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一部 第213章 新娘见红

    小龙女看着李庭猥琐的模样,也就懒得搭理他了,而是撑着下巴望着坐在那里似乎在发抖的新娘朱红,小龙女就有点纳闷了,既然是向她交谈,为什么要像做贼一样?

    李庭静悄悄地走过去,快走到新娘朱红旁边时故意踩重了脚步,好让她知道“新郎”已经来了。

    一听到脚步声,朱红就十分的不安,那双纤纤玉手就紧紧扣在一起不断抓捏着,就像要面对死亡一样,如果来的人是史弥远,那朱红真的和死了没有什么两样。

    李庭就站在朱红面前,将手伸进红布内摸着她的脸颊,有点湿湿的,他抽回了手,看着指尖的泪滴,就知道她现在一定非常的难过,难过归难过,先上了再说吧。

    李庭遂坐在她旁边,搂着她的娇弱身子就将她推倒在床上,抱起她就将床帘放了下来。

    “讨论还要躲着我?”小龙女嘀咕着就将桌上的交杯酒倒满酒杯,看着红色交杯酒,没有沾过酒的小龙女就想试一试,尝尝鲜吧,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就张开樱桃小嘴,将满杯的交杯酒都灌下去。一喝下去,小龙女就有点醉意了,就觉得眼前的世界怎么象在颠倒一样。小龙女觉得这种有点晕乎乎的感觉挺不错的,所以她就将酒瓶举起,一次性倒进了嘴巴里。

    李庭并没有摘掉朱红的面纱,而是先将她的新娘装解开,朝两边一拉,就看到红色肚兜,喜庆的颜色吧。李庭低下头在肚兜上来回亲吻着。

    “唔……唔……”朱红羞得都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李庭觉得这样子不过瘾,他就解开了肚兜的红绳,将肚兜扯下来扔在了一边,映入眼帘的是两只诱.惑万千的,随着朱红急促的呼吸而颤抖着,美得难以言喻,就像挂在天上的半轮明月般让李庭如痴如醉。李庭低下头就含住一颗使劲吮吸着。

    朱红娇躯颤抖,整个人就像要融化了一般,一想到自己即将被史弥远糟蹋,她的冰泪就滚出,流淌过腮帮,沾湿了红色的被单。

    李庭左右随意捏着朱红的,右手则握着朱红的细手按在了自己隆起的裤裆处,轻轻揉着。

    珠海起初有点不情愿,可想到自己的亲爹就在史弥远手心里,如果自己稍有不从,史弥远就可能杀害自己的亲爹,所以她只好强忍着悲愤,生疏地揉着李庭的。

    李庭的右手则伸进了朱红的红裙内,顺着大.腿内侧慢慢上游,当手触到肥沃的外的亵裤时,朱红的手突然握紧了李庭的,不是因为她动情了,只是因为她害怕了。

    李庭稍稍移动了身子,附到朱红耳边,模仿着史弥远粗犷的声音,“朱红大小姐,快把我的掏出来搓,否则你就别想再见到你爹了。”朱红颤抖着身子,咬着薄唇就用两只手解开了李庭的腰带,停顿了片刻后才做好准备将李庭的裤子拉下去,这时的她还是蒙着脸,她不愿意看到史弥远的丑相,刚好李庭也不愿意让朱红看到自己的帅气样,所以两人的世界就隔着那层红色面纱。

    当朱红的手握住李庭火烫的时,她的脸就火辣辣的,一想到一根如此粗的东西要插进自己内,她就害怕得没有了动作,片刻又恢复了正常,她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讨好史弥远,其他的她都可以不在乎,谁叫她活在乱世中。

    如果让她看到跨坐在她身上的是李庭,她又会作何感想呢?

    朱红开始生涩地着李庭的,轻轻地,小心翼翼地,就像对待易碎品一般。

    朱红在李庭的同时,李庭已经将朱红的红裙掀起来,看着肥沃的土地,他就想去尝一尝它的芬芳,所以他轻轻推开了朱红的手,反过身子跨坐在朱红两肩膀处,粗大的就对着她的嘴巴。

    “用嘴巴吸,”李庭又假声道。

    那是的地方,史弥远竟然叫自己用嘴巴吸?朱红虽有不情愿,可还是张开了嘴巴,握着李庭的就将它含在了口腔内,就像吸冰糖葫芦般吮.吸着李庭的,轻微的啾啾声就在密严的洞房内回荡着,听得朱红面红耳赤的。

    李庭将朱红的亵裤轻轻退下去,几根稀疏的耻毛露出来,再下面就是一朵稍带羞涩紧紧合在一起的。

    “夫君,请不要那样子……红儿很难为情……”甜甜的声音传进李庭脑海里,刺激着他加快了进程。

    李庭将她的亵裤完全剥掉后就低下头,伸出舌头舔着朱红的,看来是洗得挺干净的,一点杂味都没有,阵阵清香传入李庭鼻腔内,随着他舌头的舔.吮,朱红已经分泌出耻人的,李庭却吃得更香了。

    “唔……唔……夫君……那里不能舔……那是的地方……求你别舔了……我感觉好奇怪……别……别啊……唔……夫君……”朱红一边流着眼泪享受李庭的服务,一边用心吃着李庭的。

    李庭没有理会朱红,继续低头耕耘着,用手掰开粉红色的,看了眼里面颤动着的膣肉,他的舌头就插进了朱红的内。

    “啊……别……别……”朱红轻轻咬住李庭的,两条腿就曲起来夹住了李庭的脑袋,阵阵喘息声蔓延开。

    小龙女在床上趴了一会儿,脑子变得更加的不清楚,李庭又把她冷落了,所以她非常的不开心,站起,像个醉汉一样晃悠悠地朝床的方向走去。

    李庭见朱红已经湿透了,他就知道可以办正事了。

    他拍了下朱红的大.腿内侧,说道:“不用吸了,我现在要你。”朱红吐出李庭湿漉漉的,心里变得更加的不安,整个人就僵硬在那里,就像落单在沙滩的美.人鱼般让人怜爱。

    李庭调整好位置后就握着火红色的在朱红前摩擦着,偶尔还会用去勾朱红突出来的。

    朱红被李庭挑逗得满溢,她现在的感觉很奇怪,内心很空虚,想要有东西来填满,却又不希望是史弥远。

    李庭微微用力,就顶开了。

    “唔……好疼……求你轻一点……别……别……唔……这样子我会受不了的……夫君你的太大了……我会裂开的……”朱红小蛮腰拱起,整个人就定格在那里,就想用这种方式消解顶开狭窄的带来的痛苦。

    李庭稍微休息了一下就猛地一用力,“呲”的一声,一下子就,直接灌破了处钕膜,顶到了浅浅的花蕊处,看来朱红的并不会很深。

    朱红眼睛睁得死大,巨痛袭来,她整个人就软倒在床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就像一只小羊羔般等待着李庭来宰杀。

    李庭趴在朱红身上吸着她的,则轻轻耸动着,慢慢滑出来,带出一片片的落红,落红就滴在了红娘早就准备好的白布上,梅花点点,落红片片,煞是好看,用白布一则是为了检查娘子身子是否干净,二则是为了不弄脏床。

    “疼……夫君……疼……求你别这么用力……”朱红轻声呜咽着,娇弱的身子就在李庭的急下不停摇摆着。

    ,血红色的就往外翻,,就紧紧吸住李庭的。

    李庭用力着朱红,舌头就在朱红上不停舔着,舔得朱红娇喘连连,整个人完全融化在李庭的狂轰滥炸之下。

    “夫君……我感觉好奇怪……要了……唔……啊……别……别再用力了……里面现在很敏感……夫君再乱动……红儿会奔溃的……啊……出来了……羞死人了……”朱红捂着脸,忽然缩紧紧紧夹住李庭的,接着一股混着血丝的水流就从处喷出来,全部都洒在了白布上。

    丢了身子之后,朱红觉得自己就像是被放气的气球般一点力气都没有,好像只剩下呼吸了,不……她还可以感觉到史弥远那根依旧停留在自己内,,像要把她撑裂一般,不过事实证明她可以承受这么粗的东西。

    李庭给了朱红片刻的休息机会,然后又开始用力着朱红。

    就在李庭得非常开心的时候,床帘忽然被人掀开了,只见脸蛋涨红的小龙女正摇摆着身子,头一磕一磕地看着李庭,眼里有着淡淡的怒意。

    一看到这般的小龙女,李庭就知道坏事了,难守,全部的精华都喷了出来,直接灌进了朱红深处。

    “唔~~好热……夫君……好热……”朱红娇声喘息着,两只手就无力地垂在了两边。

    小龙女打了个酒嗝,一屁.股就坐在了床边,看着面色煞白的李庭以及依旧遮住面部的新娘朱红,再就是看到李庭那根棍子全部都插进了朱红的内。她就歪着脑袋,问道:“徒弟……你怎么把棍子都了?”朱红一听到女的声音就觉得很奇怪,难道史弥远那个狗官娶她一个妾不够,还一次性娶了两个?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朱红就掀开了红布,看着着自己的李庭以及醉意浓重的小龙女,朱红张大嘴巴就想叫出声。

    李庭忙捂住她的嘴巴,对她直使眼色,示意她不要乱叫,可一个陌生的男子破了自己的身子,朱红怎么可能是惊讶,如果被史弥远知道了,那她爹岂不是会别杀掉?

    小龙女又打了个酒嗝,跪在地上,手撑着下巴,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李庭与朱红的处,看着白布上的点点血丝。小龙女就嘀咕道:“徒弟你怎么这样子,不是说和新娘谈话吗?是不是谈不笼,把棍子都了,”小龙女脑子晕乎乎的,手都有点发软了,干脆下巴直接顶在床上。

    李庭干笑了下,说道:“没办法,她不怎么听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