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二部 第102章 巧破火姬

    一听这话,火姬吓了一跳,想要摇头,遇上李庭那炙热的目光,她忍不住点头了,一想自己将要被,她又立刻摇头,叫道:“今晚的主角是你妹妹,不是我,你别乱来!”“我想和你上床,可以吗?”李庭笑着问道,完全不把火姬的话放在心上,说着,李庭的手就在妹妹娇嫩得像出水芙蓉的间抚摸着,李珂婷被摸得娇喘吁吁,口一张一合,双眼紧闭,看都不敢看她的哥哥。

    “坚决反对!”火姬叫道。

    “我想和你上床,可以吗?”李庭又问道,手慢慢下移,在火姬肥肥的前轻轻戳着。

    “唔……不行……真的不行……唔……”之前看到李庭与他妹妹亲热,火姬其实已经很湿了,只是浴水将这一切都掩盖了,火姬还以为自己装出来的从容不迫可以让李庭觉得自己完全不在乎,可在他手指在触动下,火姬忍不住哼出了有点乱的声音。

    “真的不行吗?”已经玩过无数女人的李庭最看得懂火姬那欲拒还迎的花招,他的手指在火姬周围划了一圈,“呲”的一声,紧绷的裤子裂开,一个圆形的布料坠落在地,那朵在白狼酒吧外面被李庭看过的娇嫩之花再次出现,而这种更加的湿,光闪闪。

    “你干什么?”火姬叫出声,更是抱紧了李珂婷。

    李庭抓着火姬大腿,强迫她躺在湿漉漉的地板上,看着那娇红,李庭已经扶着在她上摩擦着,并问道:“我想和你上床,可以吗?”“不可以!”火姬叫道。

    “我想和你上床,可以吗?”李庭不厌其烦地问着。

    “不行!”“可以吗?”“不行!”“可以吗?”李庭一脸奸诈的笑容。

    “不行!”“不可以吗?”“不行!”刚叫出声,一阵钻心的疼痛就侵入火姬身体,原来李庭那根粗得好像都会顶到的全速前进,整根插了进去,丝丝血流从处慢慢流出来。

    “混……混蛋……”火姬疼得差点叫出声,浑身颤栗着,被破处的疼痛让她都想将李庭杀了,可这里到处都是水,她根本没办法随意使用火元素,更可恶是李庭竟然坑了她。

    肉将李庭的死死吸住,那种狭窄程度似乎只有才能带来,肉律动,爽得李庭打了好几个寒颤。

    “哥哥,我能不能不做?”听到火姬的惨叫声,李珂婷更害怕破处了,都好像是身上少了一块肉一样。

    “婷婷,你放心,我不会那么粗暴,”李庭安慰道,他绝对不能让这已经到嘴的肉飞了。

    “那你为什么对我这么的……唔……粗暴……唔……”火姬咬着牙,眼泪都流流出来了。

    “不是啊,我刚刚问你‘不可以吗’,你自己回答‘不行’,双双否定即是肯定,这就说明你已经答应给我了嘛,我不是一名正人君子,既然你有需要,我当然要服从你的命令进去了,你说是不是?我这人很听话吧,嘿嘿,”李庭笑着,开始缓慢抽动着。

    “唔……别动……痛……痛……很痛……你别动啊……”火姬都快哭出来了,在未知空间,她就像女王一样,哪里受过这种非人虐待,一种想哭的冲动让她更加抱紧了李珂婷,来到人界,她和李珂婷这个人类算是最熟的了。

    “火姬,你没事吧?”李珂婷忙问道,看着哥哥那副邪恶笑容,火姬就有点埋怨他了,她记忆里的哥哥应该是一个很好很好的男人,应该不会做出让别人痛苦的事,可为什么他要这样子虐待火姬呢?难道人要完全长大就必须经历这种痛苦吗?李珂婷想不通,或许只有等她也经历了破处,并体会到破处之后的快感,她才能体会得到吧。

    “唔……轻点……轻点……唔……”随着李庭的,火姬的疼痛减轻了几分,其实也不算是减轻,只是因为李庭刻意利用伸缩功让缩小了那么一点点,火姬才会潜意识地觉得疼痛减轻了。

    “舒服吗?”李庭的手继续在妹妹间活动着,并说道,“婷婷,你这样子躺着,火姬会很累的,你翻过身,那样子会好一点。”李珂婷还以为哥哥发慈悲之心了,就很乖巧地转过身,不敢压在火姬身上,只好跪在地上,怔怔地看着火姬那双时不时闪着火焰的瞳孔,似乎觉得很神秘。第一次遇见火姬是在她放学回家的路上,那时候她病情发作,已经奄奄一息,从天而降的火姬刚好落在她面前,当两人身体接触时,李珂婷竟然奇迹般活了下来。李珂婷想带着像皮卡丘一样的火姬回家,可在途中被醉汉调戏,怒火中烧的火姬就将醉汉烧成干尸。至于为什么她每晚都要出现在白狼酒吧附近,她也不知道,只是很喜欢迎接夏夜微风,那种感觉很舒服,而且因为白狼酒吧里有喧嚣音乐,站在离它不远不近之地,李珂婷更能体会到自己其实很喜欢的是安静。因为火姬有恐怖的力量,怕家人受到伤害,李珂婷只好选择不回家,也不敢去学校,如果火姬疯了,也许自己也控制不了局面了。

    李庭缓慢抽动,两只手压着妹妹的臀部,用力掰开,深处舌头在妹妹上舔着。

    “唔……哥哥……别……别舔……唔……妹妹会受不了的……唔……唔……哥哥……别……唔……”李珂婷忍不住呻吟着,柳眉时不时挤在一块,似乎很恐怖,其实也不是痛苦,只是不喜欢私密处被哥哥用舌头舔着的感觉,很羞人,爱干净的她连手都不愿意在碰触,现在却被哥哥舔着,她不害羞才奇怪呢!

    “唔……唔……唔……”渐渐开始麻痒,火姬也忍不住发出了呻吟声,阵阵比烈火还要凶猛几分的热度正沿着开始传向身体四周,爽得她浑身打寒颤,她的手在自己上胡乱摸着,觉得那里也很热,忍不住的她就用自己锋利的指甲撕裂衣服,被指甲划出一道道裂痕的弹了出来,颤巍巍地抖着,发出阵阵乳浪。乳浪还没有完全停止,火姬两只手已经扣住,随意捏着,知道其实是最敏感的地方,她就专攻,夹住两颗已经硬挺的使劲捏着,不断呻吟着。

    “妹妹,你看到没有,你敢说现在的火姬是痛苦的吗?”李庭渐渐加快的速度,纯净浴水洒在他们三人身上,像是种洗礼,其实是对这靡气氛的烘托。李庭舌头在妹妹上滑动,看着那颜色还不是很重的菊花,李庭的舌尖就顶在菊花正中心,在那处快速点着。

    “啊!哥哥!你干什么!那里……那里是……啊……别……哥哥……别舔人家那里……”李珂婷喊出声,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李庭一边用舌尖点着妹妹的,拇指则按着,陷进去,开始缓慢滑动,每次都喜欢在已经突出来的上活动,因为每次他的手碰过妹妹的时,妹妹就会忍不住甩动,让李庭都不用活动舌头,妹妹自己的已经在回应她的舌头了。

    “只要是妹妹的身体,不论哪里都是干净的,”李庭夸赞了句,吻住颜色粉红的,使劲吸着,发出“啧啧”的声音,服务妹妹的同时,李庭也没有冷落刚刚被自己破处的火姬,时缓时快,时浅时深,不论怎么,火姬都是享受得双眼冒火,肉律动,夹得李庭也很爽,都觉得快把不住了,集聚在处的能量为数不少,看来能让火姬一次性增加十年的功力了。

    慢慢抽出,快滑出火姬时,李庭又猛地,直达深处,停顿片刻,慢慢抽出,又用力挺到最深处。

    “火姬,现在感觉怎么样?”李庭问道,中指则在妹妹前活动着,并试着插了进去,才进去一点点,妹妹就喊出声,呜咽道,“哥哥,你在干什么,别那样子,我会受不了的。”“唔……唔……唔……嗯……”火姬只是用呻吟声回答李庭。

    “妹妹,其实这里也可以插的,不过你还小,我不会动你这里,呵呵,”盯着妹妹那完全没有一根的看,并将两瓣压在一块,李庭凝视着周围的嫩肤,都可以看到一个个微小的毛孔,也许再过几年,那些乱就会从这些地方长出来吧。

    “不行,唔……哥哥……哥哥……好哥哥……别动那里……唔……”李珂婷央求道。

    “只是一根手指而已,”李庭那根黏满的中指又在妹妹中心活动,并插了进去,这次是完全,括约肌死死夹住李庭的中指,看来李珂婷一点都没放松,非常的紧张。

    “火姬,感觉怎么样?”李庭又问道,并开始以极快的速度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