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一部 第219章 捅破龙女

    李庭松开小龙女的,使劲点头,应道:“嗯,是啊,是很难受。”“那要师傅帮你含吗?”小龙女睁着那双明澈的眼睛问道,她还不知道所谓的含其实就是帮男人。

    “没事,等下再来,我先让师傅舒服先,”说着,李庭就故意用手指搬动可怜的泥鳅滑到小龙女裙子边缘。

    小龙女的感觉非常的敏感,她忙叫道:“徒弟,泥鳅爬下去了。”“没事,有徒弟在,”李庭邪恶地笑出声就拉着小龙女的裙子慢慢拉下去。

    “徒弟,你干什么?”小龙女叫出了声。

    “泥鳅太油腻了,裙子被弄脏就不好脱下来了,还是先把裙子脱了吧,居安思危嘛,”在这种不是借口的借口的配合下,李庭就将小龙女的裙子慢慢脱下去,看着微微隆起的,李庭就想起朱红对他说过的一番话,小龙女是石女呀,还没有发育完全,比一般的女人都要狭窄得多,一般的都是进不去的,除非是超级小的!而且石女很难出水的,看来李庭这次是在挑战高难度了。

    “徒弟……别……那样子呀……”小龙女叫出声。

    “师傅别乱动,弄脏你身子就不好了,一切都交由徒弟来完成吧,徒弟会让师傅变得更干净,会让你更加迷人的,”李庭浅浅的笑容是那么的迷人,让小龙女看得都有点呆了,小龙女平时都没有注意看李庭的长相,可不知道为什么她此刻的心跳加快了许多。

    李庭的舌头沿着慢慢下移,小龙女的手松开了,因为李庭下移的话,小龙女就不能抓住了。李庭在稍上方一直舔着,那只可怜的泥鳅还停留在小龙女肚脐眼上,好像已经被李庭遗忘了,不过小龙女最紧张的还是那只好像活了的泥鳅。

    李庭抓着亵裤的一角就慢慢拉下去。

    小龙女脸顿时染满红霞,惊叫道:“徒弟,不能……不能脱……那里……那里……啊……”感觉到传来一阵的冰凉,小龙女就知道自己最后一道防线也被李庭破除掉了,少女的羞涩让她都红到脖子了。

    李庭静静看着小龙女为发育完全的,就像十岁小孩子的一样,还没有丢丢的饱满,上一根毛都没有长,细小的就像害羞的小草儿般躲着,再下面就是两瓣浅红色的了,紧紧合在一起,就像生气的少女撅起嘴巴一样。

    李庭一边暗暗感叹着小龙女的纯美无暇一边在柔软的上轻轻抚摸着。

    “唔……徒弟……别摸那里……”小龙女腰弓起,又贴在地面上,不是因为被李庭勾起,而是女性最私密的地方被一个男人如此赤裸地看又被摸,不害羞才怪呢!

    “师傅,这里好像很好吃,”李庭的舌头继续下游,在细小的附近不停舔着,发出“啾啾”的声音。

    “唔……唔……徒弟……别……别这样子……师傅感觉好奇怪……会痒死掉的……啊……别……别舔人家的地方啊……唔……”感觉到李庭正用手掰开自己的,用那灵活至极的舌头不断在前上上下下舔着,小龙女感觉整个人就像被高高悬起一样,一次又一次被李庭的舌头举高,都有点云里雾里的感觉了。

    “师傅这里真好吃,味道好极了,”李庭感叹了声就用整张嘴巴封住小龙女的使劲吸着,虽然说她是龙女,可在这种极端的刺激下,她的还是开始分泌出了,甜滋滋的,李庭吃得非常的开心。

    小龙女喘着粗气,眼睛就定格在李庭更加粗大的上,喃喃道:“徒弟,你的棍子更粗了,要不要师傅替你含一含,师傅现在好害羞,想找点事情做。”李庭含着一瓣轻轻厮磨着,吐出来,说道:“那我们就开始玩69式了,我帮师傅舔,师傅也帮我舔,”李庭看了眼孤零零的泥鳅,就将它捉起来,放在上涂了涂,然后就扔到了一边,他站起身,反过来就坐在小龙女高挺的处。

    从小龙女的角度看去,她就看到李庭黑乎乎的和不断左右摇晃着的精囊,她伸手握住李庭的轻轻着,就说道:“徒弟,你坐下来点,不然我吸不了。”李庭挪动,移到小龙女脸的上方,自己则用双手掰开小龙女的,低着头就开始孜孜不倦地吸着流出来的。

    小龙女不停着李庭的,张开红唇就将粗大的含进嘴巴里,前面几次吸的时候小龙女都表现得非常的坦然,真的就把它当做一根木棍,可现在不是了,她总觉得这根东西很有诱惑力,让她都有点不能自拔了,而且这根热得似乎可以融化一切的木棍有着浓浓的味道,可不是泥鳅的味道,而是一种说不出来却让小龙女吃得很舒心的味道。

    小龙女不停吸着李庭的,李庭则卖力舔着小龙女的,两人都在埋头苦干着,深深为对方的身体所着迷……吃过午饭的林朝英就想去看一下李庭和小龙女的练功情况怎么样了。

    走到石室前,正欲推开石室,却听到里面传来细微的声响,和李庭云雨过的林朝英当然知道那是男欢女爱传来的声音,这声音让她的呼吸一下变得急促,整个人就靠在了石门上,她闭上眼睛,用耳朵倾听着里面发出的声音,再用丰富的想象力勾勒出一副,她就经不住吞了一口口水。在的刺激下,林朝英的左手就抓住自己的一个轻轻揉捏着,尤其喜欢捏住用力按着,轻微的疼痛不断刺激着林朝英的大脑,在神经的驱使下,林朝英的就分泌出好多好多的,是小龙女的几倍以上。

    “舒服吗?师傅?”李庭问道。

    小龙女正卖力吃着李庭的,被他这么一问,小龙女就吐出李庭的,舔着嘴角流出来的口水,小声道:“就是里面很痒,”她看着正中间那个小小的,微红,正析出透明的液体,干咽了一口口水,小龙女就用那双闪烁着诱人光芒的红唇含住轻轻吮吸着。

    李庭见小龙女如此的配合,他就打算测试一下小龙女的到底有多狭窄,他使劲掰开小龙女的,以最近的距离看着道和,鼻子都快碰到了。道口只有半个小指那么大,而口就比道口到了两三倍而已,看来只有小孩子的小鸡鸡能插得进去了,也不知道伸缩功到底能让李庭的缩得多小。李庭吐出一口气就伸出舌头舔着小龙女的口。

    “唔……唔……唔……”小龙女两只脚在地面不停乱噌着,看来十分的痒,找不到依靠点后,她干脆屈起双腿,直接夹住了李庭的脸颊,不停收缩放宽着,越来越多的就冒出来都黏在了李庭的下巴处。

    “好多好多的水,”李庭边感叹着边吃着溢出来的,好不开心。

    靠在石门上的林朝英右手已经伸进了裙子内,正隔着亵裤不停搓着早就硬起来的,她的双腿发软,干脆坐在了地上,大开着双腿,将裙子掀起来,弯腰看着被弄得全湿的亵裤,她的手指就落在间,用力按下去,手指就进入,可惜只能进去一点点,完全被亵裤挡住了。林朝英一不做而不休,既然已经迈出了第一步,那就不差第二步了,她抬起,就将亵裤褪下去,抬脚将亵裤脱下后就垫在了下,地面太硬了,坐着实在是不舒服。

    她松开揉着的左手,移向了,分开两瓣小,让那朵被点缀得娇艳不堪的花朵绽放开,她的右手食指和中指就插进了内轻轻抽动着,紧咬着牙关不敢发出声音,如果被李庭或者是小龙女听到就完蛋了。

    “唔……唔……唔……”林朝英嘴角发出极小声的声音,手指抽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此刻她心里就在想着李庭那根大,就想让它插进自己的内,可……可他在修炼双修的邪功啊,她自己怎么还敢有这种幻想呢?

    “已经很湿了,”李庭念叨着。

    “徒弟的木棍更粗了,我好害怕,”小龙女目光闪烁着。

    “师傅,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目光缩小,就不知道师傅愿不愿意配合徒弟,”李庭看着淡红色的口,他就想用了。

    小龙女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就尽量配合徒弟吧。”“嗯,”李庭站起了身子,反过来将小龙女压在身下,握着粗大的就在小龙女湿答答的上摩擦着。

    “徒弟,你要干什么?”一想到那天李庭用这根木棍插朱红的情景,小龙女就吓出了一声的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