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一部 第237章 娘妻柴文意

    “宗保……我们不能一错再错了……如果被你死去的爹知道……”柴文意还想说下去,李庭的中指就插进她那敏感的内着,爽得她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李庭不断抽动着手指,低下头开始含住柴文意的,轻轻厮磨着。

    在李庭的刺激下,柴文意的大起,她忙说道:“娘身上有你的……先让娘洗一下……你先去床上等娘……好吗?”“嗯,”李庭应了句就拔出手指,看着在月光下闪烁着光的,李庭就含在嘴巴里吸了下,然后就转过身走出了屏风。

    李庭一离开,柴文意的身子就软软地跪在了地上,捂着脸,身子不挺地颤抖着,眼泪再次流出来,这种的事情竟然在她身上出现了?这……这……她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样是面对死去的杨延昭了,她甚至觉得一身鲜血的杨延昭正拿着杨家枪指责着自己,死不瞑目。

    “我该怎么面对老太君还有其他的姐妹……延昭……你快点告诉我……”柴文意整个人几乎都趴在了满是浴水的地上。

    突然,李庭站在了她面前,他弯下腰揽住柴文意的柔肩,说道:“娘,对不起,都是宗保不好,我不应该对你做出那种事情,可……可我真的很爱娘,既然爹死了,给不了你想要的性快乐,那……那爹的义务就由儿子宗保来完成……娘,如果真的有地狱,我愿意替你去走一遭!”说完,李庭强而有力的胳膊就将柴文意紧紧搂进自己怀里,雨点般的吻就顺着柴文意的额头慢慢游下去,吻过翘鼻,就将柴文意的薄唇含进嘴巴里轻轻吸着。

    被吻得有点方寸大失的柴文意身子一下就软下去,嘴巴不自觉地张开,感觉到李庭如蛇一般的舌头正马不停蹄地侵入自己的口腔内,柴文意就发出轻微的呻吟声,嘴角都留下了津液。柴文意使劲吸着李庭的舌头,将他口中的津液都吸进了自己嘴巴里,然后就像品尝美味般吞了下去。

    “唔……唔……唔……”柴文意赤裸的身子紧紧提着李庭同样赤裸的身体,就在他强壮的胸膛上不停摩擦着,在的刺激下,柴文意颤巍巍的手就沿着李庭的摸下,爬过一丛茂密的之后,柴文意就抓到了李庭那根硬得似乎可以捅破她的轻轻捋着,有时还会故意将它压下来,在自己上轻轻捅着,可惜她比一米八的李庭矮了一截,想要插进根本不可能,除非李庭的从大腿长出来!

    一边吻着,李庭就一边搓着柴文意的,能和这种美女干真是太爽了,最起码那弹性十足的胸部就足以让他的大起,当然,像郭芙或者是晓沁那类小乳也是别有一番风味的,完奶牛再飞机场总是有新鲜感的。

    柴文意捋着李庭的,抬头看着李庭俊朗的脸颊,她似乎看到了杨延昭正笑着看着她,好像叫她去追求自己的儿子一样。

    “宗保……我们这样子做……到底对不对?”柴文意轻声问道。

    “娘不用去在乎那么多,只要我们开心就可以了,”李庭眯眼笑着。

    “嗯……”柴文意点了点头,搓的手就更加的卖力了,鼻息也加重了几分。

    “娘,我们去床上,”说着,李庭就懒腰将柴文意抱起,然后就走向床。

    将柴文意放倒在床上后,李庭就拿过一边的肚兜帮柴文意擦拭着有点湿的身子,至于已经被浴水弄湿的被单,邱于庭可就不管了。

    当李庭的手在擦拭柴文意的和时,柴文意就不自觉地蠕动着大腿,一看就知道很敏感了。

    擦干柴文意的身体后,李庭就将散发出乳香的肚兜扔到了地上,然后就像一只恶狼一样爬上床,整个人就跨坐在柴文意身上,却又滚到了一边。

    “怎么了?”以为李庭不想她,柴文意就忙问道,性饥渴的她现在可是很需要李庭那根可以解除她多年饥渴的的。

    “就是有点累,”李庭答道。

    “那……那……那就先睡觉吧……娘也有点累了……”柴文意眼中马上出现失望的神色。

    李庭拉住柴文意的手,放在自己硬挺的上,说道:“宗保是心累,因为太久没有看到娘了,我都想死娘你了,身体还强壮得,就是不怎么想动,娘你自己坐在上面弄,好吗?”邪恶的李庭现在就想玩女上男下式,自己顺便也可以再休息一会儿。

    柴文意握着李庭的手停顿了片刻,然后就慢慢爬起来,翻身跨站在李庭上方,低着头,说道:“宗保……以前我想做这种动作……你爹都不肯……他说这样子就会让我在他心目中的纯洁形象大受损……你是你爹的孩子……你的想法和他一样吗?”柴文意一直保持着要坐下去的动作,露出哀怨的眼神洒在李庭脸颊上。

    李庭想都没想就摇头,说道:“娘,我跟爹不一样,我是认为当一对男女的爱上升到一个高度的时候,那时男女的身体就不再是单纯的了,而是与灵魂结合在一起的产物,只要双方能体会到最强烈的,那不管做出如何动作都不算不纯洁,”李庭的手在柴文意大腿内侧徘徊着,慢慢爬上去,看着那一缕被浴水洗涤得异常平滑的,他就将之抓住轻轻拉着。

    牵动了柴文意的的摩擦,她两只手撑在地面就颤抖着身子,然后就忍着羞耻心慢慢坐下去。

    被粗大的顶开,柴文意本想慢慢坐下去,李庭却抓住了她的细腰,使劲一拉。

    “呲”的一声,就顶到了。

    “啊!”柴文意仿佛被闪电击中一样,整个人就扑倒在李庭胸膛上,大腿不停抽搐着,粉拳轻轻捶打着李庭的胸膛,嗔道:“宗保……你太坏了……是不是想弄死娘啊?”“难道娘不觉得这样子很舒服吗?刺激,”李庭反问道。

    被这么一问,柴文意就不敢多说话了,一想起自己正在和自己的儿子,柴文意就觉得已经分泌出好多好多的。

    柴文意记得十八年前杨宗保刚刚出生时,下面的简直就像一根牙签一样,作用就是拿来排,可没想到十八年后从自己出生的杨宗保已经用那根本是用于排的插自己了……“宗保……”柴文意目光闪烁着,然后就挺直了身体,她觉得腿跪着不舒服,她就慢慢站起身,将粗大的退出来,然后就像那样子蹲在地上,再次被顶开。测验猛地一放松,再次侵入内。

    “噢……”柴文意满足地呻吟着,然后就开始使劲摇动着,让在内进进出出着,“啊……儿子……娘……娘好舒服……下面都被你插裂了……娘没想到和自己的儿子做会这么的舒服……噢……噢……娘都快受不了了……”柴文意摇动的频率变得越来越快,然后突然停住了,她低着头看着李庭,“娘差点丢身子了……可娘不想这么快就丢……娘还想和宗保多做一会儿……”说完,柴文意就开始小幅度地摇动着美臀。

    看着柴文意那对,李庭就伸手在上面使劲揉捏着,说道:“娘,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打算?”一提到未来,柴文意的身子就像沉到冰窖里一样,是燥热的,皮肤却冰冷至极,看着李庭赤诚的目光,柴文意就显得更加的不安,她使劲摇头,眼泪再次滚出来,滴滴滴落在李庭胸前,她美臀摇摆的速度突然加快,啪唧、啪唧的声音在寂静在屋子里不断回荡着。

    摇摆了一会儿之后,柴文意猛地坐下去,嘴巴顿时张开,像是在享受美味一样,一股浓热的就从她处喷出来,顺着处慢慢流出来,将李庭的弄得非常的湿,的量真多!

    之后,柴文意就软趴在李庭身上,说道:“我觉得自己已经没有未来了,我真觉得我的未来是灰色的,根本没有一点彩色。”“有宗保在,娘的世界就是五彩斑斓的,”李庭忙说道,他的手在柴文意嫩如玉脂的腰际游荡着,就算生过孩子,可她的腰部一点赘肉都没有,看来驰骋沙场的杨门女将身体锻炼得实在是好,又大……“宗保……我的儿子……”柴文意呢喃了句就闭上眼睛感觉到李庭的的跳动。

    “娘,你觉得赵显这个皇帝怎么样?”李庭突然问道。

    一想到那个昏君,柴文意就恨不得将他杀死!她握紧拳头,叫道:“如果我会闯进皇宫的话,我早就砍下他的首级,替杨六郎报仇了!”“那就是说娘很想他死了?”李庭嘴角慢慢翘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