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二部 第008章 黑暗禁区

    林嘉欣确实听不到李庭的声音,她现在正在尝试着与远古的神祗进行交流。

    一个个破碎的世界在她周围开,她的思维则继续往前走着,在她身后,有一道汹涌的潮水正翻卷着,好像要扑下来,却又像是在保护林嘉欣一样悬挂在半空中。如果有人去闻这潮水散发出的味道的话,他就会闻出来这其实不是水,而是!

    之所以要让李庭不断她,让她达到连续性的的目的其实就是为和神祗交流打下基础。

    李庭扶着林嘉欣的小蛮腰使劲着,速度非常的快,每次都是整根,然后又使劲挺进去,不断地着林嘉欣的,啪唧、啪唧的声音似乎成了这旷古世界唯一的声音,听起来特别的悦耳,而且还像义勇军协奏曲般的激烈。

    李庭低头看着林嘉欣那不断翻卷着的,就再次问道:“欣儿,这种姿势是不是很爽啊?”林嘉欣现在真的听不到李庭的声音,她的灵魂就像驰骋在无边世界里一般,正以光速朝前飞行着,一座座的雕塑从她身前飞过去,有观音菩萨的,有如来佛住的,更有玉皇大帝的,但这些神祗都不是她要寻找的,她要找的是远古之神的神祗。林嘉欣回头看着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潮,就嘀咕道:“希望主人不要,否则就前功尽弃了,”说话间,林嘉欣的身子就抖了下,马上回过头,看着前方的一片黑暗,脸上就显出惊恐之色,“这片禁区可没有人愿意来到,为了主人我只能拼死了!”李庭只知道不停地着林嘉欣的,每次感觉到她的忽而缩紧,接着就从处喷出时,他就觉得自己非常的牛逼,就得更欢了,不过他的头脑还是很清楚,他要在保证不的前提下让林嘉欣不断达到。

    “舒服吗?你绝对很舒服吧?都五次了,”李庭自问自答着,马步就踩得更稳,林嘉欣的娇躯就像拨浪鼓一样前后不停地摇着,脚却站得非常的稳,都好像钉在了地上一样,胸前的不停地摇晃着,那种视觉刺激可不是小的女人可以带来的。

    林嘉欣就觉得整个人都陷入了黑暗国度里,眼睛根本就看不到前方有什么,但在潮的推荡下,林嘉欣还是一往直前地飞奔着,反正只要李庭能让她不断,她就有信心能通过这一片暗黑禁区。

    在林嘉欣的记忆里,她只与黑暗禁区之前的神祗有过交流,也就是如来佛祖和观音菩萨这个阶位的神仙,至于黑暗禁区之后的神祗,她就没有交流过了,也许只有他们才知道之仙境的一边一角吧。

    林嘉欣正在黑暗禁区里飞行着,李庭则在不断着林嘉欣的,他却听不到林嘉欣点滴的呻吟声,都觉得她连呼吸都没有了,那种着尸体的错觉让他更难以。唯一让他觉得林嘉欣还活着的就是她的蝶翅,蝶翅还在机械性地扇动着。

    “欣儿?”李庭试探性地叫了声,见她都没有开口,他也就不敢多问了,只好非常用心地着她的,反正他现在的任务就是让林嘉欣连续,之后就是等待林嘉欣开口说话了。

    感觉到林嘉欣的又缩紧,热热的又从处喷出来时,李庭就更加卖力地着林嘉欣的,好让她迎接下一次的。

    也许……这是李庭这辈子最觉得奇怪的了吧。

    林嘉欣视线变得越来越模糊,她都没有动力再往前飞了,除了觉得前路一片迷茫外,林嘉欣还听到一声声若有若无的哀鸣声,就好像下面有一双双手伸上来,要将她拖进地狱一般。

    “不行!为了主人,我一定要通过这片禁区!”林嘉欣握紧拳头,蝶翅就扑腾得更加的利害,速度又加快了几分。

    林嘉欣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这片黑暗禁区飞行了多久,她只知道当一道刺眼的阳光打下时,她就不自觉地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好一会儿才松开,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尊人蛇雕像,一看就知道是远古神祗之一的女娲娘娘。

    林嘉欣眼泪都快流了出来,马上就跪倒在地,磕了几下头,就说道:“女娲娘娘,我是剑灵林嘉欣,我想问一问关于之仙境的事。”沉默了好一会儿,女娲娘娘的神祗一点动静都没有,完全是一尊雕塑,林嘉欣的声音还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回荡着,徘徊着,就像鬼魂的声音一般。

    林嘉欣头还搁在地面,蝶翅早就收起来,她紧闭着眼睛,就希望听到神祗女娲娘娘的声音,但一分一秒流逝的时间让林嘉欣都有点等不及了,她抬起了头,看着灰色雕像的女娲娘娘,继续道:“我这次是为了一个重生到异界的男人李庭而来的,他很希望回到现代,所以就想通过之仙境的引路人……达到这个目的,但我们不能确定那个引路人能不能办到,他害怕的是要离开我们,所以我就想来问一问引路人能不能将我们都带到现代世界里。”说到此,林嘉欣的眼泪就流了出来,晶莹的泪水就滴在了青石铺造的地面上,慢慢扩散开。

    女娲娘娘的雕塑忽然颤动了下,眼睛慢慢睁开,同样灰色的瞳孔就注视着林嘉欣,就算是一尊雕塑,但她的瞳孔有着母亲般的温柔。

    “轮回已经被打破了,”女娲娘娘的声音回荡开,听起来十分的温柔,又觉得很庄严,让林嘉欣马上就对她肃然起敬了。不过如果换成是正兢兢业业着林嘉欣的李庭出现在这里,他估计就不会像林嘉欣折磨弹诚,他估计就在打女娲娘娘的注意了,会在想着和这样子的人蛇会是什么感觉呢?

    林嘉欣以双膝替脚,慢慢爬了过去,抬起头看着威严的女娲娘娘,说道:“我在乎的不是轮回有没有被打破,我在乎的是李庭能不能带着我们回到他原来的世界,求女娲娘娘告诉我!”女娲娘娘脸上浮现出笑容,说道:“芸芸众生,蜉蝣孽生,轮回已破,再补难哉。若要弥补,以血祭之。”“死不死对于我来说都无所谓,但我想知道的是李庭他能不能带着他的娘子们回到现代!”林嘉欣的声音显得非常的激动,粉拳握得非常的紧。

    女娲娘娘以极慢的速度眨了下眼睛,说道:“做为轩辕剑的守护精灵,你已经做了完全超乎你职责的事,本来我们是要再度封印你,念你一直在为你的主人着想,我们就没有这样子做,现在你的心已经变得非常的烦躁,加之你主人李庭的心有着黑暗面,长此下去,轩辕剑也会被你们污染的,”说到这里,女娲娘娘就停顿了好一会儿,继续道,“能不能和他一起回到现代不是远古之神能决定的,还要看他自己,好了,这片禁区不是人或者其他种族可以踏入的,你利用人类的原始侵入这片禁区已经犯错了,速速离开。”“女……”林嘉欣还想说什么,就觉得有无数双无形的手抓住了她的身体,硬是将她往后面拉。

    “女娲娘娘,如果你不告诉我,你迟早会后悔的!”林嘉欣娇声喝道。

    女娲娘娘慢慢闭上了眼睛,不快不慢地说道:“当一个人类的力量开始挑战神时,也就是他末日时刻的来临,你叫他好自为之。”林嘉欣还想说什么,可当她想继续争辩时,发觉已经看到的并不是女娲娘娘,而是一丛绿意,更觉得非常的麻痒,李庭那火辣的正在她内不停地抽动着。

    “唔……唔……主人……可……可以了……主人……”林嘉欣不停地呻吟着,鼻息变得非常的重。

    听到林嘉欣的声音,李庭这才觉得自己是在一个活人,但林嘉欣已经叫他不要再了,他就更加用力地着,就打算将积蓄已久的射进林嘉欣深处。

    “主人……我……我手脚都麻了……求……求你别再欣儿了……我快要受不了了……”林嘉欣呜咽着,就觉得关节都疼得怕人。

    “马上!”李庭低吼了声就用力了下林嘉欣的,直接顶住了林嘉欣的,两颗摇动着,就像铃铛一样。接着,他就松开了,将浓热的射进了林嘉欣的深处,并感叹道,“欣儿,可惜你是剑灵,不能怀孕,不然为我生个小剑灵也不错。”林嘉欣喘着粗气,整个人就十分无力地躺倒在地上,浑身痉挛着,由此可见多次并不一定能让女人得到更大的享受,更可能伤到女体。林嘉欣有点干渴地吞了口口水,无力地问道:“主人,我到底……到底了……几次……”李庭就像小学生一样摊平十指,一根一根地掰着,好一会儿之后才嬉笑着说道:“超过五十次吧,我也忘记了,我只知道这种姿势和你,你非常容易。”林嘉欣盯着李庭的脸颊看,就想起了女娲娘娘的话语,如果李庭的黑暗之心再进一步加强,那么……他的末日就会来临?也就是说会遭到天谴?想到女娲娘娘的话,林嘉欣就打了个寒颤,更觉得其实自己和李庭都处于别人的监视之中,从来没有过自由。

    见林嘉欣如此的疲惫,李庭就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他就蹲在地上摸着林嘉欣的蝶翅,蝶翅虽然没有温度,但是它的柔软不是身体所能比拟的,而且李庭可以从她蝶翅的颤抖感觉到林嘉欣的心也在颤抖,就像受伤的小鸟般需要人的呵护。

    “对不起,又把你弄肿了,”李庭的手落在林嘉欣处,轻轻摸着,并不敢去捏。

    林嘉欣摇了摇头,说道:“没事的,剑灵的身体愈合能力是人类的几十倍,只是肿了点,哪会有事,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