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二部 第014章 迷药春药,无敌组合

    “这时候……难不成……”王语嫣俏脸顿时变得苍白,忙说道,“完蛋,一定是我表哥回来了,”看着李庭,王语嫣就忙去解开绑着他的绳子,想让他从后门逃走,可李庭一站起来就觉得双腿十分的无力,整个人就跌进王语嫣怀里,手就触碰到王语嫣那柔软至极的。

    “你……”王语嫣还想骂李庭,确定有脚步声之后他就拉着李庭去厨房,寻了个堆着柴火的角落就让他躲在那里,拿着一块破布就将他的身体遮住,并且嘱咐他绝对不能发出任何的声音。

    李庭透过破布间的窟窿看着一脸焦急的王语嫣,就想起了自己的轩辕剑,忙说道:“你快把我的剑取过来!”“我根本碰不了它!”王语嫣气嚷嚷地叫道。

    “那你扶我去拿!”李庭一手就扯开破布,就想要站起身,可双腿还是软绵绵得像棉花一样,一点力气都用不上。

    “先放着,我表哥他不会乱拿的,”王语嫣说着就再次帮李庭盖上破布。

    “他的人品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李庭叫出声。

    “嘘~~你别再出声了,我表哥内功很高,会被听到的,”王语嫣竖起中指放于温润的唇边示意李庭不要再说话了。

    “保护好我的剑,”李庭说了声就不再说话了,而是闭上双目,试着运送真气到丹田,每次真气顺着经脉运送向丹田时,迷药就会从中作梗,将真气化解得一无所有,这让李庭吃劲了苦头。他倒是不担心轩辕剑会被慕容复拿走,他担心的是自己被慕容复发现,被一刀杀死就亏大了,而且……他看着自己那还硬梆梆的,就长叹一口气,又试着运送真气。

    王语嫣对着镜子梳理了番有点杂乱的秀发,确定自己很神情自若后,她就拍了拍胸脯走出去,像平时那样坐在了木桌前装做是在喝酒。

    没一会儿,门就被敲响。

    “谁呀?”王语嫣习惯性地问道。

    “表妹,我回来了,”门外传来慕容复温柔的声音。

    “嗯,”王语嫣应了声。

    门被推开,一个白衣男子就站在门前,十分的白净,脸蛋又长得非常的俊美,如果被李庭看到有人敢长得比他帅的话,估计李庭就会一掌拍死他了。慕容复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矮胖子,两撇八字须非常的有特色,此人就是“非也非也”包不同。

    慕容复心机极深,他一眼就看到桌上的轩辕剑,他的眉毛马上就挤在一块,长袖一拂,就走过去,问道:“这剑是哪家主人的?”王语嫣心咯噔一下,就暗叫不妙,机灵的她马上说道:“这里是灵山,风水之地,而黄帝的佩剑轩辕剑也埋藏在这里,昨天我根据八荒六合之理推敲出它的位置,遂找到了它。”慕容复看着这把轩辕剑,嘴角干干一笑,说道:“这并不是昨天才出土的,剑鞘非常的光滑,应该用了有一定的年岁了。”“其实……”王语嫣想说出事实,但那样子的话,她的表哥慕容复就可能不会娶她了,想到那个讨人厌的李庭,王语嫣就真的想把他剁掉,遂说道,“表哥,其实也没有什么的,表妹倒有一件事想问你,就是前些日子你有给我瓶药,不知是什么药?”慕容复将随手的折扇放在木桌上,看着眼前这把轩辕剑,马上就伸手过去想摸一摸,还没有碰到轩辕剑,他的手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弹开。

    “真是好剑!”慕容复眼中顿时放射出光芒,运起真气将之集中在掌心处,就想凭借自己身后的内功将轩辕剑震下去。

    试了好几次,慕容复都没办法触碰到轩辕剑,更别提使用它了。

    一脸乐笑的包不同就走过来,捏着自己的八字须,笑道:“非也非也,此剑乃上古圣剑,只认一个主人,除非是它主人死了,否则它不可能再接受第二个主人的。”“包三哥,照你的意思……”慕容复眼珠子一转,就看着自己的表妹王语嫣,问道,“这把剑的主人在哪里?表妹。”“有事出去了,”王语嫣就答道。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慕容复追问道,似乎不问出个水落石出,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王语嫣被慕容复一连串的提问吓到了,看着平时温文尔雅的表哥慕容复,王语嫣就觉得他变了一个人,就问道:“他有那么重要吗?还是表哥你想杀死他,得到这把剑?”慕容复干咳了一声,装做很不在意地笑着,说道:“表妹,你误会了,表哥哪是那种人,表哥的意思是想和他商量一下,看能不能将这把剑转让给我,毕竟这是一把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宝剑,如果我得到它,别说是乔峰,就算是全武林的高手一起上,我也有胜算的。”看着慕容复那好像在躲闪的眼神,聪明的王语嫣就知道他绝对是在说谎,想到之前李庭说过的话,王语嫣似乎就有点看透慕容复了,但是她还抱着一线生机,就再次问道:“表哥,你给我的药是什么药?”“舒筋通络之药,你现在把药拿给我吧,”慕容复笑着说道,脸色并不是太好。

    “我去采蘑菇时不小心丢掉了,还想想表哥你赔罪,”王语嫣说道。

    “是吗?那就没事了,”慕容复含笑着。

    “表哥,我去烧点茶水给你们喝,那些事等会儿再一起说,”说完,不给慕容复任何反驳时间的王语嫣就转过身走进厨房内。

    “公子,老包的意思很明确,王姑娘精通各派绝学,你最好是早点和其成了好事,”包不同捏着八字须附到慕容复耳边道。

    “上次走得急,否则已经下药了,”慕容复唇语道。

    “非也非也,等下老包替你把门,你就和王姑娘成好事吧,”包不同建议道,其实呢,包不同也不算是邪恶之辈,他都是在为慕容复复兴燕国考虑,所谓“忠心于主”就是如此吧。

    王语嫣偷偷看了眼李庭那边,然后就背对着李庭开始烧水了。

    李庭一直都闭着眼睛,正试着运用内力冲破任督二脉,运送了好几次真气后,他就发觉迷药的作用其实并不是在全身,而是将任督二脉封死了,任督二脉乃全身精气之源,若被封住,人体会有力气才怪!通常情况下,人一出生时的任督二脉就是处于百分之九十的封闭状态,但单单那余下的百分之十就可以为平常的生活提供力气之类的。但当那百分之十都被封住时,人体就会变得虚脱了。

    李庭宇眉时不时皱起,身心都沉浸在游走于经脉之间的真气上,每次真气想要突破封死的任督二脉时,他都会觉得胸口一阵的沉闷,就像是要了一样,让他脸上冒出豆大的汗滴。

    反复数次后,李庭就强行冲破了任督二脉,让气若游丝的真气游走于身体各处,他的身体也就渐渐恢复了力气。

    慕容复和包不同正坐在木桌前耳语着,并时不时窥视着桌子静止的轩辕剑。

    最后他们达成的共识除了要让慕容复喝完茶水之后奸污了王语嫣外,还打算杀了轩辕剑的主人,并将轩辕剑据为己有!

    王语嫣烧好茶水后就小心翼翼地揭开了壶盖,看着滚烫的沸水,王语嫣就拿出了药瓶,拧开,想要将那迷药和春药的混合物倒进去,可又觉得自己这样子做是不是太对不起自己的表哥了,但是……王语嫣望向李庭,又觉得都是自己牵累他的,若要让他安全离开,那就必须制住表哥和包不同了,让他们晕过去就是上上之选,至于他们醒过来要怎么办,那就是后话了。

    想到此,王语嫣就倾斜了瓶子,将剩余的药都倒进了茶壶里,摇匀后就屏住呼吸提了出去。

    替慕容复和包不同倒好茶水后,王语嫣就说道:“表哥,包三哥,刚泡好的茶水,你们喝点,路上冷,很容易着凉的。”正在算计王语嫣的慕容复和包不同压根就没有想到王语嫣也在算计他们,在一点防备都没有的前提下,他们两个就非常绅士地将还冒着热气的茶水都饮进肚子里。

    “表哥,这把剑对你真的那么重要吗?”王语嫣敞开心扉道。

    “对我不重要,但是对于复兴燕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我一直在寻找适合我的剑,一直都没有找到,如今看到这把剑,我就看到了我登上帝位的那幕了,到时候表妹你就是皇后了,”慕容复很正经地说道。

    “其实……”王语嫣其实根本不在意什么皇后不皇后的,比起宫里华贵的生活,她更喜欢田园生活的淡泊宁静。

    “表妹,其实呢,我是想……”慕容复忽然捂住了额头,似乎觉得天旋地转的,刚要质问王语嫣,却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就趴在了木桌上。

    “公子……”包不同刚要站起身,却觉得双腿发软,一声闷响后就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