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二部 第049章 黄蓉,久违的快乐(二)

    听到李庭这半算赞美的话,黄蓉就打开水龙头继续洗碗,继续用嫩滑又敏感的臀肉摩擦着李庭的裤裆,嗔道:“那你的意思是很嫌弃以前的我了?”“哪会!”李庭又往前靠近几步,手就将黄蓉的拉下去,沿着完美至极的臀线抚摸着,继续道,“不管蓉儿穿什么,我都非常的爱你,就像这样子,”李庭的手按在黄蓉间,开始上下来回地滑动着,微微用力,手指就陷进内,继续滑动着。

    “坏蛋……会被你搞死的……”黄蓉哪里还洗得了碗,就身子僵硬着,已经闭上眼睛全身心感觉着李庭的手指滑动,每当那可恶的手指触到时,黄蓉就会浑身哆嗦着,到最后,她干脆靠在李庭身上,任他为所欲为。

    看到李庭和黄蓉的亲密相,林朝英就不好意思打扰了,就擦干双手,悄悄离开了。

    “让我找一找洞口在哪里,”邱于庭摸到了黄蓉的,手指就轻轻挤进去,也许是因为和李庭过好几次,所以黄蓉的不会再像以前那么的紧了,轻易就插了进去,然后就开始轻轻抽动着,不过比起,还是紧得多的。

    “我已经有点受不了了,”李庭往黄蓉耳朵里吹气,然后就将自己的掏出来,拔出手指,引领着顶住黄蓉的,往前一挺,“呲”的一声,就慢慢插进黄蓉内。

    “唔……很紧……求你轻一点……会受不了的……”黄蓉双手压在墙壁上,就开始左右摇着,就从内流出来,滴在了地上。

    “别摇,我会的,”李庭真的有点经不起黄蓉这臀浪攻击了。

    “爸爸妈妈,你们在干什么啊?”李襄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李庭和黄蓉都被这清脆的声音吓了一大跳,两个人就紧紧贴在一起没有了动作。李庭扭过头,看着慢慢走过来的女儿李襄,多想将她赶走,和黄蓉进行美妙的,可对于这个小妮子,李庭知道自己是很难赶她走的。

    “在干嘛呢?”李襄再次问道。

    “额……我教你妈妈洗碗,她不会洗碗,”李庭边说着就边环抱住黄蓉,拉下她那压在墙壁上的手就引领着她去洗碗,并说道,“在现代,洗碗和你们古代是不一样的,碰到很油的,你还要使用洗涤液,不然洗不干净,还会很油,抓起来非常的恶心。”李襄似乎也会洗碗感兴趣了,就溜到他们旁边,看着那四只在水里一直拨弄的手,眼睛睁得非常的大个,嘴巴都张成了O型。

    “没错,就是这样子,”李庭一边赞美着黄蓉的聪明伶俐,一边轻轻摇动着,不过摇动的频率都和手活动的频率差不多,看上去就像是因为要活动手才活动一样。

    李庭是玩得很开心,李襄也看得很开心,黄蓉就学得不开心了,因为李庭那根老是在她内横冲直撞着,让她又爽又疼的,而且更重要的是她还不能叫出来,要咬着嘴唇忍受性刺激,又要装出一副很好学的样子,那多难啊。

    “爸爸,你什么时候教我洗呢?”李襄露出皓齿道。

    “等有空的时候,蓉儿,爽不爽,洗碗爽不爽?嘻嘻,”李庭一副贪婪的笑容。

    “爽……好……好爽……噢……真的好爽……”黄蓉脸上马上就浮现出红晕。

    看到妈妈那奇怪的表现,李襄就觉得有点疑惑,她怎么感觉妈妈那样子好像是在一样,但是……当李襄注意到一滴滴从妈妈裙内流出来,滴在地面的时,她就吓了一大跳,难道他们是在吗?但是应该不会的呀,爸爸那角度应该是没有插到妈妈的的,可是为什么……带着这疑问,想要揭开事实真相的李襄忽然跑了过去,不由分说就掀开了妈妈黄蓉的裙子,眼睛就盯着那一直流着的。

    “你干什么?”黄蓉吓了一大跳。

    李襄马上就将黄蓉的裙子放下,嘟喃道:“因为妈妈的都跑到外面了,女儿有点好奇嘛。”“你爸爸还在教妈妈洗碗,你就别凑热闹了,先去找妹妹们玩,好吗?”黄蓉就打算赶李襄走了。

    “好吧,”李襄也觉得他们两个想赶自己走,与其被人赶走,那还不如自己主动一点,吐了吐舌头,李襄就离开了厨房。她刚刚只知道去看黄蓉的,却不知道她想找的那根东西却插在妈的里,还在不停地抽动着。

    “刚刚好险!”李庭嬉笑道。

    “坏蛋!差点被女儿知道!”黄蓉嗔道,也不知道她现在是生气还是觉得好笑。

    “没事,我藏得很严密,她还很小,不知道后面那洞也可以插的,”李庭说完就开始快速地抽动着,刚刚被李襄羁绊了那么久,李庭现在也要找回一点安心了。

    感觉到李庭的攻势变猛,黄蓉双手再次按在墙壁上,摇摆的频率加快了,李庭的就在她内左捅捅右捅捅的,爽得她都想将面前洗好的碗砸掉了。

    “唔……唔……唔……唔……”为了不吵到一楼正在休息的人,黄蓉就不断发出浓重的鼻息声,面颊红晕不断。

    “要去了!”李庭低吼道。

    “别……别……别里面……洗起来好麻烦……噢……”黄蓉忙说道。

    “嗯!”李庭忙拔出,将黄蓉的裙子往上一拉,就将都她的臀沟上,顺着臀沟慢慢流下去,一部分就流进了还没有闭上的。

    “哎呀,不好意思,它自己进去了,看来是喜欢呆在里面了,”李庭嬉笑道。

    黄蓉有点无力地说道:“小坏蛋,我又要去洗了,都告诉你别里面了,外面当然也是不能射的了,你就不能地面吗?”黄蓉弯下腰将脱掉,按在臀沟处就将擦着那些,差不多擦干净后,她就瞪了李庭一眼,甩了句“把剩下的碗洗掉”就没穿地走出了厨房。

    李庭显得有点窘迫,嘀咕道:“难道这也有错吗?谁叫你不早点说的,如果事先商量好,那我就会提早做准备了嘛,”可惜现在没有人听他的申辩,所以他只能将弟弟塞进裤裆后,拉起袖子洗碗了。

    花了将近十分钟,李庭终于将剩下的碗筷都洗完了,接着,他就将筷子放进餐具盒里,将碗都放进了橱柜里。

    搞定之后,李庭就长吐了一口气,嘀咕道:“做一个家庭妇男绝对很吃力的,我一定要独当一面,主管外,内就留给她们几个管了。”用洗涤液洗掉手上的油脂,李庭就走向姐姐李蕾蕾的房间。

    他照旧没有敲门,推开就走了进去,就看到他的姐姐正在照镜子。

    “咦?你什么时候开始爱美了?”李庭嬉笑着就走过去。

    “不是,姐姐长痘痘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最近上火的东西吃太多了,你看这里,”李蕾蕾将刘海拂开,让李庭看一看自己额头上那几颗有点调皮的青春痘。

    “以前我们部门演讲比赛的时候,有一个长了青春痘的女生就说‘我长了青春痘,所以我还很青春’,她都这样子说了,姐姐你还有什么好苦恼的,而且我又没有嫌弃长青春痘的你,”李庭嬉笑着,就注视着李蕾蕾那长清纯的脸颊,就想起在阳台吻她的情景。

    “但我就是不喜欢青春痘,”李蕾蕾有点无奈地转过身,就不想再去看镜子了,越看越觉得脸上青春痘多,为了寻求精神安慰,她就感叹道,“是啊,我长了青春痘,所以我还很青春。”“嗯,人就是要活得豁达一点,”李庭点了点头。

    “弟弟,我问你一件事,你绝对不能隐瞒,”李蕾蕾很是认真地盯着李庭。

    “没问题,姐姐,你说吧,”李庭也装得很正经,却很想去亲吻姐姐那张有点撅起的嘴巴,看上去非常的可爱,闪耀着诱惑之光。

    “你是不是曾经穿越过?”李蕾蕾问道。

    李庭“噗哧”一声就笑了出来,手落在姐姐李蕾蕾的肩膀上,摇了摇,笑道:“姐姐你也太幽默了,穿越这东西只有小说电影里才有,这是现实,懂不懂,而且我记得姐姐是不看小说的,也很少看穿越电影,只看那些偶像剧,你怎么会问出这种有点傻冒的问题呢?”李蕾蕾板着脸,根本就笑不出来,说道:“吃饭的时候,她们都已经和我说了。”“她们也许是联手骗你的。”“但是我看到她们的武功了,真的看到了,弟弟,你还是把穿越的事情都告诉我吧,我真的很想了解你,”李蕾蕾说道。

    “那你给我亲一下,”李庭马上就提出了要求。

    “好吧,”很想知道李庭穿越秘密的李蕾蕾就闭上了眼睛,反正她的初吻已经在阳台被弟弟李庭拿走了,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多亲几下也是无所谓的嘛。

    李庭勾起李蕾蕾的下巴,看着那时不时颤动的柳眉,他就吻住姐姐的嘴唇,用心品尝着她嘴唇的清香,吮吸着上唇一会儿,李庭就转而去吮吸下唇,还用舌头舔着姐姐那紧闭着的牙床,见她不肯张开让自己的舌头进去,李庭就松开了嘴巴,他的姐姐依旧闭着眼睛,也不知道是不是还在陶醉在李庭的吻的世界里。

    “还想让我继续吗?”李庭嬉笑道。

    李蕾蕾被李庭这个说话不分场合的家伙弄一下就不忙睁开了眼睛,一把就将他推开,瞪了他好几眼,说道:“你现在亲了,那你就把那次穿越的事全部都告诉我。”李庭拉了一张椅子坐下,看着自己那平时大大咧咧,此刻却羞红了脸的姐姐,就将他和苏晴发生关系以及穿越到神雕世界的事通通说了一遍。

    李蕾蕾听得是心惊肉跳的,手就在那里一直算着李庭泡到的古代美女,郭芙、双儿、黄蓉、林朝英、李莫愁、穆念慈……实在是太多了,她就算拿出脚趾头也数不过来的,再后来听李庭说他还去了灵鹫宫,将里面近乎三百名的宫女的的身子都破了,她就听得脸颊绯红,完全不知道弟弟竟然如此的种马,几乎是秉着“宁可上错,不可放过”的原则,只要是看得有点顺眼的女的都上,连买粽子的母女都不放过……李庭说完后,李蕾蕾还沉浸在李庭构造的世界里,就觉得这一切实在是太奇妙了,李庭竟然能找到办法将金庸黄易书里的美女都带到了现代,如果这被金庸和黄易知道后,真不知道这两个老家伙会不会气死掉……“姐姐,”李庭叫了声,见李蕾蕾眼珠子转都不转,就再次叫了声。

    “嗯?”李蕾蕾愣了下,马上就用另一种眼光打量着自己的弟弟,就说道,“我真的完全不知道一个晚上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弟弟经历那么多的女人,你为什么又要在天台上吻我?有意义吗?姐姐又没有她们好看。”语气并不会很重,看样子是想寻求答案。

    李庭露出微笑,说道:“姐姐,其实你不知道,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在偷看你洗澡了,那时候就很想得到姐姐的身体,懂吗?那是一种近亲诱惑,你单纯,也许不明白我的意思,”李庭可不敢和他姐姐说他接近她是为了破她的处,然后解开自己的原始封印,他必须装得非常非常的纯洁,就像还没有进入神雕的世界一样,否则就很可能不能将李蕾蕾带到潜龙潭,进而破了她的处了。

    “有吗?小时候我们不是一起洗澡了,你该看的都看了,还有什么没看过的,”李蕾蕾一脸的疑惑。

    “该看的……但是不一样,”李庭握紧李蕾蕾的手,很深情地望着她,说道,“小时候你还没有开始发育,上面像豆粒,下面像土地龟裂,现在就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