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一部 第215章 替龙女沐浴

    “真重,都不知道吃什么长大的!”李庭哼了句就将小龙女放倒在床上,轻轻压过她的脖子看了一会儿,史弥远那狗官的血还没有完全凝固,必须尽快帮小龙女洗身子才行,一想到洗身子这个话题,李庭脸上就浮现出荡的笑容,就像看到了自己正在替小龙女擦洗重点部位一般。

    朱红闺房的门被推开,几名丫鬟提着花篮、热水、换洗衣服之类的陆续走进来,最后就连朱红也走了进来。

    丫鬟们先是将热水倒进屏风后的木桶内,伸手试了试水温,然后将花洒在水面上,放好衣物后就陆续离开了。

    “你打算呆在这里吗?”朱红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就像伤残人士一般。

    “你觉得你可以将我师傅加妻子抱进水里吗?”李庭嬉笑着问道。

    “那你把她放进去,然后就别呆在房间里,可以吗?”朱红睁着那双透露着秀气的双瞳说道。

    “我不是还要将她抱出来吗?”李庭装作很不解。

    朱红想了片刻就说道:“那你就呆在房间里,但不能跑到屏风后面,可以吗?”李庭装作很无奈,好久才点头,说道:“勉强同意,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说完,李庭就走向朱红。

    一看到李庭朝自己走来,朱红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兔子,刚想往旁边逃开,脚却失稳,差点就扑倒在地,却被李庭拦腰抱住。

    李庭深情地望着朱红那上了妆的脸,说道:“你下面还有血,要好好洗一洗,洗干净了就让我检查一下成果,我会好好爱护你的。”朱红低着头不敢去看李庭,只是小声道:“你要记得去救我爹才行。”“当然,”李庭微微用力就将朱红揽进自己怀里,她的玉女峰马上就压在李庭胸膛前,李庭低下头吻住她的红唇,刚想将舌头伸进去,朱红却推搡了,说道,“别……现在别……我怕你亲了又想要……人家要先洗干净……好吗?”“嗯,那你和小龙女洗澡,我现在就去救你爹,是在衙门大牢吧?”李庭抱起朱红就走到屏风后面。

    “嗯……是的……”小龙女点了点头就将头埋进李庭怀里。

    走到木桶旁边,李庭就将朱红放下,手遂去解朱红的新衣。

    朱红直摇头,说道:“我自己会,你去抱小龙女进来,可以吗?”“嗯,”李庭转身就走出屏风。

    朱红朝外张望了片刻,确定李庭是去抱小龙女后,她就以最快的速度脱光了衣服,低头往处看了下,表面确实黏有挺多的血丝的,粉红的还朝外翻卷,一看就知道是李庭太勇猛了,一点也不估计朱红的处钕之身。看了片刻,朱红就忙抬起脚跨进木桶内。

    那抬脚的动作恰好被李庭捕捉到,看到那突然张开的,李庭鼻血就差点喷出来,他忙加快脚步走过去。

    朱红抱着双乳就坐在了木桶里,水遂遮住她的双乳,却故意不完全遮住,半轮明月就漂浮在水面上,花朵儿在不安的水里摇曳着,飘到木桶边缘又被带回来,好多都黏在了朱红的身上。

    李庭看了看受惊的朱红,又看了看醉意汹涌的小龙女,就说道:“你都钻进去了,怎么帮她脱衣服?”朱红低下头,不管去看李庭的眼睛,她总觉得李庭的眼睛就像有魔力一样,她如果注意太久,她就有可能迷失了自己。停顿片刻,朱红就说道:“你都说你是龙姑娘的夫君了,那就看过她的身子,那你自己帮她脱,如果我站起来的话,岂不是两个人……都……都被你看到了……”其实李庭的目的就是如此,见自己的计划被朱红识破,李庭只好说道:“那我脱就是了,”李庭抱着小龙女的手都有点颤抖了,他的手在小龙女胳膊上移动着,就觉得小龙女的皮肤实在是够滑嫩的,就像在摸刚出炉的豆腐一样。李庭深吸了一口气,努力不让自己的鼻血喷出来,他就开始脱小龙女的衣服。

    他让小龙女靠在自己身上,伸手解开了她的腰带,扔到一边,丝裳顿时朝两边飘散开。将小龙女的丝裳脱下来后,李庭就去解开小龙女肚兜的红绳,将裹紧玉女峰的肚兜摘下来扔到地上,李庭就迫不及待地将小龙女转过来面向自己,眼睛则死死盯着李先念搞定的双乳,峰顶两颗的颜色实在是好看极了,淡淡的粉红,也不会很深,就像两颗一直浸泡在酒里从未被人涉及过的樱桃一般。李庭舔了舔发干的嘴唇,低下头就含住小龙女的左峰使劲吸着。

    “唔……唔……唔……”喝醉的小龙女虽然意识很不清醒,可大脑深处还是有意识的,感觉到李庭不停吸着她的,她就开始微微呻吟了。

    李庭觉得这样子吃不过瘾,他就一手搂着小龙女,另一只手则开始托着不停捏着,看着蟠桃般的在自己手中肆意变化着形状,李庭就非常的得意。

    小龙女潜意识里推搡着李庭,却是那么的无力,“唔……唔……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吸……不要…………”小龙女低微的呻吟声传进只好耳朵里,她顿时面红耳赤的,双手扣在一起,整颗心都被李庭弄乱了。

    李庭松开了嘴巴,看着两颗被自己吸得通红的,他就非常的得意,上面是搞定了,那就应该开始搞下面了,看着小龙女的白色长裙,李庭娴熟地将之剥掉扔在一边,小龙女的最后防线就剩下那紧紧裹住圣地的亵裤了。

    看着微微隆起的间的细缝,李庭就迫不及待想脱掉小龙女的亵裤。

    这时候,小龙女睁开了眼睛,睡眼惺忪地望着李庭,伸手摸了下他的脸颊,不解地问道:“徒弟,你在干什么呢?”李庭干笑了一声,忙打消自己的邪恶念头,立马答道:“你身上有点脏,所以我就想帮你脱掉衣服洗澡。”“噢,”小龙女应了声就挣脱李庭的怀抱,转过身,双手按在木桶边缘,朝里面的朱红笑了下,自己就弯腰脱掉了亵裤,随手一甩就甩到了李庭的脸上。

    当李庭将亵裤拉下来时,小龙女已经跳进了木桶里,正倚在朱红身上说着含糊不清的话。李庭失望之际,只好说道:“我去救你爹了,你帮她洗澡吧。”一听李庭要走了,朱红悬在半空的心就落下来,忙答道:“嗯,好的,快点回来。”李庭弯下腰,吻了下朱红的脸颊,又吻了下小龙女的后颈,刚想收回脑袋,小龙女反手就打在李庭脸上,嘟喃道:“该死的蚊子。”李庭揉着火辣辣疼的脸,更加的失落了,只好转身离开了。

    出了朱家大宅,李庭就像一阵风一样朝大牢的方向跑去,他可要以最快的速度救出朱家老爷,说不定赶回去的时候,她们还没有洗完澡。

    “哈哈哈哈哈……”想到自己在木桶里调戏两女的情形,李庭的笑就在贵阳上空回荡着,配合着不佳的天气,李庭就像是恶魔转世一般,把一些蹲在门口玩石子的小孩子都吓哭了。

    来到大牢外面,李庭突然想起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他忘记问朱红她爹的长相了……“牢房重地,没有上级的命令都不可以进去!”大门前的官差喝道。

    李庭知道这些官差都是腐败分子,只要给他们一点银两,他们绝对会对上级的交代视而不见的,可重点是李庭身上根本就没有钱,他就觉得自从来到神雕的世界后,他身上压根就没有出现过钱,看来无钱能活到现在,这也是他的本事。一边洋洋得意,李庭就一边想借口,实在想不出来,他就拔出淑女剑,举刀眉间,冷冷道:“不想变成太监就让到一边去!”官差仰头大笑了几声,正准备拔剑时,却发觉自己的手好像不见了……他忙低下头,自己的袖子空空的,正被淘气的微风撩动着。官差刚想叫出声,脖子忽然划过一道亮光,接着就是如泉水般喷出来的血柱。

    官差倒在了地上,李庭则从他身上找到钥匙,踏过去,并嘀咕道:“家里还有两个美女在等我,我可没有时间和你耗着,你不让开就让你去见你祖宗咯。”用同样的方法,李庭将见到的狱卒全部杀死,看着一个个抓着铁柱呼救的囚犯,李庭就叫道:“朱老爷在哪里,你女婿来救他了;朱老爷在哪里,你女婿……”叫了好一会儿,才有一个糟老头从枯草中钻出来,干瘦的脸上满是皱纹,他朝李庭招手,有气无力地说道:“我……我……我在这里……”救出朱老爷后,李庭也顺便解放了其他的囚犯,他才不管他们是好人还是坏人,反正都是被昏官关进来的就对了。

    带着朱老爷回到朱家大宅后,李庭就迫不及待地朝朱红的闺房跑去。

    “两位美人,偶来了!”李庭内心呐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