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一部 第204章 情动林朝英(上)

    “不要再说了!”林朝英喝了声就将李庭推开,抱着脑袋就蹲在那里,眼角已经噙满了泪水,似乎还在为自己莫名其妙被破了身子而痛苦着。她偷偷看了眼李庭这个晚辈,一种羞耻感就让她不敢再去注视他,一想到那么粗长的东西插进她的体内,她的心就乱成一团。

    “林前辈……我……我是男人,我既然做了那种事情,我就应该负责,王前辈也告诫过我男人就应该负责,所以……所以就请你答应让我照顾你吧,我绝对会用一辈子的时间去照顾你的,请你相信我!”李庭又想跑过去抱林朝英,一看到她那杀猪般的目光,李庭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而是站在原地深情款款地看着林朝英。

    林朝英冷冷看着李庭,眼睛只敢看他的上半身,全然不敢去看他的下半身,就怕看到那根曾经插进自己里面的。林朝英长长叹气,说道:“我已经算是个活死人,终身都会留在古墓里,你那种负责不负责的字眼根本不适用我,既然是王重阳培养了你,那他应该有告诫你不要涉足儿女私情,要将全部的精力放在抵御外族入侵才对。”“这我知道,我一直遵循着这点,我现在是襄阳城的守将,而且我带着黄蓉杀死了蒙古族的皇帝和皇后,还有他们的儿子,”李庭忙说道。

    林朝英马上就用惊异的目光打量着李庭,下面不仅仅长得很粗,连说话都那么的粗。林朝英笑了声,说道:“看你小小年纪就做了这么多的事,真是难得,不过我记得宋度宗赵禥是绝对不会让你这么年轻的人做什么守将的,至于你提到黄蓉,估计也是因为她在江湖太有名气了吧,”林朝英笑出了声,继续道,“勇气可嘉,不过还需磨练,你破……动了我的身子这件事我就先不计较了,先出去再说吧,”林朝英看了眼地面的亵裤,问道,“你能不能帮我取一下衣服……什么名字?”“我叫杨过,”李庭应了句就走过去。

    看着上下抖动的,林朝英就羞红了脸,像个大家闺秀般低下了头不敢去看李庭,当年的侠女风范都被羞涩替代了。

    李庭拿起地上的亵裤,抖了抖,说道:“上面都是灰尘,还是蜘蛛网,已经不能再穿了,穿的话可能会把那里弄感染了,第一次做的时候就是要注重卫生,最好找到干净的水源清洗一下。”“那我的衣服是不是也不能穿了?”林朝英睫毛戏动着,像一个落入凡间的精灵一般,看来小龙女和她的祖师婆婆林朝英区别还是十分的明显,小龙女外面就像冰块一样的冰寒,内心却非常的纯真,连李庭用最龌龊的方式摩擦着她的身体都不知道他是在干什么;林朝英则是外表沉稳,一带侠女风范尽显出,内心却非常的脆弱。两人都算是两面人吧。

    李庭拿起白色的裙子,摊开,让林朝英看到上面成团的蜘蛛网,不经摇头,说道:“估计这间密室太久没有人打扫了,地面脏死了。”“那我怎么办?”林朝英并拢双腿,防止李庭看到自己染血的。

    李庭故意大声叹气,说道:“看来没办法了,你只能先光着身子了,等回到上面就可以换新的衣服了。”林朝英腮帮羞红,淡淡道:“不知道孙婆婆还有没有留着我的衣服。”李庭扫描着林朝英的身段,笑道:“林前辈身段如此完美,和龙姑娘的非常接近,向她要一套衣服就可以了。”林朝英浅浅一笑,说道:“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见小龙女了,我记得我修炼龟息大法的时候,她还是一个小女孩,非常的孩子气,很想见她了。”“她现在可漂亮了,人见人爱,就是脾气不怎么好,像冰块一样,”李庭忙说道。

    “应该的,”林朝英说了句就想溜到地面上,可一动身,她就觉得不妥,因为她现在身上唯一剩下的就一件肚兜,最私密的地方都暴露在空气里,她甚至还能闻到浑身上下散发出的腥味,那是李庭的杰作吧。

    “对了,林前辈,我很想问你为什么要用龟息大法躲在这下面呢?”李庭问道,眼睛则在偷瞄着林朝英的腿缝,就想看到曾经被自己蹂躏过的名气鸭嘴。

    想到自己曾经做的决定,林朝英就使劲摇头,说道:“十八年前,我与王重阳划清界线,他守他的重阳宫,我则住我的活死人墓,互不干涉,可我总觉得他在重阳宫,我在活死人墓,又离得这么近,心里总感觉有疙瘩,所以我就修炼龟息大法,将自己装在密封的晶棺内,让自己的年龄永远停留在三十五岁,后面的事……你应该知道了……”“噢,原来如此呀,”李庭现在终于明白林朝英不是诈尸,而是逃避王重阳呀,既然王重阳已经死了,那林朝英这个风韵犹存的就是自己的了,现在不应该用这个词了,毕竟她已经被自己破了身子,变成熟妇了!

    停顿了一会儿,李庭又说道:“那我们应该如何离开这里,我根本找不到出口。”林朝英扭捏了片刻,说道:“在这间密室下是水路,可以通往王重阳以前的练功房,只不过……”“只不过什么?”李庭追问道。

    林朝英脖子都几乎红了,头压得更低,瞳孔不断闪烁着,小声道:“移开石墩就会看到水路了,可是我没穿衣服,如果让你看到了……那……那……羞死人了……”说完,林朝英的脸蛋就红得似个熟透的番茄般诱人。

    李庭慢慢走过去,那根呈四十五度倾斜着,恰好落在林朝英眼皮底下。李庭斜眼看着林朝英挺立的,口水当即流出来,又被他吞进了肚子里,则在原始冲动的刺激下高昂起来,打在了林朝英嘴角边,林朝英被吓得移到后面,已经顾不得护住了,双腿分开,红肿的就呈现在李庭眼前。

    林朝英直摇着头,身子却软得像一团泥巴一样,整个人就躺在了石墩上任凭李庭处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