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二部 第055章 空姐李思萱

    “天谴?”李庭眼中闪过寒意,抬头望着渐渐被黑暗所取代的天空,仰头大笑着,说道,“天谴,天谴,为什么老是有什么狗屁的天谴!当初罗德里格斯力量要超越天使,他就逃匿三百多年,最后还不得不化作一缕黑烟躲入法珠中,你难道也要我学习罗德里格斯,做个为了寻求生存而到处匿跑的小丑吗?”“我绝对没有这意思!”感觉到李庭身上散发出的邪气,叶子脸上就渗出汗滴,化作冰粒掉落在草地上,忙低下头,解释道,“如果我是如此的想,我就不会叫主人去解开原始封印了,主人现在拥有了原始封印,那就应该去试着实习它,如果主人怕它会将姐妹们的内力全部吸走,那主人可以找没有内力的女人,而且我已经和主人说过了,要绝对维持解印状态,主人就必须和自己的亲人进行,所以主人现在可以去尝试着找自己的亲人。”听到叶子此番言语,李庭就长叹一口气,蓦然间觉得自己最近的脾气似乎有点差,叶子帮自己那么多,自己不应该向她发火才对。李庭看着都快哭出来的叶子,就说道:“你放心,明天我抽空先去寻找轩辕剑,我也是需要一把武器了,呵呵,你晚上打算在哪里休息?”“叶子本来就不能拥有家,只期盼主人早日和我再次订立契约,”叶子低下头说道。

    “嗯,明白的,妖兽叶子的力量我也想要,等你的灵魂从她身体分离,我就会想办法搞定她的,所以等我要去昆仑山脉的时候,你就必须和我一同,我不能让你独自留在这里。”“叶子明白,主人要叶子怎么做,叶子就怎么做”叶子点了点头道。

    面对叶子的顺从,李庭心里就燃起一分邪意,就问道:“你现在的身体是冰系妖兽叶子,那如果有流出来会怎么样?”“这……”叶子脸随之涨红,这个身体本来就不是她的,所以她从来没有想过那种事情,但现在主人想要去探寻这个答案,她的一只手就伸进自己短裙内,插进里,摸到自己那永远冰冷的,手指就在有点冻硬的间来回摩擦着。

    “有感觉吗?”李庭问道。

    叶子吞了一口口水,心里的感觉非常的怪,而且自己一开始自慰,叶子的灵魂就会与自己的灵魂发生碰撞,并不是想要占据这副躯壳,而是灵魂在颤抖着,就像也能感觉到渐渐产生的麻痒一般。

    叶子呼吸渐渐变得急促,看着李庭那张满是期待的脸孔,就低声说道:“叶子……叶子觉得很痒……主人……叶子很痒……好像有感觉了……唔……唔……唔……有……有东西流出来了……唔……好麻……里面好热……噢……噢……”叶子手指已经插进内开始快速抽动着,双腿无力的她干脆跪倒在地,一只手撑着地面,另一只手在内抽动着,随着一声低唔声,叶子竟然第一次达到了,而且还是用妖兽的身体!

    “主人……叶子丢了……”叶子喘息着,手指就从里抽出来。

    李庭满是欢喜地盯着叶子渐渐的手,就以为会看到她手上都是黏黏的,哪知看到的是一颗颗细小的冰粒,原来叶子内流出来的不是暖暖的,而是一颗颗小冰粒,李庭看得是弹目结舌,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就觉得叶子这女人拿来做冰箱还是挺不错的,但拿来作为的对象,那估计要先在上套一个供温设备,然后才能,不然进去之前是热热的,出来之后就变成冰棍一根了。

    叶子现在给李庭的印象就是冰冻美人,只能和她玩柏拉图式的恋爱,千万不能和她玩恋爱的。

    看着自己手里的冰粒,叶子就露出哀思,小声道:“对不起,主人,让你失望了。”“没,什么叫失望啊,不是早就知道结果是这样子的了吗?好了,你好好休息吧,等明天我就去昆仑山脉,让你变成原来的剑灵,那时候你浑身都会热热的,”李庭淡淡一笑,然后就和叶子道别,走进了屋子里。

    叶子走到哪里带来的都是超级低温,李庭就不能像对待其他女人那样让她住进屋子了,这几天也只能先苦她了。

    望着李庭渐渐离去的身影,叶子叹了一口气就坐在地上,慢慢闭上眼睛,继续去探寻着叶子内心深处的记忆,尤其是关于能量核的。

    叶子刚刚说的话,李庭都记得,为了要试探能量核的赠与与剥夺神秘力量,李庭就打算找一个女的试一试,这间屋子除了自己的五个老婆和五个女儿外,还有的就是自己的姐姐和妈妈了,下手对象应该要选择自己的妈妈苏晓芬,毕竟她答应过自己,如果姐姐李蕾蕾从了他,她也就会从了自己,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拉着姐姐李蕾蕾的手跑到妈妈房间里,由李蕾蕾亲自说出自己已经是李庭女人的这个事实,然后……李庭满脸的笑,看起来非常的猥琐。

    正打算去找二姐李蕾蕾,李庭突然听到外面传来声响。

    “咦?你是谁啊,怎么在我家外面?”声音很清脆,就像嗑瓜子的声音,又有着夜莺的婉转,声音就像雷霆霹雳般砸在李庭心口。

    “不好!”李庭叫出声就像一阵风一样飞出屋子,立然落地,就看到正慢慢走向叶子的大姐李思萱。

    “姐姐!”李庭叫出声就快速跑过去。

    如果叶子还有神智,她绝对会避开李庭的大姐李思萱,但是现在她正出于休眠期,对于外界的干扰都完全忽视了,正孜孜不倦地挖解着叶子的深处记忆,完全不知道李庭的姐姐正走向她。

    李庭一个箭步挑起,一把就扑倒他的大姐李思萱。

    李庭的姐姐是一名空姐,刚刚上完白班的她连工作服都还没有换下来就回家看一看近况,顺便带点钱给家用。暗蓝色空姐帽,前面还绣着航空公司的标志,淡蓝色的高领衬衣工作服,脖子上绑着黄色的领带,很短,只到高耸的处;黑色短裙,到稍下方一点点,非常的紧,以防止走光,浑圆的大腿上套着一双肉色丝袜,将大腿的线条都秀出来,看起来非常的诱人,仿佛没有穿一样,给人的视觉冲击是无穷无尽的;最后,她还穿着一双黑色高跟鞋。

    整体看去,李思萱就是一个人间尤物,又是空姐,那种有制服癖的男人绝对很喜欢搭乘她工作的班机,就算是多看几眼也会受不了的。

    李思萱吓了一大跳,看到压着自己的是弟弟李庭,她就轻轻推开他,涂着口红的嘴唇微微分开,问道:“那人是谁?”她似乎完全不在意弟弟的无理,或许在她心里,李庭也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小朋友吧。

    李庭看了眼姐姐紧贴在一起的大腿,吞了口口水,就说道:“她是我同学,很喜欢沉思,而且非常讨厌被人打扰,我怕姐姐打扰到她了,所以就阻拦姐姐,有点冒失,不好意思,”看着姐姐的侧脸,那细长上卷的睫毛,那润眼,那上了点粉底显得近乎半透明的皮肤,那润湿的薄唇,那星形长耳坠……一切地一切都让李庭几乎要喷出鼻血了,他的就慢慢硬起来,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裤裆内发出噼里啪啦的电流撞击声。

    “嗯?”李思萱愣了下,遂望向弟弟的裤裆。

    李庭忙捂住裤裆,跳了起来,不好意思地笑着,解释道:“打火机有时候会走火,火石激发出火星。”“噢?”李思萱浅浅地笑着,两个酒窝尤为可爱,李庭这个姐姐非常的安静,具备慈母的特性,但是命运就是对她不公,新婚半年就死了丈夫,还没能怀孕,现在都是一直呆在婆家,也没有再嫁的打算,按照她的说法,要改嫁的话也要三年后,算是守丧吧。

    李思萱想要站起来,脚腕却很疼,就揉着脚腕,说道:“弟弟,你太用力了,好像拐到了。”“不是吧?姐姐这么的脆弱?”李庭干笑出声。

    李思萱脸上一直保持着笑容,说道:“姐姐是女人,女人都是很脆弱的,你没听人说过女人都是水做的吗?所以脆弱是很正常的,庭,记得噢,你可不能伤害女孩,否则姐姐会带你坐飞机,然后把你从窗户扔下去的。”“姐姐又开始教育人了啊,”李庭跪在地上,抬起李思萱受伤的左脚,很温柔地揉着,眼睛却沿着修长的大腿往的神圣区域望去,天色太黑,他什么也看不到,就觉得黑乎乎一片,应该不是,而是阴影吧?这种朦胧的感觉让李庭发挥着自己的想象力,他就在想着姐姐的是什么形状的,上面又有多少的在点缀着,想着想着,他裤裆内的又来,噼里啪啦的声音变得更加的悦耳了,倒霉的却是李庭。

    “你别把那么危险的东西放在口袋里,严重的话会引起火灾的,”李思萱告诫道,在她心里,李庭确实还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所以她就很喜欢教他怎么生活,从小到大都是如此。

    二十九岁的她似乎还没有感觉到李庭其实已经二十岁了,还是将他当作十岁孩童,必要的照顾都是要的。

    “知道的,姐姐,现在会不会舒服一点?”李庭揉着李思萱的脚腕,就不敢再去窥探她短裙内的风光了。

    “庭的技术不错,呵呵,看来姐姐累的时候可以找庭按摩了,”李思萱笑出声。

    “不累的时候也可以找庭,庭会把姐姐伺候得舒舒服服的,”李庭邪笑了下,心里就在计划着到底要不要把他这个空姐姐姐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