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一部 第222章 龙女后庭

    过后,林朝英就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整个人就依在石门上不再动弹,可她内心的空虚更甚了,就像在期待李庭那根粗大的插进自己湿润的里一样。

    “过儿……”林朝英呢喃了声。

    “徒弟,你要干什么?”小龙女虽然对性一点都不懂,可眼见水窟窿离自己越来越近,她就知道李庭有什么打算了,应该就是想洗自己的,然后用那根木棍……小龙女看了眼李庭那高昂着的木棍,看到上面有着点滴鲜血时,小龙女就忙问道,“徒弟,你的木棍上面的血是哪里来的?”李庭当然不敢说上面那是小龙女的之血了,他故意装做很苦闷,说道:“当这根木棍的粗大达到极限的时候,我身体的血就会从里面流出来,以前是流脓,这次就是流血了,先是表面流出一点一点,最后就会像流脓那样子从前面喷出来,我最后就会血尽而亡。”小龙女似乎看到了李庭血都流干惨死的画面,她忙捂着嘴巴,连大气都不敢出,似乎闻到了鲜血的味道。

    “师傅,你看,上面已经非常的红了,这就说明鲜血都聚集在顶部,一不小心就可能喷出来,如果徒弟因此死了,麻烦师傅去全真教像我岳母黄蓉说一声抱歉,我对不起她的大恩大德,对不起芙儿的一心跟随,”说完,李庭眼角就流下一滴好不容易挤出来的眼泪。

    如果小龙女是条美人鱼,那李庭绝对是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的巨鳄,流眼泪只是为了博取美人鱼的同情以达到将她吃掉的目的。

    李庭这只巨鳄完全达到了这个目的,只见小龙女也湿了眼眶,正伸出白藕般的玉手擦去李庭如珍珠般宝贵的眼泪。“徒儿别哭……师傅听你的就是了,只要能救你,别说师傅后面,就算你要用木棍插进师傅的前面,师傅都无怨无悔,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师傅疼一点没有关系的,”小龙女眼中露出坚决之色。

    如果当初林朝英或者孙婆婆教导小龙女习武时能顺便讲解一点关于的话题,也许小龙女就不会在莫名其妙之下失去之身了,更不会如此斩钉截铁地要把献给李庭这个邪恶的家伙了。

    李庭将小龙女平放在水窟窿边,说道:“师傅虽然有时排在这里,不过水会流动,所以师傅不用担心这水的水质,一切的准备工作就交给徒弟吧。”“嗯,要快一点,不然血流出来就不好了,”小龙女催促道。

    “没事,我自有分寸,”李庭将小龙女好位置,让她两只脚都落入水里后就掰开她的双腿,尽量让她的靠近水边,他自己则脱掉上衣,噗通一声就跳进了水里,水花溅起,好多都溅在了小龙女坚挺的上。

    “呀!”小龙女惊叫了声,就感觉有无数双手在自己上抚摸一样,羞得她脸都通红了,她歪着脑袋看着浮出水面的邱于庭,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似的,什么味道都有,更多的是辣味,李庭这道菜实在是太麻辣了,让小龙女的还残存着热度。

    李庭擦去脸上的水份,眼睛就定格在小龙女有点充血的上,那里显然是被蛋蛋撞出来的,再看那微微分开的口,是那么的狭小,让李庭都有点失落了,如果可以用,李庭才不愿意这么费事呢!

    李庭的手落在小龙女上,看到那颗有点突出的小时,他就忍不住开始揉捏起来。

    “唔……唔……唔……”敏感的受到李庭的攻击,小龙女马上就开始呻吟了,呻吟非常的小,可在这完全封闭的石室内,就算是蚂蚁爬行的声音都会听到的,何况是如此让人动心的呻吟声呢?

    小龙女咬着自己的手指,连看都不敢去看李庭了。

    李庭旋转着小龙女的,问道:“师傅……这样子有什么感觉?”小龙女轻启薄唇,说道:“还是很痒,里面好像还出水了。”面对小龙女如此直接的回话,李庭就更是兴奋,忙伸出小指头满满插进小龙女狭窄至极的内,轻轻抽动着,估计就只允许小指抽动了,换做别的手指就可能太粗了,看来如果自己不出现的话,小龙女只能做一辈子的了,这样子算起来,李庭还真觉得自己是小龙女的救星。

    可惜尹志平已经被李庭阉割了,否则就算他想小龙女也无法行动的。

    “徒弟……这样子更痒了……求你别把手指……师傅会坏掉的……唔……唔……真的别这样子……徒弟……这样子师傅好难受……唔……越来越痒了……”小龙女低声呻吟着,双腿不安地在水里波动着,一道道水流就洒在李庭强壮的胸膛上。

    “师傅,徒弟会让你很舒服的,”说着,李庭就捧起冰凉的清水泼到小龙女上。

    里面本来是热热的,外面突然被凉水浇了下,小龙女就觉得深处一下子流出更多的水了,也变得更痒了,她喘着粗气,就上下不停摇动着,轻声喃喃道:“徒弟……你快点洗……别玩了……我会受不了的……”“快了,”李庭抓着小龙女的双腿,低下头,柱状的舌头就已经顶在小龙女的口轻轻挑逗着,然后就长大嘴巴将两瓣小小、薄薄的吸进嘴巴里轻轻啃咬着。

    小龙女双手抓着李庭的毛发,呜咽道:“徒弟……那里是的地方……你这样子弄……我很不好意思的……唔……你的舌头……啊……别……别舔那里……那里很敏感……很痒……你这样子弄……我会很难受的……”小龙女直摇着脑袋,双腿紧紧夹住李庭的脑袋。

    李庭一边舔着小龙女的,一边用手捧起凉水打在小龙女的上,中指则开始慢慢。

    两处同时受到攻击,任哪个女的都会受不了的,就算是石女也一样。

    “过儿……好徒弟……求你别这样子了……手别……噢……噢……别……别呀……脏死了……”“那师傅就是不想救我了?”李庭反问了句就抽出已经插进一半的中指。

    手指虽然退出去了,小龙女却觉得松开的括约肌还是吸着李庭的手指一样,让她好不舒服,而这就导致了的不时缩紧,让更多是流出来被李庭吃进肚子里,李庭偶尔也会放一点下去,流到附近时,他就会用手引导着它们前往神圣的内。

    小龙女喘着粗气,说道:“徒弟……你别弄了……你直接吧……疼一点无所谓……好吗?”既然小龙女都同意自己了,李庭这个有点猴急的家伙哪里会不同意?他爬到地面上,抱起小龙女就站在水窟窿旁边,笑着望着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龙女,啃了下她的,“噗通”一声就跳进了水里。

    两人同时浮出水面,小龙女张开嘴巴就将水份吐在了李庭脸上,然后就笑着望着一脸贼笑的李庭,问道:“徒弟,你想淹死师傅呀?”李庭紧紧搂着小龙女,说道:“师傅勿见怪,徒弟是看地面太硬了,师傅的完美皮肤可能会蹭破,所以才打算和师傅在水里做嘛,”李庭将小龙女的身子转过去,“抓好。”“嗯,”小龙女应了声就抓住约一寸多厚的石板。

    李庭从后面抱着小龙女,握着就在小龙女上徘徊着,借着源源不绝的水流,李庭根本费不着湿润小龙女的,他慢慢朝里挤进去,虽然很紧,不过比起,还是宽了好几倍的。

    “唔……徒弟……慢一点……师傅那里很小……”吃疼的小龙女忙叫道。

    “阳光总在风雨后,师傅忍着点,”李庭脸都憋红了,插确实很吃力,不过进去之后就很有成就感了,忍着壁的挤压,李庭就硬是将插进一半。

    小龙女浑身都在颤抖着,可她心里有着非常崇高的目的,那就是让李庭的木棍缩小掉,所以她一直在忍受着,比起剑伤带来的疼痛,这还算好的,只不过这种疼痛还夹杂着一丝丝的灼热就是了。

    李庭深吸一口水,低头含住小龙女的耳垂轻轻厮磨着,猛地用力朝前一挺……“啊!”小龙女惨叫一声,娇躯直颤,感觉到木棍停留在自己内时,小龙女连大气都不敢出了,因为随着呼吸的加剧,就会不时收缩着夹着李庭的,这样子会让小龙女感到一阵阵的疼痛。

    李庭将小龙女的头扭过来,吻着她那湿湿的嘴唇,将舌头伸了进去,小龙女为了忘却传来的疼痛,她就不断吮吸着李庭的舌头,将他口腔内的津液都吃进自己肚子里。

    舌吻了好一会儿,李庭就轻轻抽动,并问道:“师傅,还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