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一部 第203章 做到复活

    吃了一会儿,李庭就觉得她连舌头都不动一下有点无趣,所以他就打算做最神圣的事情,直起腰,后退两步,李庭就跪倒在林朝英的石榴裙下,噢不,没有石榴裙,应该是石榴花才对!

    “真棒!”李庭兴奋地叫出声,林朝英只对王重阳生爱慕之心,王重阳为了国家利益就没有和林朝英在一起,失望的林朝英就在活死人墓之上同王重阳打赌,最后王重阳输了,自此王重阳就搬出了活死人墓,林朝英则进驻,之后她就没有再出去过了,也算是和王重阳赌气吧。所以她还保持着之身也是非常正常的。

    李庭这个头脑筋数不怎么多的家伙可不管这些,他现在的想法非常的单纯,就是破了老醋液的身子,然后了她,谁叫她设计了自己,自己都那么虔诚地拜祭她,她还要将自己困在这密室里面。

    “我要死你!”说完,李庭就用力一捅,直接贯穿了林朝英的,接着就捅到了花蕊上。

    “奇迹!这到底是死人还是活人?”李庭惊叫出声,林朝英表面虽然死掉了,可她的花蕊好像还活着一样,忽然扩大,吐出好多的肉针在刮着铃口,让李庭奇痒难耐,就像要一般。

    李庭吞了一口口水,细细看着林朝英的脸颊,红润泛光,带着和蔼的微笑,却凝固在那里,一动不动,却是一个死人无疑,可是……李庭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李庭忙摇头,告诫自己不要乱想,粗大的则在干涩的内不断运动着。

    插了一会儿之后,李庭就觉得有点无趣了,最主要的原因是林朝英动都不会动,两人根本不能做任何交流,这还不如去插一只鸡呢,至少鸡还会配合这自己叫唤几声。

    抓着林朝英的两条腿就按在她的上,抓住她的细腰将她抬了起来,让她的丰臀离开石墩,这种体位至少会省力一点。搞定后,李庭又开始着,与摩擦发出的声音成为密室唯一的声音,听起来特别的靡。

    李庭只顾着享受名器鸭嘴,却没有注意到一个细节,林朝英的手指正时不时动着,动作十分的小,却不是李庭的抽动造成的。

    “我要去了!”李庭猛地一吼,就松开,一股浓热的就冲击向林朝英的深处。

    射完之后,李庭就拔出了湿漉漉的,一抖一抖的,乳白色的还不断从枪口冒出,他绕到晶棺前面,单脚采到石墩上,将林朝英的嘴巴轻轻掰开,就将剩余的全部抖进了林朝英的嘴巴里。

    做完这一切,李庭就满意地站在石墩旁边,就想着怎么走出这个密室了。

    突然,一只手握住了李庭的。

    “呀!”李庭惊吼了一声,就被吓得再次射掉,一下子就软了下来。

    林朝英握着李庭的手忽然松开了,李庭吓得一就坐在地上,尸变吗?奸尸奸到尸变吗?这也太邪门了吧?李庭记得自己是来到武侠世界的,可不是来到恐怖世界,尸变这种事情意也就不要找上他吧?

    石墩上传来细微的动静,李庭就吓得躲在石墩下,连大气都不敢出。

    林朝英正坐在石墩上,活动了下有点僵硬的手腕,原本干涩的嘴唇变得更加的温润,她先是摸了下嘴唇,总觉得嘴巴里有什么黏黏的东西,手做碗状,她就将嘴巴里的异物吐出来,看着这如鸡蛋清一般的黏物,林朝英的细眉就皱起,闻了闻,味道有点腥,她就弹了下手指,将黏物甩到了地上。

    林朝英摸着晕乎乎的脑袋,就觉得身体哪里还有点不对劲,她首先是看到的是自己的肚兜,她记得自己修炼龟息大法时明明有穿着那件白色丝绸长裙才对,怎么现在只穿着肚兜?再往下看,林朝英差点当场晕过去,她的下面竟然什么东西都没有穿,那朵染血的略有红肿,正朝外翻开,看得她是心惊胆战的。那血……林朝英脸色变得非常的难看,该不会是她的之血吧?再看黏在上的白液,林朝英顺手摸了点放于鼻下,气味和刚刚自己嘴巴的一样,这种该不会是男人的精……“不可能!”林朝英怒吼了声。

    躲在石墩下的李庭就不断责骂自己,好端端的干嘛打尸体的主意,现在尸变可好玩了,搞不好自己会被那尸体撕成碎片,撕成碎片还好,如果是要把自己那里咬断……那……李庭竖起耳朵听着石墩上的动静,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一发出声音,自己就有血光之灾。

    林朝英捂着发白的脸,一点都不敢相信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她的手试着在红肿的上碰了下,就像受惊的小鹿般,她就收回了手,除了感觉到疼痛外,林朝英还觉得那里非常的敏敢,就像受到电击一样,这种感觉……林朝英环视密室一圈,也看不到破了自己身体的家伙,她的拳头砸在石墩上,石墩顿时出现一道裂痕,林朝英嘶声吼道:“是谁敢动我,快点给我滚出来!”心虚的李庭只好站起了身子,背对着林朝英,连看都不敢看她。

    林朝英看了眼眼前这个光着屁.股的男人,娇声喝道:“快点给我转过来!”李庭只好带着十二万分的笑容转过了身。

    一看到李庭下面那根丑物,林朝英就忙扭过头,叫道:“你背对着我,不要用那么丑的东西对着我!”李庭只好再次转过身,暗暗道:敢说这东西丑,你们女的被得还不是爽得乱叫!

    林朝英好不容易才稍微平息了自己的怒气,蜷曲着身子将染血的遮住,问道:“你怎么来到这里的?我练龟息大法时就交代过孙婆婆,不敲三下响头是来不到这个密室,而且我有明确交代活死人墓绝对不允许有男人进来!”李庭见她没有动武力的打算,就说道:“因为我自小就很崇拜你了,所以当我看到你的遗像……噢不……不是遗像,是画像时,我就恨不得将我的头都磕破,我才敲了三下就掉下来了,如果没有掉下来,我还想多敲几下,以表明我的心智。”“那你怎么会来带活死人墓?”林朝英厉声问道。

    李庭脑子飞速旋转着,就知道不能将小龙女带他到古墓这件事说出来,否则可能会连累到小龙女被逐出师门,那自己就太没人性了。想起小时候看过的港版电视剧《九阴真经》李庭脑子就一片明朗,忙说道:“是这样子的,我很小的时候就受王重阳前辈抚养,他告诉我一生最愧疚的就是林前辈,就叫我有机会一定要来活死人墓拜祭您,昨天我在全真教碰到了小龙女,在我的苦心相求下,小龙女才带我到活死人墓来拜祭您老的画像。”“王重阳他怎么样了?”一听李庭是王重阳抚养长大的,林朝英就放松了几分的戒备。

    “十年前为了护住九阴真经,就诈死,后来欧阳锋来抢夺九阴真经,王前辈就从棺材里跳出来以一阳指逼退了欧阳锋,自己也就寿终正寝了,”李庭边说边叹气,装得十分的哀怜。

    “已经死了……”林朝英叹气声弥散开,好一会儿之后,林朝英就反问道,“你要我怎么相信你?”李庭阴笑了下,说道:“王前辈曾留下一句诗,玉女心经,技压全真。重阳一生,不弱于人!这句诗现在就刻在石棺室的石棺内,前辈如果不相信可以和晚辈去看一下。”见李庭说得有模有样的,林朝英就说道:“罢了,我现在管不了那么多,”偷偷看了眼李庭那两颗悬挂在两股下方的龙核,林朝英脸就红了,忙将视线移开,问道,“就当你说的都是真的,那我问你,你为什么对我做出这种事情!”“是王重阳前辈交代的,”李庭顺口答道。

    林朝英眼中闪过一丝的不解,说道:“他不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他……他……不可能的……怎么会这样子……”“王重阳前辈说他生前很爱你,只不过因为国家大难在即,他不能涉足儿女私情,所以死的时候就交代我,如果见到林前辈,那一定要好好待你,我是不知道好好待你是什么意思,就以为是身体与身体的接触。”林朝英目光闪烁着,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抱着双膝不语,不安的眼神就打在自己白.嫩的裸足上。

    就在这时候,李庭忽然转过身,抓住林朝英的肩膀,一把就将她抱在怀里,说道:“我本来不打算做那种事情的,可是……可是我被林前辈的魅力迷住了,所以我就亵渎了您的身体,就算是尸体,林前辈都是那么的令我着迷,舒服极了,我还了里面,我是一个男人,我会负责的,林前辈就和晚辈在一起的,我会让您舒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