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二部 第059章 她很不安

    李庭现在床上的被单是备用的,一般都放在柜子里,经常用的那张被单就是苏晓芬手里那张,李庭似乎忘记了他下午有和姐姐在阳台上晒被单……苏晓芬看到大女儿李思萱正握着李庭的,还跪在床边,那动作就好像是要为李庭般,看得她的世界都分崩离析了,就想哭出来,现在的她却没有过多的眼泪了,就傻傻地站在门边,没有前进也没有后退,宛如冻结了。

    “妈妈……”先叫出声的是李思萱,她忙松开一直握着李庭的手,站起身,拍去膝盖上的灰尘,就解释道,“刚刚我以为弟弟里面藏有什么危险的东西,所以我就检查了下,原来发现弟弟带电了,妈妈,你过来看一下,我真怕庭会出事。”李思萱这话既给了自己台阶下,也给了李庭以及苏晓芬台阶下,并不是说她很聪明,只是她认为事实就是如此,所以这算是歪打正着吧。

    苏晓芬弯腰捡起地上的被单,拍了拍,走向李庭,眼睛一直看着他那根还在发电的,就问道:“庭,你到底是怎么了?”李庭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懂,不过这好像没有什么危害,要不等过几天再去看医生?”“不行,必须去看医生,如果出事,你这辈子都可能生……生不了,”李思萱干咳了两声道,“妈妈你觉得呢?”“我随庭,他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苏晓芬边说着就边收起李庭床上的被单,叠好放在床边,然后就将晒干的被单摊开,铺在了床上。

    “不行啊,妈妈,必须带庭去医院,我怕夜长梦多,”非常关心李庭的李思萱就忙说道。

    李庭绝对是不会去医院的,他就说道:“你看看,它长得如此的健康,我也长得如此的健康,而且我和我女朋友时,它也会是放电的,都没事,大姐,你就放过我吧。”“你小子了?你还是学生啊!”李思萱眼珠子都快蹦出来了,似乎有点生气,直摇头,说道,“你刚刚还敢骗姐姐,说是下午被电到的,看来你是因为和女朋友时搞成这样子的,好了,我不管你了,你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我要先回去睡觉了!”说了声,有点生气的李思萱就走出了李庭的房间,这会儿,李庭的房间就只剩下苏晓芬和李庭他们两个人了。

    苏晓芬看了眼李庭的发电,就说道:“盖着。”“妈妈还记得答应过我什么不?”李庭很是认真地问道。

    “答应什么了?”苏晓芬反问道。

    李庭邪笑了下,说道:“你难道忘记了吗?中午我和妈妈说过,如果蕾蕾答应和我,那妈妈你也就要和我在一起了,这个你应该记得吧?我和你的契约。”那时候苏晓芬虽然头很疼,但还记得很清楚,就点了点头,说道:“我确实有说过这话,但是蕾蕾应该不可能跟你做那种事情的,你别逗妈妈了,庭,你也别胡思乱想,晚上和蕾蕾回学校要乖一点,别老是想着休学工作这种事情,懂吗?现在外面还没有从经济危机的氛围中解脱,工作很难找,如果自己办什么公司,那是更不可能的,还是好好读书吧。”李庭的妈妈是一个典型的家庭妇女,也看得不是很远,就希望李庭能像别的大学生一样一步一步的来,她不反对他打暑假工,但是反对他休学工作。

    “那如果妈妈看到蕾蕾和我,你就肯履行契约的内容了?”李庭不依不饶地问道。

    苏晓芬有点无奈地摇头,却说道:“好吧,如果蕾蕾真的愿意,那妈妈自然同意了,不过那可能是好几年之后的事情,安心跟你二姐回学校吧,好吗?”“我现在就可以让妈妈看到我和蕾蕾的情形,妈妈,你就好好地看清楚吧,”李庭邪笑着,就更加的发硬,电流的声音就更加的明显。

    “你真的好傻,这怎么可能呢?是不是不良读物看太多了?”苏晓芬笑着就想往外面走。

    “妈妈,你躲到那边去看清楚,看我是怎么和蕾蕾的,”李庭指了指衣橱旁边的角落说道。

    苏晓芬知道自己是拗不过李庭的,就同意了他,露出慈爱的目光,说道:“你可不许强迫你姐姐,那样子就算是违反契约了,那你就要好好在学校读书,不能成天胡思乱想的。”“ok!”李庭猛地点头。

    确定苏晓芬已经站在衣橱旁边的角落,李庭就打通了李蕾蕾的手机,正洗澡完毕在整理衣服的李蕾蕾一见是李庭打过来的,她就直接将电话按掉,换上一套全白色的休闲服走向李庭的房间。都在一个屋檐下,却要打电话给她,她实在是想不通,所以还是亲自去一趟的好,而且她好像还在期待什么,下午刚刚被李庭破处,虽然有点痛,期待却是变得更加强烈了。

    李蕾蕾得到李庭的允许后就走了进去,见李庭半裹着被单坐在床边,就说道:“你怎么还不整理东西啊,吃完饭就要回学校了噢,我可不想迟到。”“姐姐,还疼吗?”李庭斜眼盯着妈妈苏晓芬就问道。

    李蕾蕾完全不知道苏晓芬也在这房间里,她就毫无警觉地说道:“别问这种话好吗?姐姐差点被你搞死了。”听到李蕾蕾的回答,苏晓芬就愣在那里,她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或者李蕾蕾那是另有含义,并不是和有关,但当她看到李蕾蕾走到李庭面前,屈膝跪在床边,搂住李庭的脖子,在他唇边亲了下时,她的双腿都有点发软了,就差点跪在地上。

    李蕾蕾勾着李庭的脖子,翘鼻碰到李庭的鼻子,双瞳注视着李庭的眼睛,就呢喃道:“小坏蛋,你到底想干什么啊?有事就去姐姐房间找我啊,干嘛还要突然打电话给我呢?这叫浪费电话费的噢~~”“想姐姐了,很想在回学校前和姐姐做一次,可以吗?”李庭搂住李蕾蕾的小蛮腰,在那上面随意地摸着,感觉着李蕾蕾娇躯的嫩滑。

    沉默片刻,李蕾蕾就摇了摇头,说道:“我刚刚洗完澡,我怕被你弄脏了,以后有空再做,好不好?”“但是我怕一到学校我们就没有机会了,”李庭装作很苦闷,却一直观察着站在角落的妈妈的动静,苏晓芬站在那里一句话都没有说,却用很不解的目光望着李庭和李蕾蕾这姐弟俩,似乎觉得自己的世界已经完全崩溃了。

    李蕾蕾装作很为难,柳眉都快挤到了一块,矜持片刻后,她还是点头了,说道:“那成,不过你不能胡来,尽快完事,我怕被你的女儿老婆看到会吃醋的。”“谢谢姐姐!”李庭邪笑了下,左手就已经落在李蕾蕾上轻轻揉着,右手则抚摸着李蕾蕾的臀部。

    两处受到攻击,李蕾蕾就有点按耐不住了,就像软泥一般软靠在李庭身上,呢喃道:“你这小坏蛋,如果被妈妈知道,妈妈绝对饶不过你的。”“你说如果妈妈看到我们这样子,她会不会加入我们?”李庭嬉笑着问道。

    李蕾蕾忙摇头,说道:“你别胡扯了,妈妈是不可能那样子做的。”“但是你不觉得妈妈都守寡那么多年了,应该要梅开二度吗?做为儿子的我是很希望妈妈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快乐的,”李庭依旧用眼角余光观察着苏晓芬,见她已经用双手捂住嘴巴,就知道她此刻的心情绝对非常的复杂。

    “庭,你真的别乱来,我怕妈妈会承受不了,毕竟她太脆弱了,也对我们姐弟寄望了太多,如果知道我们做出这种违背道德伦理的事情,她绝对会气得自杀的,”李蕾蕾一边享受着李庭的爱抚一边警告道。

    “那道理我知道,姐,把鞋子脱了,”李庭吻了下李蕾蕾的耳垂道。

    李蕾蕾就很是听话地踢掉了鞋子,然后爬到了李庭的床上,看着李庭那双满含爱意的眼睛,李蕾蕾就趴在李庭胸膛上,眼睛落在那已经将被单顶起来,正发出噼里啪啦声的处,就说道:“都已经硬成那样子了,庭你不难受吗?”“难受,还请姐姐替我治疗治疗,”李庭嬉笑道。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子说!”李蕾蕾瞪了李庭一眼,然后就用小脚丫将被单踢下去,李庭那根一直被蒙住的终于重见天日,把头翘得非常的高,正发出有点刺眼的电流声。

    看到李庭的巨物,李蕾蕾就有点心醉了,呢喃道:“庭最棒了,姐姐以前都不知道,不过庭啊,你有那么多的老婆,你能忙得过来吗?你还说她们可能都会来到现代,那可怎么办呢?”“没事,我有这神吊,一切ko!来一个,ko一个,来一群,我ko一群,就算整个地球的女人都冲过来了,我……我……我跑还不成吗?”李庭嬉笑的道。

    “就属你嘴贫!”李蕾蕾吐了吐舌头,然后就用一只手握住李庭的,正以极慢的动作上下着,杏眼微闭,吐着热气,说道:“每次摸到这坏东西,我好像就想起以前我们洗澡的日子,那时候姐姐一直都认为这东西不怕人,就像是一只泥鳅一样,没想到泥鳅现在变成金箍棒了,下午可把姐姐吓到了,我还以为进不去呢。”李蕾蕾这番言语在李庭听来是十分的受用,这等于赞美自己的性功能很强大嘛,但在角落处的苏晓芬听来,那简直就是一个旱天雷落在了她的思潮里,那种打击估计是自丈夫死了之后最大的了,她很想制止李蕾蕾和李庭的,但是双腿都使不出力,嘴巴张开也发不出声音,而且想起自己和儿子契约内容时,她就更加的不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