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一部 第202章 睡美.人林朝英(下)

    晶棺表面无缝无细,整体就像完全密封般,根本找不到撬开它的办法,这让李庭火热的心一下就被冷水浇灭了。他在晶棺周围不断走动着,走到林朝英赤脚的方向,蹲地就用亵渎的眼神往她裙内瞄,可惜裙子太长了,李庭只能靠感觉去勾画她的花朵,女性的花朵形态各不一,要想勾画出来,那也有几分的困难。

    李庭鼻子喷出一股气,手在晶棺表面敲了敲,声音十分的浑厚,看来厚度也十分的可观,李庭想试着用内力将晶棺震碎,又怕这对亡者林朝英的不敬会迁怒小龙女,自己不被她宰了才奇怪,一想到小龙女冷漠至极的目光,李庭就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

    到底应该怎么办?

    “只要是装进去的,那就绝对有缺口才对,可我为什么都找不到?”李庭思考了一会儿就敲击了下手掌,忙蹲到地上开始在置放晶棺的石墩上观察着,除了底面,其他方位李庭都检查过了,唯独可能就是这里了。查询了一会儿,李庭终于注意到西北角有一点异样,有着一个小指大小的黑洞,黑乎乎的望不到底。李庭试着将小指,整根没进去的时候,李庭就觉得这个石室的光亮更是增加了数分,而且折射光都打在了晶棺周围。

    李庭将手指拔出一点点,折射光就朝晶棺之外移动,一点点又移向晶棺,如果能插到底的话……估计折射光会全部打在晶棺上,至于那时会发生什么事情就不在李庭的思考范围之内了,反正他现在想要的就是将可能性找出来,否则自己可能在这里密封的石室衰竭而死。

    见小指太短,石室又干净得连灰尘都没有,李庭又开始犯愁了,可马上……一个非常邪恶的想法就出现在他脑海里,他脱掉了裤子,露出那根不硬不软的,嬉笑道:“关键时刻还是得用到你,”李庭先是趴到地上眯眼看着眼前的黑洞,手又在表面摸了几个来回,觉得还算光滑之后,他就利用伸缩功让缩小得和小指差不多细,长度就是小指的三倍了。

    李庭曲着双腿,握着细物就慢慢插进了黑洞内,随着细物的进入,李庭就看到四周的折射光慢慢移向了晶棺。当整根细物都时,折射光全部都集中在了晶棺表面,将整个晶棺照得光彩夺目,就像圣物一般,看得李庭都痴呆了几分。

    接着,一件让李庭意外却又兴奋的事情正进行着——折射光将晶棺慢慢融化!

    折射光并没有温度,照理来说是不可能将晶棺融化才对,可事实就这样子展现在李庭眼前。李庭伸手摸了下滴在自己脚边的融液,还是那么的冰冷,一点温度都没有,却已经变成了液态。

    “孙婆婆,不好了,那小子掉到后堂下面去了!”惊慌失措的小龙女跑到了储备室内。

    这时候孙婆婆正将昨天采到的苦菜根切掉,将之整整齐齐地叠在柜子内。一听小龙女这么说,她就忙问道:“他是不是磕了三个响头?”小龙女使劲点头,说道:“嗯,非常的响!”孙婆婆花白的眉毛挤在一块,说道:“有件事我没有和你说,其实祖师婆婆没有埋掉,她的尸体就存放在后堂下面的密室内,祖师婆婆还留下训话,说如果心诚者出现,就要叫他磕头三下,那样就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这件事都过了十八年了,我早就忘得一干二净,没想到事情还是发生了。”“这我确实不知道,我们先不管这个,究竟要怎么样才可以救出那小子?”小龙女焦急的声音让孙婆婆觉得有些异样。

    孙婆婆笑出了声,反问道:“之前我看你对他一点都不关心,现在怎么开始关心他了,转性了?”小龙女脸忽然红了,忙推脱道:“他踩死了我的玉蜂王,现在是在充当玉蜂王,玉蜂王每次去全真教的时候,我不是都这么着急吗?还请孙婆婆别乱想了。”“是,是,我不乱想,”孙婆婆意味深长地笑着。

    小龙女不理会孙婆婆的坏笑,问道:“那我该怎么救出他?”孙婆婆笑容顿时消失,叹气道:“我只知道下面是死室,要想救出他,估计只能靠师傅林朝英的在天之灵了。”小龙女脸上顿时出现无比的失望,整个人就傻站在那里,就像被勾魂了般。

    看到小龙女的这般模样,孙婆婆似乎预感到了什么。

    随着时间的流逝,晶棺表面已经融化得差不多了,李庭遂拔出了细物,一,折射光就徐徐移动向四面。

    李庭趴在晶棺前看着林朝英的尸体,猛地一用力就将残缺不全的棺盖掀开扔到了一边,接着他又将晶棺的四边也扯烂,这里一块,那里一块,最后石墩上只剩下睡美人林朝英。

    “真的好美,”李庭口水都快滴到林朝英上了。

    破除隔膜,李庭就可以更加清楚地观察林朝英,轻挑柳眉,长长朝上翻卷的睫毛,红润的脸颊,带着浅浅微笑的薄唇以及那被半透明素衣裹住的娇体……李庭垂延的目光就定格在林朝英淡蓝色如百合一般的肚兜上,魔手就在那两颗顶起的上触碰了下,然后就忙移开,生怕惊醒了这个沉睡十几年的睡美人。

    “手感还不错,”李庭嘀咕了句。

    看一会儿,李庭的目光就锁定在林朝英的三角地带,不管接触什么样的女人,李庭最喜欢的还是近距离观察。

    移动身子到林朝英三寸金莲处,李庭就带着崇敬的心情慢慢掀开了林朝英的裙子,将之往上一搁,就看到代表纯洁的白色亵裤,一条微微下陷的正印在亵裤上,诱或万千,李庭的伸缩功顿时被解开,细物马上就成长为。

    “死人也有这么大的魅力吗?”李庭感叹了句,手就沿着林朝英右足慢慢爬上去,她的身体十分的冰冷,一点生气都没有,从这点来看就可以确定是一个死人了,可为什么死人的身体还会保留得这么的完美,就像睡着了一样。

    晶棺内没有丝毫的防腐药材,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密封的空气防止真菌侵入尸身吧,李庭也只能下这个结论了,或者还有另外一个绝对牛逼的结论——这是重生后的时代,我不能用现代人的目光去衡量眼前发生的一切,而要用看玄幻小说的眼光去衡量才对!

    手游动了一会儿就落到了亵裤边缘,低吟一会儿,李庭就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爬上了亵裤,按着柔软至极的,李庭的好奇心更是增加了几分,手指微微用力就陷进内,那两瓣似乎还会吸住李庭的手指。

    李庭鼻息变得更重,他将林朝英的裙子完全拉到了上面,以至于肚脐眼都可以看见。李庭将林朝英的亵裤拉下一点点,看着她的平坦,一点赘肉都没有,平滑得像被雨水洗过一样。看着那几根崭露头角的耻毛,李庭又将亵裤往下拉了一点点,也许是觉得时间太早了,李庭并不会猴急得直接将她剥光,而是一点一点地审视,完全像一个科研工作人员。

    一颗还没有突出来的显现在李庭眼皮底下,李庭的手遂遂捏住了,小心翼翼旋转着,看着一点生气一点反应都没有的林朝英,李庭就觉得自己这样子挑豆死人真是一种不小的罪过,估计自己会下地狱吧?

    “下地狱就下地狱,反正我也可能要死在这里了!”李庭冷哼了句就将林朝英的亵裤扒掉,一朵妖艳的花朵真真实实地呈现在李庭眼前,李庭遂弯下腰细细看着这朵,好像……是名器吧?

    从形状上看,林朝英的并不会非常的好看,不过却让李庭思绪连连,太像名器鸭嘴了!名称虽然不怎么好听,不过享用起来绝对不比其他的名器差。

    “你应该还是个处吧?”李庭淡淡一笑,林朝英的颜色就如少女般粉红,却币少女肥厚了好几分。

    李庭深吸一口气就做出了一个非常变态的决定——奸尸!

    李庭将她的亵裤完全剥下来扔到了地上,像对待圣品般拉动着林朝英软绵绵的身体,让她的接触到石墩边缘,双脚则软软地夹在自己虎腰上。李庭颤抖的双手就解开了林朝英的腰带,使劲一扯,白衣就被他扯开,弹性十足的不断颤抖着,只剩下肚兜这最后一层遮掩了。

    “我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不过我还是会让你留点清白,上面那件我就不脱了,让你在阎王爷面前也有个交代,等上完你之后,我还会帮你穿好衣服,让你做一个体体面面的鬼,记住噢,如果以后在下面想我的话,你可以来人间找我,我会满足你的,”李庭贼贼地笑着,整个人就压在了林朝英身上。

    李庭怕死人嘴巴太久没开会有口臭,所以他就先用手掰开林朝英的嘴巴,出奇意外的是林朝英皓齿十分的洁白,躺在下牙床的舌头还非常的湿。李庭低下头闻了下林朝英的口腔,一点臭味都没有,就好像还含着薄荷一般的清香。

    如果把林朝英的尸体带到现代,估计会引起不小的动吧。

    李庭张开了嘴巴,将舌头伸进林朝英口腔内搅拌着,用力一吸就将她的舌头吸进自己嘴巴里细细品位着,一边品位着,李庭就一边感动得几乎流出了眼泪,嘴巴含糊不清道:“如果全世界的死人都像童话里的睡美人一样,那我就不娶老婆了,专门去挖女人的墓,然后在地下与她们行夫妻之礼算了,唔……味道好好,怎么吃都不厌倦,怎么吃都不会觉得这是死人……”变.态至极的李庭就在自言自语中品尝着林朝英的津液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