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二部 第045章 报答养育之恩(下)

    “庭……我怎么感觉你和以前不一样了,是妈妈的错觉吗?”苏晓芬伸手抚摸着李庭的脸庞,眼角已经滑下泪滴,却哭得一点声音都没有。

    “我变强了,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懦弱的李庭,我要肩负起妈妈曾经肩负的责任,我要让妈妈一辈子无忧无虑地生活着,就像以前爸爸有在的日子一样,记住,他的角色将由我充当,我要成为你的男人!”此刻的李庭就像是一只猎豹看着自己的猎物一般,十分的凶狠,让苏晓芬都不敢去正视李庭了。

    “你是我的儿……”“这只是借口!我知道你的爱我的,否则你就不可能对着照片自慰,爸爸已经死了那么久,你看的绝对不是他,而是还活生生着的我!”李庭打断了苏晓芬的话,手插进三角裤内,用力搓弄着苏晓芬两瓣黏满的。

    “唔……唔……庭……求你别这样子……妈妈会受不了的……唔……如果被你姐姐知道了……我们以后都会过不好的……啊……别……别……别……”感觉到李庭的中指已经插进自己时,苏晓芬就弓起了身子,就像要死掉一样,两条腿并拢紧紧夹住李庭的手臂,就不想让他再有所动作了。

    李庭运气内力,随意散发出一点,苏晓芬的双腿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分开,李庭又得以让中指在苏晓芬内抽动着。

    “庭……我求你……别做这种事情……你如果再这样子……我就大声叫了……”苏晓芬威胁道。

    “我无所谓,反正前面两次都被姐姐误会了,现在再被她误会一次也无所谓,不过好像不是什么误会了,而是事实,妈妈,我要让你尝试一次齐乐融融的之旅,”李庭一边说着就一边将苏晓芬的脱掉,一朵躲在下的奇葩就赤裸裸地展现在李庭面前,而且表面还有好多的露珠,就像渴望雨露继续滋润的小荷花般。

    “啊!”苏晓芬惊叫了声就用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并狠狠瞪着自己的儿子,她完全没有想到自己那温文尔雅的儿子会做出这种事情,竟然会将她的衣服都脱光,还要做那个……“花朵需要呼吸,妈妈,麻烦你把手拿开,”李庭笑道。

    苏晓芬直摇着头,说道:“你不能对妈妈做那种事情,做了,妈妈绝对不会原谅你的!”“我要的不是原谅,我要的是救赎妈妈你,你已经渴望好久了,我不想让你再难受了,”李庭抓着苏晓芬的手,就想将它移开,苏晓芬却死死护住自己的私密之处,就不想让李庭得手。

    李庭松开抓着她的手,说道:“妈妈,庭我真的不想你,我就想让你顺从。”“道德伦理告诉我不能那样子做,刚刚我已经错了,我不想一错再错!”苏晓芬气得脖子都有点红了。

    “狗屁的道德伦理!”李庭骂了声就站了起来,转身看着苏晓芬那对,说道,“妈妈,那我们来个约定,如果姐姐同意我和你,你就一定要同意,怎么样?”“这是不可能发生的,”苏晓芬摇头道。

    “那你肯不肯和我订立这个契约?”李庭问道。

    苏晓芬一直盯着李庭,一句话都没有说,像是在思考,又像是在用眼光责问李庭。

    “如果妈妈不同意,那我只能硬来了,你知道的,你是不可能挡得住我的,”李庭摊开双手笑出声。

    “好……我答应你……”苏晓芬有点无奈地应道。

    “呵呵,妈妈,那你就等着实践你的诺言吧,”李庭大笑了几声就走出了苏晓芬的房间。

    李庭一走,整个房间就陷入了无边的寂静之中,苏晓芬拉着被子遮住自己的身体,心里的感觉非常的奇怪,她刚刚确实很想放开所有的包袱,好好和自己的儿子的,但是要让她承认自己要和儿子,她又办不到,在这双重压力的共同逼迫下,苏晓芬又忍不住流出了眼泪,被单都被泪水打湿了。

    休息了一会儿,苏晓芬就戴上,穿上,又躺在了被窝里,她现在的酒还没有完全醒,头还是很痛,再又因为李庭给她的打击,让她更不想起来了。

    胸口有点闷的李庭本是想去二楼吃午饭的,又觉得上面人实在太多了,他就走出了屋子,就看见叶子依旧是之前的那般模样,似乎连都没有挪开过。

    刚刚与自己妈妈的亲密接触让李庭浑身上下好像还在燃烧着,可一遇上冰系妖兽叶子,李庭就觉得浑身都在打寒颤了,习惯性地运起真气给身体取暖,李庭就坐在了叶子旁边,问道:“为什么你一直看着东方,还在想着烛龙的事情吗?”“不是,是觉得没有地方是属于我的,所以我只能一直坐在这里,什么事情也不能做,甚至都不能帮助主人打倒那只妖兽,还让主人发那么大的火,”叶子有点失神地说道,睫毛时不时跳动着。

    “该怎么说呢,应该说我的脾气就是那样子的吧,刚刚就差点把我妈妈气死了,”李庭笑道。

    叶子望着李庭那张容易让女孩子青睐的脸颊,问道:“主人,对于解开原始封印一事,不知道你有什么打算?”“很简单,就是去九凤山的潜龙潭,将封印解开,今天是周末,估计晚上我和我姐姐就得回学校了,所以我必须在下午和我姐姐一起去潜龙潭才行,否则就要再等一周了,我明天会去学校申请休学,再去搞灵异社,希望尽早搞定这些被时空之门放逐到地球的妖兽,其他倒不担心,我就是怕现在妖兽对世界进行大规模的破坏,到时候就是生灵涂炭了,”李庭有点无奈地躺在了地上,眼睛就一直望着东方,似乎在想像那只退化了的妖兽烛龙到底长什么模样,而且它还在自己五岁的时候咬了自己的小鸡鸡,李庭就算把整个深潭翻过来,他也要看一看这只烛龙到底长什么模样。除了这点,李庭还在想像和姐姐李蕾蕾的情景,还有就是解开原始封印到底会怎么样,一直需要亲系才能维持的力量应该是非常的黑暗才对!

    “魔少年,我觉得这名词挺适合我的,我在神雕的世界里就是很邪恶的,无耻下流也是我的名衔,呵呵,说句大实话,你为什么会如此死心塌地地跟着我?”李庭问道。

    “我不知道,就像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寄宿在妖兽的体内一样,主人,其实你可以尽快去找寻轩辕剑的,以你的武功,到达昆仑山脉也就是几分钟的事情而已,我真的很希望能像以前一样和主人无忧无虑地在一块,”叶子带着非常落寞的神情望着李庭,都让李庭有点不安了。

    说实话,利用光一般的飞行速度,李庭确实可以在几分钟之内到达中国的任何一个角度,但是他不能保证自己可以一下子找到轩辕剑,而且这边的事情都还没有解决,李庭必须等到这边的局面差不多稳定了,他才能去找寻轩辕剑。看着落寞的叶子,李庭就伸出手摸着叶子那冰雕一般的脸颊,说道:“我绝对不会放弃你的,就像我不会放弃我的左右手一样,时机还不成熟,等这边的事情稳定了,我就第一时间赶到昆仑山脉,重新和你订立契约,那样子你就可以再次回到我身边了,比起这冷冰冰的叶子,我还是喜欢拥有翅膀,能像蝴蝶般在天空飞驰的剑灵林嘉欣,呵呵。”“我知道……主人……我只是有点受不了了……我只是希望你能早点解放我……”叶子哽咽着,不争气的眼泪就掉落出来,冰粒就砸在了李庭的胸膛。

    李庭随意捡起一颗冰粒含在嘴巴里,通过冰粒的融化,李庭确认了一件事情,原来……眼泪真的是咸的……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李庭就开口说道:“对了,我帮你找了一份非常好的工作,看你愿不愿意做。”“工作?”叶子看着李庭那张非常认真的脸,就觉得他是在开自己的玩笑,但是又觉得不像,遂问道,“我能做什么工作?”“我有这样子的一个打算,你听一听,看合理不,我打算在开灵异社的地方再开一间冰吧,你就是冰吧的能量来源,只要你和人类保持一定的距离,你就不会伤害到人类,相反的,你可以让整个屋子的温度都下降,让人在这个酷暑能有个地方纳凉,这也算是我们开支的开源之一,你看怎么样?”李庭津津有味地说着。

    叶子沉思了一会儿,就答道:“嗯,只要保持距离,双方都不会受到伤害的,这点我很清楚,但有一点我还是要提醒主人的,如果到那时候,我的灵魂镇不住叶子的灵魂,那可能就会有很多的人要死掉了。”“知道,这我有考虑过,反正走一步算一步吧,呵呵,还有呢,我就是在想如果你的灵魂从叶子身体里分离出来,那我有没有可能将叶子征服,让她乖乖听我的话,因为我真的很欣赏她的能力。”“不知道,我并不能完全解剖她,呵呵,主人,我也希望叶子能和主人一起拼搏,”叶子说了声就用双手撑着下巴,透明似弹珠的瞳孔里荡漾着一股柔情,看样子,她已经真真正正地爱上了李庭。

    “反正可以搞定她就最好了,冰系妖兽的实力可比那种土系的强多了,还很高贵,就像冰雪女神一样,到的地方都是寒风刺骨,”李庭舒开笑颜,对着掌心吐了吐气,都可以看到吐出来的是白气,在低温的控制下,白气就从液态变成固态,直接落在了地上。

    就在这时候,李庭的电话突然响了,他忙拿起手机,见是苏晴打过来的,他就马上接了起来。

    “庭……我……我……我好害怕……我爸爸被东西杀了……但我不知道是什么……我不敢报警……我只好打电话给你了……那东西好像还在我家里……我都不敢去找我妈妈……我真怕我妈妈也被杀了……呜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