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二部 第016章 名器语嫣

    看到这个场面,李庭就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快要实现了。

    王语嫣抬着头吸着李庭的,见他一直盯着里面,王语嫣就吐出了李庭的,小声问道:“我表哥和包三哥怎么样了?”“非常的好,你也许还会听到他们用身体交流的声音,”李庭邪笑了下,就习惯性地,想去王语嫣的嘴巴。

    王语嫣抓着李庭那根正不断向前冲刺着的,然后就站起了身,想要看一看自己的表哥和包不同到底怎么了,所以她就摇了摇李庭的肩膀,咨询道:“你能不能让开让我看一看?”李庭没有回答王语嫣,而是继续看着里面,只见比包不同醒得早的慕容复正不断抚摸着包不同那长着黑斑的,还在以小幅度地朝前顶着,顶开包不同的一点点,他就觉得十分的酣畅,爽得他直打寒颤,为了让这种感觉一直持续下去,他就试着让让包不同的里面挤。虽然中了迷药全身会无力,但是在春药的刺激下,慕容复的就比平时孔武有力多了,用力一挤,他的就挤开了包不同的,正朝里面冲刺着。

    “唔……唔……”这时候,包不同被痛醒了,正不断地呜咽着,却因为手被绑住、嘴巴被堵住,他就无法表达自己的感情了。

    一心只想解放的慕容复压根就不会去管这的主人到底是谁,他只想,让自己的泄泄火。

    “让我看一下!”王语嫣用力推着李庭。

    李庭则像雕塑一样站在那里,眯眼笑着,然后就让在了一边。

    王语嫣马上就趴在那个窟窿前往里面看,一眼就看到自己的表哥像狗一样趴在包不同身上,还在一挺一挺的。王语嫣就觉得十分的恶心,就不敢去看了,捂住嘴巴,都快要吐出来了。

    休息了好一会儿,王语嫣才抱怨道:“我表哥到底在做什么?”“,也就是你知道的洞房,”李庭挑动着眉毛,心里就觉得十分的爽,等到慕容复完全清醒,他就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让自己后悔一辈子的事情了,敢打李庭主意,敢打轩辕剑主意,那下场是很可怕滴!

    “不可能吧……”王语嫣倒吸了一口凉气,就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李庭突然抱住了王语嫣的娇躯,还很硬的就顶在她的上,用那种会秒杀一切少女的眼神盯着王语嫣,却又不说话,沉默远比语言来得可怕。

    王语嫣刚刚开始是敢去偷瞄李庭的脸,但是连续几下后,她看都不敢看李庭了,挣扎了几下,确定自己这个娇贵的身躯根本挣脱不了李庭的曲臂后,她就没有再躲避了,而是学着李庭的模样沉默不语着。

    慕容复的已经挤进了一大半,包不同那可怜的就流出了鲜血,的第一次就这样子给了自己的主人。

    “好……好……好棒……”慕容复夸奖了一句,就朝前用力一挺,就直接插进包不同内,只留下两个小蛋蛋还挂在外面。

    还没有停顿片刻,慕容复就拔出了,上面都是鲜血,而且不只是包不同的,还有慕容复他自己的。包不同的本身就很干燥,一般的话都是需要润滑剂或者,慕容复则是在的刺激下往死里,所以他那包着的皮就被包不同的锁住,再度冲刺后,皮就直接被撕裂了,慕容复却一点感觉都没有,只知道开始用力着包不同的。

    包不同则是睁大了双眼,血丝顿时上涌,那种从来没有感觉过的痛楚就像死神的铡刀一样堵塞着他的,让他连求死的决心都有了。

    “我表哥……他……怎么样了……”王语嫣细如蚊声道。

    “洞房花烛夜,很好,”李庭带着戏虐的口吻说道。

    脸上染上红霞的王语嫣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之前的那股巾帼之气都被李庭这个拥抱搞的风吹云散了,此刻,她倒是想知道李庭下一步想做什么。

    “其实呢,我真的是来这个世界找寻名器盆子的,因为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也许你会觉得我这人是色狼,是下三滥,但是如果你知道有几百个女人在等着我回去,你就不会这样子想了,”说着,李庭就指了指轩辕剑,继续道,“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叫轩辕剑的守护剑灵出来给你看一下,你就知道我不是撒谎了,”说完,李庭就用意念同林嘉欣交流,让她现身在屋子里。

    宛如出尘精灵般的林嘉欣撑着蝶翅停留在半空,俏脸、、蜂腰、玉腿,再加上那构造几乎完美的,连王语嫣看得都痴了。圣洁的面孔,荡的裸露,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却集中在林嘉欣身上,那种感觉是根本用语言表达不了的,就像是堕落了的天使一般,保持理智的同时还在追寻在。

    “主人好,”林嘉欣落在了地上,蝶翅收在后背上,就说道,“我是李庭的主人,同时也是轩辕剑的剑灵,王姑娘,其实我主人说的都是事实,他确实是……”林嘉欣解释着,王语嫣却没有听进几个字,因为她完全被林嘉欣给迷住了,如果不是有李庭之前的解释,估计王语嫣已经跪下去拜神了。……“听明白了吗?”李庭问道。

    “嗯?”王语嫣愣了下,什么名器,什么名器开天,什么之仙境,要让王语嫣一下子接受似乎有点困难,估计还要花些时间去消化才可以,因为这些名词在她的记忆里根本就没有出现过,宛如是该出现在另外的世界里一样。

    “如果真的像你们所说的,那我应该怎么样帮助你们?”王语嫣问道,她已经将里面正在进行的表哥和包不同抛到了脑后。

    “只要找到名器盆子就可以了,”李庭点了点头就向王语嫣解释了何谓名器盆子。

    听完李庭的解释,王语嫣忽然抓住了自己的衣领,好一会儿才松开,然后就低着头,小声说道:“如果你要的是那种形状的,我知道哪里有。”“真的?”李庭兴奋得差点跳起来,就想抱着王语嫣好好亲几下,又害怕再次挨到她的巴掌,所以还是装得很斯文,就像是一只斯文禽兽一样,但是他那表现得很直接的就在上下抖动着,时不时刮着王语嫣的,幸好王语嫣穿着裙子,否则都可能被李庭这邪恶的动作吓到了。

    “其实……其实如果照你说的……我就符合条件了……”王语嫣声音细得像要吸血的蚊子一样,不过她说出的话却像旱天惊雷般在李庭的思绪之海里了,将李庭吓得都后退了好几步。

    李庭盯着王语嫣那张脸看,惊问道:“你……你别说你这张脸还是假的……你……你……你别吓我了……”一想到名器盆子的女人的脸就像盆子或者木桶般的难看,李庭的马上就潜意识地软了下去,就像泥鳅一样,看来春药也敌不过名器盆子的阴影呀!

    “那你要不要撕一下?”王语嫣歪着脸就将侧脸展现给李庭看。

    李庭摇了摇头,如果王语嫣的真的是名器盆子,如果她的脸真的长得像盆子或者木桶的话……那李庭宁愿永远不去撕掉这张假面了。

    站在李庭身后的林嘉欣就思考了下,说道:“主人,在这里辨析也没有意义,如果王姑娘通情达理的话,就脱掉裙子,让我们鉴定一下您的是不是名器盆子吧,”林嘉欣一直坚信名器和人的面貌是直接关联的,所以对于美貌至极的王语嫣拥有名器盆子,她也非常的不自信,所以就想用肉眼鉴定一下了,毕竟“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嘛。

    王语嫣一直在做着思想挣扎,她转过身,透过窟窿看着自己那敬爱的表哥,就看见他在包不同身上不停耸动着,就像是小时候看到的狗骑在狗身上进行交配一样,但是男人和男人怎么可能可以交配的,而且那位置……“好恶心!”王语嫣也不觉喊出了声。

    “可以吗?”比李庭还急的林嘉欣就问道,如果她不肯的话,估计林嘉欣就要动用武力了,反正王语嫣只是一个不懂武功的弱女子,三两下就可以让她服服贴贴的了。

    王语嫣没有再去看正在和包不同的慕容复,她盯着林嘉欣看了好一会儿,见她虽赤裸着身子,却表现得非常的自若,她也就觉得自己就算脱光了也没有什么的。一想到自己要当着他们的面将衣服脱掉,将的地方露出来给他们看,王语嫣就觉得浑身开始燥热了,都快醉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