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一部 第211章 安份的李庭

    “这只是其中一个问题,还有一个问题等你找到剑之后再说吧,”小龙女晃悠着身子就看着墙壁上的壁画,喃喃道,“我现在终于明白剑谱上少了什么了,原来是少了一个可供支撑的男人,”她回过头看了眼李庭,吐了吐舌头,说道,“以后你就是师傅的支撑了。”李庭猛点头,说道:“绝对没有问题,我会将师傅撑得很大的,把你塞得紧紧的。”“什么?”小龙女皱起柳叶眉。

    李庭忙捂住嘴巴,解释道:“我胡说的,师傅不必当真,我这就取把剑和师傅修炼玉女心经,”说完,李庭就快速朝水窟窿那边走去。

    见状,小龙女忙叫道:“你要干什么?”“取剑,我知道水下有剑,”李庭头也不回说道。

    小龙女三步变做两步跑上去,抓住李庭的手就说道:“我们可以取古墓外面找剑,不用在这里找!”“噢?”李庭贼笑了下,故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反问道,“下面有剑,我游下去取就可以了,取外面找多麻烦。”“不麻烦,不麻烦,反正我也想去外面透气了,”小龙女拉着李庭就朝外面走去。

    李庭见拗不过小龙女,只好任由其摆布,他则在后面闻着小龙女清幽的体香,传入他鼻腔内,让他心旷神怡了数分。

    和林朝英说了声,李庭就和小龙女走出活死人墓,来到活死人墓外,李庭就深深呼吸了好几口新鲜空气,感叹道:“古墓内的空气太潮湿了,还是阳光的味道好啊。”一身白裳的小龙女仰起头眯着眼睛,说道:“我不喜欢外面,太热了,会变成烤猪的。”“那就给我吃呗,”李庭嬉笑道。

    小龙女拿着剑背敲了敲李庭的脑袋,嗔道:“不许和师傅开玩笑,小心我把你逐出师门。”“嗯,师傅,我们去贵阳吧,”李庭眼中闪过寒光,小腿伤已经痊愈,但他内心受到的创伤是永远都愈合不了的,该死的史弥远,老子要诛你九族!

    “太远了,”小龙女否决了李庭的建议。

    李庭吹着口哨,那只很不情愿让男女同坐的神雕鸣叫了声就朝李庭飞来。这时候,小龙女手中的剑已经拔出鞘,小声道:“把这只大雕扛回去就可以吃一个星期了。”李庭忙抓住小龙女的手,解释道:“我是召唤它的,它是我朋友,你可不能杀死它。”小龙女似有不解,不过还是放弃了攻击,说道:“那等它死了再吃吧。”“嗯。”神雕在他们两人头顶盘旋了片刻就落到地上,一看到又出现一个陌生女子,神雕就不高兴地拍打着翅膀,估计它又以为李庭打算骑着它做写龌龊的事情吧。面对如此单纯的小龙女,李庭还是很难下手的,她好像对男人都不感冒。

    李庭将小龙女扶到雕背上,自己跨坐在小龙女身后,却又像想起什么事情似的跳到了地上,边跑向一边,边说道:“我解手,马上就过来。”“嗯,”小龙女应了句,手就在雕背上抚.摸着,似乎在打算怎么吃神雕。

    李庭躲到一颗大树后面就打开了通往女儿国的空间门。走进女儿国内,李庭就去寻找程遥迦,他怕娇娘们又有需求,所以一找到程遥迦后就将她拉向空间门。

    “老公!”郭芙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李庭马上加快了速度,像一阵风一样跑进了空间门,如果让郭芙抓到了,还不定自己又要呗榨干了,还是先跑为妙。来到外面,李庭就和程遥迦耳语了几句,然后就装作系腰带走了出去。

    “搞定了,”李庭嬉笑了句就跑过去,跨坐在小龙女后面,轻轻抱着小龙女,呢喃了句“徒儿抱着师傅,师傅就不会掉下去了”后就朝贵阳的方向飞去。

    程遥迦望着神雕,嘀咕道:“看来夫君的目标就快达成了,我现在得去游说我娘孙不二才行,”打定主意,程遥迦就运气轻功,踩着冒尖的小草儿朝终南山的方向飞去。

    在飞往贵阳的路上,小龙女就和李庭讲解了修炼玉女心经应该注意的事项和必要的防护措施,最让李庭感兴趣的就是修炼之地,必须在非常宽敞又没有人打扰的地方修炼,而且还要宽衣解带。修炼玉女心经时全身都会散发热气,若不让热气散去,修理者会真气倒流致死,也就是说下次小龙女和李庭修炼的时候就是一丝不挂了,想起光着身子修炼玉女心经的场面,李庭的身体就有了反应,就顶在了小龙女的屁.股沟处。

    小龙女一感觉有东西在捅她臀.肉,就扭过脖子,问道:“徒弟,病又复发了吗?”李庭忙点头,应道:“是啊,师傅能不能帮我吸一下?”小龙女开始有些危难,但是一想自己已经是李庭的师傅了,那就应该替徒弟排忧解难才对,打定主意,她就小心翼翼地转过身子,正对着李庭,然后就低下了头。

    “这次更多?”小龙女皱着眉头就将口中的乳液吐到一边。

    李庭抱着小龙女,喃喃道:“出来得多就证明师傅治疗越来越有技术了,太感谢师傅了。”小龙女眯着眼睛笑着,轻轻推开李庭的怀抱,说道:“还要告诉你一点,师傅是不能乱抱的,这不符合常理,懂吗?”“那好吧……”李庭有点不舍地松开了双手。

    小龙女转过身就轻轻依在了李庭身上,说道:“但如果是师傅主动的就没有问题了。”李庭干笑了声,他实在是搞不懂小龙女,估计在自己碰过的这么多女人中,小龙女是最特别的一个了,纯洁得让李庭都不舍得去污染,可……李庭能忍得住吗?从他那双已经抱住小龙女的手以及他脸上的荡表情就可以看出了。

    疾风吹拂着他们的脸颊,他们都眯上了眼睛,似乎敌不过疾风的侵袭。李庭将头依在小龙女肩膀上,说道:“我们可以先睡一觉,醒来的时候估计就到贵阳了,天应该也黑了,就可以找个地方睡觉了。”小龙女眼睛咪成一条缝,望着西边渐落的残阳,呢喃道:“嗯,马上就入夜了,这样子就不用晒太阳了,我还是喜欢夜晚,可能是我在活死人墓呆太久的缘故吧。”听着小龙女有点伤感的声音,李庭又睁开了眼睛,说道:“师傅别难过了,大不了等我完成自己要做的事情就和师傅去一个没有阳光或者是阳光不强烈的地方生活。”“好啊,”小龙女想都不想就答道。

    接下来,李庭就将女儿国绘声绘色描绘了一遍,让天真的小龙女起了不少想动身去女儿国的念头,只不过李庭没有说女儿国是由他创造的,是在他的管制之下。

    两人闲聊了一会儿后就再次闭眼休息了。

    活死人墓内。

    孙婆婆将一把柴火塞进灶内,擦去额头的汗珠,转身看着正喝着浓茶的林朝英,说道:“师傅,您可不能把第十式传授给他们,那样会酿成大祸的。”林朝英两手放在膝盖上,弓着腰,敞开的领口内是一件白色的肚兜,玉女峰随着她的呼吸而抖动着,就像要挣脱肚兜的束缚一般。她拿起桌上的浓茶又品了一口,语重心长道:“徒儿的顾虑我也知道,可是我总觉得杨过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孙婆婆马上摇头,说道:“你都说他有修炼易筋伐髓大法,那种专门从女子身上吸收内力的邪功十分的邪恶,练到九成时,他就必须每天和女子交.欢,否则就会经脉尽断而死,那样子每天要有多少人被他摧残,所以我还是认为师傅不能把玉女心经的第十式名器开天交给他们。”林朝英点了点头,说道:“要找齐十大名器也是一件困难至极的事,而且为师有另一个打算,若他真的能练成名器开天,打开通往之仙境的路,然后离开人界,也许也是件至善之事,总比让他寻找女体修炼易筋伐髓大法要好。”“既然明知他是隐患,师傅为什么不杀了他?”孙婆婆反问道。

    林朝英睁大了眼睛,她哪里舍得杀死李庭,毕竟聊天室破她身子的男人,要杀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林朝英微微叹气,说道:“你做饭吧,我去练功房呆一呆,身子骨好久没有活动了。”“师……”孙婆婆还想说什么,见林朝英一点讨论的兴致都没有,她只好闭嘴了。

    神雕飞呀飞,见李庭并没有乱来,它就兴奋地鸣叫了几声,遂加快了速度,还是早点到贵阳好一点,不然期间李庭又性大发,弄湿它的后背就不好了,它还记得上次李庭和黄蓉一起坐,将它的后背弄湿,它是钻到溪里洗了好久,还在太阳下晒了一个下午才将身上的异味去除掉。

    李庭忽然觉得整个人振动了下,就像发生地震一样,他忙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朵朵白里透红的花朵,而小龙女已经不在自己的怀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