若我估计没错,老公是冲着小龙女去的吧,只要得到《御女心经》练成最后一式——名器开天,那我们就可以去之境界了,”程遥迦几句话就道破了李庭的打算。

    “嗯,嗯,”李庭非常的满意程遥迦的看法,“我想的都被你说出来了,看来你的头脑十分的聪明,和蓉儿差不到哪里去。”“那我先回去了,”见后面的姐妹还在等着自己走进去,程遥迦就与李庭道别了。

    送走三十多位娇娘之后,李庭就与巫行云和李秋水商量离开的事,李庭的目的其实很简单,他就是想让灵鹫宫上上下下两百多名的女弟子都进入女儿国内,反正那里地大物博,别说建造一个灵鹫宫,就算建造好几个灵鹫宫都没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