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二部 第046章 救苏晴她妈

    李庭刚要说话,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嘟嘟嘟”的声音,已经挂断了。

    李庭跳起来,叫了声“我去苏晴家一趟”就化作一道白影消失在叶子跟前。

    叶子抚开有点凌乱的秀发,看着那道已经消失在眼前的白光,喃喃道:“女人永远是主人心中最重要的一部分。”看着从眼前飞晃而过的建筑物,李庭就认准了苏晴家的位置,遂降低了速度,飞向三楼的窗户,那里正是苏晴的房间。

    苏晴的家独立一体,位于市区中心街道,四层,一层是客厅和厨房,二层为健身中心,三层为他们的卧室,四层则用于搁置杂物,再就是阳台了。

    李庭接近窗户,他就观察着周围的动静,停留在窗户外面,李庭就伸手拉开窗户,还没有完全拉开窗帘,一个键盘就从里面飞了出来,差点就砸到李庭的脑袋。李庭歪头看着那个键盘,嘀咕道:“还是貂王牌子的,我以前也用过,”笑了声,李庭就马上收起笑容,因为他已经感觉到身后传来一阵疾风,再次避开,一把凳子就从李庭脚边飞过,落向十几米之下的地面,如果有人从这里走过被砸了,那就算是他倒霉了。

    如果是妖兽的话,应该不会无知到用这种东西做为攻击对象的,所以李庭马上就下结论,认定这是苏晴的防卫手段。

    “苏晴,是我,我是李庭,”李庭叫出声。

    “李庭?”里面马上就传出苏晴带着惊讶的声音。

    李庭马上就从窗户钻进去,落到地面,看着一直缩在墙角的苏晴,李庭就松了一口气,忙走过去,一把就将她拉起来抱进自己怀里,刮了下她的翘鼻,又在她唇边亲了下,就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被戳到痛处,苏晴不争气的眼泪马上流出来,一边用手背擦着流出来的眼泪,一边哽咽道:“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回来的时候家里本来好好的……我还在上网……可我突然听到了一楼一楼传来惨叫声……就一声……我听得非常的清楚……然后我就跑下去看了……就看到我的爸爸……我的爸爸……”说到这里,苏晴已经快崩溃了,握紧拳头,紧紧抱着李庭,放声大哭着,呜咽着,“我看到我爸爸都烧焦了……横躺在地上……我还看到一只怪物在吃着我爸爸的肉……我爸爸的内脏都被它叼出来了……我是一边吐着一边跑上来……我妈妈都是和我爸爸一起做饭的……我现在是不是已经没有爸爸妈妈了?”苏晴泪眼斑驳地看着李庭,就想听到李庭的安慰。

    “你先呆在房间里,只要不是我开口,你都不要开门,我下去看一下,”李庭抚摸着苏晴顺滑的秀发,在她额头上吻了下就走向紧闭着,还用桌子顶着的门。

    “李庭,如果我爸爸妈妈都死了,我就只能靠你了,你不能再出事了!”苏晴抽噎着。

    李庭没有说什么,而是搬开了桌子,深吸一口气就拉开房间的门,往外面一看,走廊空无一人,“自求多福了,”李庭嘀咕了声就以最轻的脚步往一楼走去,就像是一只幽灵一般的寂静。

    走向一楼的同时,李庭就将内力运到丹田,正在运行着小周天,如果碰上妖兽,他一定第一时间将它杀掉!

    走到二楼,继续往一楼走去,李庭就听到了脚步声,他的宇眉马上皱起,就打算发动攻击了。

    脚步声从厨房传来,而且越来越清晰,当李庭看到脚步声的主人时,他脸上就露出非常惊愕的表情。

    站在一楼往上看的人正是苏晴的爸爸,一个戴着眼镜很斯文的律师,他看着李庭,一句话都没有说,似乎不打算开口。

    苏晴明明已经说自己的爸爸死了的,那现在在自己面前的到底是谁?难道苏晴欺骗他?带着这些疑问,李庭就眯眼笑着,问道:“爸爸,什么时候可以吃饭啊,我和妹妹已经等久了。”苏晴的爸爸扭动了下脖子,发出“呷呷”的声音,露出有点僵硬的表情,沙哑着声音,说道:“马上就好了,你不用这么着急,你快下来,让爸爸看一看你,看起来很美味……噢,很健康的样子。”李庭暗暗道:我你的妖兽,演技这么的差,老子一句话就戳穿你的老底了!

    “爸爸,我妈妈呢?她有没有做我最爱吃的荔枝肉啊,”李庭装得非常的天真,正慢慢朝这只妖兽走去。

    “在里面呢,你快过来给爸爸抱抱,抱抱想死你了,”妖兽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

    “我也想……死你了!”李庭这个“死”字咬得非常的重,这个该死的妖兽,杀死了自己的未来岳父不说,还敢霸占他的身体,如果不是苏晴发现得及时,李庭就怕他还会以爸爸的姿态将苏晴吃掉!

    “过来,”妖兽张开双手就想去抱走上前的李庭,却感觉李庭瞬间就消失了,当他再回过神想去寻找李庭的踪迹时,他就觉得胸口传来一阵的剧痛,嘴巴顿时裂开,“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就吐在了地面。

    李庭手掌按在这只妖兽的后背上,冷冷道:“你的内脏都被我震碎了,你根本就没有存活的可能,快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扮成他的样子!”妖兽跪在了地上,胸口慢慢裂开,一只长得极其丑陋,就像白蛆一样的寄生妖兽就趴倒在地上,浑身颤抖着。

    一想到自己刚刚差点和这恶心的妖兽亲密接触,李庭就恨不得多踩它几脚。

    “咳……”妖兽咳嗽了声就吐出鲜血,有气无力地说道,“这……这就是寄生妖兽的命运,如果我们不找生命体寄生,我们就会在几小时内死亡,当我们将寄生体的生命力吸食干净时,我们就必须寻找新的生命体……这是人类吗……为什么我闻到你身上有着无穷无尽的生命力……就像宇宙一样……让我流了好久的口水……我都想寄生在你身上了……”“我是不可能让你这种恶心的东西寄生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苏晴的妈妈到底怎么样了?”李庭问道。

    寄生妖兽又吐出一口鲜血,说道:“在里面,被我打晕了,我们寄生系的妖兽向来不乱杀人。”“却要为了寻找生命体而不断杀人,然后寄生在他身上,这与乱杀人没有区别,”李庭冷笑了一声就注视着这只垂死挣扎的妖兽,就想看它的死亡征兆到底是怎么样的。

    “你是人类吗?”这恶心的妖兽再次问道。

    “早上有个被我家阿黄掉的土系妖兽称呼我为魔少年,你可以这样子称呼我,”李庭邪笑道。

    “魔……少……年……”听到这个称号,这只妖兽的身体就不断痉挛着,腹部也开始收缩,“魔……少……年……救世主……”“它说我是人渣,你却说我是救世主,你们妖兽也够幽默的,”李庭笑出了声,却一直防备着这只妖兽可能发动的攻击。

    “救世主亦恶魔,”寄生妖兽身体忽然不动了,就像冻结了一样,渐渐地,它的身体开始融化了,躯壳内的肉都融化成白色的水从五官处流出来,最后就只剩下一个空壳了。

    李庭动了动鼻子,闻了闻空气,嘀咕道:“还好,没有尸臭,那就不要用空气清新剂了。”走进厨房,李庭就看到苏晴的妈妈屈着双腿倒在地上。

    走过去,李庭就蹲地拉起她的双手,一对顿时暴露在李庭眼帘。

    苏晴的妈妈穿着一件白色吊带,裙角非常的短,只到,又绑着围裙,而且她还是老师……李庭吞了口口水就在用眼光意着苏晴的妈妈,嘀咕道:“我救了你女儿,你总该有点表示表示吧,”自我安慰完,李庭就打算猥亵苏晴妈妈的身体了。

    苏晴现在二十岁,妈估计已经有四十五岁了,但看上去还很年轻,肤质非常的好,看来她是一个很懂得保养的女人。吊带滑向一边,半轮都被李庭窥探到,有点饥渴的李庭就将她放倒在地上,审视着苏晴妈妈的娇躯,李庭就将她的上衣往上掀,目光顺着平坦的窥到白色的边缘,血脉膨胀的李庭就立马将她的往上一托,她的就摇颤着,像是在责怪李庭的野蛮般。

    看着那略微颜色有点深的,李庭就饥不择食地将她的围裙连同短裙一起掀起来,手就落在紧裹着的白色上,看着那两瓣形状分明的痕迹,连同就像一只禽兽般将她的也剥掉。

    “难道……”李庭表情变得非常的认真,苏晴妈妈的入口非常的狭窄,好像一直紧闭着一样,“难道是……”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李庭就用双手分开苏晴妈妈的,弯下腰往看去,看着这回廊弯弯曲曲的,李庭的嘴角就翘起来,嘀咕道,“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上名器,我还以为只有在古代才有呢,看来今天可以好好享受一样名器羊肠了,就怕你会被我死掉,呵呵,”邪笑了下,李庭就开始脱自己的裤子了。

    羊肠在南方是极罕见的珍物。这种的玉门不但窄小,而且回廊弯弯曲曲,有如羊肠小径,除非男性的是特大的霸王号,要不然,是很难探索到的。

    如果男性的尺寸稍小些,在探寻的过程中将会较为吃力,在他尚未安抵目的地之前,早已疲惫得全身软绵绵,根本没力气继续攻城了。或者,男人太过心浮气躁,性急地乱冲乱动的话,马上就会遭到阻碍,好像被蜀国的山道所阻一样,会力不从心地泄出。

    男性与这种女媾时,一开始最好不要太用劲,必须沿着小径曲折前进,等花了一段时间,找到所在之后,就可以随心所欲地驰骋其中啦!

    这种女性多半是嘴巴小,额头不宽,(初夜)时,较为疼痛难忍。如果运气不佳,碰到男人的发育不良,那她一辈子就享受不到云雨之欢,而抱憾终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