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二部 第041章 往下摸的后果

    李蕾蕾的手打开一条细缝,看着弟弟李庭的,她就稍微松了一口气,虽然她很害羞,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有一种淡淡的窃喜。她干咳了一声,就问道:“那你为什么要去摸妈妈,你难道不知道妈妈的身体不是儿子能摸的吗?而且……如果我没有来,你是不是还要继续往上摸,去摸妈妈那里?”李庭直摇头,辩解道:“姐姐,我不是那种人!我绝对不会对妈妈做那种事情的,妈妈对我那么好,我怎么会去摸妈妈那里?”说话间,李庭的脸都有点红,说实话,他刚刚确定想去摸一摸苏晓芬的,确定一下到底生过自己的地方是何种模样。

    李蕾蕾渐渐放松了心情,将手从脸上移开,眯眼笑道:“弟弟噢,如果你是正常~~的男人,你遇上这么漂亮的妈妈,你不会动心吗?你看妈妈,那腿那么的白,裙子那么的短,上衣又只包住胸部,我就不相信你不想做色色的事情,除非你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姐姐……你这话从哪里说起啊,我真的不是那种人,”李庭无力地辩解道,说实话,他就是那种人,只不过不敢承认罢了,不仅仅是他妈妈,就连大姐、二姐、小妹,他都想与她们做色色的事情,并不是对于她们身体的渴望,只不过他是尝试那种的感觉而已,如果能征服自己的妈妈、大姐、二姐和小妹,那多光荣都不知道!

    “羞,羞,羞,”李蕾蕾对着李庭做了个鬼脸,说道,“那弟弟的意思就是说你对女性没有兴趣了,那……是不是对男的有兴趣?”李庭更是摇头,说道:“姐姐,我不是那意思,我的意思是我对妈妈或者你姐姐妹妹不会动歪脑子!”李蕾蕾马上就开始咬文嚼字了,反问道:“那你的意思是妈妈、我、你二姐和小妹都没有那个能让你怦然心动的魅力了?”“姐姐……”李庭长叹一口气,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这个姐姐就像一只妖精,鬼点子特别的多,而且在学校的时候就喜欢调侃李庭,让他十分的郁闷,幸好年段不同,如果是同班的,那就更死定了!

    见李庭被自己说得面红耳赤的,李蕾蕾就捂着小嘴笑着,说道:“弟弟,不逗你了,你赶紧回房间,我来照顾妈妈,如果她醒过来看到你什么都没穿站在这里,她会气死掉的,或者……妈妈还会爱上你噢~~”“姐姐别逗了,”李庭长吐一口气就忙跑出房间。

    李蕾蕾回身将门锁好,似乎还有点意犹未尽,她坐在床边摸了摸妈妈的额头,又俯闻了闻她呼出的气,嘀咕道:“确实喝多了,看来要准备好浓茶和湿毛巾了,”李蕾蕾站起身就往外走。

    她一走后,苏晓芬就慢慢睁开了眼睛,捂着发疼的额头,自语道:“女儿,你为什么要出现,我很喜欢雷霆那双手,好暖和,如果你不来,他也许就真的会继续往上摸,那样子我也许就可以感受一次洞房的感觉了,”她歪着脑袋就看到全家福,站在最中间笑得脸都开花了的少年就是李庭,照相的时候他才八岁,还是个天真少年,现在却长这么大了,而且那根东西还比他爸爸的粗多了……想到儿子那根,苏晓芬似乎想起了他的爸爸,一种辛酸就让她再次闭上了眼睛,默默叹息着。

    李庭拐了两个弯后就来到自己那位于屋子西南边的房间前,刚要推开门,李庭就失声叫道:“完蛋!我的毛巾还在妈妈房间里,如果被她看到了,我就死定了!”叫完,李庭就忙往回跑,他一定要乘妈妈醒过来之前拿回自己的毛巾,如果被他妈妈知道自己曾经动过她的身体,那不被骂死才奇怪。

    李庭跑到妈妈的房间前,正要轻轻推开房门,却听到里面传来若有若无的呻吟声,李庭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可当他竖起耳朵认真倾听时,那声音就变得更加的明显,就像他以前偷看的H片中的喘息声一样。

    心生疑惑的李庭就将门推开一条小缝,双眼顿时落在软床上,只见他的妈妈正一手拿着强建周一手落进短裙内,手有规律地前后移动着,只要是有点性知识的人就知道她在摸自己的哪个部位。

    李庭睁大了眼睛,原本已经软下去的再次昂起了头,还吐出一滴晶莹的液滴。

    『妈妈,我爱你!』李庭内心呼喊着,就想冲进去将自己的妈妈揽进怀里好好爱护,可他不敢,真的不敢,他并不是一只禽兽,或者说他还不能称得上是一只禽兽。若有一天他踏过了亲情这条界线,将他的妈妈或者是姐姐妹妹变成自己的女人之后,他也许就会变成一只超级禽兽了。

    一边看着妈妈自尉,邱于庭就一边打着飞机,他小心翼翼地打着,生怕里面的妈妈发觉自己在用目光猥亵她,可他不知道他的姐姐正端着热水从另一头走过来,由于走廊没有开灯,李蕾蕾压根就没有看到李庭,而是直接走过去。

    当她看到门开着一条裂缝,而李庭正趴在门上,身体一前一后地动着,她就走到他面前,学着他的模样朝里望去。

    “啊!”李蕾蕾大叫出声,被吓得差点失去魂儿的李庭就本能地推开了房门,整个人就不甘地跑进了房间里。

    苏晓芬被吓得差点丢了身子,她扭过头去,看到李庭正一手握着呆呆地看着自己大开着的双腿间的三角洲,而站在他旁边的李蕾蕾则十分尴尬地站在那里,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自己的模样被妈妈和姐姐同时看到了……李庭忙捂住都流出液滴的,见一只手捂不住,他只好用两只手捂住了。

    苏晓芬忙拉过被子盖住,忙别过头去不敢看李庭和李蕾蕾。

    “快滚啊!”李蕾蕾骂道。

    “我知错了!”李庭咬牙就跑出了房间。

    李蕾蕾端着脸盆走到苏晓芬床边,将脸盆放在地上后就说道:“妈妈,对不起。”苏晓芬捂着还在发疼的额头,嘟喃道:“女儿,你的对不起从何而来。”李蕾蕾看了眼全家福,将之摆正,说道:“因为我没有教育好弟弟,让他这样子胡来,我以后会管好他的。”“子不孝父之过,你爸爸死久了,那就是我的错了,你又何必自责,”顿了顿,她又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他还在读大学,都没有交女朋友,会这样子也很正常,你千万不能因为弟弟这样子就另眼相看了,这样子会挫伤他的自信心的,让他都没有勇气找女朋友了,我们李家就他这根独苗,还是得悠着点,”苏晓芬淡淡笑着,似乎还在回味刚刚看到李庭那副糗样。

    “妈妈这么担心李庭找不到女朋友吗?”李蕾蕾露出一丝的贼笑,说道,“其实李庭他已经有女朋友了,他还和他女朋友一起睡过,我今天还碰到他去替他女朋友买卫生巾呢!”“看来真的长大了……”苏晓芬感慨了句就躺在了床上,由于天气太热,她就让女儿李蕾蕾开了电风扇,并享受着女儿的贴心照顾。

    李庭有点无奈地走上二楼,见黄蓉、林朝英她们还在忙,他就没有打扰她们了,就有点无聊地走出屋子,去找叶子了。

    第一次是在姐姐李蕾蕾房间做梦还,还去摸她的,如此就被姐姐教训了一顿,接下来又被误会要自己的妈妈又被教训了两顿,李庭的心情马上就变得有点差了,就有点颓废地走向正坐在围墙外望着蓝天的叶子。由于叶子周身都带着阴寒,她附近的绿草都被冻上了一层寒霜,更恐怖的是直接枯萎了。

    李庭运气真气给身体提供热量就走了过去,问道:“你在看什么呢?这么的入神。”“天象,”叶子淡淡答道,回过头看着已经换上另一套蓝白相间短袖和长裤的李庭,她就觉得主人真的已经完全回归到现代人的行列了。

    以前她一直以为李庭不可能回来,或者说他不可能带着自己的老婆回来,没想到现在不仅仅自己回到了现代,还带来了五个老婆和五个女儿,更是让她也来到了现代。单就这点而言,李庭应该是非常的幸运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还是很担心,她不是担心自己变回不了剑灵林嘉欣,也不是担心时不时出没的妖兽。就李庭这身本领而言,妖兽应该算不了什么,她最怕的还是众神,如果李庭的力量强大到可以和众神挑战的地步,那他的毁灭之日就可能已经来临了,如果命运就是要安排李庭和众神为敌,那李庭要做的就应该是变得越来越强大,让众神都跪在他脚下!

    想到这点,叶子就看着李庭那张俊朗的脸,问道:“主人,如果你可以变得更强大,但是要突破伦理的限制,你愿意吗?”“什么意思?”李庭听到叶子这话就有点疑惑了。

    “很简单,就是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人发生性关系,并且一直保持着,因为她们是你的力量来源,”叶子幽幽地解释道。

    “我还是听得有点懵懂,”李庭坐在叶子身边,股股的阴寒就让他不觉打了个寒颤,不过还是装得很镇定,就像感觉不到寒冷一般。

    “神也者,妙万物而为言者也。动万物者,莫疾乎雷;桡万物者,莫疾乎风;燥万物者,莫疾乎火;说万物者,莫说乎泽;润万物者,莫润乎水;终万物始万物者,莫盛乎艮。故水火相逮,雷风不相悖,山泽通气,然后能变化,既成万物也,”顿了顿,叶子又继续说道,“这是《易经》上的记载,后面的都可以不用管,但第一句你必须记住,神也者,妙万物而为言者也,就是说如果主人你能够变成神,甚至是超越神,那你就可以主宰万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