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一部 第206章 压在墙上

    靠着双修,李庭才能在林朝英内自如地进出,每次顶到花蕊时,软软的肉针总是是突袭铃口,让李庭舒服得不得了,身下的林朝英感觉非常的明显,身子随着李庭而摇动着,一顶到花蕊时,她就会僵直了身子,当李庭退出去的时候,林朝英就会像泄气的气球一样软下去。

    林朝英的修为绝对是一个高手级别的人物,李庭从她身上吸收到的内力也比别的女人多一点,吸收着至阴的内力,李庭就觉得像是插在冰与火之间一样,摩擦是很热,不过吸收的内力就让他觉得非常的寒冷。至阴的内力通过经脉传到丹田,李庭就将它通化掉,转化为自己的至阳内力。能转化得如此的自如,李庭真应该感谢巫行云,就是那次他破了巫行云的处,将她的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破解掉,渐尔吸收了她的内力才掌握了这种将至阳内力转化为至阳的办法。

    就在李庭插得很惬意的时候,林朝英猛地一惊,叫道:“快点!”李庭哪里肯同意,反而插得更欢了,不断让盛开吸紧着,带出一波又一波的,林朝英的并不会很多,不过很粘,一条条垂柳在龙核下悬挂着。

    “我叫你!”林朝英又叫道,无力的手则推着李庭强壮的胸膛,见李庭无动于衷,林朝英就软软地扣住了他的脖子,说道,“如果你再不,我就掐死你!”面对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弯的林朝英,李庭真是百思不得其解,见她如此的坚持,李庭就忙松开了,一次性灌入她的深处。

    热流涌入,林朝英细腰就抬起来,就用另一股热流回报李庭,“呲”的一声,激流就喷出来。

    林朝英和李庭都喘着粗气望着对方,李庭眼中是迷茫,林朝英眼中则是凛厉之色,就像是被了一般。李庭拔出了,上面的残留物就滴在石墩上。看了眼林朝英更加红肿的,李庭就跳到了地面上,然后就问道:“怎么了,林前辈,你哪里不满意?”林朝英曲起双腿,让两瓣合在一起,轻微的摩擦就带来无尽的敏感,林朝英都不敢再挪动身子了,做完之后身体真的太敏感了。她依旧保持着那副冷漠,问道:“你和欧阳锋到底什么关系?”“这是哪和哪的话?”李庭装作很无辜,“我又不认识他,怎么会和他扯上关系呢?”如果这话被欧阳锋听到了,他绝对会一掌拍死李庭这个“不孝之子”林朝英冷笑了声,说道:“你不承认也没有关系,反正你刚刚从我身上吸收内力就暴露出你有学易筋伐髓大法,易筋伐髓大法是老毒物的独门绝学,专门用于双修,你还敢不承认你和他有干系?”李庭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暗暗道:这个林朝英不愧是前辈级人物,什么事情都瞒不了她,看来自己以后要小心从事才行,否则怎么死都不知道,她现在既然不杀死自己,哪就说明她还没有动杀机,如果自己可以找到好借口的话……“前辈真不愧是神人,我完全在前辈的掌握之中,我确实有见过欧阳锋,那时我初涉江湖不久,完全不懂江湖的恩怨情仇,他见我骨骼奇特,就要传授武艺给我,这一切的根源都是因为他疯癫了,将我错看成他的儿子欧阳克,”李庭一五一十地说道。

    林朝英一边听着,一边盯着李庭的眼睛,见他双眼一丝杂色都没有,就差不多认同了他的看法,不过既然李庭有修炼此等被世人所唾弃的邪功,她就要小心一点才对。林朝英停顿了一会儿,就问道:“之前你和我说过你是襄阳城的守将,不知这事是真是假?”“绝对是真的!”李庭忙叫道,“抵御住蒙古人的进攻后,我就潜进蒙古皇宫杀了铁木真和拖累等人,一个月前就蓉……黄蓉来到终南山求助于全真教,想让他们和我们站在一个阵营,如今南宋统治者赵显宠幸三犬,朝廷被弄得乌烟瘴气的,人民也深受其害,我虽是南宋子民,却不能坐视不管,和黄蓉商量之后,我们就决定联合江湖上的各大门派组成联盟,为推翻南宋统治而尽一份力,攘外必先安内,还望林前辈明鉴。”听李庭说完,本就非常热爱祖国大好河山的林朝英心就有点触动,说道:“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当然要支持了,之前和我王重阳认识于江湖,都是为将濒临困境的南宋推向正道,可惜统治者的昏庸让我们倍感绝望,他就躲到了活死人墓修炼,我则将他赶出去,自己躲在了这里,想起当年的烽火岁月,我心还是久久不能忘怀,仿佛昨天经历的一般,”林朝英沉重地叹气,看了眼李庭软绵绵的男物,说道,“易筋伐髓大法不可常用,否则你会变成大yin魔的,希望你记住我说过的话,此功虽可以让你功力大增,也会让你迷失方向的,我不想你成为第二个欧阳锋。”“绝对不会的,请林前辈放心,那现在我可以继续了吗?”说完,李庭就用那种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林朝英。

    林朝英被李庭这话逗乐了,“噗哧”笑出声,说道:“我可不想几十年的功力都被你吸光了,”看着李庭一副无辜的模样,林朝英就溜到了地上,右腿遮住,手则捂住两颗红豆,“那你现在是想发泄呢,还是吸收功力?”“不是想发泄,也不是想吸收功力,我就是想和林前辈无距离接触,男人有把柄,女人有漏洞,把柄插进漏洞里面就平衡了,林前辈你说是不是?”李庭见林朝英又恢复小女人模样,他就大胆地走过去,轻轻揽住林朝英的娇.躯,李庭就想再进一步。

    林朝英却推开了李庭的怀抱,说道:“别弄了,很疼的,我们先出去吧,孙婆婆和小龙女都很担心你的。”“可是……”李庭指了指又指高气昂的。

    林朝英吐出一口热气,说道:“我都说不能练易筋伐髓大法了,你看看,又想要了吧。”“我知道错了,但是事态紧迫,如果再不解决的话,它可能会爆裂开。”“坏孩子!”林朝英瞪了眼李庭,然后就紧紧抱住李庭,呢喃道,“这次做完就一定要出去了,我受不了了,如果再做的话,我真的会裂开的,”说完,她就主动抬起右脚,像蛟蛇般盘在李庭身上,右手勾住李庭的脖子,左手则去寻找,寻到后就握着它在湿湿的前摩擦着。

    林朝英一下子这么的主动,李庭都愣住了,看来林朝英这个人实在太难以琢磨了,有时候真不知道她心里是在想什么,不过只要她愿意给自己,那其他的都无所谓了。

    “夫君……我可以这样叫你一声吧……等出去了之后就不能叫了……”林朝英咬着薄唇,头依在李庭胸膛上,握着的手都有点颤抖了,对她而言,李庭是他的第一个男人,是一个乘她修炼龟息大法时夺走她第一次的男人,却不是让她讨厌至极的男人。

    “没有人的时候你都可以叫我夫君的……朝英夫人……”李庭也改口了。

    感觉越来越明显,林朝英就觉得里面越来越燥热,就像要着火了一样,她干吞着水,小声道:“夫君……轻一点……这样子感觉好奇怪……”“会舒服吗?”李庭反问道。

    “会是会……可是……”“会就可以了,”李庭含笑着就用力捅进去。

    林朝英浑身颤栗着,这个人就无力地靠在了李庭的身上。

    李庭完全没想到林朝英如此不济,这样子就被自己搞定了,他退出了,用力将林朝英抬得更高,让她双腿夹在自己脖子上,然后就以最近的距离观察着可爱的,肥肥的湿湿的,在自己的疯狂蹂躏下更是娇艳欲滴,还时不时微开闭合着。看着这朵因自己而绽放的玫瑰花,李庭就慢慢靠过去。

    林朝英忙用手捶打着李庭的脑袋,惊叫道:“你要干什么?”“闻花香,品花蜜,”李庭用非常文雅的文字将自己的无耻意图道出。

    “那里……那里不能……脏死了……怎么可以舔呢……不要舔了……传出去会被人笑死掉的……”林朝英忙说道。

    古代的人就是保守,连花蜜都不知道吃,看来李庭有必要好好教导林朝英了,不等林朝英再多说什么,李庭的嘴巴已经封住了她的。

    “夫君……求你别做这种事情……我以后怎么出去见人……”林朝英低声呜咽着,就觉得那里是绝对不能亲的,她自己都很少触摸,现在却被男人用嘴巴亲着,这给她的心灵带来的震撼是难以想象的,她又不像黄蓉、郭芙她们那样受过N次的洗礼之后已经完全爱上了这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