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二部 第129章 破虚的处(一)

    “妈妈,别这样子,”虚呜咽着,却有数不清的手在自己身上滑动着,、、这些地方都被抚摸着,起初虚觉得有点痒,渐渐觉得有异物分泌出来,不用多想,虚知道是自己的身体开始发生反应,流出了。在无形的手抚摸下已经硬挺,那颗喜欢躲在沃土下的像新芽般吐出,充血,而它还在一颤一抖着,却不是虚自己能办到的,全都是那位看不见的妈妈在抚慰她的身体。

    “唔……唔……妈妈……够……够了……已经很湿了……唔……”虚呻吟着,都觉得自己快要坏掉了,更因为这根本看不到的抚摸而羞涩不已。

    无形的手将虚的分开,在和光芒映衬下,虚的好似黄金府第,有种说不出的脆弱与神圣,那种被圣光渲染得红的肉更是美不堪言!

    “嗯,已经够了,女儿,妈妈看到你的了,以前的虚到死都还是,你应该不会如此悲剧了,呵呵,”声音渐渐变低,且变得非常非常的遥远遥远,遥远得让虚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胚胎时期,伴随着声音的消失,那柱圣光嘎然而止,似乎从来没有发生过。

    搞不清楚状况的李庭仰望着门户大开的虚,滴滴洒下,滴在李庭脸上,惊慌的李庭忙伸手挡住,却没有看到自己的手被这所谓的果子滴出一个洞来,舔了舔嘴角的,有点臊味,却觉得有点甜甜的,是那种专属于的味道。

    失去手的抚摸,虚忽觉得心里有点寂寞,低头看着正仰视自己的李庭,发觉遮羞布早已不知所终,她忙伸手捂住,却又想起那个根本连面都没有看过的妈妈的话语,她不希望再次陷入黑暗,不希望一生都背负着正神的诅咒生活,所以她选择了徐徐落向地面。

    金莲落地,虚一手捂着,一手横遮住,问道:“破处会不会很疼?”李庭愣住了,脑子似乎短路了,他绝对想不到虚会问这种问题,心头一热,巨物瞬间膨胀,顶出一个大帐篷,深吸一口气,只怕鼻血会喷出,忙说道:“其实只要前戏做得好,绝对不会疼的,你要相信我!”“我又没说给你破!”虚吐出一口气,看到李庭那张笑满面的脸,又想起他脑子竟是想着那些乱七八糟的乱之事,还有那么多的老婆,虚都有点郁闷了,可转念一想,自己既然和他这么聊得来,他又帮助自己破除诅咒,而且妈妈都说要自己被破除诅咒才会完全解除了,所以虚改变语气,说道,“你想破我也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说吧,”只要能捅破了神虚的,就算让李庭短上几条命,李庭都会立马点头的。

    “我可以将天神带到这个空间,让他们陷入自己的中难以自拔,这样子就可以帮到你,你可能可以免除天谴之险,这样子好不好?”虚问道。

    李庭刚想开口,却又觉得这个神虚不可能凭空给自己这个好处,便说道:“你先说出你的要求吧,如果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我不会干的。”“我的要求很简单,你若能抓到女娲,你把她交给我处置,我要好好虐她,以泄诅咒之恨!”虚眼神变得有点冷,柳叶眉横起。

    “ok!”李庭忙点头。

    “开始吧,”虚有点腼腆地张开手臂,将和都大方地展现在李庭眼前。

    这次对象是神虚,李庭倒有点颓唐了,问道:“你们的身体构造是不是和人类的一样?”“是。”“那的深度也一样吧?”李庭又问道。

    “是,”虚有点生气,现状她都觉得是自己逼迫李庭破她的处,而不是李庭自己要求的,深吸一口气,虚继续道,“你还有什么问题,你一次性问完!”“我问最后一个问题,”李庭竖起中指,沉默好几秒,“你今年多大了?”“五百岁了,”虚答道,咬牙切齿的,问道,“你到底要不要做,不做就给我滚蛋,别在我的世界里走来走去的!”“要!”李庭忙上前抱住虚,虚的肌肤滑如刚出炉的豆腐,每一寸都好像美玉雕琢而成,让李庭觉得圣洁无比,那竟然是蓝色的让李庭呆住了,手忍不住轻轻捏着蓝色,见它颜色变得深蓝,李庭就知道虚已经很激动了。

    “唔——唔——”身体第一次被男人碰的虚觉得此刻的反应比之前更加的强烈了,道道霹雳击中深处,让她都要死了,只得闭眼享受着这前所未有的快乐。

    李庭捏住虚的,拉出,松开,阵阵乳浪让他都看呆了。

    干咽着口水,李庭跪在了地上,盯着虚微微分开的看着,用手将之分开,!竟然连都是蓝色的!带着激动无比的心情,李庭伸出舌头舔着虚的两瓣,还有舌尖着口。

    虚眼睛睁开一条缝,看到李庭用舌头舔她的地方时,虚吓到了,呜咽道:“那里……那里……不能舔……是我的地方……你们人类难道不是从这里……的……的吗……唔……求你别舔了……啊……很痒……别这样子搞我……直接点……好吗……我怕太久……降临在虚身上的诅咒就不能解开了……”李庭吻住虚的,使劲一吸,将美味至极的吃进肚子里,非常满足地笑着,站起身,将虚搂进怀抱,手又在她上活动着,轻声道:“我会给你一点痛楚都没有的初夜,现状你躺下吧,我们采取凤凰翘尾式(式)”不知道如何摆姿势的虚在李庭指引下趴在草地上,双手交叠抱着额头,双眼可以看到自己一点儿,还可以看到李庭的双腿。

    当她看到李庭裤子和都已经脱掉扔在草地上时,虚的心开始不安地跳动着,看着那长满黑毛的强壮大腿,虚很想看一看那根即将自己内的东西到底长什么样子,却看不到。

    李庭看着同样是蓝色的,觉得和这种女人应该会非常的爽吧?再次掰开虚的,看着那随着虚急促呼吸而一开一合的口,李庭说道:“我再多做一点前戏吧,”跪在地上,李庭再次伸出舌头舔着虚的。

    “唔……唔……唔……”虚一边呻吟着一边看着李庭那根超级可怕的巨物,硕大无比,好像会捅死人,要让这种又粗又长的巨物插进自己内,虚真的没有什么信心,现状却又不敢说不想被破处了,只得默默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前戏倒是很充足了,李庭只是想确定一下她是不是和人类的一样,观察片刻后,李庭发觉虚的只是比人类的细长了点,可能有点难以企及吧?那层网状的倒是看得非常的清楚。

    “应该差不多了,”嘀咕了句,李庭站直身子,握着,开始在虚两瓣间滑动着,好让伞状的都粘满,为即将开始的破处重任奠定必要的湿滑基础!

    “唔……唔……”虚呜咽着。

    扎好马步,暗红色的已经满面挤入虚内。

    “疼……轻……轻点……”虚痉挛着,脸色闪过一丝痛苦。

    “只有那么一点点疼,你忍着点吧,我问你一个问题,你知道天上有几颗星星吗?”李庭想分离虚的注意力,所以选择了这个有点难回答的问题。

    “六千九百七十九颗,”虚答道。

    “额……”李庭愣了下,也不知道虚说的是真是假,一点点,感觉到虚的身体在颤抖,他就想法子继续转移虚的注意力,突然叫出声,“虚,前面那位全身蓝色的女人是不是你的妈妈?”“嗯?”虚抬起头看着前方。

    “你看到没,在那里,那里,”李庭叫道。

    “没……没看到啊,”虚疑惑了。

    “就在那儿啊,”李庭双手抓紧虚的蛇腰,深吸一口气,退出一点点,忽然用力往虚深处。

    啪唧!

    “啊!”被捅破,虚痛得惨叫出声,翘得高高的,腰伸直,一时间都没有世界停止了旋转,似痛非痛,似麻非麻,那种很奇怪的感觉正顺着往全身扩散。臀部神经紧绷,死死吸住李庭的,一点一点的蓝色红从处溢出,悄无声息地滴在草地上。

    李庭趴在虚身上,双手抓捏着她的,并专门攻击,说道:“我已经破了你的处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不知道……唔……那种感觉我真的说不出来……唔……你先别动……让我先适应适应,”像狗一样趴在那儿的虚喘息着,大腿时不时颤抖,正体会着被破处的感觉,真的不知道用什么形容词来形容被捅破的感觉了。