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二部 第091章 破处之痛(一)

    “我知道你已经寂寞了很久,就让我来消解你的寂寞吧,”说着,李庭就俯子吻住忏悔薄唇,先是吸着她的上唇,然后又是吸她的下唇,还拉长,松开,灵活的舌头就在忏悔磕在一起的贝齿上舔着。

    完全没有被人亲过的忏悔根本不知道该做什么,那条尾巴正兴奋地摇着,时不时抚过李庭的。

    见忏悔没有张开嘴巴迎接自己的舌头,李庭就咬了下忏悔的下唇,吃疼的忏悔就想叫出声,乘此之际,李庭的舌头就滑进忏悔口腔内,寻到她那条压在牙床上的香舌就将之吸出来,使劲吮吸着,发出“啧啧”的声音。

    “唔……唔……唔……”从来没有呻吟过的忏悔也开始呻吟着,呻吟应该算是女性的本能了。

    当两人的舌头分开时,忏悔紧闭双眸就慢慢睁开,看了眼李庭,忏悔马上就转移视线,小鹿噗通噗通地跳着,激动不已。

    “现在我来替你进行成人礼,”看忏悔的反应,李庭就知道她一定还是个处,挪动身体,李庭就移到忏悔大腿间,将她的大腿使劲分开,那紧闭着的就分开了一点点,看着那粉红色的,李庭就非常激动地将忏悔的大腿使劲分开,直接压在忏悔上,看着那好像在呼吸着的两瓣,李庭就俯吻住忏悔的。

    “啊……主人……主人……你干嘛……那里……那里……是的地方……唔……别……别舔…………”忏悔第一次被人,自然万分的激动,两只手就胡乱抓着李庭的头发,尾巴则在空中乱动着,道道电流经由出发,传向忏悔全身,那种舒服并不是用一两个字可以说明的。

    “你这里已经开始湿了,”看眼忏悔黄色的,李庭就拨弄着两瓣,手指滑下,触到口,他就慢慢。

    “疼……主人……疼……别……别……啊……”忏悔尾巴摇得更加的利害,从来没有被异物侵入过的被李庭的手指分开,轻微的疼痛就让忏悔慌张不已。

    “这是必须的过程,你忍着点,”李庭安慰道,想到自己还没有掏出,如果让忏悔看到自己的尺寸,估计她都会吓晕了。

    “主人……唔……知……知道了……唔……感觉好怪……主人……”忏悔柳叶眉时不时挤在一块,似疼非疼的麻感让她飘飘欲仙,甚至希望李庭的手指再进去一点。

    “挺深的,”李庭笑了笑就开始缓慢抽动着手指,忏悔的确实非常的紧,手指的活动都让李庭感觉到进出有点困难,不过正因为此,征服忏悔才有成就感嘛。

    说实话,忏悔这确实比人类的紧了点,这让李庭有点捉摸不透,难道说人与犬结合的产物的都非常的紧吗?

    在人类的世界里,犬集忠诚、卑贱于一身,一般骂人的话含有“犬”这个字时,都是贬义的,所以很多时候李庭不愿意想起忏悔的爸爸是啸天犬,啸天犬能有这么漂亮的女儿,应该死而无憾了吧?但是为什么忏悔都没有啸天犬的记忆呢?

    李庭有点疑惑,暂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先让忏悔舒服再说。

    拔出手指,李庭就伸出舌头继续舔着忏悔的,将两瓣肥肥的压向两边,就呈现在李庭面前,李庭马上就伸出舌头点着,还在它附近打着转儿。

    “唔……唔……好麻……主人……求……求你别这样子……唔……唔……感觉好怪……唔……唔……主人…………忏悔要出来了…………”忏悔时不时挺起来,性刺激上升一个层次的她就以为自己快要了,那种错觉让她整张脸都红了。

    “没事,要就吧,我喝就是了,”李庭笑出声,含住一瓣就使劲吮吸着,发出“啾啾”的声音。

    “唔……主人……羞……很羞……唔……”忏悔面颊发烫,人都快融化了。

    “这有什么好害羞的,如果你当着我那三百多个老婆的面跟我,看你还会不会羞,呵呵,”李庭用力吮吸了下她的,就跪在地上,开始脱裤子了,那根早已经被电流围绕着的就蹦了出来,噼里啪啦。

    忏悔吓得捂住嘴巴,惊道:“主人……你那是什么东西?”“这个叫,”李庭嬉笑道。

    “是什么?”完全没有看过男性官的忏悔继续问道。

    “,知道不?”李庭就以为用通俗一点的解释说给忏悔听,她会听得懂。

    忏悔头摇得更加的利害。

    李庭有点哭笑不得,看来忏悔是一点性知识都没有,他要好好教导忏悔才行,李庭挪向前,让忏悔的大腿夹住自己的虎腰,就说道:“反正你现在叫它就可以了,就当这是它的名字,懂吗?”看着李庭做出这种姿势,一种不详就萦绕忏悔脑海里,她就小声问道:“主人……那……那拿来干什么?”李庭伸出中指,做出拥的姿势,嬉笑道:“刚刚是手指,现在用这个。”听到这话,忏悔差点吓得化作犬形,使劲摇头,呜咽道:“主人……我没有冒犯您……求你别用那个惩罚我……好吗?”李庭被忏悔这表现弄得更加的郁闷,耸了耸肩膀,说道:“就当是你刚刚想咬紫霞仙子的惩罚吧。”忏悔头摇得更加的利害,呜咽道:“那个太大了,还那么的长,不可能进去,主人,我下面会裂开的,求您……换一种方式吧。”“你忍着点,”李庭也懒得向忏悔解释了,如果真的要将所有的性知识都说给忏悔听,估计天就亮了,还是用实际行动解释给她看,这样子更有说服力。

    腰下沉,扶着顶在忏悔口,忏悔头就摇得更加的利害了,那条尾巴就使劲砸着李庭的后背,却非常的软,一点力道都没有,就像芦苇在轻抚李庭般。

    “忍着点,”说了声,李庭就摇着,让现在忏悔间汲取,确定很滑后,他就顶住忏悔的口,慢慢。

    “啊!疼!疼!主人……别……别这样子对我……啊……很疼……”忏悔双腿乱瞪着,李庭的刚进去一半就滑了出来。

    有点郁闷的李庭就叹着气,反问道:“你不听主人话了?”“不是,忏悔不是那意思,只是这种惩罚太可怕了,主人换一种,可以吗?”忏悔怯生生问道。

    “我只喜欢这种惩罚方式,你忍着点吧,尽量放松,好吗?”说着,李庭又握着那根带电的在忏悔口摩擦着,并说道,“做为奴婢,最重要一点就是无条件服从于主人,所以你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奴婢,你就必须忍受这种痛苦,明白吗?”“可是……”忏悔明明是想那样子做,但是她真的很害怕,那么粗,那么长,周围还有雷电,忏悔就怕自己都会死了。

    思考了番,忏悔还是点头了,就说道:“主人,如果忏悔死了,你就把我埋在这里,忏悔喜欢安静。”李庭差点笑出了声,自己这天神审判虽算凶器,但也是善恶分明的,忏悔又没有惹他不开心,他哪里会用“剥夺”的力量置忏悔于死地呢?

    “呵呵,我答应你,”李庭笑了笑,慢慢压下去,就再次挤开,慢慢插进超级紧的内,这种狭窄程度的绝对和十岁的差不多,李庭的茎皮都被夹得快脱落了,那份爽快是难以言喻的。

    相对而言,忏悔就是一副受罪羔羊的模样,忍着疼痛,但眼泪还是忍不住流出来了,她就在心里埋怨李庭,为什么要让她受这种苦呢?

    一点一点地,进去小半截,就有一层膜在阻挡李庭,,李庭就继续。

    “啊!主人!不要!不要!好疼!……”忏悔终于忍不住,放声喊出来,两只腿乱蹦着,这让她觉得更加的疼,因为李庭的就不断噌着壁。

    李庭也懒得安慰忏悔,心一横,猛地一用力,整根就!

    “啊!”忏悔翻着白眼,被破处的疼痛让她差点都晕过去了。

    李庭长舒一口气,进入忏悔这超级狭窄的确实费了不少的功夫,全部进去后,李庭就并没有猴急地抽动,而是压在忏悔身上,摸着她的脸蛋,伸出舌头舔干净眼泪,问道:“真的很疼吗?”忏悔双瞳闪烁着,呜咽道:“主人你自己试一试就知道了。”男人要试被破处的感觉,那只能是被了,李庭暂时还没有这种想法,所以他是无法体会被破处的感觉,但是破处超级多的他知道破处是什么感觉的,就像现在。

    “忏悔乖,别哭,主人马上会让你爽的,”李庭吻住忏悔的红唇就开始吮吸着,并开始退出,快要滑出时,他就慢慢挺进去。

    “唔……”忏悔臀肉颤抖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